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新旧动能转化背景下县域乡镇产业选择研究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 要] 推进新旧动能转换是我国调整和优化产业结构,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途径。以乡镇产业发展选择为切入点,研究县域经济新旧动能转换具有重要意义。通过对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汪沟镇待选产业的调研和政策分析,确立了产业选择指标设立的原则,开展了专家咨询,采用方根法计算得到指标的权重,运用层次分析法构建有效的指标体系,对培育产业进行了排序。然后运用主成分分析法,得到培育产业的得分排序,运用德菲尔法综合权重得到了推荐选择的四个产业,建议围绕农业三产融合,着力开发农业多种功能;发展特色农业旅游;创新现代养老模式。并给出了县域乡镇产业发展应尊重规律、立足资源禀赋和融合产业链三点启示。
  [关键词] 新旧动能转换;县域经济;产业选择;层次分析法;主成分分析法
  [中图分类号] F470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9-6043(2019)04-0044-04
  一、引言
  推进新旧动能转换是我国调整和优化产业结构,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途径。全国2800多个县的区域经济,构成了国民经济的基本单元,县域经济是社会产业经济新旧动能转换的主要战场。发展县域经济的重要内容是三农问题。乡镇经济构成了县域经济的重要支撑,对县域经济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
  2018年,山東省“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建设上升为国家级战略,规划布局了十强产业,实施了“推动乡村产业振兴工作方案”,围绕县域产业发展转方式、调结构、促改革等一系列适应新常态需要的积极探索取得了一定成绩,但是,山东经济动能释放在区域间仍然存在严重不均,农村经济动能与对外经济动能乏力①。因此,以乡镇产业发展选择为切入点,研究县域经济新旧动能转换具有重要意义。
  二、文献述评
  (一)相关概念
  县域经济是国民经济的基础层次和基本细胞。县域经济以农业和农村经济为主体,区域内的自然资源是县域经济的基础,因此县域经济具有地域特色,这种地域特色与其地理区位、历史人文、特定资源相关联。乡镇产业是县域经济的重要支撑,具有以农业为主体多元化扩展的产业框架。②新旧动能转换是通过创新整合新的资源要素,发展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促进新业务新消费新理念,更新产业经济发展驱动力。目前,具备新动能的乡镇产业特征的研究较少见。
  (二)产业选择研究
  选择培育适应经济社会战略需要的产业,是经济质量发展和产业结构优化的关键。目前,关于产业选择的研究,主要围绕主导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等展开。一是关于产业选择理论的讨论,包括比较优势理论、比较成本理论、资源禀赋学说和产业管业关联理论等。(李玲,2017)二是关于界定优选产业基准的讨论,赫希曼基准、比较优势基准和竞争优势基准(宋德全,2014)、社会生态环境基准等被较多提及。(黄铭,2016),三是对于产业的优选模型和分析方法的应用,因子分析法、Weaver-Thomas模型、信息熵法、层次分析法和主成分分析法被较多使用。(李玲,2017)总之,尽管产业选择的研究较为丰富,但研究于建立通用性的产业选择模型,忽略了具体情景下的产业选择的不同要求。目前,围绕新旧动能转化开展县域经济下乡镇产业选择的研究较少,还没有较为公认的产业选择指标体系。
  三、研究方法
  从政策导向、区域特点、产业规律三个方面,分析山东省县域经济下乡镇产业推进新旧动能转换的内在要求。通过原则确立、指标构造、数学建模三个步骤来建构新动能乡镇产业选择模型。最后,运用此模型以山东省临沂市汪沟镇待选产业为对象数据,选择推荐作为山东县域经济实现新旧动能转换的乡镇产业。
