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β-榄香烯的药理活性研究概况

作者:未知

  摘要:提高疗效和降低副反应是药物研发的两大问题。β-榄香烯的药理活性研究是对β-榄香烯进一步开发利用的必然途径。本文对β-榄香烯的药理活性进行了介绍,并对其进一步开发和利用进行展望。
  关键词:β-榄香烯;药理活性;研究現状
  β-榄香烯化学名称为:1-甲基-1-乙烯基-2,4-二异丙基环己烷(C15H24),为黄色和淡黄色的橙明液体,有着辛辣的茴香气味,具有抗肿瘤、抗病毒、改善微循环等作用。β-榄香烯是中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I类新型抗癌中药,也是II类广谱非细胞毒性抗肿瘤药,获得美国和中国专利,2005年获得美国FDA批准进行I期临床观察,2008年以β-榄香烯为主(含量>65%)的乳剂作为国家二类抗癌新药被卫生部批准进入二期临床研究。2010年批准上市,在临床上主要用于治疗胃癌、肝癌、乳腺癌等疾病。本文通过对近年来的文献研究,对β-榄香烯的药理活性进行简要综述,并针对其应用现状的优缺点和未来研究方向进行讨论。
  1 胃癌细胞
  β-榄香烯对胃癌BCA823细胞的增值抑制率与其浓度有正相直线相关关系(p<0.01),其半数抑制率为0.078mg/mL,最佳作用浓度为0.04~0.08mg/mL,β-榄香烯可使BCA823细胞停滞于S期,并诱导细胞凋亡。作用效果可能与P38MAPK通路的活化程度有关。
  β-榄香烯可诱导人胃癌SGC-7901细胞凋亡,其凋亡程度与作用浓度和时间相关。β-榄香烯在浓度为20、40及80μmol/L时,可显著抑制SGC-7901细胞的增殖。其作用机制可能与上调促进细胞凋亡的Bax蛋白的表达,下调抑制细胞凋亡的Bcl-2蛋白的表达及SurvivinmRNA和蛋白水平,增强Caspase酶活性相关。
  β-榄香烯可诱导胃癌MGC803细胞发生凋亡,随着药物浓度增加、作用时间延长,MGC803细胞凋亡率明显增高(P均<0.05),而MGC803细胞中p-ERK表达量则显著下降(P均<0.05)。
  2 肺腺癌细胞
  β-榄香烯可抑制人肺癌细胞株A549增殖,其IC50为134.1μmol/L,抑制效果依赖P53的表达。此外,A549细胞源性的外泌体也能够抑制肺癌细胞的增殖。
  β-榄香烯与依托泊苷(VP16)联合使用可裂解PARP,提高Bax、p53和p21蛋白表达量,抑制cylinD1表达,同时上调p-Bcl-2和下调XIAP、Bcl-2增强顺铂诱导的Caspase-2、Caspase-7、Caspase-9、Caspase-10活性导致非小细胞肺癌细胞A549和H460发生凋亡。
  β-榄香烯可增强耐药性肺腺癌细胞系A549/DDP对顺铂的敏感性,逆转耐药作用。β-榄香烯通过下调线粒体膜电位和增加细胞外活性氧的含量,导致细胞质中谷胱甘肽含量下降。
  3人红白血病细胞
  β-榄香烯作用人红白血病K562细胞后,细胞会出现核固缩,染色质边集,形成凋亡小体,致使细胞凋亡。凋亡率与药物浓度和作用时间呈正相关,当药物浓度为40μg/mL,作用时间为48h时,凋亡率从2.3%提高到58.4%。此外,低毒剂量(5μg/mL)的β-榄香烯可增强柔红霉素的细胞毒作用,诱导PARP裂解,同时下调P-gp蛋白表达。
  此外,β-榄香烯还对卵巢癌、等多种疾病有疗效。β-榄香烯以其毒副作用小,没有明显的心、肝、肾功能损伤,且很少发生骨髓抑制现象等优势,广泛应用于临床。
  4 展望
  在实际应用中发现β-榄香烯的稳定性不够强、生物利用度较低、局部刺激大等问题,不仅影响治疗效果,还增加了副反应。所以对β-榄香烯的给药方式、药理作用还需进一步研究。
  参考文献:
  [1]邹丽娟,刘伟先,于丽敏,等.β-榄香烯诱导K562白血病细胞凋亡[J].中华肿瘤杂志,2001(03):20-22.
  [2]张殊佳,周鹏,段华鑫,等.β-榄香烯衍生物的合成进展[J].化学通报,2010,73(06):499-505.
  [3]王小晓,翟延晖,姚金成,等.β-榄香烯诱导人胃癌BAC823细胞凋亡的实验研究[J].中南药学,2005,3(06):329-331.
  [4]王小晓,瞿延晖.β-榄香烯对人胃癌BAC823细胞凋亡及P38MAPK磷酸化的影响[J].时珍医国药,2010,21(08):1865-1867.
  [5] Han Y,Zhang l,Wu F.Inhibitory effect of β- elemene on human gastric cancer SGC-7901 cells and its influence on expression of Bcl-2 and Bax proeins[J].Practical Preventive Medicine,2013,20(06):748-750.
  [6]刘静,李朝晖,刘云鹏,等.β-榄香烯对胃癌MGC803细胞凋亡的影响及机制探讨[J].山东医药,2011,51(14):1-2.
  [7]李建英,鱼军,苗宇,等.β-榄香烯对肺腺癌细胞增殖作用的影响*[J].陕西医学杂志,2016,45(02):136-138.
  [8]Zhang F,Xu L,Qu X,et al.Synergistic antitumor effect of β-elemene and etoposide is mediated via induction of cell apoptosis and cell cycle arrest in non -small cell lung carcinoma cells[J].Mol Med Rep,2011,4(06):1189-1193.
  [9] Li QQ,Wang G,Zhang M,et al.Beta -elemene,a novel plant -derived antineoplastic agent, increases cisplatin chemosensitivity of lung tumor cells by triggering apoptosis[J]. Oncol Rep,2009,22(01):161-170.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5508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