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BL与CBL整合式教学法在口腔临床实习中的应用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探讨PBL与CBL整合式教学法在口腔临床实习中的应用效果。 方法 选择2017年8月~2018年8月在我科实习的58例实习生,随机分为传统组与整合组,每组29例。传统组实习生采用传统带教法(LBL),整合组实习生采用PBL教学法与CBL教学法结合的整合式教学法,观察两组临床实习的效果。 结果 整合组实习生的理论知识和临床操作技能得分高于传统组(P<0.05)。问卷调查结果表明PBL与CBL整合式教学法有助于口腔实习生更好地掌握临床基础知识,提高临床操作技能及调动学习主动性,整合组实习生的满意度明显高于传统组(P<0.05)。 结论 采用PBL与CBL整合式教学法较传统带教法能明显提高口腔临床带教质量。
  [关键词] PBL;CBL;口腔医学生;临床实习;带教老师
  [中图分类号] R-4;G642.4          [文献标识码] B          [文章编号] 1673-9701(2019)12-0130-03
  Application of PBL and CBL integrated teaching method in oral clinical internship
  XING Xiaohua   SHAO Changjiang   SANG Linhui   SHI Ting
  Department of Stomatology, Affiliated Hospital of Gansu University, Lanzhou   730020, Gansu,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investigate the application effect of PBL and CBL integrated teaching method in oral clinical practice. Methods A total of 58 interns who were internship in our department from August 2017 to August 2018 were randomly divided into traditional group and integrated group, with 29 cases in each group. The traditional group of interns adopted the traditional teaching method(LBL), and the integrated group interns adopted the integrated teaching method combining PBL teaching method and CBL teaching method. The effects of clinical practice in two groups were observed. Results The theoretical knowledge and clinical operation skills scores of integration group were higher than those in the traditional group(P<0.05). The questionnaire results showed that the PBL and CBL integrated teaching method could help the oral interns to better master the clinical basic knowledge, improve the clinical operation skills and mobilize the learning initiative. The intern's satisfaction of integration group was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at in the traditional group(P<0.05). Conclusion PBL and CBL integrated teaching method can significantly improve the quality of oral clinical teaching.
  [Key words] PBL; CBL; Oral medical Students; Clinical Practice; Clinical teacher
  口腔臨床实习是医学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口腔医学生向临床医生过渡的关键时期,是将基础理论学习融入到以患者为中心的疾病诊疗工作的关键环节[1]。口腔医学作为与临床医学并列的一级学科,是一门知识更新快,新材料、新技术层出不穷的临床实践科学[2],它要求口腔医学生具备熟练的临床操作技能和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更需要拥有不断学习、不断思考、不断创新的能力。随着社会经济及医学科技的发展,口腔医学生的培养模式已从过去的生物医学模式转变为生理-心理-社会环境模式,现阶段注重培养口腔医学生自主学习的意识,建立临床思维模式,形成系统治疗的思路去全面考虑疾病的处理方案。因口腔专业自身的特点,口腔临床带教也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及挑战性。