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一带一路”背景下新疆与中亚各国经贸合作面临的障碍及应对

作者:未知

  摘要:随着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稳步推进,新疆作为中国面向中亚五国开放的桥头堡,对外贸易的广度和深度有很大程度提高。由于边界障碍、通道经济的点轴缺失及全球价值链分工中产业的关联性及互补性不足等问题的存在,某种程度上制约了新疆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通过分析新疆开展跨境经贸合作面临的困境,提出加快推进超越国家主权的跨境合作区建设、加快形成通道经济网络、促进互补性产业集聚、发展跨境电商等建议。
  关键词:一带一路边界障碍经贸合作
  一、研究背景及国内外研究现状
  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开启新疆经济社会新的征程,新疆具有沿边的区位优势,为更好的贯彻党中央的向西开放的倡议布局,实现新疆经济社会的跨越式发展,必须大力培育外向型经济的发展,将新疆建设成为面向中亚经济开发的桥头堡和前沿阵地。但是,影响新疆与中亚五国开展经贸合作的诸多机制体制障碍依然存在,如何消除其不利影响,将新疆建设成为辐射中亚、面向世界的丝路经济带核心区成为当务之急。通过研究新疆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存在的限制因素举措,为新疆经济发展、核心区建设及沿边开放提供理论支持和决策参考。
  边界效应的存在增加了要素跨国流动的交易成本,成为限制新疆丝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的首要因素。边界分为显性边界和隐性边界(李铁立,2004),前者主要指新疆与相邻各国的自然地理边界,隐性边界主要指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属性等方面的差异。边界的屏蔽效应是指边界会阻碍资本、劳动、商品等要素的跨境自由流动,从而对跨边境经济行为体合作造成阻碍影响,主要体现在自然屏蔽、制度性屏蔽和国民屏蔽三方面(梁双陆,2015)。“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产业的高关联度和强互补性是各国发展外向型经济的内在动力。
  二、新疆与“一带一路”中亚各国贸易现状分析
  我国新疆地区与中亚五国毗邻,为更好的贯彻党中央的向西开放的战略布局,实现新疆经济社会的跨越式发展,必须大力培育外向型经济的发展,将新疆建设成为面向中亚经济开发的桥头堡和前沿阵地。新疆在同中亚五国开展经贸合作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人文优势,是我国面向中亚国家开放的前沿阵地。
  “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及欧亚经济一体化战略的稳步推进,新疆与中亚五国的贸易额迅速增加,哈萨克斯坦是我国新疆地区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去年,贸易额达到631170万亿元,吉尔吉斯斯坦处于第二位,贸易额为393691万亿元,塔吉克斯坦处于第三位为126132万亿元,乌兹别克斯坦及土库曼斯坦与新疆的双边贸易额较少,分别为46463万亿元及5774万亿元。
  三、制约新疆推进丝绸之路核心区建设的因素分析
  随着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稳步推进,新疆不仅承担着对内的集聚功能,而且还要发挥对外辐射功能,成为中国向西开放的桥头堡。新疆与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各国存在着开展经贸合作的现实基础,有着共同的利益诉求,但是由于地缘政治、交通运输、经济的互补性差、国际化分工协作化弱等因素的存在,影响着新疆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的建设。
  (一)新疆参与跨境区域经贸合作的边界效应分析
  随着国家实施西部大开发倡议、上海合作组织建设、“一带一路”倡议的稳步推进,新疆迎来了新的倡议机遇期,利用文献研究法与对比分析法,在对新疆与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各国的贸易现状进行系统分析基础之上,发现政策性壁垒和非政策壁垒、关税壁垒、非关税壁垒、信息成本、消费者偏向本地偏好、文化相似度偏低等边界障碍的存在。中亚各国贸易便利化水平普遍较低,导致经贸合作出口面临的障碍较多,如何破除边界效应,提高中亚各国的贸易便利化水平是当务之急。
