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上市流通企业融资效率研究

作者:未知

  中图分类号:F830    文献标识码:A
  内容摘要:资金短缺、融资效率低下是制约我国流通企业发展的瓶颈。本文以A股上市流通企业为研究对象,使用DEA模型和Malmquist指数对流通企业融资效率进行静态和动态分析。研究表明,上市流通企业技术效率和规模效率不高,融资效率普遍较低,这主要由于流通企业多处于发展期,大部分企业本身的技术水平和规模不相匹配,二者没能同时达到最优。本文认为流通企业的融资效率具有很大的提升空間,并根据流通企业的特点,在研究结果的基础上从外部融资环境及企业自身发展两个层面提出提高流通企业融资效率的对策及建议。
  关键词:DEA分析   Malmquist指数   流通企业   融资效率
  上市流通企业融资效率评价模型构建
  DEA模型。DEA也被叫做数据包络分析法,这种方法是著名的学者A.Charnes和W.W.Cooper的研究成果。数据包络分析法是一种数学模型,在基于相对效率下,分析评价相同性质单元的效率情况。这种方法主要是研究目标一致、性质一样的很多个企业,这些企业又被称为决策单元(DUM)。DEA主要模型包括C2R模型和BC2模型,由于C2R模型的前提是规模报酬不变,而在现实中是很难实现的,因此本文选取了BC2模型对流通企业静态融资效率进行测度分析,该模型假设企业的规模报酬是可变的。BC2模型的公式为:
  公式(1)中,θ为决策单元的效率值,X和Y分别代表投入和产出变量,λ代表决策单元线性组合系数,S-和S+为松弛变量,eT为求和,ε表示非阿基米德无穷小量。当同时满足θ=1,S-和S+为0,那么决策单元为DEA有效;当θ=1,但S-和S+不全是0,这种情况下决策单元就是弱DEA有效;当θ<1时,则表示决策单元DEA无效。
  DEA模型的Malmquist指数法。Malmquist指数模型也属于DEA模型的一种,它是测算决策单元效率动态变化的模型。这种模型是由瑞典统计学家Malmquist研究发明的,灵感来自于对动态消费行为的研究。起初的Malmquist指数仅仅是非参数的一种线性规划。1994年罗尔夫将这种方法与DEA进行结合研究,从而Malmquist指数也得到进一步的细分,分别为技术进步变化指数、技术效率指数和规模效率,这种方法广泛应用于工业行业等的全要素生产率。Malmquist指数模型是基于距离函数的模型,是以t和t+1时期为参照而来的:
  公式(2)中,D0t+1(xt+1,yt+1)/ D0t(xt,yt)代表TEC(技术效率变化指数),用来衡量企业的管理水平;代表TC(技术进步变化指数)。
  TEC﹥1,表明决策单元的技术效率进步了,反之表明决策单元的技术效率下降了;TC﹥1,表明决策单元的技术进步了,反之表明决策单元的技术退步了。以规模报酬可变为前提,即VRS模型的基础上,企业的技术效率指数可进一步细分为纯技术效率指数(PC)和规模效率指数(SE),这两个指数分别表示企业的管理效率和规模效率。
  指标体系构建。流通企业大都规模较小,但市场反应灵敏,能快速适应市场的变化。DEA指标选取要遵循科学性、系统性、可获取、可比性、客观性原则。根据流通企业的特点和DEA指标选取的原则选取指标,如表1所示。
  上市流通企业融资效率实证分析
  (一)数据来源及处理
  本文选取2015-2017年在A股上市的流通企业为样本,剔除ST、ST*以及财务数据不完全企业后的212家作为样本企业,相关数据来源于国泰安数据库和深圳证券交易所网站。DEA在进行效率评价中,对投入、产出个数和决策单元数量有一定要求,即决策单元的数量应该是投入、产出个数总和的2倍以上,而本文决策单元个数为212家上市流通企业,超过了投入、产出个数总和的2倍,所以样本数量达标。DEA要求各个决策单元的数据为非负数,在选取数据时,发现存在负数并且不同数据之间存在很大的差异,如果直接使用原始数据,会降低结果的准确性,因此有必要将原始数据进行无量纲化,使所选数据转化为0到1的区间数值。具体方法采用了极值化处理方法,公式为:
