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  > 中国论文网 > 
  • 医学论文  > 
  • 针灸结合康复训练治疗脑卒中患者吞咽困难的效果及对患者ADL评分的影响

针灸结合康复训练治疗脑卒中患者吞咽困难的效果及对患者ADL评分的影响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探讨针灸结合康复训练治疗脑卒中患者吞咽困难的效果及对患者ADL评分的影响。 方法 选取2017年1月~2018年1月我院收治的脑卒中恢复期患者84例,随机分为两组,对照组应用常规康复训练进行治疗,研究组应用针灸配合康复训练进行治疗,比较两组患者运动功能及ADL评分、吞咽困难评分以及治疗效果。结果 研究组吞咽评分高于对照组(P<0.05);研究组总有效率高于对照组(P<0.05);治疗前两组患者的运动功能 (Fugl-Meyer)评分以及活动能力(ADL)评分对比无明显差异(P>0.05),治疗后研究组患者的运动功能(Fugl-Meyer)评分以及活动能力(ADL)评分明显高于对照组(P<0.05)。 结论 采用针灸联合康复训练能够有效改善脑卒中疾病的治疗效果及患者吞咽困难效果,同时有效改善患者的活动能力以及运动功能,进一步提升患者生活质量,具有较高的临床应用价值。
  [关键词] 脑卒中;针灸;康复训练;吞咽困难;运动功能;活动能力
  [中图分类号] R743.3          [文献标识码] B          [文章编号] 1673-9701(2019)11-0111-03
  Effect of acupuncture combined with rehabilitation training on dysphagia in stroke patients and its influence on ADL score
  LI Sudan   HE Yunting
  First Department of Rehabilitation, Jinshazhou Hospital, Guangzhou University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Guangzhou   510168,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investigate the effect of acupuncture combined with rehabilitation training on dysphagia in stroke patients and its influence on ADL score. Methods 84 patients with recovery from stroke in our hospital from January 2017 to January 2018 were randomly divided into two groups. The control group was treated with routine rehabilitation training. The study group was treated with acupuncture and rehabilitation training. The motor function and ADL score, dysphagia score and treatment effect between two groups were compared. Results The swallowing score of the study group was higher than that of the control group(P<0.05). The total effective rate of the study group was higher than that of the control group(P<0.05). There was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Fugl-Meyer score and activity ability(ADL) score of the two groups before treatment(P>0.05). After treatment, the Fugl-Meyer score and activity ability(ADL) score of the study group were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ose of the control group(P<0.05). Conclusion Acupuncture combined with rehabilitation training can effectively improve the therapeutic effect of stroke diseases and the dysphagia of patients, and effectively improve the patient's activity and motor function, further improve the quality of life of patients, and has high clinical application value.
