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松花江渔业资源研究进展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罗京 韩英

  摘 要:渔业资源调查是发展渔业产业和完善渔业资源管理的基础性工作,可为种质资源的有效保护提供参考依据。文章总结了第二松花江渔业资源调查的研究进展,包括环境概况、历年渔业资源研究现状以及代表性濒危物种乌苏里白鲑的相关研究。最后,文章指出现当今在渔业资源保护方面存在的问题和不足,并提出相应的意见和建议。
  关键词:第二松花江;渔业资源;乌苏里白鲑
  第二松花江属于黑龙江流域松花江水系,为吉林省内主要河流,该流域是我国重要的种植业、渔业及畜牧业基地,在生物、水域、气候等自然资源方面均具有显著特点。近年来,因环境变化和人类活动的影响,渔业资源遭到了严重破坏,因此,十分需要加强把控渔业资源的动态变化情况及其利用现状,为松花江渔业资源的管理政策、水生生物多样性的保护措施,渔业资源的养护方法与生态修复方向、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的管理策略、以及水生生态保护警戒线的设定等提供基础数据和技术支撑。
  1 环境概况
  松花江地处我国东北地区,自西向东,流经内蒙古自治区东部、吉林省和黑龙江省,属于我国七大江河之一,同时,松花江也是黑龙江流域在右岸的最大支流。松花江流域面积约55.68万km2,其中平原区21.21万km2、山地及丘陵区34.91万km2。松花江的源头有两个,一南一北,分别位于吉林省和黑龙江省。北部源头为南瓮河,发源于伊勒呼里山中段南侧,属于大兴安岭,河流由源头向东南奔流,中途与二根河汇合,称为嫩江;南部源头为长白山天池,河流由源头向西北奔流,形成以二道白河为正源的河道,称为第二松花江。兩江在三岔河口汇合,始称松花江干流,继而东流抵达同江口汇入黑龙江,全长939km[1]。其中,第二松花江分布有松花江上游的大多数鱼类,其在流域生态环境中具有典型的代表意义[2]。
  长白山主峰白头山附近的长白山天池,是第二松花江的发源地,有两个源头,即头道江和二道江。根据地形地貌,第二松花江能够分为4段,自上而下,首段为河源段,其次为上游江段和丘陵区江段,最终为下游江段,全长约958km,沿途有辉发河、鳌龙河、伊通河、饮马河等支流汇入。第二松花江江宽较窄但滩涂区域宽广,分布有不少叉河及江心岛等,江心岛由上游的河沙逐步冲积形成,同时江心岛因植物繁密,使得江道的糙率较大,洪水演进速度相对缓慢。流域面积7.81万km2,分别占东北地区和吉林省国土资源面积的5.4%和41.7%,其中可养鱼面积2318km2,占全省同类水域的87%[2],鱼类种类多样,大型凶猛鱼类较少[3]。
  第二松花江地处东北地区腹地,属于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春季干旱多风、夏季炎热潮湿、秋季冷暖温差大、冬季寒冷漫长。单日太阳照射总时间和单日在一定辐照度(120w/m2)内的总时间都高于我国南方地区,能产生丰富的光能资源。年平均降水量为750mm,高于东北地区的400mm~600mm,雨水多集中在夏季,因此汛期为6月~9月份,该时期的降雨量占全年降水量的70%以上[4]。
  松花江流域地处东北地区,冬季持续时间较长,因此流域内的所有江河将在每年深秋时节封冻,直到第二年初夏时节才会解冻,冰层厚度能够达到1m~1.5m,封冻的天数将近5个月[5],冰封期的存在,使流域内的冬捕(打冬网)成为一种重要的捕捞方式,冰上运输及销售十分便利。
  第二松花江流域社会经济结构均衡,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共同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经济发展总体水平较高。流域内生态类型多样,物种较丰富,渔业较为发达,已成为特色产业[6]。
  2 鱼类资源研究进展
  针对松花江流域的鱼类资源现状,国内外的学者们做了很多相关的调查和研究工作。1940年关东州土木局整理完成《关东州及满洲国陆水生生物调查书》,其中记载黑龙江鱼类56种[7];1959年王岐山[8]首次在松花江流域对鱼类进行初步调查,其中该次调查采集到鱼类标本88种(亚种);1963年张觉民[9]前往松花江下游,在明水期针对该江段的渔业资源进行了初步的调查,采集到鱼类45种;1981年任慕莲[10]整理发表了《黑龙江鱼类》一书,其中记述松花江鱼类有72种(亚种);2007年解玉浩[11]所著《东北地区淡水鱼类》一书中记载松花江鱼类17科86种。
