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新编越调古装戏《掉印》导演阐述

作者:未知

  摘 要:《掉印》为许昌市越调剧团的看家戏。1960年,许昌专区越调剧团赴京演出该剧,享誉京华。目前演出本是著名剧作家马炎心、贾凤翔根据老艺人口述加工修改的,此本保留了原本的艺术特色,并使情节更合理,矛盾更激化,语言更优雅,演出效果更佳,曾获第六届黄河戏剧奖剧目银奖。
  关键词:越调 掉印 阐述
  中图分类号:G1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9082(2019)07-0-01
  《掉印》以韩、王之间相互试探为主线,组织差异性矛盾,而以韩、王与丁之间的对抗性矛盾为副线,所以,剧中虽有拷王、逼婚等正剧因素,主要风格仍为喜剧。观众看此剧时,常会心微笑或鼓掌大笑,这是该剧独具特色之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许昌越调传承人毛爱莲亲传弟子孙晓秋继承毛派艺术,其演唱深得专家、观众好评。
  一、剧作排演定位:赞扬爱民、智慧,鞭挞害民、丑恶
  本剧从新科状元王子龙奉命查访、丢失金印切入。明代初年,许州总兵丁世显倚权仗势,无恶不作,竟想染指长社县令之女韩翠萍。新科状元王子龙奉命查访,乔扮算命先生,化名“干一”,进入丁府,为保护韩翠萍与丁世显发生龃龉,遭毒打被抛街头,丢失金印。韩翠萍为给父母庆寿绣画屏,派丫鬟去买丝线,丫鬟拾得金印,交给韩翠萍。“干一”得知韩府丫鬟曾在失印处经过,拦韩县令大轿呼冤,被其带回府中收为义子。韩翠萍认真观察,觉得“干一”不像算命先生,遂对其试探。“干一”急于得知金印下落,也对韩翠萍试探。丁世显逼婚,韩家抗婚,韩翠萍更急切想把金印归还巡按,惩处恶人,为自己和许州百姓伸张正义,便设计让丫鬟欲砸假印,进一步试探“干一”,使其道出真情。王子龙和韩翠萍互生爱慕之心,订下终身。前来抢亲的丁世显被绳之以法。
  韩翠萍是县令千金。她虽是个闺阁女子,却明达世理,心系百姓。看到丫鬟拾得的金印,她马上想到这不仅关系到巡按自身安危,而且是关系到惩罚恶人、拯救百姓的大事,便急切想把金印归还巡按。她智慧过人。王子龙来到韩府,他敏锐地感到这个“义弟”的风度气质、举止言谈不像算命先生,便用含蓄的言语巧妙试探。她巧设计谋,让王子龙道出真情。她敢爱敢恨。丁世显催逼,她坚决抗婚。在交往中对王子龙产生好感,大胆向他吐露爱情。总之,韩翠萍是个爱憎分明、聪敏睿智、美丽多情的女子。
  王子龙为探明真相,救许州百姓于水火,深入虎穴,遭受毒打。发现金印丢失,他首先想到的不是自身安危,而是恶霸难除,百姓受难。在寻印过程中,他巧妙试探。这些,表明他是心系百姓的好官、智商高超的才俊。
  二、导演创作构思:传统与创新的巧妙融合
  1.舞台时空处理
  新编古装戏《掉印》除序和尾声之外共分七场戏,一度创作提供了合理巧妙的舞台时空和舞台场景的转换。既有紧张的翻打的场面,又有灵活特定的环境设置。在“寻印”一场中,利用在舞台时空的处理方面,运用传统戏曲处理手段,把握整出戏的舞台节奏,处理场与场之间的衔接。在两个丫鬟捡到金印,返回韩翠萍绣楼,用虚实结合的方式处理。
  2.舞台表演处理
  新编古装戏《掉印》的排演要突出最重要的人物是韩翠萍,无论人物繁多到什么程度都要以韩翠萍为中心,所有人物的设置与扮演都要为韩翠萍人物形象的塑造服务。剧本对于角色的分配合理到位,已经对人物主次做了很好的划分,给二度创作提供了极大的想象空间和创作空间。该剧在戏曲舞台扮演方面,就拥有众多不同行当所擅长的表现部分,在行当分类上,可以按照传统戏中的老生、小生、青衣、娃娃生、花脸、文丑、武丑等行当进行划分,充分发挥的表演空间,在排练过程中,导演在整剧的演绎中,加入了喜剧色彩的比重,从多种视角强调这份爱情主线。其中,对两个丫鬟的人物塑造,活跃了剧情的发展,为剧中增添了色彩。在导演该剧的过程中,应该充分利用好各个行当的特长,使得主次得到顺理成章的区分,表演既要突出传统戏的身段和念白,又要体现戏曲化,不能像话剧加唱,唱词、念白通俗易懂,深入浅出,但是即便如此,导演手段上的创新依然需要,对于传统历史人物的塑造容易落入窠臼,往往会体现说教功能,甚至把主要人物塑造树立成高大上,使得观众失去兴趣。因而,对于许多行当表演程式的突破,也是该剧排演技巧的重点。