  [Key words] Stroke; Acupuncture; Rehabilitation training; Dysphagia; Motor function; Activity ability
  腦卒中又被称为中风或脑血管意外,脑卒中分为两种,一种是缺血性卒中,另一种是出血性卒中,其中缺血性卒中的发病率显著高于出血性卒中[1]。研究证明,在脑卒中发生后出现吞咽困难现象的患者占30%~57%,这部分患者临床上主要应用维持电解质、鼻饲或者补充肠内外营养液治疗[2]。在我院治疗脑卒中疾病过程中,应用针灸联合康复训练进行治疗,取得满意治疗效果,现报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将我院于2017年1月~2018年1月期间收治的脑卒中恢复期患者84例随机分为两组,研究组患者42例,其中男26例,女16例,年龄50~72岁,平均(61.3±2.3)岁;对照组患者42例,其中男22例,女20例,年龄52~73岁,平均(61.0±3.1)岁。排除标准:意识障碍以及老年痴呆患者、具有心肺疾病以及并发症较为严重者、存在交流以及情感障碍者、其他疾病而导致的肢体功能障碍者。两组患者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所有患者均知情同意本研究,并经过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
  1.2 方法
  两组患者均给予控制血糖、降血压、降血脂等常规治疗,治疗病情稳定后再继续给予相应康复治疗。对照组给予常规康复训练,包括合理摆放体位,确保患者的四肢舒适,合理外旋外展患者患侧的肩关节,内收内旋患者患侧髋关节,指导患者及家属使其保持肘关节的伸展位、踝关节的背曲位,促使患者患侧能借助健侧的带动进行适量运动,同时遵循循序渐进原则实施平衡坐立位训练、转移体位训练、上下楼梯训练以及步行训练等,每天进行2次训练,告诫家属协同进行监护训练,实施为期4周的康复训练,评估治疗前后的治疗状态。研究组在对照组常规康复训练的基础上进行针灸治疗,先取廉泉穴,持28号5 cm毫针向舌根部刺入约3 cm,然后退至1.5 cm,再向舌两侧斜刺至舌根部,留针10 min;取风池穴,针刺喉后约3.5 cm,留针10 min;取风府穴,向下针刺透哑门,留针10 min;取翦明穴,刺入约3 cm,针尖向内下偏移,每5分钟进行小幅度的捻转泄法,1次/d。两组患者治疗疗程均为4周。
  1.3 观察指标
  依据吞咽困难评估量表标准[3],共0~10分为打分范围,吞咽困难程度越高分数则越低,正常吞咽分值为10分,进食能力依据营养摄取为线索进行评估。饮水试验,取端坐位,使患者喝下30 mL温开水,若一次将水顺利咽下则为1级,2次及以上且不呛咳咽下为2级,一次咽下但有呛咳现象为3级,分2次咽下同时发生呛咳现象为4级,不能咽下且发生频繁的呛咳为5级。在患者治疗前后分别进行评估。
  依据患者的饮水试验以及吞咽困难量表评定[4],分为治愈、有效及无效三种治疗效果。治愈:饮水试验为1级,吞咽无困难,吞咽困难量表评定6~9分;有效:饮水试验为2级,吞咽困难现象得到明显改善,吞咽困难量表評定3~5分;无效:饮水试验为3级及以上,吞咽困难现象没有得到改善甚至更加严重,吞咽困难量表评定低于2分。
  依据患者活动能力(ADL)量表以及运动功能(Fugl-Meyer)评分量表对患者进行评估[5],包含修饰、上下楼梯、进食、如厕、穿衣、上下肢运动功能等,100分为总分,分数越高说明患者的运动功能或者独立能力越好。
  1.4 统计学方法
  采取SPSS22.0软件分析,计量资料采用(x±s)表示,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百分比表示,组间比较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患者吞咽困难评分比较
  治疗前两组患者吞咽困难评分均值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经治疗后两组患者评分均得到明显升高,且研究组患者吞咽评分高于对照组(P<0.05),见表1。
  表1   两组患者吞咽困难评分比较(x±s,分)
  2.2 两组患者治疗效果比较
  研究组患者的总有效率以及治愈率明显优于对照组患者(P<0.05),见表2。
  表2   两组患者治疗效果比较
  2.3 两组患者治疗前后运动功能(Fugl-Meyer)评分以及活动能力(ADL)评分比较
  治疗前两组患者的运动功能(Fugl-Meyer)评分以及活动能力(ADL)评分对比无明显区别(P>0.05),治疗后研究组患者的运动功能(Fugl-Meyer)评分以及活动能力(ADL)评分显著高于对照组(P<0.05),见表3。
  表3   研究组与对照组患者治疗前后运动功能(Fugl-Meyer)评分以及活动能力(ADL)评分比较(x±s,分)
  3讨论
  脑卒中又称“中风”、“脑血管意外”,是一种急性脑血管疾病,是由于脑部血管突然破裂或因血管阻塞导致血液不能流入大脑而引起脑组织损伤的一组疾病,包括缺血性和出血性卒中。颈内动脉和椎动脉闭塞和狭窄可引起缺血性脑卒中,患者年龄多在40岁以上,男性较女性多。调查显示,脑卒中已成为我国成年人残疾的首要原因[6-8]。