  采用定性和定量混合分析方法,使用访谈法、文献调研法、以及层次分析法和主成分分析法,分别进行产业选择原则确立、指标体系构建、确立指标权重以及数据运算。众所周知,不同分析评价方法在产业选择中各有其优势和不足,层次分析法适合体现政策导向,但是缺乏定量数据的专家分析,主成分分析法可以突出重点指标,但是单独使用的时候不体现政府的决策和部署。为既遵循政策导向又尊重市场规律,山东县域经济乡镇产业选择将对两种分析方法的结果综合使用。
  四、研究对象与基本原则
  (一)研究对象调研
  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汪沟镇,总面积118平方公里,耕地面积10.7万亩,总人口6.5万人,系春秋时期孔子“七十二贤弟子”之一“笃圣”闵子骞的故里,是临沂市的北大门和重要门户,具备较好交通区位优势。同时,该镇具备一定农业资源优势,建有四个特色农业园区。同时依托城郊区位优势,推动高效农业向特色健康农产品深加工、销售、乡村休闲旅游等领域延伸,建立了“公司+基地+合作社+农户”种养模式,产业链条不断延伸。共有规模以上工业企业35家,初步形成了以化工、建材、木业、饮品等为主要类型的工业格局。
  但目前,汪沟镇工业、服务业发展都处在全区的后三分之一,经济总量少、经济发展较为滞后。一是汪沟镇从县划到区,由农业乡镇定位转变成农业+工业乡镇,致使工业和服务业用地减少;二是汪沟镇经济发展基础差,人流量少,长期的以农业经济为主的发展模式制约了城镇工业、服务业的发展;三是乡镇人才缺失,缺少先进的人才和技术,过度依赖传统发展模式。
  综合总体经济产业发展状况,汪沟镇属于典型的山东县域经济的乡镇代表,具有一般乡镇的典型特征。
  (二)指标体系构建原则
  县域经济中乡镇产业相关的地域文化、自然资源、政府政策和生态环境有自身特殊性,与其他较大区域的产业发展有明显的不同。因此要确立适宜的原则和标准,来设计指标体系。
  借鉴上述产业选择的研究成果,依据新旧动能转换的独特要求,结合中国县域经济下乡镇产业的实际,明确产业选择原则,以此为指标筛选的依据。
  1.政策导向。2018年山东省相继实施“新旧动能转化”重大工程和“乡村振兴”重大战略,地方政府也规划了重点支持产业领域。这些政策导向体现国家意志,是乡镇产业选择的重要基础。临沂地方政府培育推动的产业和传统优势产业,是乡镇产业选择的重要标准。   2.资源禀赋。资源是产业发展的硬性约束,也是最大优势。县域在产业发展和选择方面具有特殊地位,在自然资源、地理位置和交通条件、产业结构等各个方面具有特色和优势,对农业产业发展区域尺度规模适中,便于形成区域品牌。(杨小凯,2001)
  3.市场需求。新常态下,县域产业的发展应在自身资源优势上更加贴近市场需求,使得县域资源比较优势形成经济竞争优势。
  4.可持续发展。产业选择应看重潜力,适应新常态发展,具备新动能的产业,在培育期属于需要扶持。同时,产业培育应能实现较高的增长率和显著的规模,能促进产业聚集融合和集群发展,能带动社会经济的全局性增长,带动生态环境改善。
  5.就业吸纳。产业发展应能就近吸纳劳动力,特别是青壮年劳动力。一是要形成劳动岗位需求,二是能具备产业人才引力。就业吸纳不仅体现在数量上,还有具备与当地劳动力素质结构的适应性。
  五、指标体系设计与产业选择实证
  (一)指标体系的设计
  根据上述指标选取原则,结合国内外对产业选择的研究,采用德尔菲法确立了指标体系如下。
  体系分为目标层、准则层和方案层,准则层为二级指标,要素编码为Bi,1<i<4,包括基础支撑、环境支撑、创新投入和社会贡献。在各個二级指标下设立方案层,即三级指标,要素编码Cj,1<j<14。通过定量数据或者定性评价完成赋值。
  (二)层次分析法应用
  分别向研究院所专家、政府产业管理者、经济师、会计师和企业家共8人开展两轮咨询。对每一个层次的相关指标进行两两对比,给出分值,建立判断矩阵Ai。并求出判断矩阵的最大特征值λmax,及各个指标的权重值wij,最后检验判断矩阵的一致性,采用方根法计算得到指标的权重。
  采用一致性表示式:CI=,和随机一致性比率CR=(RI是随机一致性指标),当CR<0.1时,则称矩阵A可以接受。经检验,每个重要性对比矩阵的CR都小于0.1,即各个环节的逆称矩阵具有一致性,按此计算的产业综合得分应是合理的。