  (二)流通企业融资效率的静态分析
  在对流通企业融资效率进行静态分析时,使用了投入导向型的DEA模型,使用deap2.1对标准化的数据进行测评。将效率值划分为不同的等级:当0﹤θ﹤0.5时,表示企业融资效率处于相对无效的状态,融资效率较低;当0.5﹤θ﹤0.8时,企业融资效率处于较无效的状态,融资效率相对较低;当0.8﹤θ﹤1时,企业融资效率处于较有效的状态,融资效率较高;当θ=1时,企业融资效率处于相对有效状态,融资效率达到最佳。
  各年效率均值。如表2所示,从各年的效率均值来看,三年内样本企业技术效率都处于0.5~0.8之间,即流通企业融资效率处于较无效的状态,融资效率相对较低。2016年较2015年技术效率下降,说明2016年决策单元的资源配置能力、资源使用效率降低。将技术效率分解为纯技术效率和规模效率,可见2016年技术效率的下降主要是由规模效率下降导致的。2017年技术效率较2016年提高,主要是规模效率提高的原因。综合以上分析可知,决策单元的融资效率具有一定的提升空间,并且近3年的技术效率主要受到规模效率的影响,因此企业应该缩小实际规模与最优生产规模的差距,进而提高融资效率。
  各年技术效率情况。如表3所示,分析流通企业三年的技术效率情况可知,技术效率相对无效(0≤TE﹤0.5)的企业在2016年增加,又在2017年减少,技术效率较无效(0.5≤TE﹤0.8)的企业在三年内依次增加,且每年占比为50%及以上,说明大多数企业处于技术效率较无效状态,技术效率相对有效(TE=1)的企业在三年内数量不多。由上可知,决策单元大部分处于技术效率不高的状态,反映出流通企业融资效率水平不高。   各年纯技术效率情况。如表4所示,分析三年的纯技术效率情况可知,纯技术效率相对无效(0≤TE﹤0.5)和纯技术效率较无效(0.5≤TE﹤0.8)的企业数量三年内变化不大,总占比在35%左右。纯技术效率较有效(0.8≤TE﹤1)的企业在3年内数量最多,纯技术效率相对有效(TE=1)的企业数量变化相对较小。从整体来看,决策单元的纯技术效率水平不高,但是要优于决策单元的技术效率。决策单元各年PTE=1的数量大于TE=1的数量,说明企业不能有效匹配本身的技术水平与融资规模,即企业存在融资过度或融资不足的现象,这些企业是由于规模效率无效而导致的技术效率无效,所以为了提高融资效率,在提升纯技术效率的同时注重提高自身的规模效率。
  各年规模效率及规模报酬情况。如表5、表6所示,三年中SE=1的企业数量多于TE=1的企业数量,即存在规模有效的企业纯技术无效,企业未达到技术有效是由于纯技术无效,说明企业不能有效匹配本身的技术水平与融资规模,即企业存在融资过度或融资不足的现象;2015-2017年大多数企业处于规模报酬递增的状态,这种情况是由于流通企业大部分处于初创期或者成长期,规模没有达到最优化,还要加大投入来扩张生产规模。规模报酬递减的企业在2016年为6家,2017年又达到15家,说明存在一些企业过度投入或规模扩张过急,因此企业在扩张规模时候应该注重投入的量及扩张的速度,重点提高企业的经营管理水平。
  (三)流通企业融资效率的动态分析
  为了了解流通企业融资效率的变化情况,本部分运用deap2.1对处理后的三年数据进行分析,对样本企业融资效率的动态变化进行分析阐述,结果如表7所示。分析三年的效率变化情况,以2015年为第一期,将其Malmquist指数定义为1,通过比较可以了解企业三年内融资效率的动态变化。通过表7可以看出:2016年样本企业的全要素生产率(TFP)为0.651小于1,说明2016年的融资效率有所降低;2017年的全要素生产率为1.385大于1,说明融资效率有一定的提高;三年的全要素生产率均值为0.949,说明在这3年内样本企业的融资效率有所下降。