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引导式的产品手绘表现课程设计

作者:未知

  摘 要:目标引导式教学方法是旨在引导学生主动学习的教学方法。传统产品手绘表现课程中学生往往存在被动学习的现象。本文通过研究目标导向式教学方法在产品手绘课程中的教学设计,力图改变以大量临摹为方法的孤立式传统手绘教学设计,通过目标设计及教法设计使产品手绘表现课程与课程体系形成串联,成为一门教法合理的产品设计工具性核心课程。
  关键词:产品设计手绘;目标引导;课程设计
  手绘表现是产品方案设计的必要过程,是“通过二维形式来表达三维实体的过程,是把自己想法完整表达出来的基本手段”。手绘表现产品设计专业不可或缺的核心课程,但是诸多教学案例告诉我们,不在少数的学生无法用准确的产品表现技法表达设计意图。这往往是由于上课的教学方法不当或者教学重点有偏颇导致的结果。因此,选择合适的教学方法是产品设计手绘课程能否达到教学目的的关键所在。
  目标引导式教学方法将课程的学习目标作为先导,即学生在开课时首先了解自己应该在结课时达到什么样的学习效果,或者说通过学习一门课程的诸多知识点后将会掌握什么样的专业能力。“引导式”则是指在课程进行过程当中注重学生的主体角色,教师起到辅助作用,穿针引线,引导方向,帮助学生主动学习,逐步向目标靠近。
  传统的手绘课程存在“重技法而轻创意,临摹过多而自主草图画的少”的问题,引入目标导向式的教学方法后,课程应着力培养学生运用手绘知识完成方案设计表现的能力,“减少临摹方面的训练、增加速写和写生方面的教学时间”。作为产品设计专业的核心课程,设计手绘课程起到的是工具作用,利用这一工具,学生可以在其他设计实践课程中将自己的设计意图与设计理念转化成为具体的草图及初步效果。因此,如何将抽象的思维转化成为具象的平面绘画形式才是产品设计手绘课程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目标引导式教学恰好在课程之初就能够为教师和学生明确目的,使教学过程和学习过程有的放矢。
  1 明确学习意图
  1.1 以往手绘课程教学方法存在的问题
  传统的手绘课程多从一点透视和如何表现线条开始,在最终结课时达到运用手绘方法结合透视原理实现体块形态的绘制,这样的教学过程往往穿插了大量的临摹训练,使得许多学生误认为能够很娴熟地表现线条,临摹作品与范图可达到极高的相似度就掌握了产品手绘表现能力。事实上这样的学习显然偏离了我们开设课程的目的,使这门重要的设计核心课程与整个教学计划割裂,许多学生在后续的设计实践课程中仍然无法运用手绘表现设计思想。
  1.2 目标引导式的产品设计手绘课程希望解决的问题
  将被动式学习向主动式学习转化。目标引导式的教学法要求学生在开课时就已经明确了通过课程学习应该掌握何种能力,达到何种程度,以及课程在整个学习框架中的意义。这种做法意在引起学生的好奇心,引发学生的主动性。主动学习的记过是学习每一个知识点时,学生不再是盲人摸象似的盲目学习,而是见微知著般能够非常明确每一个知识点在达成目标中的位置和作用。
  将孤立的课程作业转化成阶段性作业。将手绘课程的结课作业设置为完成某一具体产品的手绘表现,能够使学生充分体会到手绘与其他核心课程之间的关系,有助学生理解手绘是服务于设计思路的转化这一目的,在学习的过程中,学生就不会再对临摹范画的相似程度纠结,而是能真正着眼于范画在表达设计意图,表现设计细节方面的精髓,着眼于如何将手绘知识与自我表达相结合。
  2 确定目标
