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江苏省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绩效评价

作者:未知

  摘要:以江蘇省相关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为评价对象,利用数据包络分析法(DEA法),对联盟企业2009-2017年的技术创新投入产出绩效进行了评价,并与联盟外同行业相关企业的绩效进行了比较分析。结果显示,联盟内企业从2012年以后整体效率呈现稳步上升的态势,且高于联盟外企业,而联盟外企业的整体效率在相对均衡的区间内有所波动。联盟内企业的纯技术效率也比联盟外企业表现更出色,且联盟内企业的专利申请数量远高于联盟外企业。但联盟内企业的规模效率和财务效率却相对较低。说明联盟的成立有助于促进创新能力的提升,但联盟内企业在内部管理效率上有待加强。
  关键词:技术创新战略联盟;江苏省技术创新战略联盟;DEA;绩效评价
  中图分类号:F22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913X(2019)04-0111-06
  Performance Evaluation of Industrial Technology Innovation Strategic Alliance in Jiangsu Province
  ——Data based on 2009-2017
  Xiong Li1, Li Xiaoming2, Dai Wei1
  (1.School of Business, Jinling Institute of Technology,Nanjing 210069;2.School of Computer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Sanjiang UniversityNanjing 210012)
  Abstract: Taking the strategic alliance of industrial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in Jiangsu Province as the evaluation object, using data envelopment analysis(DEA)method, this paper evaluates the Input-output Performance of enterprises in the alliance from 2009 to 2017, and compares the performance of enterprises in the alliance with those in other industries outside the alliance. The results show that the overall efficiency of enterprises within the alliance has increased steadily since 2012, and is higher than that of enterprises outside the alliance, while the overall efficiency of enterprises outside the alliance fluctuates in a relatively balanced range. The pure technical efficiency of enterprises in the alliance is also better than that of enterprises outside the alliance, and the number of patent applications of enterprises in the alliance is much higher than that of enterprises outside the alliance. However, the scale efficiency and financial efficiency of enterprises in the alliance are relatively low. It shows that the establishment of alliance is helpful to promote innovation ability. However, the internal management efficiency of enterprises in the alliance needs to be strengthened.
  Key words: Technology Innovation Strategic Alliance; Technology Innovation Strategic Alliance in Jiangsu Province; DEA; Performance Evaluation
  一、引言
