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经腹联合经阴道超声在卵巢肿瘤诊断中的临床价值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要】 目的 评价经腹联合经阴道超声在卵巢肿瘤诊断中的临床价值。方法 选取60例卵巢肿瘤患者作为研究对象, 分别采用经腹部超声、经腹联合经阴道超声进行检查, 比较经腹部超声和经腹联合经阴道超声对卵巢肿瘤的检查情况, 并比较良恶性卵巢肿瘤的血流分级情况。结果 60例卵巢肿瘤患者经手术病理检查, 良性肿瘤39例, 占65.0%;恶性肿瘤21例, 占35.0%;经腹联合经阴道超声对良性肿瘤、恶性肿瘤检出率分别为94.87%、90.48%, 均高于经腹部超声检查的64.10%、61.90%,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良性肿瘤血流分级多见0级、Ⅰ级;恶性肿瘤血流分级多见Ⅲ级;良性与恶性卵巢肿瘤血流分级情况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经腹联合经阴道超声对卵巢肿瘤检出率高, 并能鉴别良恶性肿瘤, 临床价值高。
  【关键词】 经腹部超声;经阴道超声;卵巢肿瘤
  卵巢恶性肿瘤发病率仅排在宫颈癌、子宫体癌之后, 是女性生殖系统常见恶性肿瘤, 据朱彦贺等[1]调查, 2011年卵巢恶性肿瘤的发病例数为21990例, 死亡例15460例, 发病率占女性所有肿瘤的3.0%, 死亡率占6.0%, 其发病率及死亡率居高不下, 受到国内外医学界重视。故此, 早期诊断卵巢肿瘤使患者得到及时治疗。但因卵巢外层组织影响, 临床诊断较为困难。超声是检查卵巢肿瘤的主要方法, 对筛查良恶性卵巢肿瘤也具一定价值。本研究在卵巢肿瘤诊断中采取经腹联合经阴道超声检查, 具体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选取2016年8月~2018年10月本院收治的60例卵巢肿瘤患者作为研究对象, 该研究符合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批标准;其中24例患者伴不同程度阴道不规则流血, 21例患者伴不同程度腹胀、腹痛, 15例患者出现尿频、尿急。排除精神障碍、认知异常者;患者年龄25~ 66岁, 平均年龄(45.83±8.65)岁;病程1个月~6年, 平均病 程(2.73±1.45)年;所有患者检查后经手术病理确诊。
  1. 2 方法 菲利普IU22, GEE8, 东芝Aplio500型彩色多普勒超声仪器, 腹部探头频率3.5~5.0 MHz, 阴道超声探头6.0~9.0 MHz。经腹部超声检查:叮嘱患者充盈膀胱, 取仰卧位, 仔细检查子宫及其附件, 观察卵巢大小、形态及回声改变, 检查子宫、盆腔及上腹部周围有无腹水, 观察卵巢内肿物周围的血流。经阴道检查:患者检查前排空膀胱, 取截石位, 于探头内套上一次性避孕套, 置于患者阴道, 常规检查子宫、卵巢及盆腔具体情况, 观察卵巢肿瘤的位置、大小、内部回声改变及形态, 观察肿瘤血流特征。
  1. 3 观察指标及判定标准 分析经腹部、经腹联合经阴道超声检查的结果, 并与手术病理进行比较, 分析其检出率, 并比较;记录并比较良恶性肿瘤血流分级的分级情况, 判定标准[2]:0级:肿瘤内部及周围无血流信号;Ⅰ级:肿瘤内部见点状血流信号或为1~2个短棒状;肿瘤内部血管为弧形或短条状;Ⅱ级:肿瘤内血流信号为3~4个点状, 或有1条清晰管壁的血管, 肿瘤周围血管呈弧形或短条状;Ⅲ级:肿块内见>5条的片状或网状彩色血流, 或肿瘤内见2条管壁清晰的血管, 肿瘤周围有血管包绕。
  1. 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22.0统计学软件进行数据统计分析。计数资料以率(%)表示, 采用χ2检验;等级资料采用秩和检验。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 1 经腹部超声和经腹联合经阴道超声对卵巢肿瘤的检出情况比较 60例卵巢肿瘤患者经手术病理检查, 良性肿瘤 39例, 占65.0%;恶性肿瘤21例, 占35.0%;经腹联合经阴道超声对良性肿瘤、恶性肿瘤检出率分别为94.87%、90.48%, 均高于经腹部超声检查的64.10%、61.90%,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 2 良性与恶性肿瘤血流分级情况比较 良性肿瘤血流分级多见0级、Ⅰ级;恶性肿瘤血流分级多见Ⅲ级;良性与恶性卵巢肿瘤血流分级情况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3 讨论