  相对于松花江,支流第二松花江渔业资源的相关研究较少,仅有零星的记载,亟待系统性研究。1975~1979年,侯文礼等[12]对第二松花江流域渔业资源的变化进行了初步调查,结果表明水域环境遭到较为严重的破坏,鱼类种群数量减少,产卵场环境逐渐恶劣,渔业资源持续恶化,为恢复二松江渔业资源提供了科学依据。1989~1992年,杨富亿等[13]对第二松花江流域的渔业资源进行了调查,发现鱼类具有较高的物种多样性,十分有利于保持鱼类资源的相对稳定性,有利于对饵料生物资源的充分利用,同时探讨了资源合理开发并利用的方法并在实际生产基础上提出渔业辅助资源开发技术。1984年,于常荣等[14]对第二松花江流域鱼类区系分布特征进行了总结,结果表明该流域鱼类种群分布差异较大,既有东北特有的典型北方冷水性鱼类,也有大量的静水温水性鱼类。
  2010年,丰满水电站开始重建的前期工作,拟选择在原坝址下游新建一座大坝,因此中国电建集团贵阳勘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和水利部中国科学院水工程生态研究所合作,对松花江上游的渔业资源进行了调查,共采集鱼类4目11科43属55种,分别为鲤形目、鲇形目、鲑形目和鲈形目,以鲤科鱼类最多,为34种[15]。2011年,刘盺等[16]以丰满水电站治理工程为实例,通过详细而全面的现状调查,共采集鱼类55种,预测和分析因丰满水电站的运转,迫使半洄游性鱼类下移产卵场,洄游性鱼类成为偶见种,由此提出了升鱼机+鱼道联合过鱼方案,以此来协调水电工程建设与生态环境保护之间的关系。
  对第二松花江鱼类资源的现状调查和分析研究大概能够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为20世纪初至60年代,该时期对江河渔业资源进行了初步的调查;第二阶段为20世纪中叶至90年代,对第二松花江鱼类资源的研究逐渐系统;本世纪初至今为第三阶段,随着相关研究的不断深入,主要围绕丰满水电站及其他个别水域开展了一系列针对性地研究,并未对第二松花江的鱼类资源开展总体调查研究。纵观近期的相关研究发现,缺乏从流域的视角对鱼类组成、分布、区系、资源状况、种群结构及变化趋势等方面的分析。随着第二松花江流域水电开发的不断推进,能够预测到流域内鱼类种群结构和分布及饵料生物的群落结构等将产生较大变动。吉林—松原段属于第二松花江河谷区,是吉林省内主要的商品粮生产基地,人为生产生活对第二松花江流域能产生较大影响,也是以乌苏里白鲑等为代表的珍稀濒危鱼类的集中分布区,对该河段实施鱼类资源现状调查既是对前述研究的补充,也是为该区域鱼类资源保护提供依据。   3 代表性濒危物种乌苏里白鲑的相关研究
  代表性濒危物种的调查是渔业资源调查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研究总体鱼类资源量及种群数量、分布的基础上,对代表性濒危鱼类的种群结构、自然繁殖状况、栖息地范围、产卵场和索饵场的位置和规模进行分析,从而能够全面了解第二松花江流域鱼类真正的种质资源现状。
  乌苏里白鲑(Coregonus ussuriensis Berg),俗称雅巴沙、兔子鱼、白鱼、大眼白等,为北极淡水鱼类区系复合体的鱼类,属鲑形目(Solmoniformes)、鲑科(Solmonidae)、白鲑亚科(Coregoninae)、白鲑属(Salmo),乌苏里白鲑是第二松花江流域的代表性濒危鱼类。分布于北纬45°以北的寒冷水域,主要包括有俄罗斯远东地区的河流、湖泊和萨哈林岛周围海域,以及我国的黑龙江、乌苏里江、松花江、兴凯湖、镜泊湖等水域,具有典型的洄游特质,每年秋末自黑龙江下游上溯至我国境内的黑龙江、松花江等水系,第二年春季逐渐返回至黑龙江下游[11-12]。
  关于乌苏里白鲑生物学特征,自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王岐山[8]、任慕莲[9]、张觉民[10]等众多学者就进行了研究,而直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才陆续开始对其资源状况、鱼类遗传学等方面进行研究。董崇智等[17]对黑龙江乌苏里白鲑捕捞群体群落结构特征、生殖群体的生态学特征和资源保护等方面做了较为详细的研究,发现由于仔鱼的过度捕捞和生存环境的恶化,乌苏里白鲑的资源量从1980年后呈明显的下降趋势,对于了解该物种渔业资源现状及其种质资源保护和开发利用具有重要的意义。1988年,乌苏里白鲑被列入《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鱼类)》名录,定为“易危”级物种[18]。