我科在口腔医学生临床实习的带教过程中应用PBL与CBL整合式教学法,使口腔医学生能够快速地融入到口腔临床诊治过程中,以期提高临床带教质量,较好地完成临床实习任务。本研究主要探讨PBL与CBL整合式教学法在口腔医学生临床实习中的实践效果,并取得了较为理想的效果,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择2017年8月~2018年8月在我科进行口腔临床实习的58例实习生为受试者,随机分为传统组与整合组。传统组29例,年龄22~25岁,平均(23.5±2.70)岁,男14例,女15例;整合组29例,年龄21~24岁,平均(22.5±2.50)岁,男12例,女17例。两组实习生一般资料(年龄、性别等)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 教学方法
  传统组的口腔实习生采用以老师为中心,以授课为基础的传统带教法(lecture-based learning,LBL)。带教老师按照教学大纲要求和教学计划安排,对口腔实习生以PPT形式详细讲解口腔科常见疾病的病因病机、临床表现、诊断、鉴别诊断及治疗计划,并附以临床病例分析及讨论,实现口腔疾病的临床教学。
  整合组的口腔实习生采用PBL(problem-based learning)教学法与CBL(case-based learning)教学法结合的整合式教学法。带教老师根据教学计划和目标,先向实习生提出问题,并引导、督促口腔实习生进行自主学习,根据问题积极搜索相关资料,带着问题与带教老师进行讨论。口腔医学生在临床实习中,以患者的主诉为基础问题,通过问诊和口腔检查获得详细资料,带教老师提出相应问题,引导启发学生自主学习、相互讨论,对病例进行综合分析,做出临床诊断及鉴别诊断并拟定治疗方案,从而获取相关知识。
  1.3 观察指标
  1.3.1 问卷调查  实习结束后,采用不记名问卷调查的方式调查实习生对教学方法的满意度,问卷内容一致,内容包括:对教学方法是否满意,是否有助于提高临床操作技能,是否有助于掌握临床基础知识,是否有助于调动学习主动性。每个定性问题以最高分10分计,6~10分为是,5分及以下为否。
  1.3.2 理论及操作考核  实习结束后,对两组实习生进行理论知识和临床操作技能考核。理论知识考核包括选择题、简答题及临床案例分析题,满分50分;临床操作技能由带教老师确定题目,实习生随机抽取操作题目,满分50分。統计两组实习生理论知识和临床操作技能成绩,并统计两组实习生总分情况。
  1.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20.0统计学软件对研究数据进行分析处理,计量资料以(x±s)表示,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n(%)]表示,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问卷调查结果比较
  发放不记名问卷58份,收回问卷58份,问卷有效回收率100.0%。两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93.1%及以上的实习生对PBL与CBL整合式教学法满意,认为整合式教学法有助于掌握临床基础知识,提高临床操作技能及调动学习主动性,实习生的满意度明显高于传统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2 两组理论及操作考核结果比较
  整合组实习生在理论知识和临床操作技能的成绩均显著高于传统组(P<0.05);综合成绩比较,传统组为(70.24±4.32)分,整合组为(87.72±4.11)分,整合组实习生的总体专业知识掌握情况优于传统组(P<0.05)。见表2。
  3 讨论
  口腔临床实习是完成教学计划所规定培养目标的最后阶段,是口腔医学生实现理论知识转化为实践知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一个关键时期,是实现教育目标的关键性环节[3]。口腔医学生在临床实习阶段要求培养临床实践能力、临床思维能力和临床动手能力,尽快完成从“医学生”到“准医师”的转变;在毕业前能获得全面的医学素养、良好的临床思维能力和规范的临床诊疗操作,从而保证优质的临床诊疗质量[4]。临床思维不同于临床经验需要不断累积,临床思维是指训练有素的医生根据已学的理论知识,结合患者临床信息建立诊断及鉴别诊断,并做出临床决策的过程[5]。拥有科学的临床思维方式是每个医学生和临床工作者首要的目标[6-7],医学生在进入临床时就必须开始正确培养思维方式。
  PBL教学法是于1969年由美国神经病学教授Barrows在加拿大的麦克马斯特大学首先提出的一种以患者的疾病问题为基础,以学生为中心,以教师为引导的教学模式[8],此教学法具有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培养自主学习能力及建立临床思维模式等特点。该法可提高学生发现问题及解决问题的能力,增强临床逻辑思维能力和创造力,近年来成为各国高校教学方法改革的热门话题[9]。CBL教学法是由德国教育家瓦根舍因和克拉夫基最先倡导的一种以具体案例为中心的教学模式,其核心是以案例为先导,以问题为基础,以学生为主体,以教师为主导[10];在临床实习过程中,由带教老师提出典型的病例,让学生运用所学理论知识分析病例,提出关于病例的专业知识问题,然后再进一步查询相关的理论知识和相关资源,重新分析、解决病例,加深对此病例涉及疾病病因病机的认识和掌握,对复习所学的理论知识及形成连贯的知识系统有很大的帮助。
