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乳腺疾病护理门诊对乳腺癌患者术后焦虑和抑郁情绪的干预效果

作者:未知

  小
  【摘 要】目的:探讨乳腺疾病护理门诊对乳腺癌患者术后焦虑和抑郁情绪的干预效果。方法:取我院2018年4月-2019年4月期间内诊治的60例乳腺癌患者,随机划分为参照组和试验组各30例。即参照组为常规护理,试验组在参照组的基础上到乳腺疾病护理门诊处执行心理疏导,比较各组术后焦虑和抑郁情绪评分。结论:试验组术后焦虑程度和抑郁程度评分均较优于参照组,各数据间比较有意义(P<0.05)。讨论:在乳腺癌患者中,到乳腺疾病护理门诊处执行有效的心理疏导,可在减轻术后焦虑和抑郁情绪的同时,增强护理效果,可推广。
  【关键词】乳腺疾病护理门诊;乳腺癌;焦虑和抑郁情绪;干预效果
  【中图分类号】R473.7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3783(2019)06-03--01
  乳腺癌是女性常见恶性肿瘤,不仅会影响其身心健康,还会对治疗效果造成影响[1]。于乳腺癌剔除术治疗后,由于门诊复诊医师时间不充裕、患者情绪低落等状况,导致其多面临焦虑和抑郁等负性情绪。而乳腺疾病护理门诊则是针对此现象开设的现代护理科室,通过为患者提供复诊指导、健康咨询等方式,减轻其负性情绪,保证治疗和护理效果[2]。对此,取我院2017年5月-2019年5月期间内诊治的60例乳腺癌患者,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取我院2018年4月-2019年4月期间内诊治的60例乳腺癌患者,随机划分为参照组和试验组各30例。即60例患者中,最小年龄为32岁,最大年龄为68岁,中位数为44岁。纳入标准:年龄均在18岁以上,已确诊为乳腺癌;意识正常、可自主表达及行动;对本研究知情同意,且签署知情同意书。排除标准:患有精神病史、家族患病史者;乳腺癌病史、乳腺癌复发转移史患者;合并重症肾功能、心功能和恶性病症者。
  1.2 方法
  参照组为常规护理,即包括术后常规护理、注意事项等;试验组在参照组的基础上到乳腺疾病护理门诊处执行心理疏导,即于门诊处配备1名护师以上职称护士、1名康复师、1名心理咨询师;指导患者在门诊处挂号以此完整相关诊疗,针对患者疾病本身、术后康复效果、情绪问题等予以耐心解答,例如切口疼痛、上肢麻木、化疗后脱发、丧失生活信心等,各患者咨询时间约为10-15min;待彻底解答患者诉求后結束本诊疗活动;借助病友见交流和沟通等方式,相互疏导相互鼓励。
  例如:①求知。针对患者治疗、康复等求知心理,可对患者执行以下护理干预方案:向患者明确理想食物,例如白色鸡肉、海水鱼虾、大豆及蔬菜、新鲜水果等;化疗期间可食用清淡类食物,禁食辛辣、刺激性食物,禁饮咖啡;化疗12h内禁止洗热水浴,注射区域禁止烫洗,化疗期不可出入公共场所,必要外出时可带口罩,室内应时刻保证空气清新,早晚通风,各30min;指导患者做好患肢功能运动,如肩部活动及手指运动,但应循序渐进不可操之过度。②抑郁。因放化疗患者多表现为不同程度化疗反应,如脱发、食欲不振和血管损伤、恶心呕吐等,且在心理抑郁的状态下出现抵触治疗和胡思乱想。针对此,护理应时刻保持责任感、同情心,通过真诚语言和和蔼态度,对患者予以鼓励、关怀,借助和患者间沟通交流的方式,缩短和患者间的距离,且针对其化疗反应施以针对性护理,如化疗后脱发和消化道反应,是化疗常见现象于治疗结束后可自行恢复,不必担心,增强机体治疗信心。③依赖。患者多希望从医师、朋友和亲属等群体中获取同情和理解,即在护士陪伴时能够安然入睡,但在护士走后多表现为胸闷和恶心等反应。针对此,护士可在充分理解患者的前提下,最大限度上满足患者心理诉求,使其保持身心愉悦。④自我形象紊乱。因乳房缺失患者多面临形体改变,且感到自卑,难以在公共浴池内沐浴、不能过正常夫妻生活,情绪低落且丧失信心。针对此,可指导患者穿宽松类衣物,夏天可穿戴异乳,且向其推荐异乳店家或商场;指导丈夫应时刻关心妻子,通过情感交流和生活温存等方式,减轻其负性情绪,提高治疗信心。
  1.3 观察指标
  比较各组术后焦虑和抑郁情绪评分,分数越高证明患者负性情绪越差。
  1.4 统计学处理
  取统计软件SPSS 20.0,对本文研究数据加以汇总处理。即表示计量资料,组间数据用t检验;n/%表示计数资料,组间数据用x2检验。P<0.05时,各数据间比较有意义。
  2 结果
  试验组术后焦虑程度和抑郁程度评分均较优于参照组,各数据间比较有意义(P<0.05),见表1。
  3 讨论
  对于乳腺癌疾病而言,其多为手术剔除为主导,再通过化疗、放射治疗及内分泌治疗等辅助疗法,虽可延长患者生存周期,但因创伤性应激反应,使机体出现睡眠障碍和心理问题等状况,特别是在诊断后1年内患者中,抑郁症患病率为1.5-46.0%[3, 4]。而如何在疾病治疗期间,减轻患者负性情绪,增强躯体免疫力和生活质量。乳腺疾病护理门诊是由护士主导的护理诊室,通过对患者心理状况评估、心理疏导和健康教育、护理干预等操作,不仅可起到护理工作补充与延续的效果,还可全方位拓展护理干预的价值[5]。
  总而言之,在乳腺癌患者中,到乳腺疾病护理门诊处执行有效的心理疏导,可在减轻术后焦虑和抑郁情绪的同时,增强护理效果,可推广。
  参考文献
  黄荔. 家属同步认知疗法对乳腺癌患者复发恐惧、焦虑、抑郁及应对方式的影响[J]. 当代护士(下旬刊). 2018, 25(10): 85-89.
  陈玫洁,王蓓. 青年乳腺癌患者心理韧性、焦虑及抑郁的影响因素分析[J]. 中国医学前沿杂志(电子版). 2018, 10(11): 74-77.
  谷娟. 术前访视护理干预对乳腺癌切除患者术前焦虑的影响分析[J]. 中国医药指南. 2019, 17(5): 196.
  聂思茹,张晓晔. 乳腺癌患者焦虑抑郁的研究进展[J]. 现代肿瘤医学. 2019, 27(6): 1080-1083.
  顾颖. 优质护理对乳腺癌根治术后焦虑及生活质量的影响[J]. 当代护士(上旬刊). 2018, 25(11): 91-9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69619.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