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机会窗口、向上流动与个人梦想

作者:未知

  【摘 要】中国发展步入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伴随时代步伐,中国人的梦想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又涌现出哪些新时代特征和新梦想诉求?中国人梦想的核心价值又增添了哪些新内涵?不同代际和不同群体的梦想又有哪些共性和差异的变化,追逐梦想的机会、路径和难易程度又有何不同?梦想的实现让中国人不断实现了自我及后代的向上流动。生活状况改善使中国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逐渐实现,经济跃升、身份跃升、知识跃升、认知与眼界跃升的实现使社会向上流动不再遥远。
  【关键词】 梦想;代际差异;核心价值观
  Absrtact: As China enters a new era of development, the principal social contradiction is converted to a contradiction between the growing needs of the people for better life and the imbalanced and inadequate development. With the pace of the times, what changes occurred in the Chinese people’s dreams, and what new era characteristics and new dream appeals emerged? What new connotations are added to the core values of Chinese dreams? What are the similarities and differences in the “Chinese Dream” between different generations and different groups, and what are the differences in the opportunities, paths and difficulty levels of pursuing the “dream”? The realization of the dream enables the Chinese to continuously realize the upward mobility of the self and future generations. The improvement of living conditions makes Chinese people gradually realize their yearning for a better life, and the rise of economy and social status, the broaden of knowledge and vision has made social upward mobility no longer remote.
  Keywords: Dream; Intergenerational Differences; Core Values
  中國发展步入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伴随时代步伐,中国人的追求和梦想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又涌现出哪些新时代特征?中国人梦想的核心价值又增添了哪些新内涵?不同代际和不同群体的梦想又有哪些共性和差异的变化,追逐梦想的机会、路径和难易程度又有何不同?中国人的追求是否更加多元和丰富,新时代中国人的美好生活又有了哪些具象符号?
  植根于新时代中国人民心中的梦,对更好更精准地服务于中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具有重要的时代意义。
  一、中国人梦想的载体
  中国人梦想的载体由小到大可以分为“小我”、“小家”、“大我”和“大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中国人首先要做好自己,调查显示,93.6%的人将“小我”和“小家”作为梦想的客体。其中,63.33%的人梦想的客体是自己。在“小家”中,家人、家庭、家乡是中国人梦想的对象,家人中子女是梦想的主要对象。