  (三)层次分析法的实证分析
  在建立上述指标体系的基础上,进行本案研究的山东临沂汪沟镇产业数据的实证分析。
  山东省《关于推进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的实施意见》对临沂的发展要求提到:布局生命健康、文化旅游、新能源、生物医药、节能环保等新兴产业,改造商贸物流、工程机械、木业、化工等传统产业,基于汪沟镇现有基础,提出该乡镇新动能产业选项包括:高效农业、生态旅游和医养结合三大领域中的医疗养老、旅游休闲、农业三产融合、定制农业、体验农业、农村电商、冷链物流(见表2):
  备选的七个产业中,总指标得分排序依次为农业三产融合、旅游休闲、医疗养老、定制农业、农村电商、体验农业和冷链物流。汪沟镇是农业发展大镇,在当下实行乡村战略和美丽乡村战略的时代背景下,通过指标研究可以看出,围绕农业发展的农业三产融合、旅游休闲、定制农业以及结合当下新环境新动能的医疗养老,是具有较高条件吻合度以及群众期待值的,具有较广阔的发展前景。
  (四)主成分分析法应用及实证分析
  使用主成分分析法提取主因子,将指标体系进行简化,将多个指标化为少量几个相互独立的指标。首先计算系数矩阵R的特征值和特征向量,并计算贡献率。用SPSS对上述标准化后的数据运算,根据特征值大于1的原则,确定4个主成分F1,F2,F3,F4求出特征值和累计贡献率如表4,四个主成分累计方差贡献率到达了82.3%,说明其代表了绝大部分的信息,可以显著反映相关产业的优势。
  备选的七个产业中,总指标得分排序依次为农业三产融合、旅游休闲、医疗养老、定制农业、体验农业、冷链物流和农村电商。山东省临沂市兰陵县代村具有较为成熟的现代农业发展经验,汪沟镇结合当地发展实际,建设有竹柳农业庄园、姜氏茶园等现代化农业庄园,重点发展旅游休闲农业、体验农业、农业副产等,在当地起到了良好的示范作用。因此,主成分分析得到的结论符合当地发展实际,具有一定的可信度。
  (五)利用德尔菲法确定层次分析-主成分分析的综合权重
  用如下公式分别计算各个产业在两中分析方法下的权重值,其中对于层次分析法下每个产业的权重值Gi,(1<i<7)为Gi=pijwij,其中pij为第i个产业的第j个指标所对应的比重值,wij为第i个产业的第j个指标所对应的权重值。
  对于主成分分析法下的每个产业的权重值Hi,(1<i<7)Hi=,(1<i<7),其中hi为第i个产业的综合评价得分。
  随机抽取10位专家对两种方法重要性进行赋权,要求各专家的赋权各方法赋权之和为1,最终根据德尔菲法确定层次分析法和主成分分析法的权重分别为0.6和0.4,综合两种方法得到的产业排名,得到各个产业的综合权重值。
  由上表得出,农业三产融合、旅游休闲、定制农业和医疗养老这四个产业权重值较大,可以作为山东省临沂市汪沟镇产业发展的培育对象。根据汪沟镇的自然资源,农业三产融合发展、旅游休闲等发展具有丰富的自然资源依托,黄瓜、西红柿、花生等农产品,竹柳园红色旅游、姜氏庄园茶叶种植、黑猪养殖等,符合时代发展要求。
  通过对山东省临沂市汪沟镇的实证研究表明,在新旧动能转换背景下,产业选择符合了当地实际情况、政策和市场需要,具备可实现的现实基础和广阔前景。具体产业发展建议包括:
  1.围绕农业三产融合,着力开发农业多种功能。促进农林业与加工、流通、旅游、文化、康养等产业深度融合,推动产业链相加、价值链相乘。在发展适度规模的基础上,加大汪沟镇农产品产量,打造汪沟品牌,利用电商平台进行销售。引入农产品初级加工企业,提升利润空间,拓展主要农产品花生和特色农产品黄瓜定制种植和采摘经营,建设新竹园农产品批发市场,为农产品的交易提供了更大的平台。适应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新形势,发挥特色农作物资源和独特的自然地理条件优势,面向市场需求,有针对性地定向开展特色农业科研服务,积极探索发展“定制农业”新模式。   2.发展特色农业旅游。该镇旅游资源丰富,汪塘库坝众多,辖区内有大小柏山自然风光秀美迤俪,闵家寨村为“笃圣”闵子骞故里,建有闵子祠。通过对闵子文化进行深刻挖掘,规划建设闵子文化产业园,通过招商引资对闵家寨进行旧村改造,整合笃圣祠、水库水塘、大小柏山风景区、农业园区、玉龙河生态园、万亩丰产林等旅游资源和项目,发展特色农业旅游,打造汪沟旅游产业。适时举办海棠花节、百合花节、笃圣文化节、千人相亲大会等特色活动,推广海棠小吃、食用百合、田秀才黄瓜等特色产品,倾力推介汪沟近郊一日特色游项目。
