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我的邻居(2)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2002年,我住在一栋可以看得见河流的房子。大多数时候她平静而优雅,躺在远山跟前,像是一幅流动的山水画。只不过遇上恶劣天气的时候,她来势汹汹的愤怒样子,仿佛能把周遭的一切都席卷、吞并。
  小区维持着上世纪初的慢节奏,楼里不过6、7户人家。操场的绿植很多,风起时会打闹起来,讲着只有它们自己能懂的话。车库前边有一个洞,我经常看见老鼠从里面钻来钻去。如果阿珍这时候恰好跟我在一起,我就会听见她温柔地说:“别乱跑啦,天要黑了,得回家啦。”
  阿珍是我的邻居。2002年,他们一家刚搬到我家对面。我从铁门处往外看,看见一个高高瘦瘦、穿着鲜艳长裙的女人。别的大人都开始忙忙碌碌地整理物品,只有她笑嘻嘻的,拿着一支笔往墙上画画。那支被小刀削得歪瓜裂枣的笔在她纤细而粗糙的手中,绽放出了一朵花。她转头看向我,问:好看吗?没等我回答,她就被屋里的人拖走了。那人对她骂骂咧咧:“这么白的墙你看不到啊?刚搬进来就给我找麻烦!”
  阿珍不像别的大人一样要出去工作,也不能像我一样自由自在地出门玩耍。我瞧着阿珍总是坐在门边孤独又可怜的模样,就往铁门缝里递了一颗白色的玻璃球给她。
  礼物作为一种有效的沟通桥梁,使我们迅速成为了朋友。她能出来玩的机会不多,大多数是那个叔叔在家的时候。每次她出门,我和我的朋友都会兴致勃勃地跟她讲最近发生的新鲜事儿。比如哪棵树上曾经掉下来毛毛虫,哪棵树上又新来了小鸟。我们还经常去车库里“探险”。因为住户少,很多车库已经空了很多年。有一回我们打开一扇很靠后的车库门,发现里面有只猫已经死去了,蚂蚁把猫咪的肉都搬空了一半。阿珍突然像触电一样抽搐,只模糊地听见她不停地哭着喊着“我的孩子啊我的孩子啊”。我们都被吓坏了,哭着跑回了家里。保姆阿姨见我哭得厉害也吓坏了,她再次警告我不要跟阿珍一起玩,不然就得向我妈妈告状了。
  大概在我差不多平静下来的时候,我听见有人急匆匆跑着上楼梯的声音。是阿珍,阿珍抱着那只死去的猫咪,蚂蚁爬满了她的身体。那个男人看见她抱着一只死猫上来,劈头盖脸便打了她一顿,抓着猫咪的小腿从楼梯走廊扔了出去。阿珍像抓狂似的,对他又咬又踹。阿姨听到声音,从厨房跑出来,猛地把木门关上,让我去洗手,不许再看了。那天晚上,嚎哭不止的声音在夜里接了一茬又一茬。我想起了从阳台上可以望见的河流:大多数时候她平静而优雅,躺在远山跟前,就是一幅流动的山水画。只不过遇上恶劣天气的时候,她来势汹汹的愤怒样子,仿佛能把周遭的一切都席卷、吞并。
  后来他们家搬走了,我再也沒有见过阿珍。只有雪白的墙壁上印着的那几朵红梅——猫咪的血,证明她确实存在过。
  长大以后,我才知道阿珍在一场车祸中失去了她的两个孩子。这场意外,成了她生命里退散不去的乌云,时时能引发出令人不快的恶劣天气。我多希望能有一股冬日的风,哪怕凛冽刺骨,也把这乌云吹散了去。
  本栏插图 赵 芳
  本栏责任编辑 张家瑜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2187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