  调查显示,6.4%的人将“大我”和“大家”作为梦想的客体。他人、社会、国家、世界都是梦想的对象。其中对社会和国家的梦想占据了“大我”和“大家”的主要部分。
  50后和90后对自己有更多期待,以“小我”为梦想载体的比例均超过八成,50后以“大家”和“大我”为梦想载体的比例仅为5.1%,90后为2%。70后把“小家”放在比“小我”更重要的位置,六成(61.1%)以“小家”为梦想载体。60后、80后则有更多大国情怀,其中60后对“大我”的期待均超过一成,远高于其他代际群体,80后则在各代际中对“大家”的期待最高,达到7.6%。
  二、中国人梦想与追求的变迁
  梦想是一个人对未来生活的追求。梦想的产生来源于经历和当下状况,不同的经历造就了不同的梦想者。按年龄分层,不同年龄的人在梦想内容上具有鲜明差异。
  50后排名前五位的梦想是健康、向上流动、环游世界、有房、按自己的意愿生活,占据全部梦想的68.9%(图1)。
  60后排名前五位的梦想是向上流动、健康、就业、环游世界、生活改善,占据全部梦想的52.6%。
  70后排名前五位的梦想是成才、教育、向上流动、事业有成、收入稳定,占据全部梦想的55.4%。
  80后排名前五位的梦想是向上流动、生活改善、收入稳定、教育、成才,占据全部梦想的48.8%(图2)。
  90后排名前五位的梦想是教育、创业、向上流动、事业有成、环游世界,占据全部梦想的42%(图3)。
  代际间存在梦想传递。50后更加关注“小我”与“大我”,健康、向上流动是50后对“小我”的梦想,社保则是对“大我”的梦想。60后更加关注“小我”,向上流动、美好生活是他们的首要梦想。70后的梦想着眼于“小家”,卓越梦和教育公平梦体现70后对下一代的期盼。相比于其他群体,80后更加关注“大我”与“大家”,回馈梦、复兴梦、和平梦、共同富裕梦均以80后为主体。90后回归“小我”和“小家”,科技梦、卓越梦、教育公平梦是90后的主要关注。   三、时间向度:梦想实现的距离更近
  在对个人梦想实现可能性的评价中,受访者当前的评分比10年前提高1.34分(从2019年的2.32分到2019年的3.66分)。
  在所有代际中,70后认为自己与梦想的距离最近,71.4%的70后认为梦想有很大可能性实现。70后长在改革开放初期,国家正处于市场逐步开放的阶段,这为70后的成长和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
  在不同职业中,公务员、自由职业人员、蓝领认为个人梦想实现的可能性高于其他群体。
  梦想的实现不是一蹴而就的,当前中国人更加理性地看待梦想实现所需要的时间。受访者普遍认为梦想实现是个中长期的过程,56.4%的受访者认为梦想需要5年以上实现,其中24%的受访者认为实现梦想需要用一生的时间。
  怀揣着对梦想实现的巨大期待,中国人更加认真地对待人生规划,并付诸坚持。越来越多的人放弃了短期梦想,而将梦想实现视为需要长期努力和不断积累实践经验的过程。相比于2009年,认为梦想需要中长期实现的受访者比例提高26.7%,认为梦想要用一辈子实现的受访者比例提高16.8%。
  在不同代际中,50后、60后、70后更懂得坚持的意义。认为梦想需要用中长期实现的比例分别为56.6%、58.2%、64.1%,认为梦想需要用一生实现的比例均超过20%。相比于50后、60后、70后,半数以上的80后、90后认为梦想可以在短期内实现(图4)。
  四、空间向度:实现梦想的空间更加广阔
  只要有梦,中国就是舞台。调查发现,仅0.7%的受访者认为在国外可以更好实现梦想,相比于十年前下降4.6%。
  只要有梦,在哪儿都能实现。相比于2009年,大城市的圆梦主场地位下降,26.5%的受访者认为在大城市是实现梦想的最好地点,比2009年降低35.1%。农村地区的圆梦可能性小幅上升,提高28.4%;认为圆梦地点不重要的比例提高9.9%。中国实现梦想的空间更加广阔。
  对比不同群体,越来越多的人对圆梦地点有了新选择。28.6%的离退休人员认为中小城市和城镇与大城市一样能够实现梦想;外来务工人员或农民(42.4%)、个体户(35.3%)则愿意选择到农村干一番事业;自由职业人员(38.4%)和大学生(38.1%)则认为地点无法限制梦想,身在何处都有希望。
  五、中国人的圆梦动力
  奋斗是推动梦想实现的原动力,梦想实现更多靠个人努力。相比于社会条件,受访者认为个人条件对于梦想实现的作用占比59.6%(图5)。