  超声是目前卵巢肿瘤的重要检查手段, 能清楚显示肿瘤內部及周围声像、周围血流动力学变化、内部血管分布[3]。目前超声途径分为经腹部与经阴道, 经腹部超声可仔细观察肿瘤的大小、位置、卵巢肿瘤的形态及周围组织情况, 操作简单、无侵入性, 患者易于接受。且随着腹部超声探头移动, 横行、纵行及斜形扫描范围增加, 可观察到肿瘤全貌, 视野广泛。但腹部超声探头频率低, 容易受肠气、脂肪影响, 分辨率较低, 对肥胖或小体积肿瘤者, 局限性较为明显[4]。经阴道超声探头频率高, 能清楚显示卵巢肿瘤的内部结构、盆壁及周围软组织状况, 操作不容易受周围环境影响, 并能清楚显示较小病灶[5]。而且通过经阴道超声检查, 肥胖、肠气、腹部肠管粪块等因素均不会影响阴道超声检查结果, 可清楚观察到卵巢结构及细微病变。但阴道超声应用, 视野探头受限, 扫描范围小[6]。因此联合经腹部超声及阴道超声, 两种超声相互作用, 弥补各自弊端, 可提高肿瘤检出率, 提升诊断符合率。
  本次研究结果显示, 60例卵巢肿瘤患者经手术病理检查, 良性肿瘤39例, 占65.0%;恶性肿瘤21例, 占35.0%;经腹联合经阴道超声对良性肿瘤、恶性肿瘤检出率分别为94.87%、90.48%, 均高于经腹部超声检查的64.10%、61.90%,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由此说明经腹联合经阴道超声检查对良恶性肿瘤有较高检出率, 与迟娇等[7]学者研究报道相一致。
  血流参数是判断肿瘤性质的关键指标, 因恶性肿瘤内部具备丰富的新生血管, 管径细小, 伴动静脉瘘形成, 血管平滑肌缺乏, 肿瘤血管形成肿瘤窦状隙, 致新生血管低阻血流及低搏动指数[8]。良性肿瘤周围分布着各种血管, 血管走形无扭曲或轻微扭曲, 呈点条状, 血管见无分流情况。因此根据判定肿瘤血管数目, 也可基本判定肿瘤的性质[9]。本次研究结果显示, 良性肿瘤血流分级多见0级、Ⅰ级;恶性肿瘤血流分级多见Ⅲ级;良性与恶性卵巢肿瘤血流分级情况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由此提示通过彩色多普勒超声检查, 根据血流分布, 可判断肿瘤性质。
  综上所述, 经腹联合经阴道超声对卵巢肿瘤具较高检出率, 根据超声下血流分布, 可准确判断肿瘤性质, 临床价值高, 值得临床应用。但本次研究样本量少, 仍需临床进一步研究。
  参考文献
  [1] 朱彦贺, 祁晓莉, 张轶华, 等. 卵巢肿瘤1201例临床病理分析. 临床和实验医学杂志, 2013, 12(2):114-116.
  [2] Gravenmier CA, Siddique M, GatenbyRA. Adaptation to stochastic temporal variations in intratumoral blood flow: the warburg effect as a bet hedging strategy. Bull Math Biol, 2018, 80(5):954-970.
  [3] 王宇翔, 韩存芝, 薛改琴. 经腹与经阴道超声联合检查对卵巢癌分期的临床价值. 中国药物与临床, 2014, 14(8):1077-1079.
  [4] 何敏, 戴琴香, 边莹. 经腹及经阴道彩色超声诊断卵巢肿瘤的价值及临床意义. 中国医药科学, 2015(13):190-192.
  [5] 刘璐. 经腹部及经阴道超声联合应用在妇产科急腹症中的诊断价值. 中外健康文摘, 2013(24):154-155.
  [6] 王春华, 禄琴梅, 黄叶, 等. 经腹部及阴道超声联合应用在妇产科急腹症中的诊断价值. 中国妇幼保健, 2014, 29(22):3685-3687.
  [7] 迟娇, 赵月娥, 王萍. 经腹超声联合经阴道超声对卵巢肿瘤的诊断价值. 中国肿瘤临床与康复, 2017, 24(3):313-315.
  [8] 匡敏. 经腹部联合阴道超声在妇产科急腹症中的诊断价值. 北方药学, 2014(8):159.
  [9] 翟晶, 赵秋妍, 张琦. 经腹部联合阴道超声应用在妇产科急腹症中的诊断价值分析. 当代医学, 2016, 22(26):49-50.
  [收稿日期:2018-12-1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8390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