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儿肺炎的气道精准护理干预效果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探讨气道精准护理干预在小儿肺炎患儿中的应用效果与临床价值。方法 80例肺炎患儿作为研究对象, 采用随机数字表法分为护理组与对照组, 各40例。对照组患儿仅接受常规肺炎治疗及常规住院护理, 护理组则在治疗期间接受气道精准护理干预措施, 比较两组患儿治疗效果及预后情况。结果 护理组患儿咳嗽、喘憋、啰音症状改善时间明显短于对照组患儿,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护理组患儿住院时间(12.6±1.5)d短于对照组的(15.9±1.4)d, 实施机械通气例数少于对照组患儿, 机械通气时间(2.8±0.7)d明显短于对照组的(4.8±0.6)d患儿, 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前, 两组患儿白细胞介素-6(IL-6)、白细胞介素-8(IL-8)、肿瘤坏死因子(TNF-α)水平比较,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后, 护理组患儿IL-6、IL-8、TNF-α水平明显低于对照组患儿,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对小儿肺炎患儿住院治疗期间实施气道精准护理干预可有效促进患儿咳嗽、喘憋等症状的消退, 对改善患儿炎性反应、呼吸道感染症状及加快疾病康复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 小儿肺炎;气道精准护理;临床疗效;应用价值
  DOI:10.14163/j.cnki.11-5547/r.2019.06.081
  小儿肺炎是婴幼儿常见呼吸系统炎症感染性疾病, 临床调查结果显示, 肺炎及重症肺炎是导致婴幼儿死亡的主要原因, 其主要与儿童呼吸系统发育尚不完全、机体免疫功能较差等密切相关, 临床对于小儿肺炎提倡早期诊断与及时对症治疗, 避免进展为重症肺炎, 导致患儿病情进展及预后结局恶化[1]。常规对症抗炎治疗是小儿肺炎的临床主要治疗应对措施, 但有研究显示, 治疗期间实施有效、科学、合理的护理干预能够提升肺炎患儿的治疗效果与促进疾病的转归[2, 3]。本组研究通过对80例肺炎患儿进行对比分析, 探讨气道精准护理干预在小儿肺炎患儿中的应用效果与临床价值。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选取2017年1月~2018年6月于本院住院治疗的80例肺炎患儿作为研究对象。纳入标准:所有患儿家长已签署知情同意书;已通过本院伦理道德委员会审核;经影像学、血生化、临床症状检查确诊为小儿肺炎;无药物过敏史。排除标准:合并中毒性脑病、心力衰竭患儿;先天性心脏病(先心病)患儿;智力、体格发育障碍;家族遗传性疾病;急慢性感染性疾病;自身免疫系统疾病患儿。将所有患儿采用随机数字表法分为对照组与护理组, 各40例。对照组中, 男25例, 女15例;年龄1~6岁, 平均年龄(3.2± 1.0)岁;病程1~3 d, 平均病程(1.6±0.5)d, 其中重症肺炎6例。护理组中, 男27例, 女13例;年龄1~6岁, 平均年龄(3.5± 0.9)岁;病程1~4 d, 平均病程(1.8±0.8)d, 其中重症肺炎5例。两组患儿一般资料比较,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具有可比性。
  1. 2 方法 对照组患儿接受常规肺炎抗炎抗感染治疗及营养支持, 并在治疗期间进行常规护理, 包括病情观察、住院基础护理及输液护理等措施。护理组则在治疗期间实施气道精准化护理干预, 具体措施如下:①吸氧护理:患儿接受吸氧治疗应注意保证患儿气体的正常交换, 保持呼吸道通畅、无堵塞, 可在吸氧2~3 min后对患儿的呼吸道进行湿化, 使痰液、分泌物更易排除;②气道精准护理:采用气道功能量化数据开展精准护理内容, 根据患儿呼吸道阻塞程度、痰液量、肺功能水平(峰流速、第1秒用力呼气容积)等指标评价患儿气道状态, 并制定雾化吸入、机械通气辅助治疗方案;③雾化吸入护理:有效的雾化吸入治疗能够直接降低患儿支气管痉挛发生风险, 使患儿呼吸保持通畅, 减轻治疗过程中的不适感, 可采用侧卧位面罩雾化吸入的方式治疗;④排痰护理:在雾化吸入结束后应及时对病变部位进行精准扣背, 每次由下至上、由两侧至中间扣3~5次, 若患儿年龄较大可指导其学会正确的呼吸技巧, 强化患儿自主排痰效果;若患儿不能够自主排痰则可在吸痰器的辅助下进行排痰, 但在使用的过程中需注意吸痰的压力及深度, 每次吸痰时间应<10 s, 保证操作动作轻柔, 避免吸痰器对患儿的呼吸道黏膜产生损害;⑤机械通气护理。需要机械通气辅助治疗的患儿可采用半卧位, 并垫高颈部, 使其头部轻度后仰, 拉直患儿气道, 及时清理患儿口腔分泌物, 并保持其气道通畅, 机械通气治疗过程中应适当调整气囊位置, 保证患儿气道密闭, 避免医源性感染的发生, 可定期应用35℃左右的无菌蒸馏水湿化气道, 并严格监测患儿呼吸等生命体征, 若出现异常则及时处理。
  1. 3 观察指标 记录并比较两组患儿咳嗽、喘憋、肺部啰音等症状改善时间;比较两组患儿住院时间、实施机械通气辅助治疗例数及机械通气时间;比较两组患儿干预前后炎性因子水平。分别于干预前后采集患儿外周静脉血, 使用酶联免疫吸附测定法检测血清炎性因子水平, 主要包括:IL-6、IL-8及TNF-α。
  1. 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19.0統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 x-±s)表示, 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 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 1 两组患儿咳嗽、喘憋、啰音症状改善情况比较 护理组患儿咳嗽、喘憋、啰音症状改善时间明显短于对照组患儿,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 2 两组患儿住院时间、实施机械通气例数及机械通气时间比较 护理组患儿住院时间短于对照组患儿, 实施机械通气例数少于对照组患儿, 机械通气时间明显短于对照组患儿, 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 3 两组患儿干预前后炎性因子水平比较 干预前, 两组患儿IL-6、IL-8、TNF-α水平比较,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干预后, 护理组患儿IL-6、IL-8、TNF-α水平明显低于对照组患儿,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3 讨论