  自2008年科技部等国家六部委联合推动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以来,在国家和地方政府的支持下,全国范围内陆续成立了大批国家级和省级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产业领域涉及几乎所有新兴产业和传统产业,联盟的成立对促进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企业专利申请量持续增加。在数量增加的同时,如何对联盟进行有效的管理使其稳定地发挥作用就显得极其重要。而有效管理的关键环节之一就是绩效评估。2012年6月,科技部印发《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评估工作方案》,要求对已经正式投入运行的联盟进行评估,考核创新绩效。关于联盟绩效评估的理论和实践研究也逐渐展开。江苏省从2009年开始成立省级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截止2018年底,已有一百多家省级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涉及的产业以新兴产业为主,如在新能源产业中,有风电、光伏、智能电网等关联产业联盟,在新材料产业中,有碳纤维、硅材料、纳米材料、精密合金、光纤、石墨烯等产业联盟,还有人工智能、物联网、软件产业、生物医药、环保等新兴产业联盟,同时,各种产业联盟遍地开花,涉及的行业类型越来越多,传统制造业、农业的相关细分行业也陆续成立了产业技术创新联盟。经过几年的发展,大多数联盟取得较好成效,为产业技术创新做出了重要贡献,建立联盟运行绩效评价机制势在必行。2016年江苏省科技厅发布了《“一深化四提升”专项推进行动方案》,进一步加强对联盟的支持力度,指出在省产业前瞻关键技术重点研发计划中要更好地发挥联盟的组织作用,探索建立联盟运行绩效评价与激励机制。因此,进行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绩效评价具有重要意义。   从目前创新联盟绩效评价研究的现状来看,以省域为对象的研究较少,主要是以产业为研究对象,已有研究主要是对评价方法和评价指标体系的研究。如宋东林(2012)从成果水平、经济效益、社会效益、产业竞争力、集成效应、协作水平等六个方面构建联盟运行绩效的评价指标体系。[1]孙晨(2014)从技术水平、联盟管理、竞争力等方面构建评价指标体系,用层次分析法确定权重,以模糊综合评价法进行联盟绩效评价。[2]骆远婷(2015)从联盟内部组成单位和联盟整体两个维度,以联盟运行绩效为目的构建了多层的评价指标体系。[3]赫蕾等(2016)从创新、发展、收益和协调能力四个方面建立评价指标体系,采用层次分析法和熵权法对联盟绩效进行评价。[4]另外,张学文(2015-2018)等对联盟绩效的影响因素进行了研究。[5-8]基于上述研究基础,本文选择数据包络分析法,以江苏省域为对象,对产业创新战略联盟运行绩效进行评价。
  二、江苏省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绩效评价模型构建
  (一)數据包络分析方法及评估模型构建
  数据包络分析方法(Data envelopment analysis,简称DEA)是以相对效率评价为基础的一种系统分析和评价方法。是有关于同类决策单元(DMU,Decision Making Units)的多输入多输出型的相对有效性评价方法。因此也是对单位或部门间多投入多产出的相对有效性进行衡量的一种非参数方法。[9]运用DEA方法进行技术创先效率评价的主要步骤如下。
  1.确定评价目的。本文将DEA方法用于技术创新效率的评价,目的是比较不同企业之间的技术投入产出效率。
  2.选择决策单元。决策单元(DMU)可以看作是“通过一系列决策,投入一定数量的生产要素, 并产出一定数量的产品”的系统,DEA评价中的决策单元必须是同类型的单位,也就是具有同样的目标、同样的外部环境和同样的输入输出变量。
  3.确定投入产出指标。根据评价的目的确定投入产出指标。对于某个决策单元(DMU),设x为投入变量,y为产出变量,xij为第j 年的第i 种投入量,xij≥0;yij为第j 年的第r 种产出量,yij≥0;WX为投入量的权重系数,WY为产出量的权重系数。
  4.构建效率评价模型。对应于权重系数WX和WY,每一个决策单元第j 年都有对应的效率指数为hj。通过不断改变权重,总是可以找到适当的系数u和v,使得hj≤1,j=1,…,n。据此原理,就可以构造相对效率评价模型如下:
  当hj=1时,则该决策单元是相对最有效的。
  (二)江苏省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企业投入产出绩效评价指标体系的构建
  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的本质是由产、学、研各方组成的一个创新系统,系统输入是各种资源投入,系统输出是各种技术创新产出,而系统功能就是通过知识转移和协同创新将输入资源转化为创新产出。因此联盟的绩效评价就是对协同创新的投入产出效率进行评价。评价的关键在于如何选取投入产出指标。
  该系统的投入要素主要是技术研发人才和资金,产出主要体现为技术、产品和财务效益。因此本文选取研发人员比例和研发经费投入强度作为投入变量。选取专利申请数量、新产品收入比重以及净资产收益率作为创新产出变量。
  三、江苏省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绩效评价及分析
  (一)样本选择及数据说明
  根据上述DEA模型和投入产出评价指标,本文选取江苏省船舶配套、动力电池、光伏、集成电路、新型平板显示、智能电网等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内11家上市企业2009-2017年的相关指标数据为样本数据,同时,还选择联盟外相同产业的11家上市企业的相关数据为对比样本数据。用E1,E2,E3…,E22分别代表这22家企业,其中,E1,E2…,E11为联盟内样本公司,E12,E13…,E22为联盟外对比公司。由于上市企业的上市市场的不同,研发人员数量、公司员工数、研发经费投入、新产品销售收入、营业收入和净资产收益率的数据主要来源于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网站、以及中小企业股票交易系统,专利数据来源于国家专利局网站专利查询系统。
  (二)江苏省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绩效评价结果
