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现代陶艺留白艺术简论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 要〕“留白”作为一种艺术手法在现代陶艺创作中不可或缺,现代陶艺留白的核心思想是虚与实存于一体,“虚”维系于“实”,虚实相间而相得益彰,空间的有限和无限相统一。现代陶艺作为一门综合艺术,表现出二维平面上的留白和三维立体造型上的留白两种形式,“留白”的功用不仅能拓展其创作空间,而且能增强作品的韵味,它是中国陶瓷艺术审美发展的需要。
  〔关键词〕留白;动与静;陶艺
  一、留白的概述
  “留白”在中国画中常常作为处理画面的一种艺术手段被艺术家所使用,它可以调整画面的构图和布局,消减由于构图过满造成人在视觉上的压抑感,能够使有限的画面空间表现出无限的宽阔天地,让其画面主体形象突出。“留白”常常被人们定义为在作品中留下相应的空白,但是,从留白艺术手法形式来解读二字意义的内涵与外延时,我们会发现:事实上的“留白”在更多的内容上它是一种艺术形式,并不局限于中国画艺术门类中,在任何艺术门类和形式中都有所体现。现代陶艺中的留白艺术理念从一开始就与儒家“丹漆不文,白玉不雕,宝珠不饰”中的“不文”“不雕”“不饰”理论,与释家“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观念,以及道家“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的思想有着一致性,都主张有形与无形的结合,虚境与实境并存于一体,空间的有限和无限相统一,认为和谐才是真正的美。“留白”常常借助黑与白、实与虚、动与静、确定与未知的对比等形式法则,极好地规避了画面的拥塞、堆砌与繁复,而形成有大小,有主次,有疏密,有虚实的艺术状态,存在于多种艺术之中,如绘画、雕塑、陶艺、音乐、舞蹈、建筑、文学等。
  在现代陶艺创作中,人们需要处理的色彩关系不仅仅是黑与白两种色彩之间的关系,而是多种相对应的色彩關系,如红与黑、青与白等等。“留白”也并非简单地处理“黑”与“白”两种色彩之间的关系,而是解决实、虚之间的关系。有虚有实的作品不仅能营造一种氛围,让人们回味无穷,而且给我们的视觉带来一种空灵、意象的空间。现代陶艺的“留白”除了在色彩表现上的留空,在空间上也是非常讲究布虚填实的。如一般的青花瓷构图,创作者如要营造一种空间虚实之美,就必须进行整体构图,对画面进行适当的留白,此时的“留白”不局限于局部留出白色,而是画面整体的置陈布势。此时的留白就是留空,目的就是使蓝与白之间相互映衬、相互凭借和相互依托,以蓝显白,又以白显蓝,共同构建蓝与白组成的艺术空间,以白作为虚来表现蓝的实景,以虚衬实。蓝与白作为虚与实的形态使画面形成强烈对比,使虚实相间融合,构成画面整体气势,可见,这就是留白的妙处所在。
  二、留白艺术手法在现代陶艺创作中的具体表现形式
  现代陶艺作为兼顾二维视觉和三维空间于一体审美形式的艺术,在艺术手法上保留着对传统陶瓷的借鉴、传承、促进与发展。它的“留白”表现出两种形式:(1)在二维平面上的留白。此类留白形式主要表现在陶瓷平面绘画艺术中,它的“留白”和中国画中的“留白”如出一辙,在构图上、在意境表达上都有着惊人的相似性。该种形式“留白”不仅能使画面中的人物、动物、花鸟等主体更加突出,而且习惯以单纯的“无意义”来形成一种状态,一种感觉,一种精神。如陆军教授的“陆氏童”作品,作者就是通过一定的布白手段来达成人物造型与自然空间的和谐统一,作品的构图方式和绘画语言并没有脱离中国传统绘画形式。作者以一种从容大度的方式实现了自己的现代陶艺创作,他以文人画形式的构图通过留出空白的方式给人带来了一种奇异感受,造成一种既陌生而又熟悉的震撼,给人带来一种柔和、安详、自由、美妙的联想。