  在目标引导式的教学方法中,教学目标和引导方法是课程设计的重点问题。其中教学目标可分为最终目标和阶段目标。最终目标的设计要考虑其难易程度及涵盖程度,保证学生通过分阶段的学习之后易于掌握、理解和完成,又包含了对课程阶段目标内容的总结和呈现。阶段目标的设计则需考虑对知识点的整合和每一个目标的逻辑和理性。
  引导方法则是由引导学生主动完成阶段目标各知识点进行学习的微观引导,以及穿针引线式引导学生掌握学习逻辑和专业学习框架的宏观引导。设计手繪课程往往会被安排在本科教学一、二年级进行,是学习产品设计过程的基础性专业课程。在布鲁纳认知学习理论中提出:“不论我们选教什么学科,务必使学生理解各门学科的基本架构。”引导学生达到阶段目标的同时了解每一个目标与整个产品设计专业课程架构的关系,使得课程之间的关系更为紧密,先修后续关系更为明确。
  2.1 最终目标
  设计手绘的训练服务于产品设计方案的生成,是设计师迅速将脑海中的灵感落实于纸面的基本方法,因此,在设计手绘课制定最终目标时,应与课程体系中的实践应用课程目标密切结合,以要求学生达到能够通过良好的手绘表现能力清晰表达某一设计项目的设计思路为目标确定。手绘课程的结课作业可以以较为容易表现的产品类别作为设计对象,也可以与教学计划中较为容易执行的设计项目相关联,或“以主题创作的方式引入到教学中,希望学生更多地关注当下的社会和生活,更多地去观察、去感受、去思考”。
  教师在制定目标时需要注意其涵盖程度,因此作业要求必须以清晰的完成步骤进行罗列,易于学生将掌握知识点的过程与完成结课作业的步骤主动进行关联,便于学生有质量地对每一步骤的相关知识点内化转换,独立运用创造性思维向教学目标靠拢。学生所要完成的手绘作品应当包含线条的表现技法和体块的表现技法、透视原理等课程重点,同时还应保证在后续课程中,手绘表现的学习成果能够达到举一反三地应用。学生的兴趣是影响引导过程能否顺利进行的重要因素,这就要求教师在设计课程目标时应当结合时代特征,以易于引起学生关注的产品类别为宜。
  2.2 阶段目标
  在授课过程中,教师应该将知识点的顺序与一般方案设计的流程相结合,阶段目标串联逐步向最终目标靠拢。因此在目标设置上,可以以方案草图——快题表现——效果图精绘这一常规产品方案设计逻辑主线进行。
  (1)在方案草图部分,结合知识点——线的画法,选择一些结构不太复杂,但是具备了轮廓线、分模线、结构线等不同功能线条的产品局部,以教师基础示范开始学习表现基础,对具备此类特征的范画进行技巧的强化,之后以具备特征的产品局部图片作为自学内容,要求学生能够自行对线的功能进行分类,再以知识点的学习成果进行手绘表达练习。   (2)在快题表现部分,结合知识点——材质的表现和块面关系以及彩铅表现技法,同样由教师首先进行画法示范,在准确掌握基础之上,选择运用彩铅完成的,块面结构较为简洁,材质表现较为鲜明的范画进行临摹,以达到学习技法的巩固;之后,由教师引导学生,选择与范画具备同样特征的产品照片局部,由学生自行分析其材质特征与块面连接关系,自行运用学到的技法来完成手绘表现练习,达到掌握技法和运用技法的能力训练目的。
  (3)在效果图精绘部分,结合知识点——马克笔表现技法以及版面设计基本方法,教师示范并确定学生以掌握知识之后,寻找产品类别较全面的多张范画要求学生进行快速临摹,再引导学生自行通过互联网或获奖产品设计图册收集最新产品设计,由学生自主分析每张图片的块面关系、结构关系、材质特征,进行手绘表现的转换,并要求所完成的手绘转化作品符合基本的版式美学原则。
  在每一个阶段目标的训练过程中,教师都可以结合结课作业的设计项目进行,引导学生在学习知识点的过程中展开设计思维的发散,逐步了解运用手绘方式表达设计思路的重要性。将外部知识内化为自我的工具是考查学生是否掌握知识的标准,因此,无论是教师通过示范教学还是给出范画指导学生临摹,其目的都是要求学生最终能够运用技法表现个人思想及设计意图。