  婴幼儿由于呼吸道尚未发育完全, 具有呼吸道狭窄、短效且保护黏液分泌量较少的缺点, 因此对于入侵的病原体清除能力较弱, 感染病原体的风险也越高, 因而春秋季节小儿肺炎发病率极高, 严重影响婴幼儿的正常生长发育与生活质量[4]。而针对小儿肺炎的病理生理研究显示, 其具有发病急骤、病情进展迅速的特点, 若治疗不当或治疗不及时可进展为中毒性脑病、休克、心力衰竭、呼吸衰竭等不良临床结局, 导致婴幼儿病死率升高[5, 6]。
  常规抗感染、抗炎治疗是小儿肺炎的常用临床治疗方法, 辅以营养支持通常可获得良好的疗效与预后。但有研究表明, 由于患儿治疗依从性较差, 且家长对疾病的认知程度较低, 因此通过护理干预辅助患儿治疗可在一定能够程度上提升小儿肺炎的治疗效果[7]。
  而本组研究结果显示, 护理组患儿咳嗽、喘憋、啰音症状改善时间明显短于对照组患儿,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护理组患儿住院时间短于对照组患儿, 实施机械通气例数少于对照组患儿, 机械通气时间明显短于对照组患儿, 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前, 两组患儿IL-6、IL-8、TNF-α水平比较,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后, 护理组患儿IL-6、IL-8、TNF-α水平明显低于对照组患儿,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果提示采用气道精准护理干预能够有效促进小儿肺炎的康复进程, 提升小儿肺炎的临床治疗效果。而通过进一步回顾分析可知, 精准医学是近年来临床提出的新型未来医学发展模式, 而精准护理实在精准医学与精准健康理念的指导下, 通过对患儿进行精确表型分析以及表型深分析, 在合理的时间对患儿进行正确、准确的护理干预, 进而提高护理干预效率, 保证护理干预效果的同时, 尽可能地降低护理人员的工作强度, 避免护理无用功的产生[8, 9]。由于小儿肺炎患儿气道分泌物明显增多, 大部分肺炎患儿存在呼吸困难症状, 并易导致肺不张、气道梗阻等问题的发生, 并且受气管、支气管狭窄、肺泡数量少、纤毛运动差等因素的影响, 小儿肺炎患儿呼吸道往往存在不同程度的堵塞[10], 而本组研究采用的气道精准护理干预通过对患儿气道状况进行深度分析, 予以针对性的精确护理干预与机械通气协同护理, 提升小儿肺炎临床护理的准确性与精确性, 促进患儿家长与医护人员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避免病情进展及不良风险事件的发生[11, 12]。
  综上所述, 对小儿肺炎患儿住院治疗期间实施气道精准护理干预可有效促进患儿咳嗽、喘憋等症状的消退, 对改善患儿炎性反应、呼吸道感染症状及加快疾病康复具有重要 意义。
  参考文献
  [1] 张荣洁. 小儿重症肺炎机械通气气道护理进展. 当代护士(下旬刊), 2017, 25(12):23-25.
  [2] 李友强. 多巴胺联合酚妥拉明治疗小儿肺炎合并心力衰竭的临床疗效及安全性分析. 当代医学, 2016, 22(33):69-70.
  [3] 范文娟, 吴生美. 综合气道护理对重症肺炎患儿治疗效果及呼吸道感染的影响. 实用临床医药杂志, 2016, 20(2):125-127.
  [4] 罗时礼. 使用氧气驱动雾化吸入盐酸氨溴索治疗小儿肺炎的临床效果. 当代医学, 2016, 22(24):16-17.
  [5] 刘婷婷. 综合护理干预措施在小儿肺炎继发腹泻患儿中的护理效果分析. 当代医学, 2016, 22(20):99-100.
  [6] 刘洪霞. 小儿肺炎护理中临床护理路径的应用意义评析. 当代医学, 2016, 22(23):76-77.
  [7] 王蕾. 综合护理干预对小儿支气管肺炎康复效果的影响. 当代医学, 2016, 22(20):123-124.
  [8] Williams JK, Katapodi M, Starkweather A, et al. Advanced nursingpractice and research contributions to precision medicine. Nurs Outlook, 2015, 64(2):117-123.
  [9] Jacob E, Duran J, Stinson J, et al. Remoted monitoring of painand symptoms using wireless technology in children andadolescents with sickle cell disease. J Am Assos Nurse Pra, 2013, 25(1):42-54.
  [10] 周麗, 宋霜, 王敏杰, 等. 综合气道护理对重症肺炎患儿治疗及呼吸道感染的影响. 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 2017, 27(22): 5251-5254.
  [11] 王宇. 小儿呼吸机相关性肺炎应用人工气道护理的预防成效研究. 中国卫生标准管理, 2017, 8(5):148-150.
  [12] 邵新娜. 机械通气治疗小儿重症肺炎的全方位气道护理分析. 中国医药指南, 2016, 14(11):279-280.
  [收稿日期:2018-11-2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8828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