该作品的“留白”效果通过调动观众的感性思维和灵感去补充留下空白的空间,它唤起了人们有意识的注意,并引导人们不由自主地思考和探索,在画面去寻求一种回归大自然的安宁和一个能给心灵栖息的虚拟空间。(2)在三维立体造型上的“留白”,此类“留白”也因现代陶艺作品形式的不同而分为:容器类型上的“留白”和雕塑类型上的“留白”两种形式,前者以异形容器造型在当代创作中尤为突出。如张尧教授的“蜘蛛”作品,他通过对规范的花瓶造型形式进行有意识的打破其原有的形状来获得视觉上的反差,这显然是他在创作中对形体的留白。除此之外,他还通过黑与白色彩之间进行布实留虚,使整个画面除了绘制几只蜘蛛以外,剩下的是大面积的空白,正是这些空白的存在,这时作为主体形象的蜘蛛给人感觉更加的清晰明了,画面留下的无限空白转眼间就化作了人思想意境延伸的空间。可见,这里的留白不仅表现为真实的空白,也表现为空间的扩充,视觉的再造和情感的延续,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联想之妙,它看似无意,实则独具匠心,在画面方寸之间突显作者在创作中追求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思想。而在雕塑类型上的“留白”则体现在对雕塑形象巧妙地处理收、放之间的关系,作品追求真实形象的些许变化,展现出空间的开放性,释放出视觉上的审美感受。创作者重视对事物内在的原色之美的保留,而反对人为刻意雕琢作品的本身,他们认为天地和谐才具有真正的美感,并认为事物的外部世界是虚幻的,客观对象的真实本性应回归到人的内心世界中。创作者习惯强调对作品空间的阐述以及强调空间有与无之间的相互依存和相互转换的辩证关系。如姚永康教授的陶艺“世纪娃”作品,作者以写意的表现手法来进行人物形象的刻画,主体形象既陌生又明晰,让受众有一种似是而非的感觉,这种表现手法就是一种典型的留白。作者正是通过对实——人物的强化,即画面中的主体形象进行塑造,对细节的描绘采用了虚化,或有意省略或者对局部少加刻画,从而使人物的“实”即真实性的导向“虚”虚拟化,作品中的形象超越原本人物自身形象的形式和气势,此时对细节的“虚”是维系于主体“实”上的,造成画面虚实相间而相得益彰。可见,这种遮掩或省略形式的留白成了构成画面虚实互补的桥梁,整体上的“虚”做到了更好地服务主体上的“实”,突出人物“实”的印象,使内容和形式达到完整统一,也很好地阐述了画面以外的情感延伸,更能给人以充分想象的空间,这件作品无疑是成功的。
  三、“留白”在现代陶艺中的功用   由于现代陶艺的“留白”并非只是针对单纯白色色相的保留,黑色、蓝色、红色等多种色彩也同样可以创造这样或那样的留白效果,甚至在镜面、亚光、无光、颗粒色釉中都可以用来创造一定的留白效果。艺术家在画面中通过一些看似有意无意预留出来的空白来释放出画面的空间及延伸造型的多种样式,通过拓展画面意境来引导受众心灵中的共鸣。可见,“留白”不仅最大限度地使现代陶艺突破传统陶艺在造型方式、构图模式、塑造手段上的局限,而且一旦这种艺术形式在与诸多艺术门类之间进行交流与融合后,它极大地发挥出了人的开阔性思维方式和多样性表现手法。从总体上,它的功用还体现在以下三方面:(1)拓展了现代陶艺的创作空间。现代陶艺中“留白”拓展了“有墨的地方是画,无墨的地方也是画”这样的画面意境。“留白”不仅仅是一种表现技巧,而且是一种艺术形式,一种全新的创作理念。使人们对“空白”的理解不只局限于二维、三维空间里,而是拓展到无形与有形,虚与实之间。在陶艺创作中,“留白”给陶艺家创造了更大的空间,陶艺家可以通过有形与无形的对比,运用多种艺术形式和手法来达到以无衬有,以有衬无,有无相应,反见其妙的艺术效果,创造出如 “此时无声胜有声”的音乐留白效果。