  张俊丽等[19]对黑龙江水域的乌苏里白鲑的线粒体细胞色素b和16S rRNA基因片段进行了扩增和序列测定,并与其他2种白鲑属鱼类的同段序列进行差异比较,分析了白鲑属鱼类的种群遗传学;梁利群等[20]采用微卫星标记技术,分析了黑龙江乌苏里白鲑遗传多样性,初步探讨了对其种质资源进行保护的必要性;马波等[21]运用同工酶电泳技术,对黑龙江乌苏里白鲑生化遗传结构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发现该物种在生化遗传水平表现出较低的遗传变异,丰富了该鱼遗传育种及种质资源的保护和开发等研究的理论基础。
  在2013~2017年,王继隆等[22]在黑龙江中游对乌苏里白鲑渔业资源现状进行了调查,发现目前乌苏里白鲑渔业资源尚未过度捕捞,利用比较合理。但与此同时,人类活动造成的环境污染却造成了渔业资源的衰退,加之水利工程的建设阻碍了魚类的洄游通道,缩小了乌苏里白鲑的生存范围,导致在水利工程上游的水域,乌苏里白鲑成为偶见种,使渔业资源受到较大影响[23-24]。在这种情况下,必须及时采取有效的生态保护措施,否则松花江流域水利水电工程建设的铺开将会持续挤压乌苏里白鲑的生存空间,鱼类资源的保护将继续受到严峻挑战。
  4 影响渔业资源的因素及保护建议
  目前,第二松花江干流规划了4个梯级水利水电工程。其中已建水电站有白山、红石、丰满梯级;在建水电站的梯级有哈达山水利枢纽工程[16]。
  松花江流域梯级水电站的持续开发,阻碍了江河的连通,水体深度、流动速度、流动型态、径流量等水文状况发生了巨大改变。以大坝为切点,使得以前同一个种群划分为大坝上游、大坝下游两个种群,阻止或切断了半洄游性鱼类和远距离洄游性鱼类的上溯通道,使得鱼类生存环境变得破碎,鱼类交流变少或停止。以乌苏里白鲑为例,据50年代松花江流域鱼类调查结果,报道丰满水电站上游河段曾经存在一定规模的乌苏里白鲑产卵场。由于丰满大坝第一期工程于1953年建成[15],乌苏里白鲑再也无法进入上游河段产卵,对乌苏里白鲑阻隔影响较大。除此之外,还有水土流失的影响、水质污染原因,使乌苏里白鲑产卵场和幼鱼的生活环境遭到破坏。目前,在第二松花江乌苏里白鲑成了偶见种类,多年很少发现其踪迹。
  第二松花江中游是吉林省工、农业的核心区域,各项开发导致流域范围内天然河段减少,工程建设和运行导致原有的水文情势和河流形态发生巨大变化。江段饵料生物的组成和分布存在不小的改变,鱼类繁育和觅食等活动受到严重影响,鱼类组成、分布、丰度、生物量及群落结构等都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动,闸坝阻隔导致鱼类遗传多样性的退化将日益显现。若不及时采取有效保护措施,第二松花江流域的大部分鱼类完成生活史所需的特有环境条件将逐渐丧失,可能造成多数洄游性鱼类的种群数量的大幅减少,乌苏里白鲑等鱼类在松花江的栖息地也将毁于一旦,甚至可能导致乌苏里白鲑在该水域的灭绝。
  第二松花江是松花江中、上游鱼类的天然种质资源库,也是乌苏里白鲑的集中分布区,在流域生态环境保护中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但是,目前还缺乏对第二松花江流域鱼类资源的系统性研究,基础性研究也较为薄弱,对鱼类资源保护措施的制定和实施还面临诸多因素的制约。鉴于第二松花江在乌苏里白鲑及黑龙江鱼类生物多样性保护中具有重要地位及其现状,亟需开展第二松花江鱼类资源的现状调查及相关研究工作。
  乌苏里白鲑为松花江流域的代表性物种,具有重要经济价值和保护价值,但目前其资源量在逐年下降,种质资源面临濒危。另一方面,对于第二松花江流域乌苏里白鲑种质资源的研究不够全面、系统,这将不利于对该物种的保护。通过对第二松花江渔业资源的现状进行系统调查分析,可为以后在该水域开展鱼类资源和生态环境的保护提供理论支撑,也可以为开展涉水工程建设对水生生态环境影响方面的研究,以及水产种质资源的保护、管理和利用等提供基础资料。
  参考文献:
  [1]党连文.松花江流域水资源综合规划概要[J].中国水利,2011,(23):97-100.
