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家庭文化对小学生语言能力影响研究综述

作者:未知

  [摘 要]语言作为交际工具和个体的社会化工具,其水平高低是衡量人才素质和质量的一个重要标准。而家庭作为小学生必不可少且影响深远的生活环境,对于小学生的语言能力有着十分重要的影响。本篇文献综述主要是通过对家庭文化的物质文化、精神文化以及符号文化的分析来了解、总结及评价其对小学生语言能力的影响,并通过对以往文献资料的分析来找出目前研究所存在的不足和今后的研究方向。
  [关键词]家庭文化;语言能力;小学生 ;综述
  [中图分类号]    G78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1005-5843(2019)05-0152-05
  [DOI]10.13980/j.cnki.xdjykx.2019.05.028
  语言,作为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往来和思维表达工具,对人们之间进行沟通交流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语言作为人类长久以来显著的文明成果,对个人、民族、社会的发展都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而家庭作为人类群居性的基本生存单位,对儿童的成长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因此,家庭自身的文化环境对于小学生语言能力发展水平的影响,作为不可忽略的社会因素引起了教育界众多学者的关注。本文采用文献法对家庭文化和语言能力进行检索,共选出26篇文献进行分析,并结合两本著作进行分析。本文旨在了解家庭文化的基本内涵以及家庭文化在物质文化、精神文化和符号文化等方面对小学生的语言能力产生的影响,并探讨目前家庭文化对小学生语言能力的研究成果和存在的不足之处,希望借此对今后关于家庭文化的研究给予理论支持。
  一、家庭文化的内涵
  对于家庭文化内涵的界定,我国教育界的学者们有着各自不同的看法。刘楚魁认为,“所谓家庭文化是一定社会历史条件下的家庭成员在长期的共同生活中所形成的关于家庭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思想观念、价值取向和行为准则”[1]。该研究从社会层面将家庭文化分为了物质和精神两个组成部分,认为家庭文化是社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忽视了家庭在延续过程中所形成的特定的符号文化。缪建东认为,“家庭文化是一个家庭在世代承续过程中形成和发展起来的较为稳定的生活方式、生活作风、传统习惯、家庭道德规范以及为人处世之道”[2]。该学者认为家庭文化是世代延续下来的所形成的特定文化,看到了文化的传承性,却忽视了随着时代的发展家庭文化所存在的变迁性和时代性。王继华在《家庭文化学》一书中谈到“家庭文化——是指家庭在社会上所呈现出的文化,家庭文化是家庭呈现给社会的文化形态,其中包含精神导向和物质的保障”[3]。在文中强调了社会对于家庭文化的重要作用,但家庭文化不仅仅是社会文化的组成部分,更具有其自身的独特性。張立志认为,“ 家庭文化是建立在家庭物质生活基础上的家庭精神生活和伦理生活的文化体现,既包括家庭的衣、食、住、行等物质生活所体现的文化色彩,也包括文化生活、爱情生活、伦理道德等所体现的精神情操”[4]。该观点对家庭文化进行了较为具体化的表述,有助于对家庭文化有更加清晰的了解和认识。
  一般来说,家庭文化包括了多个方面的内容,涉及到了家庭生活的方方面面,不仅包括家庭基本的日常生活方式、道德行为规范、传统生活习惯等基本家庭文化,还有家庭中父母对子女的教养方式、家庭文化娱乐氛围等潜移默化的家庭文化。不同时期的专家对家庭文化的分类有着不同的见解,而在本篇研究综述中,通过对收集的文献资料的分析,我们把家庭文化分为物质文化、精神文化和符号文化三个部分进行研究。