  运动神经损伤容易诱发偏瘫,使得患者的肌肉不够稳定,同时造成神经功能紊乱[9-10]。有研究认为,脑卒中诱发的吞咽困难现象是因痰浊淤阻窍闭而诱发的,因此可对咽部以及脑部的穴位进行刺激达到通经活络的目的[11]。针灸这一治疗手段是中医所特有的,可以有效疏通经络,使得颅内水肿消退,恢复患者的运动功能,达到通畅气血以及活血化瘀的目的[12]。针刺具有调节神经功能的效果,重建患者吞咽反射弧,而针刺廉泉穴可以修复脑部神经功能,而针刺风府穴、风池穴可以达到通经活络的效果,改善患者的吞咽困难症状[8]。针灸刺激患者的周围神经,有利于恢复患者肢体功能[13]。本研究结果提示,治疗前两组患者吞咽困难评分均值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经治疗后两组患者评分均得到明显升高,且研究组患者吞咽评分高于对照组(P<0.05)。除此之外,康复训练这一治疗措施具有长效性,有利于恢复患者运动功能的同时提高免疫功能[14]。脑卒中患者早期进行康复训练可以激活休眠突触以及潜伏通路,增加输入感觉信息[15,16]。本研究结果提示,治疗前两组患者的运动功能(Fugl-Meyer)评分以及活动能力(ADL)评分对比无明显区别(P>0.05),治疗后研究组患者的运动功能(Fugl-Meyer)评分以及活动能力(ADL)评分显著高于对照组(P<0.05),与相关研究的结果较为一致。   综上所述,采用针灸联合康复训练能够有效改善脑卒中疾病的治疗效果,患者吞咽困难效果的治疗也非常有效,患者预后得到改善,患者的活动能力以及运动功能也得到有效改善,進一步提升患者生活质量,具有非常乐观的临床应用价值。
  
  [参考文献]
  [1] 汪节,汪瑛,江六顺,等.早期康复训练结合芒针合谷透后溪穴对脑卒中偏瘫患者手指功能的影响[J].浙江中医药大学学报,2016,40(11):851-854.
  [2] 郭瑞,刘悦.强化肩胛带训练及早期康复治疗对经针灸治疗脑卒中后偏瘫肩痛的临床疗效[J].解放军医药杂志,2016,28(3):92-95.
  [3] 杨妮,杨凯.运动康复功能锻炼联合针灸疗法对急性脑卒中偏瘫患者肢体运动功能和日常生活活动能力的影响[J].中国中医急症,2016,25(3):502-504.
  [4] Li CJ,Du XX,Yang K,et al.Effects of professional rehabilitation training on the recovery of neurological function in young stroke patients[J].Neural Regeneration Research,2016,11(11):1766-1772.
  [5] 黄洁,马将,韩振萍,等.α波音乐对脑卒中后认知损害患者认知功能及ADL的影响[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16,25(18):1946-1948.
  [6] 楚佳梅,刘小平,陈飞宇,等."高氏项针"对脑卒中后假性延髓麻痹患者吞咽功能及生活质量的影响:随机对照研究[J].中国针灸,2017,37(7):691-695.
  [7] 方芳.平衡舒筋手法结合中医护理对脑卒中康复期患者ADL能力影响[J].四川中医,2018,22(2):203-205.
  [8] Mao L,Li L,Mao Z,et al. Therapeutic effect of acupuncture combining standard swallowing training for post-stroke dysphagia:A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J].Chinese Journal of Integrative Medicine,2016,22(7):525-531.
  [9] 尹帮兵,王小梅.中医针灸结合康复治疗中风偏瘫临床研究[J].世界中医药,2017,23(a1):565.
  [10] 隆卫娟,范桂云,张娟.延续综合康复训练对合并急性缺血性脑卒中的2型糖尿病病人ADL能力及自护行为的影响[J].护理研究,2017,31(1):308-312.
  [11] 刘玉红.通腑开窍汤鼻饲对脑卒中急性期昏迷患者GCS、NIHSS、ADL评分的影响[J].中医学报,2017,32(6):1015-1017.
  [12] 贾秀贤,雷少军,刘卫霞,等.综合康复训练对脑卒中后吞咽障碍及吸入性肺炎发生率的影响[J].河北医药,2018,11(5):778-780.
  [13] 刘玉梅,陈佳伟,王思连,等.针刺结合功能性电刺激对急性脑卒中后吞咽困难患者吞咽功能的影响[J].现代生物医学进展,2016,16(14):2676-2678.
  [14] 王辉.下肢机器人应用对脑卒中偏瘫患者步行功能和ADL的影响[J].中国康复,2018,33(2):138-139.
  [15] 曹丹,熊艳梅,邓丽丹,等.低频脉冲穴位电刺激联合针灸治疗脑卒中后吞咽困难的疗效[J].江苏医药,2017, 43(12):895-897.
  [16] 郭翔,王洪,李映杲.脑卒中后吞咽障碍的针灸康复综合治疗[J].当代医学,2016,(9):159-161.
  (收稿日期:2018-12-14)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7574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