  个人内涵是当前梦想实现的主要优势。能力和努力(68.9%)与性格(47.4%)助力人们实现梦想。而社会资源也是必不可少的条件(44.9%)。能力和努力以及性格特点是不同代际的受访者的普遍优势。此外,50后、60后受访者在资金积累上的优势高于其他代际,70后、80后、90后在社会资源方面的优势则高于50后、60后。
  如今,国家的进步给人们实现梦想提供了高起点,互联网的发展让每个人的梦想都有了实现的可能。受访者普遍认为,当前实现梦想比父辈时更容易。
  與10年前相比,如今在中国实现梦想的机会和条件变得更好,六成以上的受访者认为各项机会和条件都在变得更好。其中,认为公平接受教育和学习、提升生活品质的机会和条件变好的受访者比例超过80%。
  六、70年中国人梦想嬗变
  从1949年到2019年,70年来,中国人在不断奋斗中追求和实现自己的梦想。在新中国成立初期至改革开放这段时期,是自我牺牲式、奉献式奋斗。在当年内忧外患和连年自然灾害面前,国家必须集中资源才能发展,社会推崇“个人利益服从集体利益,集体利益服从国家利益”,强调自我牺牲,强调为了“大家”可以完全牺牲自我、牺牲小家。而为了自力更生、为了吃饱穿暖,必须与天斗与地斗。而在改革开放初期阶段,是 “求变式”奋斗,从上至下,从国家到个体,都在转变思想,积极谋求发展和变化。国家调整思想路线、改变发展方向,影响到老百姓的社会价值观、从业选择和配偶标准等都在发生巨大变化。在改革开放深化阶段,是一种创造性奋斗。在一个财富已积累到一定程度、越来越开放、越来越有序、思想意识形态越来越多元、越来越公平且充满机会的社会里,创造性奋斗体现在个体与集体、精神与物质、人与自然、民族性和国际化等关系的重新构建。而在当前阶段,劳动者成为时代的主角,每个人都是时代的创造者,倡导“奋斗幸福观”,为幸福而奋斗,在奋斗中谋幸福。
  在全面深化改革阶段,经济环境是中国人实现梦想的必要又利好的环境条件。58.9%的受访者认为国家经济发展形势是梦想实现必不可少的首要环境条件,47.3%和42.7%的受访者分别认为政策扶持力度和行业发展情况同样不可或缺。就中国当前的环境发展而言,52%的受访者认为中国的经济发展形势是实现梦想的最大环境优势,其次是行业发展情况(44.7%)和政策扶持力度(41.1%)。
  国家经济发展形势是不同代际群体一致认可的环境优势。而对于国际安全形势、技术发展、政策扶持、市场开放、行业发展等利好情况而言,不同代际有不同感知。50后到80后认为当前国家安全情况是实现梦想的重大利好条件,而技术发展对于50后实现梦想来说优势并不明显。90后则认为行业发展情况是当前梦想实现的重要环境优势。
  中国人对生活状况改善充满信心,对美好生活的需求逐渐实现。人们普遍认为生活状况在改善,并且还会继续改善,88%的人认为现在的生活状况比以前得到改善,90.8%的受访者认为未来的生活状况会继续改善。
  在各项生活状况中,中国人对经济等物质生活的改善程度认可最高,91.9%的受访者认为现在比以前得到改善,91.3%的人认为未来会继续改善。对社会保障与福利改善的信心最大,认为未来会继续改善的比例比现在得到改善的比例高3.8%。
  分群体来看,随着年龄降低,人们对生活状况改善的感知和期待更加强烈;而70后在所有代际中最为乐观。外来务工人员、大学生、自由职业人员对生活状况的改善亦表现出高度认可,九成以上的受访者认为生活总体状况改善,并且会继续改善。
  七、圆梦让中国人对实现“跃升”有信心
  圆梦给中国人带来向上流动的期望。相比于认为梦想实现可能性小的人,认为梦想实现可能性大的人感受到自己阶层上升的比例和认为子女阶层会继续上升的比例更高。
  不同群体普遍对未来的阶层上升比现在更有信心。69.9%的受访者认为自己的阶层比父辈上升了,84.5%的受访者认为子辈的阶层会上升。分群体看,60后至80后对于未来阶层提升的期待高于对现在阶层提升的感知,其中70后的差值最大,达到17.8%。在不同职业中,外来进城务工人员和农民、蓝领对于未来阶层提升的期待高于对现在阶层提升的感知,差值分别为23%和18.6%。
  梦想体现了中国人对向上流动的渴望。财务自由、健康、成才、上大学、享受生活、后代发展、环游世界是中国人梦想的主要内容。在期待“小家”和“小我”向上发展的同时,中国人也对“大家”和“大我”有更多的认同与期待。
  如今是一个更好的时代。国家全面深化改革给人们实现梦想提供了机会窗口,让中国人与个人梦想实现的距离更近。人们并不急于求成,而是将梦想实现视为需要中长期甚至一生去奋斗的过程。中国人相信,只要有梦,中国就是舞台;只要有梦,在哪里都能实现。
  (责任编辑:王艺璇)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207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