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观察综合护理干预对初产妇焦虑情绪和产后出血的影响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观察分析综合护理干预对初产妇焦虑情绪和产后出血的影响。方法 100例自然分娩的初产妇, 按照护理方法不同分为综合组及参照组, 各50例。参照组初产妇实施常规护理干预, 综合组初产妇实施综合护理干预, 比较两组初产妇护理前后焦虑自评量表(SAS)、抑郁自评量表(SDS)评分及产后3、24 h出血量情况。结果 综合组初产妇护理前SAS评分为(47.93±6.71)分, SDS评分为(49.37±7.22)分, 护理后SAS评分为(40.83±7.35)分, SDS评分为(40.31±6.47)分;参照组初产妇护理前SAS评分为(47.38±6.62)分, SDS评分为(48.89±7.03)分, 护理后SAS评分为(47.39±8.08)分, SDS评分为(48.92±6.79)分。护理前, 两组初产妇SAS、SDS评分比较,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t=0.413、0.337, P=0.681、0.737>0.05);护理后, 综合组初产妇SAS、SDS评分均明显低于参照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t=4.247、6.491, P=0.000、000<0.05)。综合组初产妇产后3 h出血量为(85.62±9.33)ml, 24 h出血量为(164.72±8.46)ml;参照组初产妇产后3 h出血量为(128.43±9.78)ml, 24 h出血量为(254.73±7.94)ml。综合组初产妇产后3、24 h出血量显著少于参照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t=22.396、54.857, P=0.000、0.000<0.05)。结论 综合护理干预应用于初产妇产后焦虑情绪及产后出血护理中具有显著优势, 可有效降低其产后出血量, 稳定不良情绪, 值得临床借鉴应用。
  【关键词】 综合护理干预;初产妇;焦虑情绪;产后出血
  DOI:10.14163/j.cnki.11-5547/r.2019.18.094
  自受孕到分娩属于较为复杂的应激过程, 在此期间初产妇生理的变化会促使其出现焦虑、不安等负性心理情绪, 对后续妊娠及分娩质量均具有严重影响。据不完全统计我国初产妇发生焦虑、抑郁等负性情绪的几率为45%, 同时其出现上述情况与文化程度、婚姻状态均具有重要关联[1-3]。焦虑情绪会出现在妊娠期间, 也可出现在分娩过程中, 并同步出现在分娩后, 故而予以初产妇科学、全面的综合护理干预治疗, 对改善其焦虑情绪, 减少术后出血具有重要意义[4-6]。本研究主要探讨分析综合护理干预对初产妇焦虑情绪和产后出血的影响, 现具体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抽取2015年1月~2017年12月本院
  100例自然分娩的初产妇, 按照护理方法不同将其分为综合组及参照组, 各50例。综合组初产妇年龄20~37岁, 平均年龄(28.41±8.33)岁;孕周36~42周, 平均孕周(38.75±1.82)周。
  参照组初产妇年龄21~36岁, 平均年龄(28.27±8.09)岁;孕周37~40周, 平均孕周(38.53±1.47)周。两组初产妇一般资料比较,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具有可比性。
  1. 2 方法 参照组产妇实施常规护理干预。综合组初产妇实施综合护理干预, 主要流程为:①环境护理:为初产妇提供一个舒适、优质的住院及分娩环境, 需时刻保持病房内整洁、清洁、安静, 将其温度及湿度调整至最佳范围, 并保持充足及温和的光照, 使室内处于通风状态, 避免细菌滋生。②分娩前护理:产科提供产前初产妇分娩前准备班实践课程, 及入院后安排临床护理经验丰富、态度温和的护理人员, 对初产妇实施产前指导及心理梳理, 保障初产妇充分认识及掌握分娩流程及其相关知识;注重初产妇的自我心理干预, 对孕后出现的负性情绪及时进行自我调整, 不断增强分娩信心。③分娩过程护理:初产妇分娩过程中导乐师、家属实施全程陪伴, 以增加初产妇安全感为主, 从生理方面及心理方面保障初產妇舒适度, 同时鼓励初产妇正确面对分娩疼痛, 告知其科室提供药物镇痛及非药物镇痛方式减轻初产妇分娩疼痛, 增强初产妇分娩信心。护理人员应在初产妇分娩前根据初产妇情况及时告知其家属初产妇基本护理知识及后续注意事项。获取初产妇家属支持的同时告知其排解初产妇负性情绪的方式, 以不断安抚初产妇, 引导初产妇积极排解负面情绪。护理人员及家属从不同角度对初产妇进行鼓励及安抚, 以积极的态度对其进行引导, 明确告知其初产妇的自信心、心理状态好坏可直接影响产程, 积极的心态可提升初产妇生产信心及能力。除此之外, 还需做好胎心监测工作, 适当给予分娩球、分娩凳、豆袋、助行车等辅助工具, 促进初产妇顺利分娩。
  1. 3 观察指标及判定标准 比较两组初产妇护理前后SAS、SDS评分及产后3、24 h出血量情况。采用SAS、SDS量表对初产妇心理状况进行评价, 分数越低表示初产妇心理状态越好。