  二、家庭物质文化的影响研究
  刘峰指出,所谓物质文化是指物质形态的文化,是人类作用于自然而形成的现实生产力和劳动成果[5]。表明了物质文化是人类自身通过自然劳动从而获得的物质成果。孙显元认为物质文化是以物质为载体的文化的简称[6]。该学者看到了物质文化中物质对于文化的外显作用。在家庭生活中,家庭物质文化则主要是指通过家庭的经济资本以及物质资源来表现其内在文化,体现在儿童的教育中则主要是家庭的教育物质资源。
  王娟提出住房是代表人们生活变迁的一个标志, 现今社会自成一家的居住环境促使家庭成员有着比以往更为紧密的联系和亲密关系,但这种居住环境同样存在弊端,即在一定程度上隔离了家庭成员与外界环境的联系[7]。她认为独立的居住环境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加深了亲子间的亲密关系,使得子女对父母的情感依赖加深,但是却与外界的联系愈加疏离,不利于儿童语言实践和语言学习的社会性,影响了儿童社会交际语言能力的提高。冯晓霞通过自身研究,证实了社会经济地位对儿童语言发展的影响涉及到了听说读写四个方面,且这种影响是十分显著的[8]。该学者认为家庭的社会经济地位对于儿童的语言发展有着显著的影响,并且涉及多个方面,经济地位的高低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儿童语言的发展速度和发展水平。李艳玮通过论证家庭经济收入与儿童早期语言能力发展情况的关系,证明了家庭收入和儿童的早期语言能力存在正相关系。也就是说,当儿童处在收入较高的家庭中会有着更好的早期语言能力的发展,反之则会对儿童的语言能力发展造成损害[9]。该观点对于家庭中的经济情况提出了预测性功能,对于儿童的语言能力发展和提高做了很好的前照测试,有利于学校教育中教师对儿童进行因材施教,也有利于儿童的个性化发展。袁会晴提出家庭中教育资源的丰富情况会影响到幼儿语言的发展水平[10]。比如大量的儿童阅读刊物、动画片和童年教辅玩具等。但是笔者认为家庭教育资源同时也应该包括大自然中的教育资源,在研究中不应忽视自然和社会的力量。自然是儿童最好的老师,在进行传统家庭教育时也应该注重带领儿童出去感受自然的力量,使其在自然中自由的成长。金英枚认为幼儿的家庭语言教育资源缺乏是导致幼儿表达能力不足的原因之一[11]。和袁会晴不同的是她将家庭资源更加具体到了语言教育资源方面,认为专门性的教育资源对于语言能力的发展有着更为明显的作用效果。家长培养儿童语言能力时应注重教育资源的专门性和权威性,对教育资源进行专门选择,这样更有利于对儿童的语言能力进行培养。但是金英枚同样忽略了大自然和社会环境的作用,不利于儿童语言能力的全面发展。杨敏看到了文化资本与经济资本的直接转换性,而当经济资本与文化资本进行转换后,文化资本的多少会对学生的自信心产生很大影响[12]。这种观点肯定了经济的作用,看到了物质对于文化的强大支撑作用,但是过于片面的强调经济的作用而忽略了文化本身。   综上,在家庭物质文化的影响研究中可以看出,人们对于家庭的经济资本都持有肯定意识,同时看到了物质经济基础对于孩子的成长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然而依靠家庭内部环境本身真的能够满足孩子成长和语言学习的需要吗?笔者认为在当今社会大自然和社会环境的教育功能同样不容忽视。然而通过查阅文献可以发现,学者对于家庭外部环境对孩子成长影响的研究十分欠缺。因此,人们并没有全面的认识到家庭文化的功能和作用,对此缺乏深入的研究和认识。
  三、家庭精神文化的影响研究
