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知否,确实“绿肥红瘦”

作者:未知

  作为王君老师的铁粉,当她把稿子交给我的时候,我又在心里欢呼雀跃兴奋不已了,女神居然和我追同一部剧也!!太接地气了吧。都说《知否》之后无剧可追,可以看出这部剧受欢迎的程度。有人在剧中看到了民俗、礼仪、制度、文化,有人则看到了婆媳关系的相处准则,还有人说自己找到了职场菜鸟晋级之门道……那么王君老师又是如何独具慧眼的呢?迫不及待想要读本期专栏了。
  亲爱的朋友,休息的时候你会追剧吗?追剧确实是休闲的好方式。
  放松是必需的,休养生息是必须的。好好休息,才能好好学习和工作。
  但如果,我们还能用一种“职业”的心态、“学习”的心态来追剧,那就能一箭双雕:既好玩,还能为自己的学习和工作注入一些新的思考。这种边玩边思考的方式,是我很喜欢的,也从中受益很多。
  比如,前段時间我也选了一部电视剧来追,就是热播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剧名符合我们语文老师的审美,制片人侯鸿亮是质量担当,赵丽颖、冯绍峰也算是喜欢的演员,看了个开头觉得画面感不错,于是便追了下来。因为太长,有些部分情节稍显拖沓,中途弃剧一次,但最终还是没有舍得。后半部分也算精彩,心心念念连蹦带跳追到开学,总算追完。
  所谓以“职业的心态”来追,就是说用我们做教师的眼光来审视这个故事,经常地、自然而然地做一件事情:不断主动代入。只有设身处地地把自己放到故事中,才能真正有所收获。这个原则,不仅适合看影视剧,也适合我们读书。进行任何文本的解读,“代入法”都是最基本,也最重要的心法。
  比如我看《知否》,就不断在问自己一个问题——
  《知否》中的“生源”很丰富:顾廷烨、顾廷炜、齐衡、盛长柏、盛长枫、盛华兰、盛如兰、盛墨兰、盛明兰……如果尚不知道故事的发展和结局,这些孩子都只是以“原生的形象”齐刷刷地站在我面前,愿意投在我门下,那么,我会选择谁做我的学生?我会喜欢谁?我是否有能力把他们教好?
  这真是一个问题啊!
  我琢磨着我的第一判断大概会是这样的:
  首先必须拒绝的就是顾廷烨。这孩子小小年纪在京城就声名狼藉,典型的不求上进的纨绔子弟的形象。在家里,他常常忤逆父亲,不仅和父亲的关系紧张,连叔伯兄长们也评价他为败家子。在社会上,天天游手好闲惹事生非不说,学业未成就早恋早婚有了外室,和门不当户不对的底层女子勾搭上,还生了一子一女,让家门蒙羞啊……而且听说这孩子还拳脚功夫了得,投壶马球京城第一,打架闹事是家常便饭,发起横来对父亲兄长照样拳脚相向……你说这种孩子要是招进学校,那简直就是引进了一个炸药包,十个班主任也对付不了他啊!
  盛明兰这孩子,模样儿倒是清清秀秀,挺水灵的。但明显好像缺乏自信,低眉顺眼的,一眼看去就没有盛家的其他几个女孩子聪明。而且,语言表达似乎也有问题。你问一句,其他姑娘都七嘴八舌的思维很活跃,就她愣头愣脑,一句也不说。问得急了,才憋出几句来。这种孩子,多半智商平平,没有什么潜力的。要是上公开课,更是没有用。能不收就不收吧。
  还有那个顾廷炜和盛长枫,面试的时候,感觉也不太好。虽然都出生于高门大户,但言谈举止并没有大家风范,跟他们聊起来,也不觉得他们有什么大的理想。这些富家小哥儿,吃不了大苦,成不了大器。能不收也不收吧。
  还有那个盛如兰,虽然说是嫡女,但冒冒失失的,性格一看就不如她的大姐姐华兰稳重,也不如她家林小娘生的墨兰姐姐。墨兰既长得美,又早期教育做得好,小小年纪就舌灿莲花,一看就是早慧的女孩儿。所以,如兰应该不过是中人之资,断然成不了优生,可以收下来,但是不可寄予太多希望。
  所以,这群孩子啊,就我的眼光来着,绝对能成才的,男孩儿中应该是盛长柏和齐衡,女孩儿中应该是盛华兰和盛墨兰。其他的,玄!
