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一个雨夜

作者:未知

  这是深秋的第一次寒流。雨丝点点滴滴落在湿冷的街面上,路灯把校门口这段路映照得像是光河。
  下晚自习的我们赶上了这场没有预报的寒潮,猝不及防。“儿子啊!”我一惊,在尖锐的女高音中回头看到一位母亲,正激动地“钳”住她的宝贝儿子的胳膊。她一边急切地询问,一边变戏法一样变出一件厚实的毛呢大衣,将她的儿子裹进这份足够温暖甚至甜腻的母爱里。
  三米外的电话亭旁,衣着单薄的女孩对着电话筒声嘶力竭地喊着:“天冷成这样,非要让我吃这种苦头吗?”在她重重挂上话筒后的五分钟内,她中年的父亲匆匆赶到,将委屈哭泣的女儿拥在怀中。
  而此刻的我,安静地注视这一切的我,也终于等到了姍姗来迟的父亲。
  父亲的身影,隔着一整条长长的马路,还只是模糊身影时,我已经能一眼认出。这个瘦而高的身影,踩着并不迅疾的步子,带着一份令我时常抱怨的慢性子。
  接人的车早已散开,只有父亲,在我凝神注视的目光里,越过这条光河,一直淡定地走到我面前。他撑着我的那把彩虹伞,斑斓的色彩映在他那张衰老而且没有表情的脸,有些好笑。
  没有拥抱,没有“钳”住胳膊。父亲的动作同他的表情一样平淡——接过我背上的书包抡到自己右肩上。我抬起头,两张相似的面庞,相对、相视、淡淡一笑。
  细雨飘落下来,轻轻落在我的身上,落在书包上,落在背着我书包的父亲的背上。因伞是这样小,我与父亲紧紧贴在一起并排走,开始模仿他走路的姿势,跟随他的速度。只是平平淡淡地步行回家,却像散步去旅行。
  路灯渐渐黯淡下去,父亲把手机里的手电筒打开来,又把左手里的伞柄换到右手。手机发出的白光有些刺眼,硬是将窄长的小路照成了绵长的光河。光河里,父亲腾出的左手紧紧握住我的右手。霎时间,仿佛黑暗的房间获得了光源,夜航船获得了指引。却仍是平淡如水。
  所以虽不会盼望惊喜与甜蜜,不会设想辛苦与周折,但站立在平静流淌的光河一端,我知道有人带着一份真实平淡的感动,穿越了人海,在向我靠近。
  (浙江长兴县和平中学,指导老师:杨峰)
  点评
  本文最大的一个特点是采用了对比的手法,开篇作者在寒流中目睹了两个温暖的场景,无论是母亲,还是父亲,对待子女都是那样倍加呵护。而写这些,恰是与写父亲进行对比,父亲显得那样淡定和从容,但在作者娓娓而细腻的描写中,我们又看到父亲平淡而真挚的爱子之情,这份情感不像别人父母那样热烈、“我”却因它的真实平淡而感动。文中多处描写景物——光河,进一步烘托了父亲的淡定,以及淡而有味的父子之情。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5267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