  1. 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21.0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 x-±s)表示, 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 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 1 两组护理前后SAS、SDS评分比较 综合组初产妇护理前SAS评分为(47.93±6.71)分, SDS评分为(49.37±7.22)分, 护理后SAS评分为(40.83±7.35)分, SDS评分为(40.31±6.47)分;参照组初产妇护理前SAS评分为(47.38±6.62)分, SDS评分为(48.89±7.03)分, 护理后SAS评分为(47.39±8.08)分, SDS评分为(48.92±6.79)分。护理前, 两组初产妇SAS、SDS评分比较,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t=0.413、0.337, P=0.681、0.737>0.05);护理后, 综合组初产妇SAS、SDS评分均明显低于参照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t=4.247、6.491, P=0.000、000<0.05)。   2. 2 两组产后出血量比较 综合组初产妇产后3 h出血量为(85.62±9.33)ml, 24 h出血量为(164.72±8.46)ml;参照组初产妇产后3 h出血量为(128.43±9.78)ml, 24 h出血量为(254.73±7.94)ml。综合组初产妇产后3、24 h出血量显著少于参照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t=22.396、54.857, P=0.000、0.000<0.05)。
  3 讨论
  焦虑、不安属于常见情绪表现, 其主要体现在对某件事过分担忧、恐惧、紧张等, 也是初产妇妊娠时期最为常见的负性情绪之一。而对初产妇焦虑情绪产生主要影响的因素包括:①家庭支持:经临床调查显示, 若家庭支持度较高, 则初产妇产生焦虑情绪几率便较低, 反之则会显著提升其产生负性情绪的几率[7, 8]。同时初产妇焦虑、抑郁程度越重, 随之产生的应激反应也就更重, 使得分娩时间不断延长, 不能保障将其产后出血量控制在正常范围;②环境适应程度:医院环境一般比较陌生, 进一步促进焦虑情绪的产生;③孕初产妇自身准备不够充分:初产妇无分娩经验, 缺少分娩知识储备, 对未知的事件及疼痛均具有恐惧、害怕、无助等情绪。除此之外医务人员服务态度及医师权威程度等都与初产妇分娩信心具有必要联系[9, 10]。故而积极消除初产妇分娩焦虑情绪对抑制其产后出血具有重要意义。
  本研究结果显示, 综合组初产妇护理前SAS评分为(47.93±6.71)分, SDS评分为(49.37±7.22)分, 护理后SAS评分为(40.83±7.35)分, SDS评分为(40.31±6.47)分;参照组初产妇护理前SAS评分为(47.38±6.62)分, SDS评分为(48.89±7.03)分, 护理后SAS评分为(47.39±8.08)分, SDS评分为(48.92±6.79)分。护理前, 两组初产妇SAS、SDS评分比较,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t=0.413、0.337, P=0.681、0.737>0.05);护理后, 综合组初产妇SAS、SDS评分均明显低于参照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t=4.247、6.491, P=0.000、000<0.05)。初产妇焦虑、抑郁评分降低的主要原因是产前对初产妇实施的健康宣教工作使其更加了解分娩知识, 提升自主保护意识及自我保护能力。同时贯穿护理全程的心理护理干预可对初产妇心理压力进行有效缓解, 对其不良情绪进行消除, 不断鼓勵初产妇, 不断增强其生产信心, 并同步配合助产、护理人员护理工作, 提升护理依从性。同时有相关研究显示[11, 12], 对初产妇实施综合护理干预措施可在一等程度上减少出血量, 与本研究结果一致。对初产妇不良情绪进行排解, 可改善初产妇精神状态, 保障生产顺利进行, 降低产后出血等不良事件发生率。
  综上所述, 综合护理干预应用于初产妇产后焦虑情绪及产后出血护理中具有显著优势, 可有效降低其产后出血量, 稳定不良情绪, 值得临床借鉴应用。
  参考文献
  [1] 葛桂兰. 综合护理干预对产妇分娩方式及产后出血的影响. 中国当代医药, 2017, 24(22):188-190.
  [2] 李玫. 综合护理干预对产妇心理状态及产后出血的影响观察. 中外医学研究, 2016, 14(7):87-88.
  [3] 李雪丽. 观察分析综合护理干预对产妇心理状态及产后出血的影响. 中国医药指南, 2016, 14(10):244.
  [4] 贾亚莉. 综合护理干预在产妇产时与产后出血护理中的应用效果观察. 内蒙古中医药, 2017, 36(1):139-140.
  [5] 曹燕. 综合护理干预对产妇分娩方式及产后出血的影响. 中外女性健康研究, 2015(3):78, 85.
  [6] 石永丽, 王艳侠.综合护理干预对初产妇焦虑情绪及产后出血的影响.河北医学, 2014, 20(2):332-334.
  [7] 田秀华.综合护理干预对初产妇焦虑情绪及产后出血的影响.中国医药指南, 2017, 15(36):219-220.
  [8] 孔晓霞.综合护理干预对68例初产妇焦虑情绪及产后出血情况影响分析.现代养生, 2014(10):243-244.
  [9] 苗满花.初产妇综合护理干预对焦虑情绪及产后出血的影响.中国实用医药, 2015, 10(1):210-211.
  [10] 张宇.护理干预对初产妇焦虑情绪及产后出血的影响效果观察.中国现代药物应用, 2014, 8(23):154.
  [11] 江爱珍.护理干预对自然分娩初产妇焦虑及产后疼痛出血的影响.中外女性健康研究, 2017(5):164-165.
  [12] 陈喜英.心理护理干预对初产妇心理状况和产后出血的影响.河南医学研究, 2018, 27(2):356-357.
  [收稿日期:2018-09-1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91405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