  苗伟认为“精神文化是人们在处理人与自身关系的过程中创造的,直接体现人与自身的关系”[13]。该观点强调了精神文化中人与自身的关系,却忽视了人的社会性,忽视了群体和社会的文化功能。杨承雪提出,精神文化是特定环境中个体或群体所拥有的观念体系、价值观念、道德理想、生活方式等,是特定环境中所形成的文化的核心和灵魂[14]。该定义强调了个体和群体对于精神文化的共同作用,明确了精神文化的重要地位。本综述中所提到的家庭精神文化则主要指家庭群体生活中所共同形成的亲子关系、家庭文化活动、教养方式、家庭结构、家长教育意识等精神活动及其成果。
  李燕在关于家庭亲子互动的环节中提出了新型的亲子关系,在这种关系中要求父母与子女之间是相互促进、相互指导、共同成长的互动关系[15]。该学者认为在这种和谐的亲子关系中子女和父母双方都可以受到来自对方的积极影响,有利于双方共同成长。阮福金认为,家庭文化活动不应局限于正式的环境中,同样应注重非正式的文化活动。而在非正式的家庭文化活动中家长应该增加在日常生活中的读写训练等相关活动[16]。同时父母和子女双方日常的口语活动对于训练儿童的语音意识有着很大的影响,这种训练发生频率高且涉及词汇广泛。因此,家长在对儿童进行语言训练时也应对家庭日常生活中的口语交流给予重视,这样有利于在潜移默化中提高儿童的语言,尤其是口语表达能力。袁碧认为,民主型的教养方式是建立在亲子关系平等基础上的,这种教育方式是通过语言的形式来促使儿童从思想态度上进行改变[17]。当父母把孩子作为独立的个体时更能有效的培养儿童的思考能力,以及口头语言表达能力,有利于促进儿童的全面发展。于胜男认为,亲子交流可以使家长及时了解孩子的发展情况,并对其不良的学习和语言习惯进行纠正,对于儿童养成良好的学习和语言习惯有着十分有利的作用[18]。亲子交流对于儿童成长的必要性,有利于家长及时掌握儿童成长动态,增加亲子间的亲密关系,促进儿童健康快乐成长。林冬鸿认为,家长自身的教育意识对于儿童的语言表达能力有着显著的影响[19]。家长注重塑造孩子的正式语言编码和使用大众语言与儿童进行交流,对于儿童语言的表达和规范性、逻辑性有着十分不同的影响效果。正式语言编码的使用可以使儿童从小养成语言表达的规范性和严密的邏辑性,对于以后的学校和社会生活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李珂提出,成人的语言输入是影响儿童语言学习的重要因素[20]。强调了父母自身的语言习惯对儿童的语言习得的潜移默化作用,因此,通过在一定程度上促进家长改正自己的语言习惯从而对儿童的语言习得起到积极的引导作用。王婉纯认为,家庭结构是儿童产生阅读障碍的风险因素,其中单亲家庭的儿童出现认知、行为问题的风险比例要明显高于大家庭和核心家庭[21]。她认为家庭的不和睦对儿童造成的影响不仅有行为方面的问题,对其智力和心理健康的发展也会有一定的影响。家庭的和谐对于促进儿童的健康成长有着十分重要的影响,因此家长在儿童成长过程中应注重维护家庭的和睦,减少争吵,从而保证儿童的健康成长。郭芙蓉提出,父母对子女教养方式的不同会对儿童的词汇水平有着不同的影响的论断[22],认为教养方式对于儿童语言能力的影响,父母在教育和抚育儿童成长过程中积极的情感投入可以有效提高儿童的词汇水平。
  通过对文献的研究发现,当前对于家庭精神文化的研究较为全面,学者们都认识到了父母对于儿童成长潜移默化的影响,以及良好的亲子关系对于儿童成长的重要意义。笔者认为,人们在研究家庭精神文化对于儿童的影响时不应仅仅注重父母本身,更应该关注到中国家庭固有的大家庭文化的影响,即隔代亲属以及其他直系或来往较为密切的亲属对于儿童成长影响。中国传统的大家庭结构在当今社会仍占有很大比重,我们应该在研究中将其作为影响因素加以研究,以期可以更加全面的了解和促进儿童语言能力的提高。
  四、家庭符号文化的影响研究
