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生命与生命相遇:重构教师的对话世界

作者:未知

  【关键词】对话;教师;教师发展
  【中图分类号】G451  【文献标志码】C  【文章编号】1005-6009(2019)38-0049-02
  南京市银城小学以“对话”作为学校的教育哲学和实践方式,因此,强调发展教师就是要让他们“在对话的世界里‘领跑’”,从而建构起校本化的教师成长生态。银城小学的表达与追求的确具有比较深刻的文化意涵,使我不由想起了美籍哲学家赫舍尔在《人是谁》中的一段精彩描述:“对于物来说,我们是识别它;对于人,我们是与他相遇。相遇不仅仅是偶然碰到,不仅仅是识别他,而且是出现在一个人面前,和他建立联系。相遇不仅意味着碰到,而且意味着赞同、参加、合作。”银城小学教师“在对话中领跑”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一种生命的相遇,是人与人之间的心灵交互、同构共生,这种相遇可以唤起人的内生需求,超越了工具化的专业发展范式,可以给我们带来三点启发。
   一、追寻梦想:与未来的我相遇
   梦想是人的重要生存维度,每个人都需要梦想的召唤,梦想会成为每个人最丰富的生命底色。教育本来就是一项充满梦想的事业,是儿童可以做梦的美妙空间,如果连教育都没有梦想,连教师都没有梦想,儿童怎么会有梦想,这会让中国梦失去重要的基础。梦想离教师很遥远,因此银城小学说要“对话未来”,既然离得那么远,梦想有什么价值呢?“对话未来”对教师来说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歌德所说的:“生活在理想世界,也就是要把不可能的东西当作仿佛是可能的东西来对待。”当你把不可能的东西当作仿佛是可能来对待时,梦想就一定会离你更近一些,你也才能用梦想去编织属于自己的生命世界。梦想会成为激励教师发展的终极目标,不断引领教师行走在旅途上。“领跑者”就是铭刻了银城小学文化印记的教师发展之梦,也是教师成长的生动形象表达,充分体现了教师的教育情怀。银城小学的每个教师都应该成为“领跑者”,每个教师都会成为教育之路上的追梦人,他们怀揣着远大的理想,站在新时代的起点上再次眺望人生和教育的地平线。
   二、发现儿童:与儿时的我相遇
   教师的发展最终要在学生成长上得以体现,没有儿童的真正发展就没有教师的真正发展。因此,教师必须与儿童相遇,并真正走进充满奇思妙想的儿童世界,这样才能伴随儿童不断地生命拔节。我觉得银城小学的每个教师心里都住着一个儿童,原因绝不仅仅是他们是从儿童长大的,每个教师都有自己的童年生活,而是像著名的当代教育家李吉林对自己的概括——“长大的儿童”,永远都有童心、童趣、童真。银城小学的“领跑者”正在向李吉林老师学习,他们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孩子王”。我认为“孩子王”就是一群“长大的儿童”,发现儿童的过程、回到自己童年的过程,就是发现自己的过程,他们必须暂时忘记成人的身份,因为正如赵汀阳所言:“没有能够忘我的事情就不会有生活的意义。”不忘记成人的身份,哪里来的儿童意义呢?只有忘记自己才能走进自己的童年世界,进而走进儿童的世界;忘记自己才能找到儿童的成长密码,才能找回已经淡忘了多年的童年精神,才能找到教师作为陪伴者的存在价值。这时孩子们才会幸福地说出:“即使我是一只刺猬,老师也有拥抱我的方法。”
   三、成就教师:与现在的我相遇
   无论是拥有美好的梦想,还是走进儿童世界,最终都要在现实世界中交融,进而形成良好的发展生态。银城小学的教师既仰望星空,又脚踏实地,经过不懈的努力形成了省特级教师、市学科带头人、市优秀青年教師、区级学科带头人、区骨干教师占教师总数65%以上的教师队伍结构。这一切的实现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没有付出何谈回报,正如银城人他们自己说的:“目标的实现需要一批又一批的领跑者不断地去努力与创造。”为此,银城小学成立了“领跑者名师工作室”“孩子王成长营”“1+1团队”“课题项目组”“教师社团”,为教师成长搭建起宽阔的平台,全面推动教师的快速成长。与现在相遇,也是与时间相遇,每个人的技术时间刻度都是24个小时,谁也不比谁多一分钟,谁也不比谁少一分钟;不同的人生命时间刻度却可以是不一样的,关键要看你把时间花在什么上面了,银城人把时间花在了生命与生命的相遇上。无论是当班主任,还是进行教育科研,或者是课堂上深耕,银城人的生命都在生活中绽放,让生命奔跑已经成为银城教师的成长姿态,这也印证了清代诗人张潮说的:“能闲世人之所忙者,方能忙世人之所闲。”
  (作者系江苏省教育科学研究院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博士)
论文来源:《江苏教育·教师发展》 2019年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806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