  [2]曹小磊.气候变化对第二松花江流域生态水文过程的影响研究[D].大连,大连理工大学,2017.
  [3]杨富亿.第二松花江下游与嫩江下游经济鱼类资源及其增殖途径[J].自然资源,1993,(2):64-70.   [4]中国自然资源丛书编撰委员会.中国自然资源丛书—吉林卷[M].北京: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1995:182-197.
  [5]松辽水利委员会.松花江志(第一册)[M].吉林人民出版社,1996:249,305,158,145,209.
  [6]吴蓓.近代松花江流域水利开发研究[D].长春:吉林大学,2008.
  [7]关东州土木局.关东州及满洲国陆水生物调查书[M].大连:关东州土木局,1940.
  [8]王岐山等.松花江流域初步调查[J].吉林师大学报,1959:1-99.
  [9]张觉民.黑龙江省渔业资源[M].牡丹江:黑龙江朝鲜民族出版社,1995.
  [10]任慕莲.黑龙江鱼类[M].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0.
  [11]解玉浩.东北地区淡水鱼类[M].沈阳: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2007.
  [12]侯文礼,金岚,徐锐贤,李风筠,陈志仁,李多元,王显久,刘伟.第二松花江渔业资源遭受破坏主要原因的初步探讨[J].东北师大学报(自然科学版),1980(03):66-75.
  [13]杨富亿,杨永兴,胡国宏,王兆军.第二松花江流域水产资源的开发利用[J].自然资源,1994(04):20-25.
  [14]于常榮,张耀明.第二松花江鱼类区系分布特征的调查研究[J].海洋湖沼通报,1984(01):57-63.
  [15]刘志国,邱兴春,赵再兴.丰满水电站运行与区域渔业资源保护利用协调发展的总结与思考[J].水利发展研究,2016,16(07):45-49.
  [16]刘昕.丰满水电站大坝全面治理工程对鱼类资源的影响研究[D].哈尔滨:东北林业大学,2013.
  [17]董崇智,夏重志,姜作发,等.黑龙江乌苏里白鲑生殖群体生态学特征及资源保护[J].水产学杂志,1997,10(1):14-21.
  [18]林福申.中国名贵珍稀水生动物[M].杭州:浙江科技出版社,1987:36-37.
  [19]张俊丽,高天翔,韩志强,等.3种白鲑线粒体细胞色素b和16S rRNA 基因片段序列分析[J].中国水产科学,2007,14(1):8-14.
  [20]梁丽群,常玉梅,董崇智.黑龙江乌苏里白鲑遗传多样性分析[J].中国水产科学,2004,11(6):501-505.
  [21]马波,石连玉,董崇智.乌苏里白鲑的生化遗传结构[J].中国水产科学,2003,(03):195-200.
  [22]王继隆,刘伟,鲁万桥,李培伦,唐富江.黑龙江中游乌苏里白鲑资源现状评估[J].生态学杂志,2019,38(06):1824-1829.
  [23]吕军,汪雪格,刘伟,等.松花江流域主要干支流纵向连通性与鱼类生境[J].水资源保护,2017a,33(6):155-159,174.
  [24]马彪.航电枢纽工程建设对水生生物及渔业资源的影响—以依兰航电枢纽为例[J].黑龙江环境通报,2011,35(2):23-25.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539577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