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一封信

作者:未知

  手执史书一卷轻轻翻看,突然间,一句雅致的小诗跃入我的眼帘:“陌上花开,可缓缓归来。”是吴越王在给妻子的书信中写下的,看似随意,却满是深沉而温柔的爱。
  在当今这个时代,还有谁愿意提笔写信呢?一封电子邮件便可跨越万水千山,哪用得着苦苦等待?虚幻的网络空间充斥我们的生活,占据我们的时间,它带来了便捷,却偷偷带走了情感。
  “云中谁寄锦书来?”独居的少妇在期盼友人的来信,虽然焦急,但也遐思绵绵。“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在戰火连绵的时代,一封报平安的书信足以牵动心弦,带来无尽的泪水与欢笑。那时的情感显得那么真挚,没有为物欲所蔽,也没有戴着网络的面具。那些珍贵的思念,不是一个电话就冷却的情感;那字里行间的温度,不是一封电子邮件所能代替。
  我想象着古人写信时的姿态,一定是微俯着,一笔一画认真地写下每一个字,将只言片语汇聚成说不尽的思念、道不完的牵挂……写着写着,泪水肆意流淌,洇开了笔墨。或者想想亲人的面庞,嘴角不经意间微微上扬。笔与纸的对话,使两个人的心挨得很近很近,对方的一颦一笑仿佛触手可及。我想,只有那摸得出厚度的纸张,工整清秀的字体,以及那黑得化不开的浓墨才能承载得起那一份真情。如今我们却早已丢失了那一份心境,迷失在互联网的交际中,我们不再愿意耐心等待。
  街头的邮筒渐渐少了,也很难见到邮递员一路按响喇叭,跳下自行车,将一封封书信递到人们颤抖的手中了。偶尔发现一两封信,多半是广告和信用卡通知。人们也渐渐只为集邮而买邮票了。
  有时候,我真想在春暖花开的日子里,托风寄一封信,它会穿过万水千山,再将一封回信送到我手里。我会等待,而等待的过程,一定是甜蜜而又欣喜的。
  (指导老师:李密柳)
  小编点评
  等待一封纸质书信的心情是焦急的,也是欣喜而甜蜜的。作者用优美的语言表达了自己对手写信件的怀念与期待,同时也表达出对逝去时光的惋叹。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1472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