  3.创新现代养老模式。推动健康医疗与教育、旅游、休闲、养生融合发展,创新中医药健康旅游产品。鼓励有条件的医疗机构向养老、康复、养生服务延伸,支持社会力量开办医养结合机构,提供个性化、多层次医养服务产品。发挥汪沟镇是城市辖区的交通便利优势,建造现代化的养老院,减轻城市子女的养老负担,同时也能为空巢老年人提供一个更好的养老环境。
  六、结论与启示
  (一)县域乡镇产业的发展应尊重经济规律
  经济产业发展具有内在逻辑,经济社会与生态环境应该协同发展,产业选择必须基于生态环境的考量。乡镇产业发展必须考虑区域产业发展规划,政策的宏观决策,当地政府的落实措施,都将影响乡镇产业的发展。同时,乡镇产业的发展必须尊重历史和传统的发展路径,注重于周边产业关系,注重于区域城市发展同步,实现城乡和谐。
  (二)县域乡镇产业更应注重因地制宜地创新
  区域资源禀赋是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础,新动能产业不仅仅靠引进,更要靠过去产业发展积累的优势。新产能可以供给侧改革新城资源再造。只有深度融合本地区域优势,才能实现可持续的高质量发展。本地的资源禀赋除了自然资源还包括人文、交通和优惠政策。
  (三)县域乡镇产业发展的关键是产业链融合
  提高产业发展质量,对于县域乡镇产业来说,重点就是实现农业的三产融合。升级原来的片段化的低附加值的产业,引进和承接相关上下游的产业,实现农工商一体化,带动区域的产业快速转型和形成产业之间的接续关系,实现对城市发展的高效配套,部分农业产品的专业化和特色化,逐渐形成未来新动能产业的增长点。
  [参考文献]
  [1]张友鹏.加快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的思考[J].中国国情国力,2018(11):43-46.
  [2]张文花.经济新常态下我国乡镇经济发展面临的挑战与对策研究[J].科技经济市场,2018(4):102-103.
  [3]刘思峰,李炳军,杨岭,朱永达.区域主导产业评价指标与数学模型[J].中国管理科学,1998(2):9-14.
  [4]胡振华,黎春秋,熊勇清.基于“AHP-IE-PCA”组合赋权法的战略性新兴产业选择模型研究[J].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2011,32(7):104-110.
  [5]李晓婷.基于需求目标下的农业产业结构调整研究[D].昆明理工大学,2010.
  [6]张亚斌,刘靓君.基于主成分分析的生产性服务业发展水平评价[J].求索,2008(12):12-14.
  [7]徐家洪.县域地区主导产业选择研究——以安徽A县为例[J].华东经济管理,2008(2):38-42.
  [8]刘思峰,李炳军,杨岭,朱永达.区域主导产业评价指标与数学模型[J].中国管理科学,1998(2):9.
  [9]黎春秋.县域战略性新兴产业选择与培育研究[D].中南大学,2012.
  [10]禹新荣.县域经济产业竞争力研究[D].中南大学,2010.
  [11]刘吉超.中国县域经济发展模式研究评述及其反思[J].企業经济,2013,32(2):154-158.
  [12]李玲,刘利.北京地区战略性新兴产业选择研究[J].科技管理研究,2017,37(2):84-89.
  [13]黄铭,朱孝忠.多阶段——多基准主导产业选择方法——以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为例[J].中国集体经济,2016(15):63-66.
  [14]杨小凯,张永生.新贸易理论、比较利益理论及其经验研究的新成果:文献综述[J].经济学(季刊),2001(1):19-44.
  [责任编辑:潘洪志]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3849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