  3 达到教学目标过程中的教学手段
  3.1 以学生为课程主体的引导思路
  “不同于单纯的创意与构思,创新是各种想法经过‘设计漏斗’并且期间还有多次迭代反复之后的决策成果。绘制草图和制作纸质原型不仅有助于探索新的观念,还可以消除那些可能将项目引入歧途的想法。”如学生在学习直线的表现和曲线的表现之后,就可以运用不同的表现形式生成不同外观特征的思路草图。由于产品设计草图由粗到细逐步深入,教师应该指导学生首先学会对产品形态进行观察,对其线的构成、面的构成、面的转折流动等问题进行分析,使学生能够将自己看到的表现成为基础的线条或块面。在此基础之上,再由学生通过自学或讨论的方式进行对结构和细节的观察,完成进一步的细节刻画。产品设计本身注重对结构设计的钻研和对细节的精心处理。在对结构进行手绘的过程中,思维也在跟随手绘表现的过程发生变化,在发散思维生成更多可能的同时也会剔除一些不合理的想法
  3.2 起到穿针引线的教师作用
  當下高校课堂教学中,已有越来越多的教学方法强调学生的主体地位,“老师只是课堂的组织者、参与者、引导者”。这样并非弱化了教师教学过程的重要性,反而更强调了通过教学达到使学生掌握知识,学以致用的必要性。在目标引导式教学的手绘表现课堂中,学生在通过分阶段学习向课程最终目标不断靠拢的过程中是否顺利,直接反映了教师对课程各阶段的组织是否得当,对知识点教与学的参与过程是否充分,以及是否因材施教地引导课堂中的每一个学生学习知识和运用知识。与以往仅注重亲身示范画法和要求学生大量临摹的被动式手绘教学相比,教师在每一个阶段性目标的教学过程中需要更加谨慎的把握课程的节奏,以每一个小目标的实现程度来判断学生是否将教学内容内化成为自身的设计思考能力,进而落实在纸面之上。
  同时,与以往课程的评价方式相比,目标引导式的手绘课堂中,教师对每一名学生的学习积极性以及对知识掌握的情况应当会有更为清晰得了解,更便于对学生平时表现给予合理的评价和判定。这样做,也起到了教师对学生的课堂综合表现有了更为全局的把关方法。
  4 结语
  目前,产品设计专业目标引导式教学方法已在多门实践性较强的专业课中进行试验和推广,在教学过程中,学生的反馈较好。产品设计手绘课程是产品设计专业至关重要的核心基础课,唯有将学生的外在学习驱动力转化为内在学习驱动力,通过引导的方式,由学生亲自体验在手绘过程中设计思维不断得到激活和发散,才能使学生真正掌握产品手绘的造型能力,和设计意图在纸笔之间的传达方法。同时,结合了明确的课程目标,学生对设计课程之间的关系架构也得到了更加清晰的认知,通过举一反三的推导,才能将手绘表现技法真正灵活地运用到其他课程实践和项目实践之中。
  参考文献:
  [1] 徐健,王华杰.基于认知理论的产品设计手绘教学创新与实践[J].设计,2018(11).
  [2] 安静斌.实用为导向的产品设计手绘表现课程教学分析[J].工业设计,2016(12).
  [3] 白芳.布鲁纳与认知心理学[J].教育,2017(18).
  [4] Smashing Magazine(德).众妙之门:移动交互体验设计[M].刘贺飞,李函霖,邱胤焱,译.人民邮电出版社,2014.
  [5] 李银兴.产品手绘教学中的学生分层次能力培养模式探讨[J].装饰,2013(9).
  [6] 苏梅江.为素质而素描——记“精微素描课”教学[N].美术报,2017.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3185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