  近十余年来,PBL结合CBL整合式教学法在口腔医学领域得到广泛运用[11]。在口腔医学生临床实习过程中,PBL教学法以临床问题为引导进行基础理论学习,一切围绕着解决问题而进行[12]。其步骤是:带教老师提出问题-学生自主学习-相互讨论-解决问题-带教老师总结。在这一过程中,通过学生的主动学习,首先有助于培养其独立思考、自主学习的能力[13],其次,培养了学生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CBL教学法由PBL教学法发展而来,它是以临床案例为基础,设计与之相关的问题,引导并启发学生围绕问题展开讨论的一种小组讨论式教学法。达静静等[14]认为CBL教学法能明显提高临床技能能力并有效掌握理论知识。
  本研究以我科58例实习生为研究对象,29例采用PBL与CBL整合式教学法进行教学,结果显示,整合组实习生的理论知识和临床操作技能得分高于传统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PBL与CBL整合式教学法有助于口腔实习生更好地掌握临床基础知识,提高临床操作技能及调动学习主动性,实习生的满意度明显高于传统组,与李冬梅等[11]的研究结果一致。   PBL与CBL整合式教学法的核心是通过一个涉及多学科的有一定复杂程度的典型临床病例,将口腔内科、口腔外科、口腔修复及口腔正畸等学科的知识点串联起来,让学生对不同的疾病有完整、系统的治疗思路,能更好、更快地将理论与临床实践相结合。PBL用于临床教学,有利于学生掌握口腔内科常见疾病的理论知识、操作技能、治疗原则和注意事项,提高实习生的综合素质和学习能力,以及处理医患的技巧。
  有学者认为[15]PBL与CBL教学法均是以学生为主体,老师为主导的教学模式,单纯的PBL教学法使学生专注于具体问题的解决而忽视了对疾病全面的了解和掌握;同样,单纯的CBL教学法局限于对个案的学习,缺乏各学科之间的横向联系。近年来,PBL与CBL教学已逐渐在医学教学中应用,并将成为中国医学教育改革的一种趋势。PBL与CBL的整合式教学法提出问题、分析问题及解决问题的过程与临床工作流程相似,使学生尽早实现了从理论知识到临床实践的转化[16]。在口腔医学生临床实习中采用PBL与CBL整合式教学法,能在口腔临床实习教学中起到较好的作用,将口腔各分支学科的知识点横向串联起来,可充分调动学生的学习积极性,提高学生分析、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巩固所学的基础理论知识,培养学生对不同疾病整体治疗的思路,是一种全新高效的口腔临床实习教学方法,值得在口腔临床带教工作中推广。
  [参考文献]
  [1] 吴晓霞,张勇,史真,等. CBL结合PBL教学模式在口腔临床教学中的应用[J]. 现代口腔医学杂志,2014,28(2):115-117.
  [2] 徐镔亭. 口腔医学专业型研究生科研能力培养探讨[J]. 安徽医学,2016,37(7):917-919.
  [3] 韩正学,邢汝东,潘巨利. 口腔颌面外科病房实习医师临床能力培养的初步探讨[J]. 北京口腔医学,2010,18(3):174-175.
  [4] 谢红,杨文龙,陆庆. 口腔科规培生临床问题改进对诊疗效果的影响[J]. 全科口腔医学杂志,2017,4(18):49-51.
  [5] 杨帆,孙汉堂,吕海鹏,等. 口腔医学专业学位硕士研究生临床素质培养初探[J]. 牙体牙髓牙周病学杂志,2017, 27(5):301-303.
  [6] 张锦英,金鑫,沈途. 临床思维与决策能力是医学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J]. 医学与哲学,2013,34(481):3-6.
  [7] 刘磊,田卫东,李声伟,等. 在医学教学中注重培养学生的临床思维能力[J].西北医学教育,2004,12(4):161-162.
  [8] 边专,樊明文,台保军,等. PBL教学在口腔医学教育中的应用[J]. 口腔医学研究,2006,22(4):448-450.
  [9] 刘念,唐学智,于飞,等. PBL教学法应用于口腔医学临床前培训的研究[J].临床口腔医学杂志,2016,32(12):727-730.
  [10] 王君玲,邵苗苗,胡书海,等. PBL、CBL与TBL整合式教学法在口腔临床实习中的应用[J]. 中国继续医学教育,2017,1(30):988-901.
  [11] 李冬梅,許春姣,王宏峰,等. PBL联合CBL教学模式在口腔内科临床教学中的应用[J]. 山西医药杂志,2017, 46(22):2798-2800.
  [12] 任乐,徐然,张喆,等. 口腔修复临床教学中的PBL教学法应用[J]. 中国美容医学,2016,25(1):86-88.
  [13] 王德昭,魏欣. PBL教学法结合多媒体教学在七年制学生心血管疾病临床实践中的应用和探讨[J]. 检验医学与临床,2015,12(13):1974-1975.
  [14] 达静静,皮明婧,杨霞,等. 不同教学模式在临床诊断见习教学中的应用评价[J]. 中国现代医学杂志,2016, 17(2):130-133.
  [15] 黎春晖,冯燕,蒋俊强,等. PBL联合CBL教学模式在口腔黏膜病临床教学中的应用[J]. 重庆医学,2015,19(19):2716-2717.
  [16] 郭芳,李子夏,朱勇. 以问题为向导的学习结合以病例为基础的学习教学模式在口腔颌面医学影像诊断学的应用[J]. 山西医药杂志,2016,45(20):2445-2446.
  (收稿日期:2019-01-14)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7546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