材取“小”人见“美”意指“远”

作者:未知

  中学生作文怎样走进生活、发现美点、创新立意,并列式叙事散文《小城来客》给我们三点启示。
  小城来客
  ◎罗瑞花
  一
  有段时间,当电梯下到九楼时总会停下,一位清瘦的老人担着菜篮子进来。我忙往里边靠,生怕他的篮子挂了我的丝袜。他歉意地对我笑笑,我向他道声“早”,我们成了熟人。
   他老家在青溪,那儿少水田多沟壑,漫山遍野生长着翠竹。老伴过世后,在城里教书的儿子把他接来同住,他在儿子的家里清坐了一个星期,心如一块荒地,空空荡荡,没有着落。
   “没有吃不了的苦,只有享不了的福。肩膀上挑起了担子,手里有活计,日子就顺溜了。”他把扁担放进菜篮子的棕绳套里,挑着出了电梯。
   他在小木墩上削竹筷子,看到我,有些羞涩地笑笑:“没有什么时新菜,都是些乡里的土货。”
   我搜寻着他的担子。一个菜篮子装满了加工好的竹器,另一个装着生姜、蒜瓣、马铃薯,外相不太光鲜,个头也不齐整,但土块抹得很干净。在菜篮的一角,码着一小堆草药,矮山茶、万岁藤、车前草等等,都用翠绿的棕叶扎着。
   我欣喜不已。这些生长在田边山野的草药,在儿时,母亲都教我认识过,伤风脑痛都靠它们煎水喝,葛根、山麦冬还挖了去药铺换零花钱,还有那用来捆扎的翠绿棕叶,更是我心底的一个情结。母亲去镇上卖菜,长长的丝瓜、豆角,紫色的茄子,嫩嫩的白菜苔,都用绿绿的棕叶一把一把扎好。母亲说,过去学生给私塾先生送菜,如果用草扎着,先生会训斥学生把他当牲口,送草给他吃,当场把菜扔了。菜是卖给人家吃的,也不能用草捆着。母亲的菜每次都最早卖完,这些长长软软的棕叶也帮了大忙吧。
   有个女人有点匆忙地走过来,看到菜筐里有一袋选好了的蒜瓣,提着那袋要老人称,老人说:“这是别人买了忘记拿了,我给他带来三天了,他怎么还没记起来。”
   买蒜的女人说:“你先卖给我,他什么时候来拿,再给他称几斤不就行了吗?”老人停了一下,说:“那不行,人家付了钱,东西就是人家的了,我怎么能随便调换呢?”
   围在他担子边上的人都笑了,他的话,他的土货,充满了古意和温暖。
  二
   爱人挂在裤扣上的一大串钥匙丢了,是晚上来学校接我时丢的,爱人很懊恼。
   我安慰他说:“明早去学校我再找一遍,兴许就找到了。”
   第二天清早,行人稀少,路面一目了然,但街道已被打扫干净了。我心里打鼓:钥匙真的丢了,要换好几把锁呢。
   过了一会儿,一个头发花白身材瘦小的女人吃力地拖着垃圾桶急匆匆赶来了。
   “怎么搞到这个时候?”司机大声喊道。
   “那个摆夜宵的地方,到处是垃圾,我用力扫过去,听到一串钥匙落到排水沟去了。我想,糟了,钥匙丢了多不方便啊。如果落在路上,总有人寻到,我把人家的钥匙扫进了水沟,不捡上来人家就永远找不到了。我只好挪开排水沟上的水泥花格,在水沟里淘了好一阵……”
   我赶忙走过去,从她手里接过钥匙看,真是爱人的那串。我高兴得很,拿出钱包掏钱感谢她,她说:“这有什么,我捡的钱包都还给人家呢。是你家的,你拿走就是。”她倒完垃圾,疲惫地坐在水泥台阶上。
   见我还站在那里,她挥动着那只青筋突出干瘦乌黑的手,示意我走。我对她道了声谢,走了。
   洒水车那熟悉的音乐裹挟着水花,从街口呼啸而过,留下一片清爽。我迎着湿润润的空气,走在洁净齐整的街上,想起了她。
  (节选自《人民日报》)
  一、材取“小”。作者在标题中就亮出“小”字,这就启示我们:关注、走进身边生活,不能忽视“小”人物、“小”事件,“美”的闪光、“情”的传递、“理”的启迪往往蕴藏其中,我们必须善于筛选和构思,从“小处”通向“大”主题、大境界。