  首先用SPSS软件进行了均值分析。从投入指标的均值来看,联盟内企业技术人员比例23.69%,明显高出联盟外企业的18.29%,说明加入联盟的企业是相对更加注重技术创新和技术投入的企业;联盟内企业的研发经费投入强度均值3.78%,与联盟外企业的3.85%差别不太大,而且这个比例均值接近发达国家的水平,同时也说明企业越来越重视创新投入。从产出指标的均值来看,联盟内企业年平均申请专利338.58项,也是明显高于联盟外企业的平均118.83项,说明联盟内企业更加注重技术研发和转化,也说明创新能力更强;但从财务绩效来看,联盟内企业的平均净资产收益率7.24%却明显低于联盟外企业的10.54%,说明联盟内企业加大技术投入导致当前年度成本费用较高而影响了财务效率,也说明创新投入的产出有一定的滞后性。
  然后按照DEA评价模型,将数据代入模型,并利用MaxDEA软件进行计算,效率计算结果见表2和表3所示。依据效率指标的经济含义,综合效率是企业技术创新活动的总效率,取决于纯技术效率和规模效率,它们的关系是:综合效率=纯技术效率×规模效率。纯技术效率反映的是决策单元在最优规模时的生产效率,规模效率反映实际规模与最优规模的差距,是受规模因素影响的效率。
  根据上述评价结果,首先从综合效率来看,综合效率为1时,纯技术效率和规模效率也一定为1,也就是说综合效率为1的说明企业技术创新过程各方面都处于最优状态,资源配置效率达到相对最高。联盟内企业总共有44个决策单元综合效率指数为1,其中,2009年5家,2010年4家,2011年3家,2012年3家,2013年5家,2014-2017年各6家;而联盟外企业共有35个决策单元效率指数为1,其中,2009年4家,2010年4家,2011年3家,2012-2014年各4家,2015年6家,2016年2家,2017年4家。指数低于0.5的低效率决策单元中,联盟内企业和联盟外企业均有36个,说明在省级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成立以后联盟内企业整体效率在上升而且较高。   其次,从纯技术效率来看,由于在数值上综合效率=纯技术效率*规模效率,若是综合效率值等于1的决策单元,纯技术效率值及规模效率值必定也等于1。这样的决策单元联盟内企业有44个,联盟外企业有35个,加上综合效率值不等于1但纯技术效率值等于1的单元,联盟内企业一共有58个决策单元的纯技术效率值等于1,而联盟外企业一共有51个决策单元的纯技术效率值等于1。纯技术效率值等于1意味着企业在创新活动中对投入资源的利用效率达到最佳,投入产出比达到最佳。若小于1也意味着在资源利用上还存在浪费现象,没有充分挖掘资源利用潜力。尤其是小于0.5的情况,说明资源利用存在较大的浪费,在联盟内外企业分别有20个和18个决策单元的纯技术效率值小于0.5。根据以上数据分析结果可知,联盟内企业整体上来看,在创新投入资源利用效率上要强于联盟外企业,但也存在部分企业创新资源利用效率很低的情况。
  从规模效率来看,从表2和表3可以看出,综合效率和规模效率值均为1的决策单元,联盟内企业一共有44个,联盟外企业有35个。说明这些企业达到了最优效率。而纯技术效率为1但规模效率小于1的联盟内企业有14个决策单元,联盟外企业有16个,说明这些情况下由于规模效率低下而导致了综合效率的降低。根据规模报酬趋势分析的结果,在联盟内企业的99个决策单元中,规模报酬递增的有39个,占比39.4%,不变的有44个,递减的有16个;在联盟外企业的决策单元中,规模报酬递增的有49个,占比49.5%,不变的有35个,递减的有15个,规模效率递增意味着随着企业规模的增大,企业经营的效率更高,可以看出联盟外企业的规模效率较好,主要原因可能是因为联盟外企业主要是沪深股市的企业且上市年限较长,而联盟内企业有部分是中小企业且上市时间不长,处于快速发展期,随着规模的扩张,内部管理效率却未得到同步的提升。
  最后,进行联盟创建前后的效率对比,江苏省各家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主要成立于2012和2013年,从图可以看出,2011年以前联盟内企业的综合效率均值波动较大,2012年以后波动幅度较小且整体呈上升趋势。尤其2016到2017的上升幅度较大,由于技术创新活动的效果有一定的滞后性,近年效率上升幅度较大也较好地说明了加入联盟后能促进技术创新的效果已经从综合效率均值的变化趋势和幅度上体现出来了。而联盟内企业整体水平波动较大且综合效率均值从时间上来看并没有体现出上升的趋势。比较而言进一步说明了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对企业技术创新效率有较明显的提升作用。
  四、结论
  (一)研究结论
  1.江苏省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企业研发投入较高。从研发投入强度指标即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来看,均值达到了3.78%,接近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而且不同联盟内的企业差别不是太大,说明江苏省级技术创新联盟内企业普遍比较注重技术创新和技术研发投入。
  2.联盟内企业投入产出效率高于联盟外企业,但仍然存在较大的提升空间。首先,根据联盟内11家和联盟外11家企业的指标均值比较来看,产出方面,联盟内企业在专利申请数量高于联盟外企业,但在财务效率方面低于联盟外企业。投入方面,联盟内企业的技术员工比例明显高于联盟外企业,而经费投入比例上相差不大。整体来看,联盟内企业的情况较好,比较注重技术投入和技术转化。其次,根据DEA数据分析结果来看,2012年以后联盟内企业的综合效率稳定地高于联盟外企业,而且整体呈上升趋势。再次,从纯技术效率这个最能体现投入产出效率的指标来看,联盟内企业整体情况较好,但从决策单元总数为99个来看,44个效率最优的单元数量还不到一半,说明还有较大一部分的企业在投入产出效率方面还没有达到最优,资源利用效率还有待提高。
  3.联盟内企业内部管理效率有待提高。从规模效率指标值来看,联盟内企业的规模效率较低。规模递增的企业只有39.4%,低于联盟外的49.5%,说明联盟内有一些企业还存在管理效率不高的短板,在规模增加的同时产出没有同步增加,应改善企业内部管理水平,提升管理效率。