(2)增强现代陶艺作品的韵味。在现代陶艺创作中,作者留出“空白”的目的是为了创作出更“多”和“有”, 達到以虚衬实,给人以无尽的想象,使观众的思想主动参与到作品中,观者以想象力去丰富它。此时画面的“留白”已经从艺术形式上的预留空白逐渐发展到思想感情上预留空白,使陶艺作品的画面因为有了留白,而产生出新的意境,让受众的内心感到空旷和通透,作品更具韵味。这种“留白”不仅要传达一种张力,一种思想,而且还要体现出创作者对自然、对环境、对人性的感悟,通过留白使具象的艺术形式变得空灵,给人以遐想的意境美。(3)“留白”是中国艺术审美的需要。“留白”是中国美学思想的核心问题,中国的传统文化注重表达含蓄与中和之美,通过采用留白的手法来达到虚实相生的效果,以有限传递出无限,营造出独特的情意空间和审美意境。现代陶艺作为传统陶艺的延续与创新形式的产物,它并不排斥传统陶艺的美,而是把传统陶瓷工艺材质和工艺技法所能表达出来的美都充分地利用到其中,它的留白理念依然遵从源于“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 和“大音希声,大象无形”,以及“五蕴皆空,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等中国传统观念,注重无形与有形的相容,实与虚的相生相克,有限与无限的统一。“留白”以空白作为调剂、忽略、装饰艺术主题的手段,这不仅需要现代陶艺家对传统陶瓷艺术的继承,而且还需要在人性情感和精神内涵上延续与中国传统文化的脉络联系,在艺术形式上肯定了中国文化的优良传统。它不仅是中国传统艺术审美的需要,同时也是现代陶艺发展在技艺上的需要。因为真正的创造,并不是对传统的否定,而是在肯定传统的基础上去谋求创新的发展,使传统的精神得到更深的活用。
  结 论
  现代陶艺“留白”不仅表现在造型空间上、材质上和情感上的留白,而且以言志、抒情、打破、解构、重组、变形、夸张等表现形式造成一种工整与无序,对比与均衡互相融合的形式美感。只有做到以白当黑,营造出有无相生的艺术境界才能达到陶艺家创作所追求的目标。然而,现代陶艺的发展既需要优秀的陶艺家做到敢于留白,同时还必须慎于留白。在遵从文化与陶瓷工艺需要的作品中进行一定留白,发挥人无限的想象力才能使欣赏者将对技术的关注慢慢转向对作品内在精神表达的关切上。这样,作品才会产生纤而不弱,静而不呆,美而不媚,活泼又宁静的艺术美感。
  (责任编辑:杨建)
  参考文献:
  [1]徐武斌.无色之韵—青花瓷构图中的留白艺术研究[J]中国陶瓷.2012(09)
  [2]翁剑青.形式与意蕴 [M]. 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08)
  [3]田旭桐 陈明.空白艺术[M]. 沈阳:辽宁美术出版社.2002
  [4]金银珍 金在龙. 现代陶艺的艺术语言 [M]. 上海:学林出版社,2005(12)
  [5]李砚祖.现代陶艺论纲[M]. 湖北美术出版社,2002.
  基金项目:2016年湖南省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16YBA161);2018年湖南省哲学社会科学成果评审项目(项目编码:XSP18YBZ093);2017年湖南省教育规划基金一般项目(XJK17BTW007);2017年湖南省教育厅一般项目(17C066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82315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