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超声诊断前置胎盘和胎盘早剥的临床分析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要:目的:探究将超声使用于前置胎盘、胎盘早剥鉴别工作中的有效性及临床情况。方法:以2015年3月-2016年3月进入本院产科进行生产,并于产后证实产前患有胎盘前置、胎盘早剥的89例产妇患者为对象,运用超声探测仪器对其实施检测操作,参照所得的各项声像资料和数据展开整合评估。结果:经产后证实,89例产妇患者中,48例属胎盘前置者、41例属胎盘早剥者。产前超声探测结果是:45例胎盘前置,占93.75%,未检出3例,占6.25%;39例胎盘早剥,占95.12%,未检出2例,占4.88%。结论:在前置胎盘、胎盘早剥的鉴别工作中运用超声检测,能尽早了解胎盘疾病因素,提升检测正确率,效果较好。
  关键词:前置胎盘;胎盘早剥;超声
  【中图分类号】445.1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1674-9368(2019)01-0026-02
  伴随医用超声科技手段的更新发展,这种技术已被普遍引入妇产科疾病的检测、鉴定工作中。为进一步认知胎盘因素(如前置胎盘、胎盘早剥等)在产前的超声征象表现,提升孕妇生产过程的安全性,本文选择进入本院产科进行生产,并于产后证实产前患有胎盘前置、胎盘早剥的89例产妇患者,借助超声探测设备对其实施检测操作,进而对所得的超声声像资料及数据展开系统化探讨,现作以下阐述:
  1.对象及方法
  1.1研究对象
  选择2015年3月-2016年3月进入本院产科进行生产,并于产后证实产前患有胎盘前置、胎盘早剥的89例产妇患者为对象,当中包含48例胎盘前置、41例胎盘早剥者,疾病表征为:阴道异常流血、腹部出现痛感或坠胀感等。以上产妇病例的年龄在21-45岁间,平均(31±5.37)岁,有58例初产者、31例经产者,怀孕周期29-41周,平均(35±3.22)周。
  1.2方法
  1.2.1仪器设备
  以美国制造的HP8500超声检测设备及日本东芝出品的SSA-220A超声检测设备对全部孕妇病例实施检测,其探头的操作频率设作2.5MHz-3.5MHz。
  1.2.2胎盘前置
  本调研活动以经腹方式对胎盘前置患者展开探测,开始操作前,产妇膀胱需维持中度的充盈状态,使胎盘在超声征象中表现为半月形的清晰弥漫性光点区;正确探查胎盘及外部附着物的具体位置,经胎盘、宫颈口等部位探查有无前置现象,并确认胎盘前置的状态类型。患者生产后,取其胎盘及胎膜的适量样本,经病理学检测,并核查产前鉴定结论是否正确。
  1.2.3胎盘早剥
  产妇平卧于操作台,借助超声设备对产妇腹内胎儿、胎盘外附着物实施全面检测。分娩之前,产妇的超声探测次数不可少于1次,对检测征象异常的产妇增加操作次数,并作重复性的比较评估。重点探查胎盘具体位置、实际厚度、回声状况、底部蜕膜状态、肌壁和胎盘间是否发出异常的回声团及胎盘基底区的血液循环信号。
  2.结果
  经产后确证,89例产妇患者中,48例属胎盘前置者、41例属胎盘早剥者。产前超声探测结果是:45例胎盘前置,占93.75%(45/48),未检出3例,占6.25%(3/48);39例胎盘早剥,占95.12%(39/41),未检出2例,占4.88%(2/41)。
  3.讨论
  3.1前置胎盘超声检测探究
  若当产妇处于妊娠中期时,宫腔内胎盘的体积占据了一半或以上,且胎盘往低移动乃至超出宫颈内口,即鉴定患有胎盘前置[1]。前置胎盘的伴有症状一般为:临产前夕产妇阴道出现无故流血,且没有显著疼痛感。流血初期,血量相对较少,伴随子宫下半段逐步延伸,胎盘外的附着物出现脱离现象,致使血管过分显露,进而诱发血管性流血。胎盘前置出现时间越早,产妇流血量越多,病症情况越糟糕。前置类型有胎盘完全前置、胎盘部分前置、胎盘边缘性前置、胎盘中央性前置。完全前置的出现时间最早,约在怀孕28周后发作,症状最危急。其他类型的胎盘前置约在怀孕37周后发作,症状相对比较轻微,流血量不多,但有可能出现胎盘植入现象[2]。
  3.2胎盘早剥超声检测探究
  产妇于怀孕20周后及分娩期内都有出现胎盘早剥的风险。若胎盘在正常胎位状态下彻底从子宫壁中分离出来,但未到分娩期,判定为胎盘早剥[3]。这种分娩前典型症状的表现是:阴道剧痛且出血。但不同产妇的胎盘早剥体征有较大差异,产前探查中鉴定为胎盘早剥的患者,其产后的确证率约是80%,其余20%的检测征象较为模糊,鉴定作隐性早剥[4]。鉴于此,部分隐性早剥者会被错诊成早产孕妇。一些患者的症状比较轻微,常规方法难以有效地判定具体病征,但借助超声设备对胎盘早剥展开鉴别时,能够较好排查出胎盘因素的种类情况。超声声像中,胎盘、子宫壁的间隔区域出现了较模糊的暗色液区,表明胎盘后部已出现血肿组织;暗色液区中出现显著的回声光点,表明血肿组织趋向有机化;而胎盘厚度变大、绒毛板往羊膜腔处延伸,表明血肿组织的体积较大,并推起胎盘;子宫内部的回声增强,要考虑羊水混浊因素,同时注意监听胎心搏动,确认胎儿安全性[5]。
  本研究中,89例产妇患者中,48例属胎盘前置者、41例属胎盘早剥者。产前超声探测结论为:45例胎盘前置,占93.75%(45/48);39例胎盘早剥,占95.12%(39/41)。
  综合阐述得知,超声声像中能清晰地反馈产妇的子宫壁、胎先露组织、宫颈部位与胎盘间的实际联系。在前置胎盘、胎盘早剥的鉴别工作中运用超声探测方式,能尽早了解胎盘疾病因素,提升检测正确率,并为后续纠正治疗提供征象依据。
  参考文献:
  [1]华建军,蒋春景,朱碧莲,等.36例前置胎盘或伴胎盘植入的磁共振脂肪抑制T2加權成像评价[J].实用妇产科杂志,2015,31(7):535-539.
  [2]刘传,赵先兰,刘彩,等.腹主动脉球囊阻断在凶险性前置胎盘合并胎盘植入剖宫产术中的应用[J].实用妇产科杂志,2016,32(3):204-207.
  [3]殷思珍,孙瑞勤,杨龙慧.等.预防性应用卡前列素氨丁三醇联合低位B-Lynch缝合术对前置胎盘术中出血的临床观察[J].实用医学杂志,2015,31(24):4120-4122.
  [4]刘毅,林永红,周辉,等.双侧髂内动脉球囊封堵术控制凶险性前置胎盘剖宫产术中出血的临床分析[J].实用妇产科杂志,2014,30(7):552-554.
  [5]彭方亮,周晓.凶险性前置胎盘剖宫产术中早期结扎双侧子宫动脉上行支的临床应用[J].重庆医学,2015,(22):3131-313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4252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