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的错位

作者:未知

  摘 要:从语体角度上看,“自我”的错位贯穿于全文,错位于一种静化的状态下,这样的静不是麻木,而是成熟与超脱。朱自清在行文之中表达了“自我”渴望自由,想超脱现实的欲望。
  关键词:语体 自我的错位 静化状态
  【中图分类号】G648【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 1005-8877(2019)07-0186-01
  王国维曾在《人间词话》中说过:“物我需两忘,贵在静中得。”也就是自我形成了错位,达到了一种静化的状态。接下来以《荷塘月色》为例,从语体角度解读“自我”是怎样形成错位的。
  《荷塘月色》出自大师朱自清之手,是经典散文。在《荷塘月色》的散文教学中,可以引导学生从语体的角度,把握散文语体要素的运用,体味文中所蕴涵的情感。《荷塘月色》的语体特点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语体特点——见微知著词蕴情,词中窥“自我的错位”
  《荷塘月色》这篇散文用词细腻传情,无论是颜色词/副词/还是动词的使用,《荷塘月色》都体现了作者在锤炼词语方面的深厚功力。
  (1)颜色词。作者在文中运用了一些颜色词,比如“白花”、“碧天”、“凝碧”等,这些颜色词营造了一种冷色调的气氛,将“自我”错位于一种寂然的气氛。
  (2)修饰词。荷塘的月色是单调的,难以着笔,而作者在描写荷塘月色时,用了修饰词“薄薄的”、“轻纱的”、“参差的”、“斑驳的”等修饰词,把它和形态不一、色彩有别的景物结合在一起进行描写,就使月色有了光上的变化,“自我”也就错位于梦幻般的月色之下。
  (3)口语词。口语词体现了语言高度的个性化。如文中的“怕人”“却很好”“、是不行的”等词是属于比较口语化的,构成了谈话风”的语言境界,自然流畅,读之使人感觉分外亲切。
  2.语体特点——语言平实句彰情,句中窥“自我的错位”
  散文中没有过多华丽的辞藻,长短句交错,比较平实,通俗易懂。主要通过环境和内心独白的描写,来传达作者“自我”的错位,“超出了平常的自己”。
  (1)“没有月光的晚上,这路上阴森森的,有些怕人。今晚却很好,虽然月光也还是淡淡的。”“怕人”一词虽然比较口语化,却可以折射出这条路晚上那种宁静的氛围。
  “今晚却很好”可以折射出作者的心情在此时此景还是比较舒畅的,为下文作者“自我”的错位埋下伏笔。
  (2)“路上只我一个人,……这是独处的妙处,我且受用这无边的荷香月色好了。”
  作者在前面段落就点出了周围环境的幽静,在这苍白的月色下,“我”感受到了独处的妙处,便觉是个自由的人。换句话说,也就是因为环境幽僻的一面和“我”的内心相通,所以作者“自我”形成了错位。
  3.语体特点——妙用修辞辞传情,辞中窥“自我的错位”
  散文语体几乎对所有的修辞都开放,但使用最多的是形象化辞格,如比喻、拟人、通感等。修辞是作者情感传递的重要方式,也是文学语言保持魅力的关键因素。
  (1)比喻。如“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婀玲⑼上奏着的名曲。”等。采用了比喻的修辞手法,极大地增强了事物的形象性。调动了读者的生活体验,体验作者“自我”错位于一种如梦如幻的画面感。
  (2)拟人。“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⑹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 将事物拟人化,生动形象地传递出主體愉悦的情感,可以看出作者“自我”错位中情感的错位是比较愉悦的。
  (3)通感。例如“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清香是嗅觉感受,可闻而不可听,可嗅而不可见。作者把淡淡的清香比做渺茫的歌声,就让读者很形象地体会到这香气是飘渺不定、似有若无的,非常新颖而又贴切。
  (4)引用。“梁元帝《采莲赋》里说得好:于是妖童媛女⑾,……畏倾船而敛裾⒄。”
  “《西洲曲》里的句子: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通过引用梁元帝的《采莲赋》和《西洲曲》关于采莲的热闹、嬉戏的情景,写出了江南采莲的旧俗,进一步反衬此时此地“荷塘月色”的“静”。最后画龙点睛“:这令我到底惦着江南了。”含蓄地揭示出“心里颇不宁静” 以致于“自我错位”的原因所在。
  (5)叠词。文中多处出现叠词,如“日日”、“迷迷糊糊”、“阴森森”、“蓊蓊郁郁”、“亭亭”等,使文章更具有美感,赋有音乐美和形象美,塑造“自我”错位的意境,让读者感受到叠词独特的艺术感染力。
  4.语体特点——语言自然清新秀丽,言中窥“自我的错位”
  朱自清一向追求“谈话风”的语言境界,他的语言看似普通,不做惊人之语,但实际上是经过精心锤炼的,所以我们站在语体角度分析朱自清的散文,散文融合了修饰词,颜色词等多样的词语,完美地呈现了作者“自我”的错位,使文章语言呈现出了清新自然秀丽的风格特征。
  站在语体角度上看《荷塘月色》,便可以总结出“平常的自己”与“超出平常的自己”实则就是“自我”形成了错位,错位于一种静化的状态下,这样的静是一种优美,超越了一种现实折磨之后的平静,这样的静不是麻木,而是成熟与超脱,自由静穆的面容,不管那容颜有多苍老,他都充满着典雅和高贵。
  参考文献
  [1]王国维.人间词话[M].江苏:江苏人民出版社,2016.21-27
  [2]徐彬.高中现代小说的语体教学研究[D].漳州:闽南师范大学,2017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49034.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