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补脾肾化气利水法治疗脾肾阳虚型鼓胀60例临床观察

作者:未知

  【摘 要】目的:探讨温补脾肾化气利水法治疗脾肾阳虚型鼓胀60例的临床效果。方法:选定2017年9月到2018年9月本院收诊的60例鼓胀(脾肾阳虚型)患者,区组随机法分为观察组30例(温补脾肾化气利水法+基础西医)与对照组30例(基础西医),比较2组鼓胀(脾肾阳虚型)患者的肝功能恢复时间、腹水消退时间、肝性脑病率、肾功能损害率、低钠血症率、腹水复发率指标。结果:治疗结束,观察组肝功能恢复时间(25.84±4.97)d、腹水消退时间(8.62±1.34)d、肝性脑病率(3.33%)、肾功能损害率(0.00%)、低钠血症率(6.67%)、腹水复发率(6.67%)均低于对照组且差别有显著意义(P<0.05)。结论:温补脾肾化气利水法方法可有效提高鼓胀(脾肾阳虚型)患者预后质量,值得推广使用。
  【关键词】鼓胀;脾肾阳虚型;温补脾肾化气利水法
  【中图分类号】R562.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3783(2019)06-03--01
  前言:中医认为,肝硬化腹水属“鼓胀”范畴[1],其中以脾肾阳虚型为主要中医证型。该病早期诊断困难且复发率较高,病情严重时易致使患者形成顽固性腹水[2]。为减轻肝硬化腹水的疾病症状,现阶段常采用温补脾肾化气利水法作相应治疗,可在改善患者肝细胞能量代谢、调节患者免疫功能的效用下提升其疗效水平。本文为系统分析、研究温补脾肾化气利水法在鼓胀(脾肾阳虚型)患者治疗中的应用价值,作如下报告。
  1 资料和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定2017.09.13-2018.09.07期间本院收诊的鼓胀(脾肾阳虚型)患者,总计60例,区组随机法分为两组,采用温补脾肾化气利水法联合基础西医疗法的一组(30例)作为观察组,应用基础西医疗法的一组(30例)作为对照组。【性别】观察组女11例,男19例,对照组女10例,男20例;【年龄】观察组32-77岁,平均为(49.89±5.73)岁,对照组31-79岁,平均为(49.75±5.76)岁。比较上述一般资料,P>0.05:差异不明显。【纳入标准】⑴经《肝硬化中西医结合诊治方案》相关标准判定,60例研究对象均符合肝硬化腹水病况。⑵60例研究对象均经医学伦理委员会批准且患者已知情同意。【排除标准】⑴严重肾衰、心衰者。⑵视听障碍或失语者。
  1.2 方法
  1.2.1 对照组
  基础西医,方法:根据患者具体病况予以速尿、安体舒通、门冬氨酸钾镁、复方甘草酸苷、还原型谷胱甘肽等药物进行利尿、退黄、护肝治疗。疗程两个月。
  1.2.2 观察组
  温补脾肾化气利水法,在对照组基础上予以患者中药茵陈术附汤加防己黄芪汤作相应治疗,方法:药物组成包括2克肉桂、5克炙甘草、3克干姜、20克黄芪、20克白术、10克防己、10克熟附子(先煎)、18克茵陈。随症加减:合并胆石者,添加15克金钱草、15克鸡内金;合并气虚者,添加15克党参;合并湿盛者,添加15克猪苓、15克茯苓;合并腹胀者,添加5克陈皮、5克砂仁。水煎,每日一剂,早晚分服。疗程两个月。
  1.3 观察指标
  观察评测2组鼓胀(脾肾阳虚型)患者的肝功能恢复时间、腹水消退时间、肝性脑病率、肾功能损害率、低钠血症率、腹水复发率指标数据。
  2 结果
  2.1 比较2组鼓胀(脾肾阳虚型)患者恢复情况
  观察组肝功能恢复时间(25.84±4.97)d、腹水消退时间(8.62±1.34)d均低于对照组且差别有显著意义(P<0.05)。如表1。
  2.2 比较2组鼓胀(脾肾阳虚型)患者并发症发生情况与腹水复发情况
  观察组肝性脑病率(3.33%)、肾功能损害率(0.00%)、低钠血症率(6.67%)、腹水复发率(6.67%)均低于对照组且差别有显著意义(P<0.05)。
  3 讨论
  肝硬化腹水是一种病因多与患者胆汁淤积、病毒性肝炎、循环障碍、营养障碍、代谢障碍、酒精中毒、血吸虫病有关的消化科常见疾病[2],临床症状主要包括腹水、肝脾大、蜘蛛痣、乏力腹胀、肝掌等。以往治疗肝硬化腹水常采用基础西医疗法,虽可一定程度上控制患者疾病进展,但复发率、并发症发生率仍较高,无法实质性改善患者病况。故现阶段随着中医技术的更新改进,以温补脾肾化气利水法辅以治疗较为广泛,中医认为肝硬化成因主要包括水停、气滞、血瘀,与患者感染虫毒、酒食不节、情志郁结有关,病机具有虚实夹杂、本虚标实、正虚邪实的特点,其中治疗脾肾阳虚型肝硬化应以化气利水、温补脾肾为原则。基于此本次研究采用中藥茵陈术附汤加防己黄芪汤方法进行治疗,方中防己黄芪汤具有抑制TGF-β1、TIMP-1合成与大鼠HSC增殖的效果;茵陈术附汤可抑制Bax表达、促进Bcl-2表达,改善大鼠肝细胞(阴黄证)凋亡问题,白术具有减轻患者肝细胞线粒体损伤的效果,可渗湿利水;干姜具有抗缺氧、改善血液循环(局部)的效果,可温补脾肾;附子具有保护患者肝细胞膜性结构,减低患者丙二醛含量的效果,可补火助阳;加之肉桂具有温补元阳的效果,诸药合用下可共奏温肾散寒、补益脾肾之功,有效降低患者并发症发生率与复发率,加快患者恢复进展,缩短患者肝功能恢复时间与腹水消退时间,效果显著。如上文表1所示,观察组肝功能恢复时间、腹水消退时间、肝性脑病率、肾功能损害率、低钠血症率、腹水复发率均低于对照组且差别有显著意义(P<0.05)。通过结果对比亦能证明温补脾肾化气利水法联合西医疗法在鼓胀(脾肾阳虚型)患者治疗中的效果较单纯西医疗法效果更佳。
  综上所述,在鼓胀(脾肾阳虚型)患者治疗期间应用温补脾肾化气利水法,可有效改善患者预后质量与生活水平,保证患者用药安全性,应用价值较高。
  参考文献
  管理勤,顾莉华,黄怡寒,张雅丽.肝硬化鼓胀患者的辩证治疗与特色护理[J].解放军护理杂志,2017,34(21):51-52.
  蔡春江,田雪瑞,王东军,曹瑞雪,苏雅慧,李昕.驱水消胀汤敷脐联合艾灸法治疗鼓胀(乙肝肝硬化腹水)60例疗效观察[J].中国中西医结合消化杂志,2017,25(07):547-549.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6954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