  4.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的成立能促进企业技术创新效率的提升。从联盟内外企业的综合效率指标均值的趋势来看,2012年之前年联盟内企业的效率低于联盟外企业,但2012年之后联盟内企业的效率稳步提升,且高于联盟外企业,体现出了技术创新的产出较投入来说有一定的滞后性,同时也说明联盟的成立对企业技术效率的提升有明显的促进作用。
  (二)对策建议
  1.完善联盟运行机制,尽快开展创新投入产出绩效评价工作。在运行机制方面,应进一步完善相关法规政策,以指导联盟建立合作动力机制、知识转移和协同创新机制、利益分配和风险分担机制等,促进联盟提升技术创新作用的更好发挥。同时,有些联盟已成立较长时间,实施效果怎样,有没有提升绩效,急需建立科学的绩效评价机制,尽快开展绩效评价工作。
  2.构建科学合理的技术创新绩效评价指标体系。不同的绩效评价方法应采用不同的指标体系。在产业技术创新联盟中的绩效评价指标的选取上应遵循目标导向和重要性的原则,目标导向原则是指在选取指标时要与联盟的目标相统一,如联盟的创建主要是为了提升产业技术创新,那么在投入和产出指标的选取上就应以技术投入和产出类的指标为主,而以财务效益类指标为辅。重要性原则是指评价时各方面的因素太多而应选取其中最能突出技术创新效果的指标,比如专利的申请,技术标准的建立等指标。另外指标的选取也应注重可操作性以及数据的可获得性。
  3.改善联盟内企业的经营管理效率。根据样本评价结果,联盟内企业的规模效率较低。也就是说企业规模的扩大导致内部系统运行效率降低,系统运行的有效性出现下降,主要原因在于企业经营管理上的缺陷,因此,为了提升规模效率,联盟内企业急需改善内部经营管理。
  4.建立以提升绩效为导向的联盟内部激励机制以及政府配套激励政策。激励机制的构建应以联盟的绩效提升为主要导向,能够促进联盟成员之间的资源整合以提升整体效率。联盟激励机制主要包括信息溝通和知识共享、综合协调管理和风险防范等方面的机制。同时,政府应在政策、资金、税收、基础设施等方面给予必要的支持,鼓励联盟开展创新活动。   参考文献:
  [1] 宋东林,孙继跃.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运行绩效评价体系研究[J].科技与经济,2012(1).
  [2] 孙 晨.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创新绩效评价研究[D].大连:大连理工大学,2014.
  [3] 骆远婷,李延罡.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的绩效评价体系研究[J].当代经济,2015(19).
  [4] 赫 蕾,刘敏榕.基于层次分析法和熵权法的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绩效评价指标体系研究[J].情报探索,2016(11).
  [5] 张学文,赵惠芳.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绩效影响因素研究:基于两素产业的实证测量[J].科技管理研究,2014(5).
  [6] 王早菊.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绩效影响因素研究[J].商,2015(46).
  [7] 张晓梅,张佳馨.玉米深加工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运行绩效影响因素实证研究——基于黑龙江省调研数据[J].科技管理研究,2018(18).
  [8] 黄存权.安徽省汽车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绩效影响因素研究[J].现代商贸工业,2018(23).
  [9] 段永瑞.数据包络分析理论和应用[M].上海:科学普及出版社,2006.
  [10] 王炳富,刘 芳.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网络能力与治理绩效案例研究[J].社科纵横,2018(12).
  [11] 李冠中.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绩效测度与评价[J].合作经济与科技,2018(14).
  [12] 谭建伟,耿文俊,邱冬冬.西部地区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运行绩效评价——基于Choquet模糊积分的实证研究[J].科技管理研究,2018(2).
  [13] 谭建伟,刘自玲,孙金花.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运行绩效评价指标体系构建——以主体效用为视角[J].财会月刊,2017(24).
  [14] 邵 伟.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运行绩效评价研究[D].南昌:江西师范大学,2017.
  [15] 贾相举.智能网联汽车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创新绩效影响因素研究[D].哈尔滨:哈尔滨理工大学,2017.
  [16] 杨亚威.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绩效评价体系研究[D].杭州:浙江工业大学,2016.
  [17] 戴 彬,舒 畅.基于政府角度的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绩效评价研究综述[J].科技管理研究,2014(18).
  [責任编辑:谭志远]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8289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