  是一个超级缺爱的孩子,他的过早独立,他身上的所有刺,都不过是来自内心深处一种骄傲的自我保护。
  随着故事的发展,我们才慢慢发现。顾廷烨其实是最“优秀”的学生。他不仅文武双全,胆大心细,而且重情重义,思想超前。但顾廷烨绝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那种“听话”的“优秀学生”。他的行为经
  这就是我的“初判断”,或者说,这就是我作为一名老教师的所谓“眼光”。结果呢,电视剧看完了,我才发现,我真是错了太多!
  首先,我看错了顾廷烨。我的错,是为师者常犯的错。第一,偏听偏信。我并没有真正地
  去了解顾同学,我只是听了一耳朵社会上关于顾同学的各种评价。我被这些传言所左右,几乎没有任何的怀疑。我忘记了“众口铄金积毁销骨”的道理。在一边倒的评价面前,我失掉了最基本的实事求是的原则。孔子说了解一个人起码需要有三层次: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而我,冒冒失失就下了结论,从根本上就错了。
  第二,我被表面现象所蒙蔽,没有去探讨表象之下的本质。是,顾廷烨确实经常忤逆父亲,顾廷烨确实早恋早婚养外室,顾廷烨确实有诸多叛逆行为。我的问题在于,没有追问,没有调查研究,没有去探讨一个青年人这样的反常行为背后的心理机制。如果我是一个教育的研究者,通过各种方式真正走近顾廷烨,我就会发现一个孩子能做出这么多离经叛道的行为,确实是有他的苦衷的。按照现在时髦的说法,顾廷烨这么做,不过是在和自己的原生家庭较劲儿。虽然身为豪门贵公子,但在顾家,他却是一个被排斥被冷落被陷害的边缘人。父亲对他的爱非常复杂绝不纯粹,而后母对他的爱则纯粹是为了害。顾廷烨事实上是一个超级缺爱的孩子,他的过早独立,他身上的所有刺,都不过是来自内心深处一种骄傲的自我保护。
  随着故事的发展,我们才慢慢发现。顾廷烨其实是最“优秀”的学生。他不仅文武双全,胆大心细,而且重情重义,思想超前。但顾廷烨绝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那种“听话”的“优秀学生”。他的行为经常不在“正常”的轨道上。他自由放浪,受约束,无所羁绊让他一边“优秀”,也一边屡出常规,屡破界限,因而饱受争议。他是一个典型的“创造力”和“攻击性”都很强的孩子。   他跟优秀学生盛长柏和齐衡都不一样,他更敢于对父权,对君权说不,更敢于打破传统。喜欢冒险是他骨子里的个性。对许多问题的认识,比如爱情,他甚至超越了时代的平均认知。所以,如果用传统好学生的标准来衡量他,一量一个错。这样的孩子,根本就活在世俗标准之外的。
  我想,就算我收下了他这个学生,我有能力把他调教好吗?我很怀疑自己。我会不会因为他的一两次离经叛道的行为就彻底站在了世俗评判的一边,甚至把他这样的学生视为异端和洪水猛兽——因为我自己的认知水平,也不过只勉强达到了时代的平均数。我自己既没有能力深入一个顽童的心灵,也无法接受一个与时代和人群格格不入的特立独行的人。
  除了顾廷烨,其他的学生,我也还是慢慢地发现了自己的很多误区:
  比如我发现我看错了盛明兰。她是最聪明的学生,只不过受母亲和祖母的教养,她一直秉承“不要冒尖”的原则。她的“傻”,其实是刻意为之,是韬光养晦罢了。
  比如我更看错了墨兰。这个孩子确实很聪明,智商高,情商似乎也高,但心术不正,过于自私,为了成功不择手段。按照现在的说法,属于典型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种孩子如果成功,对社会未必是好事。
  我还反思了我最初对顾廷炜、盛长枫、如兰们的不屑:如果一个孩子,发自内心地选择“坐在路边为他人鼓掌”,我是真的接受他们的价值观,并且予以理解支持和正确的引导吗?