  王力群提出,符号文化是将文化形态用符号作为语言表达出来,是文化形态的载体和外在显示工具,也是文化形式的抽象和标识化表达。符号文化产生于文化,是文化的集中、直接的表达方式[23]。该观点表明了符号文化是文化的外在载体和具体的表达形式。刘勇认为符号文化是将文化通过特定的符号来进行表达,是文化的简洁、形象的表现方式[24]。该观点更加深化了符号是文化的简洁表现方式,认识到了符号文化与文化的关系。家庭符号文化同样是以符号的形式来表达家庭文化的一种特殊形态。随着时代的变迁,当今社会的家庭文化符号主要表现为家庭特有的学习环境、家长自身的榜样作用、电子产品的使用以及父母的投入程度等表现形式。
  宁竟雅认为,家庭学习环境对学生成绩有影响,主要从家庭的藏书量和学习时间来决定[25]。该学者认识到了家庭固有的学习氛围对儿童学习的影响,平时一点一滴的积累在不经意间就可以对儿童的成长起到质的变化。家庭藏书作为家庭的符号文化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家庭成员能力的提高和素质的提升。张惠认为,父母能否有良好的投入与付出,关系到能否为幼儿提供一个良好的家庭文化环境。该学者认为父母对于孩子学习的投入程度对于儿童的成长有十分重要的作用[26]。目前存在有些家庭父母有充分的闲暇时间和经济能力,但是却不愿意将其投入到儿童的成长和学习中去的现象,严重阻碍了儿童的健康成长。徐瑛认为,家长对儿童的榜样作用是巨大的,发挥家长尤其是在阅读方面的榜样效应更能有助于幼儿萌发早期阅读兴趣并产生阅读行为[27]。该学者认识到了家长在家庭学习和生活中应积极引导儿童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并发挥自己的榜样作用的重要性。通过阅读的不断积累,为儿童语言能力的提高打下良好的基础,有利于儿童后期语言能力的培养。潘祺蓉认识到了在当今互联网时代下电子产品的广泛使用已经逐渐改变了人们尤其是儿童的生活方式。该学者认为在信息化社会的当代,电子产品作为当代信息化社会的一种符号进入了千家万户,影响着我们的生活方式,尤其出生在信息化社会的儿童,对于网络媒体的依赖更是日益剧增[28]。因此,家长在对儿童进行教育时要注重网络的正确使用,积极引导,尽可能的使儿童避免接触网络的负面效应,发挥网络的积极作用,促进儿童健康成长。   综上,目前人们对于家庭符号文化的研究多以藏书量、榜样效应、电子信息化以及父母投入程度为主。学者们认识到了当代信息社会电子产品的大量使用和推广对儿童成长影响的重要作用,却忽略了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继承。文化具有明显的传承性,因此对于文化传承的研究也是必不可少。笔者认为,在对家庭符号文化进行研究时,必须注意中国传统的符号文化对于家庭的影响,在此基础上进行扩展研究,才可使我国家庭文化的研究有着自己的特色和根基。
  通过对以往的研究进行梳理发现,目前我国对于家庭文化对学生语言能力的影响研究大都认识到了家庭文化对于儿童成长尤其是语言能力的影响的重要性。在物质文化方面肯定了家庭基本的经济基础对于儿童语言能力发展的基本作用;在精神文化中看到了积极温暖的家庭氛围与和谐平等的亲子关系不仅有利于家庭的和睦和长久,更是对儿童的成长起到了不可代替的积极作用。但目前的研究大都是停留在对家庭文化宏观影响因素的探索,对内在原因缺乏深入和充分的研究论述,且在对学生的语言能力进行探讨时多是只注意到了语言对于日常家庭和学习生活的影响,却忽视了当儿童步入社会时会存在的问题。此外,人们在讨论语言能力对学习的影响时大多只提到了语文这一门学科,鲜有提及语言其实会影响到我们学习生活的方方面面。如对数学题目的理解能力以及双语学习中的转化能力等。在今后的相关研究中,我们需要去借鉴与研究国外一些关于儿童语言能力的研究成果,并结合我国实际去进行深入探索。在研究中将教育学、社会经济学、心理学等多门学科联系起来进行综合研究,在家庭文化对小学生语言能力问题的影响进行深入研究,以期能够更好的发挥家庭文化的功能和作用,积极促进儿童语言能力的发展。
  参考文献:
  [1]刘楚魁.家庭文化对家庭成员的社会化功能[J].娄底师专学报, 2002(10):44-47.
