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胖子和瘦子

作者:未知

  在尼古拉铁路的一个火车站上,有两个朋友相遇:一个是胖子,一个是瘦子。胖子刚在火车站上吃过饭,嘴唇上粘着油而发亮,就跟熟透的樱桃一样。他身上冒出白葡萄酒和香橙花的气味。瘦子刚从火车上下来,拿着皮箱、包裹和硬纸盒。他冒出火腿和咖啡渣的气味。他背后站着一个长下巴的瘦女人,是他的妻子。还有一个高身量的中学生,眯细一只眼睛,是他的儿子。
  “波尔菲里!”胖子看见瘦子,叫起来,“真是你吗?我的朋友!有多少个冬天,多少个夏天没见面了!”
  “哎呀!”瘦子惊奇地叫道,“米沙,小时候的朋友!你这是从哪儿来?”
  两个老朋友互相拥抱,都感到愉快和惊讶。
  “我亲爱的!”瘦子吻过胖子后开口说,“这可没有料到!真是出其不意!嗯,那你就好好地看一看我!你还是从前那样的美男子!还是那么个风流才子,还是那么讲究穿戴!啊……是我小时候的朋友!我们一块儿在中学里念过书!”
   纳法奈尔想了一会儿,脱下帽子。
   “我们一块儿在中学里念过书!”瘦子继续说……
   ……“嗯,你的景况怎么样,朋友?”胖子问,热情地瞧着朋友,“你在哪儿当官?做到几品官了?”
   “我是在当官,我亲爱的!我已经做了两年八品文官,还得了斯坦尼斯拉夫勋章。我的薪金不多……嗯,那么你怎么样?恐怕已经做到五品文官了吧?啊?”
   “不,我亲爱的,你还要说得高一点才成,”胖子说,“我已经做到三品文官……有两枚星章了。”
   瘦子突然脸色变白,呆若木鸡,然而他的脸很快就往四下里扯開,做出顶畅快的笑容,仿佛他脸上和眼睛里不住迸出火星来似的。他把身体缩起来,哈着腰,显得矮了半截……他的皮箱、包裹和硬纸盒也都收缩起来,好像现出皱纹来了……他妻子的长下巴越发长了。纳法奈尔挺直身体,做出立正的姿势,把他制服的纽扣全都扣上……
   “我,大人……很愉快!您,可以说,原是我儿时的朋友。现在忽然间,青云直上,做了这么大的官,您老!嘻嘻。”
   “哎,算了吧!”胖子皱起眉头说,“何必用这种腔调讲话呢?你我是小时候的朋友,哪里用得着官场的那套奉承!”
   “求上帝饶恕我……您怎能这样说呢,您老……”瘦子赔笑道,把身体缩得越发小了,“多承大人体恤关注……有如使人再生的甘霖……这一个,大人,是我的儿子纳法奈尔……这是我的妻子路易丝,在某种程度上说,是新教徒……”
   胖子本来打算反驳他,可是瘦子脸上露出那么一副尊崇敬畏、阿谀谄媚、低首下心的丑相,弄得三品文官恶心得要呕。他扭过脸去不再看瘦子,光是对他伸出一只手来告别。
   ……
  (节选自《契诃夫短篇小说精选》)
  赏析
  在本文中,契诃夫又采用他擅长的戏剧性手法来塑造具有鲜明性格的小人物——瘦子。两位多年未见的同学见面了,这是多么温馨的画面,两人都互相叙旧,互相拥抱。但是,当瘦子了解到胖子是三品大官时,戏剧性的一幕开始了,瘦子开始不自然了,开始显得卑微了,开始阿谀奉承了。这就是契诃夫所想要讽刺的奴性。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885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