全要素生产指数可分解为技术进步变化指数(Techch)、技术效率变化指数(Effch),2015~2016年的技术进步变化指数为0.819,技术效率变化指数为0.794,说明全要素生产率下降是由于企业的技术退步和技术效率比较低。再将技术效率指数细分为规模效率指数(Sech)和纯技术效率指数(Pech),2015~2016年的纯技术效率变动为0.980,规模效率变动为0.811,说明这个时期样本企业融资效率降低主要受到规模效率的影响。总体来看,2017年的全要素生产率较2016年得到提升。
  提高流通企业融资效率的对策建议
  企业自身发展。注重科技创新和人才引进,促进技术进步变化。技术进步变化指数是影响流通企业融资效率的重要因素,技术进步不足代表企业科技研发能力受限导致核心竞争力下降,因此,应该将提高企业的科技创新水平作为提高企业融资效率及效益的首要举措。强化企业内部管理,提高技术效率水平。加强内部控制的实施,建立健全相关机制,良好的内部控制不仅能够为企业的正常生产提供稳定的制度环境,还能使企业在正常运行的情况下保证信息的质量,所以应通过强化内控执行、完善内控机制来提升融资效率。
  外部营商环境。完善基础设施服务体系,搭建制度性、智能化的创业基地服务平台,设建大学科技园,培养创新创业人才,同时简化审批程序,为创业创新者提供便利服务;构建资金扶持体系,大力支持流通企业的投融资活动,建立多元化融资风险、贷款风险补偿机制,引导银行推出适合流通企业的金融产品,建立保险风险补偿机制,引导保险机构为流通企业提供履约保证保险等;建立技术服务体系,可以建立企业科技特派员制度,每年从省内外高等院校和研究院所选派一批科技骨干作为科技特派员,进驻流通企业,帮助企业解决发展中的问题;设立人才供应服务体系,鼓励创新创业典型走进大学、园区、科研院所开展宣讲活动,营造“鼓励创新、支持创业”的浓厚氛围。
  总结
  从每年的融资效率均值来看,流通企业近3年的融资效率比较低,纯技术效率稳定,所以流通企业的技术效率变化主要由规模效率的变化导致,这说明大部分企业本身的技术水平和规模不相匹配,没能使二者同时达到最优,这就致使融资效率普遍較低。从近3年达到纯技术有效和规模有效的企业数量来看,达到纯技术有效的企业要多于达到规模有效的企业,说明存在一些企业在管理和技术方面达到最优状态,但是融资规模没有达到最优状态,这些企业应该关注生产经营的投入情况,扩大企业融资规模。从规模报酬情况来看,大部分企业处于规模报酬递增的状态,说明这些企业大部分处于初创时期或成长时期,扩大规模是企业成长的需求,但是2016~2017年规模报酬递减企业数由6增加到15,说明有些企业投入过大或者扩张过急,这就需要企业协调好实际投入量和本身需求量,在提高本身管理水平和技术水平的同时,适度扩张规模。用Malmquist指数对流通企业的融资效率进行动态分析,样本企业全要素生产率有所提高,但是技术效率均值和规模效率均值较低,所以企业应该注重提高自身的管理水平、技术水平,并扩大融资规模。综上,考虑当下的市场经济情况和流通企业的特点,上市流通企业应从外部融资环境及企业自身发展两个层面思考提高企业融资效率的对策。
  参考文献:
  1.路远方.商贸流通企业融资问题探讨[J].商业经济研究,2017(21)
  2.商务部.促进中小商贸流通企业发展缓解融资难[J].全国商情(经济理论研究),2014(Z2)
  3.黄文艺.棉花流通企业融资问题探析[J].财经界(学术版),2013(13)
  4.张小龙.我国商贸流通业的投融资效率实证研究[J].商业经济研究,2015(26)
  5.姚力菁.中国零售产业融资效率分析[J].商业经济研究,2015(5)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3528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