  甚至我也慢慢地发现了我心目中的绝对的好学生们的问题所在:华兰太顾全大局,走上社会结了婚之后,她那种典型的“付出型人格”会讓她习惯于忍让,自己应该得到的利益也不太敢去争取,因此她要承受太多委屈才能得到幸福。齐衡这样的标准好学生,则完全自觉承担了家庭和社会给予他们的全部重负,他们为家人而活,为各种世俗的标准而活,他们赢得了口碑,但也难免畏首畏尾,内心自然常常被压抑。要真正舒展强大的自我,他们还得走很多弯路。而像长柏这样的完美的孩子,因为简直没有什么缺点,你反而会有担忧:太完美则意味着不太真实。他们的累,是看不见的啊!
  ……
  以上只是举几个例子而已,这便是我的部分感慨和反思。总之,追剧追到最后,我才算略微明白了这部剧为什么要叫《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了。是的,对于这些剧中人,我们的第一眼、第一感觉,都是“海棠依旧”,看到最后才发现,原来每一个人都和我们最初的判断,最初的想象相隔甚远,那真叫一个“应是”“绿肥红瘦”啊!
  我想起印度哲学家克里希那穆提说过的那句话:不带评判的观察是人类的美德。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叮嘱自己,要把这句话作为自己的为师之训。但是,现在越来越发现,要真正做到,何其难啊!我们总是习惯于轻易地评判和轻率地否定或者肯定。追其本质,乃是因为对一个个独特的迥然不同的生命缺乏敬畏,也缺乏真正的耐心和信任。
  前两日偶然刷朋友圈,突然发现一个学生发的文字。他说:
  教师永远不知道自己在和谁说话,任何一个孩子身上都承载着无限的可能。教书育人这件事本身就不是把人分成三六九等的工作,因此我们不需要也不存在预知孩子未来的伯乐。教师行业应该做的,是让孩子成为自己,知行合一。真的教育不会让孩子在自由成长的过程中将其误入歧途的,本真的教育一定是良知的教育,释放心灵的教育。
  这个孩子,是当年班上学习最艰难的孩子之一,是成绩最难看,而且各个方面都最“糟糕”的学生之一。但他这些年的境况我断断续续地了解到一些:这个孩子离开中学之后,活得很好,越来越好。初中时代的低潮,也许就是他一生的低潮。而没有当年的低潮,依旧年轻的他也不会有如此深刻的领悟。
  读到这段话,不知为什么,我觉得他是对我们说的,是特别叮嘱我们这些做老师的。
  这便是边追剧边进行“职业思考”的乐趣。对于《知否》,我们下次继续聊。
  侯鸿亮担任制片人的热播剧有《伪装者》《闯关东》《琅琊榜》《欢乐颂》等,他曾说:“每一个创作者还是要看得见自己的内心想要什么,千万不要考虑这个市场现在流行什么,就去拍什么。”
  额,如果我是老师,我会选顾廷烨当班长,一个班都给我管得妥妥的;盛长柏适合当学习委员,一脸严肃的样子,看谁不交作业,哈哈!
  在整部剧中,大多数人都在犯这个偏听偏信的错误。因为盛家老爷的偏听,盛家小娘才肆无忌惮地作恶;因为顾廷烨父亲的偏信,顾廷烨才被贴上了“叛逆”“败家”的标签。
  不平凡的生活经历让顾廷烨看透了古代婚姻关系的本质,具有夫妻平等意识。
  很多时候,为了活下去并活得好,明兰一直在努力地迎合,她的智慧和计谋大多数时候是用来“回避斗争”,力图“明哲保身”。而墨兰则是“利己主义”,为了私欲可以不顾家庭荣辱等。
  盛长柏是个志存高远的读书人。小说中,王氏要给他找样貌出众的仕女,而他认为才貌出众的女子容易惹事端,闹得他读书不得安静。他给身边的丫鬟取名羊毫、狼毫、紫毫……最漂亮的女孩,起名为“鼠须”。
  有人说这个剧名和盛明兰的性格形成衬托,讲她掩埋了锋芒,在万般打压下自立自强。就像这首词里的海棠花一样,虽然经历过大风大雨,明天的她依旧和今天的她一样坚强。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6794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