  (二)缺乏高效、便捷、立体化的跨境交通运输网络体系
  交通运输网络发展相对滞后是影响新疆与中亚各国双边贸易发展的重要阻力,基础设施建设是开展国际贸易的基础性和先导性条件。便捷高效的跨境交通运输网络将有效解决贸易的便利化问题,节省“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物流成本,促进商品、信息、技术等要素的快速流动。新疆与中亚各国普遍存在基础设施落后、“通而不畅”等问题。以跨境交通运输网络体系建设为先导,破解“一带一路”沿线的交通运输瓶颈,实现境内和境外交通运输网络的无缝对接,提高运输便利化水平为新疆与中亚各国国家贸易创造条件。
  (三)新疆与“一带一路”沿线各国产业的关联性和互补性较弱
  区域间产业的关联性及互补性是形成产业国际分工与布局的基础和条件,也是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各国开展经贸合作的内在动力。通过对新疆与中亚各国产业发展现状的分析,在丝绸之路经济带中新疆处于工业化的中早期,哈萨克斯坦处于工业化的中期,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及土库曼斯坦处于工业化的中早期,新疆与中亚各国的产业结构相似度很高,而产业的关联性是诱发产品国际间流动与重构的内生动力,产业的关联度与互补性较弱成为新疆与中亚各国开展经贸合作的瓶颈约束。
  四、加快推进新疆与中亚各国开展经贸合作的建议
  新疆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实质上是消除边界效应,促使资本、信息、技术等要素自由流通的过程,同时以通道经济理论、国际分工理论及产业集聚理论为指导,通过加快推进超越国家主权的跨境合作区建设、建设便捷高效的交通运输网络体系等举措,形成全方位的开放体系。
  (一)加快推进超越国家主权的跨境合作区建设,破除边界障碍
  充分利用新疆区位优势、政策优势及资源优势,以国家“一带一路”倡议为契机,推动新疆与中亚各国的贸易自由化,形成超越国家权力机构的制度安排,通过各国首脑的协商,非制度性会晤协商推动跨境合作区建设和次区域经济一体化建设,建设像中哈霍尔果斯经济合作区等跨境合作区,采取积极主动的措施,构建中国新疆与中亚五国经贸合作框架,加快推进超越国家主权的跨境合作区建设步伐,消除边界效应的影响。
  (二)形成以乌鲁木齐市为核心,跨境交通体系为基础的通道经济网络
  培育以乌鲁木齐为中心城市,伊利、喀什、阿勒泰为次中心城市,辐射中亚五国及巴基斯坦的经济增长核心点,通过提升亚欧大陆桥的运行效率、新建中-乌、中-吉铁路等举措,形成立体化的跨境交通运输网络,以交通干线为依托培育经济增长轴,提高新疆的向内吸引能力和向外扩散能力。推动中吉乌铁路建设取得实质性进展。随着新的跨境铁路网构想及实施,使新疆与中亚各国的交通日趨多元化、便利化,极大降低了国际贸易的运输成本,铁路及管道的互联互通,进一步促进了新疆与中亚五国的互联互通,加快沿线各国深度融合及经济社会的持续发展。
  (三)促进互补性产业集聚,形成独具产业特色和区域特色的经济走廊
  鉴于新疆与中亚各国的产业关联性及互补性,其国际分工布局以中小企业生产与分工协作为主,结合区域资源要素禀赋、产业配套能力及产业定位等因素,促进中小企业产业集聚,新疆重点发展农产品深加工、商贸物流、旅游观光、矿产能源开发、高端制造业等地域特色优势产业。增强新疆与中亚各国的贸易规模,形成独具产业特色和区域特色的经济走廊,开发各国在经贸合作方面的潜能。
  (四)发展跨境电商,开拓产品出口渠道
  借助互联网优势和信息平台建设,积极发展跨境电子商务。我国的淘宝、阿里巴巴、中国制造及京东等电商平台处于世界领先水平,要充分利用网络营销平台,积极推送我国特色产品。借助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积极推动丝路经济带沿线各国交通网络、物流体系的互联互通,优化产品跨境电商的仓储、物流、配送服务,提高物流配送体系的便捷性和高效性,拓宽新疆产品出口渠道,构建多元化产品贸易体系。
  参考文献:
  [1]李铁立边境区位,边境区经济合作的理论与实践——以辽宁省—朝鲜边境地区经济合作为例[J].人文地理,2004(06).
  [2]屠年松,谢冉国家边界的屏蔽效应向中介效应转化的机理分析[J].未来与发展,2017(12).
  [3]梁双路边界效应与我国跨境经济合作区发展[J].天府新论,2015(01).
  [4]霍强“一带一路”视角下中国与东盟国家边界效应研究——基于扩展引力模型的实证分析[J].桂海论丛,2017(06).
  (李兴锋、董伟萍,新疆大学科学技术学院)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4608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