  在剧本中,编剧为韩翠萍这个人物有了准确的定位,她虽是个闺阁女子,却明达世理,心系百姓,是一位爱憎分明、聪敏睿智、美丽多情的女子。她的表演主要体现到以小见大,以点带面,体现细致入微的人物形象塑造。再比如王子龙“寻印”一场,出场后先来一个吊毛,接甩发,再接唱后边还有甩发跪转,和揣腿僵尸接唱等等,在人物塑造上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
  全劇的人物不少,可以说不分大小,要求每一位演员都要表演准确、到位。从人物个性出发,从人物的特定身份出发,赋予人物以准确而鲜明的神韵感。需要演员领悟、掌握、体现的一切元素均在剧本之中。这就要求一定要深读剧本,熟能生巧。只要演员坚决抛弃自我,只要与人物零距离的贴近,只要注重对人物性格细致入微的刻划与神韵的传递,就能产生鲜活的人物。
  3.舞台美术处理
  舞台处理的理想效果依然是继承传统、追求突破,人物服饰、舞台美术、舞台调度都要借鉴传统戏曲舞台审美原则进行,尊重戏曲美学特征。该剧的场景变化会给舞台表演创造和提供多元的区域,彰显传统越调表演艺术的美感。另外,舞台调度是该剧在排演过程中能够较好分配众多角色的关键,希望追求综合的道路,即对生活动作进行创造又要巧妙的融合到越调的韵律之中。新编古装戏《掉印》的排演要以越调为主题,也可借鉴融合众多地方戏特色,为我所用。该剧不能过于传统古板,要大胆融合现代观众的审美元素,符合现代观众的审美情趣,触类旁通的挖掘表演手段,使得越调艺术变得更为综合,更为突出,更为大气,更为与时俱进。
  4.舞台音乐处理
  越调唱腔细腻,发音既柔和有高亢,善于抒情、重唱功,音调甜美,唱腔委婉动听,越唱越紧,表演活泼,它的唱腔属板腔体和曲牌体相结合的综合体,演唱时本嗓与真假嗓的巧妙演唱技法,清板的结合运用,引人入胜,跌宕起伏。充分显示了越调的活力与生机,具有流传的广泛性。
  该剧唱腔、音乐设计也是剧目成功的重中之重,越调的音调不仅具有很强的趣味性、通俗性、民间性,其音乐曲调有着剧种独特的个性特征,其唱腔亮丽、委婉、抒情,富有浓厚的戏剧色彩,生活气息浓郁,成为音乐创作不可多得的创作素材,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因此,在创作中要体现出其他剧种所不具备的特点,突出越调的音乐特色、剧种特色。比如:“绣花屏”这段唱腔长达90多句,一气呵成,很见功力。孙晓秋所扮演的韩翠萍为了给母亲做寿,绣了一幅画屏,上面绣了“麻姑献寿”的仙女麻姑,唱词中从头到脚都做了精心描绘,光看唱词就有跃然纸上的感觉。这段“风和日暖艳阳天”唱段,无论是写景状物,描绘心理,倾泻感情,还是叙述事由,交代细节,都唱得细腻、生动、传神,精美绝伦,令人叫绝,显示出毛派艺术的无限魅力。
  该剧在音乐上也应该借鉴当地民间音乐进行创作,在保留越调旋律的基础上拓展音乐基型,该剧中多处需要音乐铺垫,营造舞台气氛。打击乐的应用也是剧种突出的部分,“一台锣鼓半台戏”就表明了其中的道理。怎样把握整出戏的舞台节奏,场与场的衔接方式?如何处理念白、唱腔的节奏?运用什么样的锣鼓?不然,如何运用好舞台音乐节奏也是剧目成败的关键。
  编剧用生动、形象、朴实的语言再现了明代的生活场景,以妙趣横生的笔触描写了许多感人的故事,使导演在二度创作的同时,也受到了艺术的感染,领略了语言文字的魅力。该剧故事性强,人物生动,节奏曲折,语言流畅,感人至深,引人入胜。
  总之,本剧在演出形象的创造中,并非尽善尽美,有一些处理还不尽人意,全剧的整体表现和细节处理还不够细腻。艺无止境,我们对演出形象的探索还没有结束,我们期望这出戏能继续修改和加工,精益求精,达到一个更高的艺术境界。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4/view-1484715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