  [2]缪建东.家庭教育学[M].福州:福建闽教图书有限公司, 2009.
  [3]王继华.家庭文化学[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10.
  [4]张立志.对家庭文化建设的思考[J].人口与计划生育, 2016(4):23-24.
  [5]刘峰.现阶段我国人的精神文化需要研究[J].中共中央党校,2010:34-36.
  [6]孙显元 “物质文化”概念辨析[J].人文杂志,2016(3):7-13.
  [7]王娟.试论现代家庭的语文教育功能[D].长沙:湖南师范大学,2006:4.
  [8]陈敏倩.冯晓霞,不同社会经济地位家庭儿童的入学语言准备状况比较[J].学前教育研究,2009(4):3-8.
  [9]李燕芳.李艳玮.家庭收入对儿童早期语言能力的影响作用及其机制:家庭学习环境的中介作用[J].中国特殊教育, 2012:2.
  [10]袁会晴.大班幼儿家庭语言教育研究[D].西安:陕西师范大学,2015:5.
  [11]金英枚.基于家庭语言教育因素的幼儿语言能力发展问题研究 [D].延吉:延边大学, 2017:6.
  [12]杨敏.家庭背景对在校大学生社团参与的影响研究-基于广州大学的分析[D].广州:广州大学, 2017:5.
  [13]苗伟.当今世界人类日益凸显的文化关系[J].齐鲁学刊,2012(3):86-90.
  [14]杨承雪 当前赫哲族精神文化的保护与传承研究[D].哈尔滨:东北林业大学,2013:6.
  [15]李燕.亲子关系的教育哲学分析[D].苏州:苏州大学, 2005:5.
  [16]阮福金.周晖.李峰.家庭文化环境对幼儿语音意识的作用[J].心理发展与教育, 2006(1):13-17.
  [17]袁碧.小班幼儿语言编码研究[D].南京:南京师范大学,2011:4.
  [18]于胜男.家庭文化资本对学生学习习惯的影响研究[D].长春:东北师范大学,2006:6.
  [19]林冬鸿.幼儿园教育过程公平的家庭环境影响因素分析[J].家教研究.教育导刊, 2015(11):76-79.
  [20]李珂.兒童语言学习理论的发展及其影响因素与策略[J].学前教育, 2006(7):58-60.
  [21]王婉纯.谭雪晴.儿童早期阅读障碍的家庭环境因素探讨[J].家教研究.教育导刊,2016(4):83-86.
  [22]郭芙蓉.家庭背景对5-6岁儿童词汇水平的影响研究[D].南京:南京师范大学, 2017:4.
  [23]王力群.文化符号与文化传播[J].西藏科技, 2016(2):20-22.
  [24]刘勇 符号文化创新与文化产业发展[J].中州学刊,2011(6):115-119.
  [25]宁竟雅.家庭背景中的文化因素对初中生英语学习成绩影响的研究[D].昆明:云南大学, 2003:6.
  [26]张惠.家庭文化资本与幼儿语言发展水平的关系研究[D].北京:首都师范大学,2013:5.
  [27]徐瑛.家庭文化资本与幼儿早期阅读兴趣的相关研究[D].兰州:西北师范大学,2016:6.
  [28]潘祺蓉.家庭生活信息化对3-6岁儿童早期经验研究影响[D].宁波:宁波大学, 2017:6.
  (责任编辑:宇美臻)
  Abstract: As a tool of communication and individual socialization, language is an important criterion for measuring the quality and quality of talents. However, as an essential and farreaching living environment for pupil, family has a very important influence on their language ability. This literature review mainly analyzes the material culture, spiritual culture and symbolic culture of family culture to understand, summarize and evaluate its impact on the language ability of pupil, and through the analysis of previous literature to find out the existing deficiencies and future research direction.
  Key words:  family culture; language ability; pupil; review
论文来源:《现代教育科学》 2019年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2576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