  二、人见“美”。并列式叙事散文的磁性来自“小”中见情,美含情中,方法是抓住外貌、动作等细节描寫和具有个性美的语言叙写人物。
  三、意指“远”。立意深邃、旨归悠远,是并列式叙事散文的构思创新所在。文章拟题“小城来客”,在美丽乡村建设、推进城乡一体化的大背景下,其中一个“客”字,令人深思遐想。更有着丰富鲜活的言外之意、耐人寻味的时代内涵,体现出作者立意之悠远。
  我的宿舍我的家
  ◎王恒语
  一
  住进新宿舍,难免拘谨。短短的三言两语后,便是十分的静谧。每个人在自己的书桌旁做事,好像生活在各自的小世界里,彼此相安无事。宿舍外却是另一番情景,透过阳台窗户,可以看见一片茂密的树林,大片大片鲜嫩的绿,微风拂过,传送绿叶的气息,使人心中充满希望;林中的鸟婉转应和,奏响新学期的赞歌;温和的阳光伴随着微风,给我们带来家的温馨。
  拘谨是短暂的。一个星期后,宿舍成员熟络了,扎堆在一起,捧着自己的书交换分享。碰上哪本好书,四个脑袋挤在一块儿,小心翼翼地翻开、抚摸、指点,不时有轻声议论。此时的我们像扎成的一束花,心被同一本书拴在一起。这感觉和在家看电视不能比,一个人在家畅快、舒适却孤独;宿舍虽小,却因有了陪伴分享而倍感温馨。
  有时候哪个同学开放她的宝贝书架,我们会争着去借书,还调皮地说一句:“谢谢老师。”一来二去,人人都成了“老师”,听着别人对自己的尊称,“老师”好笑,便洋洋得意地装起腔调来:“此书是经典,得用心读……”,“心”字还读成重音。“老师”欣赏自己的这些话语怎么听都带着“家长味”,使宿舍更增添了家的味道。
  二
  宿管阿姨换了,我和室友的心里都空落落的。固定的位置上换了一副新面孔,刚开始我不习惯,连招呼也不打,但新阿姨总以微笑相迎。一次考试考糟了,我闷闷地回去,阿姨仍是微笑,那笑容像春风,和煦地掠过心头,留下温暖,我不经意说了句:“阿姨好。”她有些惊讶,愣了一下,片刻之后笑意更深了,有着长辈对孩子懂事的欢喜。我登上楼梯,阿姨的笑容渐渐消除了我的郁闷。回到宿舍,电话那头传来母亲的声音,不知怎的,母亲的问候化作笑容和宿管阿姨的微笑重合在一起——我就生活在温馨的家中。
  宿管阿姨有本笔记本,上面记载着宿舍的清洁卫生、安全管理等情况,符合要求的宿舍会得到一个赞,同学们会因为一个显眼的赞而笑成花儿,最怕的是违规扣分。有一次,我把宿舍打扫得干干净净,在闺蜜宿舍多待了一会儿。发现“超时”,我赶紧跑回宿舍,还是被宿管阿姨拦在门外。“要扣一分了啊……”阿姨说着,看着我气喘吁吁的模样,顿了顿说:“不过你打扫的宿舍最干净整洁……加一分,功过相抵,进门吧。可下一次……”那说话的神态语气真像我妈。我红着脸点头、感谢。走了没几步我回望她,发现她靠在门上,眯着眼,若有所思,嘴角还微微勾起。我想:阿姨是否在回忆自己青春年华里的类似“过失”,因此才“宽恕”我的呢?
  不仅有合作互助、温馨快乐,而且有规则自律、和谐宽容,宿舍就是我的家。
  (江苏如东中学)
  点评
  这篇并列式叙事散文取材于中学生平常的寄宿生活,小中见大。一群喜欢阅读、活泼爱动的室友,一位和蔼可亲、善于理事的宿管阿姨,演绎着“家”的真情之美;结尾的点睛之论留下余韵,把读者的思绪引向深远。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5267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