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山恤患者应用早期评估单的效果及对静脉通路选择正确率的影响

作者:未知

  [摘要]目的探讨脑出血患者应用早期评估单的效果,对其静脉通路选择正确率的影响进行分析。方法选取2016年5月- 2017年5月我院收治的脑出血患者110例作为研究对象,随机分为两组,对照组治疗前不应用早期评估单十预治疗,研究组治疗前应用早期评估单,对比两组患者十预效果及对静脉通路选择正确率的影响。结果研究组患者治疗效果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研究组静脉通路选择正确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脑JL血患者的治疗前期应用早期评估单治疗效果理想,能够极大提高患者静脉通路选择正确率,减少并发症发生几率,保证患者治疗效果,避免治疗中因病情恶化死亡等情况发生,临床上应当进一步推广应用。 [关键词]脑出血患者;早期评估单;静脉通路选择;效果 [中图分类号] R473.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0616( 2019) 01-101-03
  脑出血患者临床静脉治疗中,常规的静脉通路治疗都为外周留置针。脑出血患者大多病情危重,临床中常用的血管刺激性药物有尼膜通,脱水了药物则有止血药、抗癫痫药等,患者都需要大量的补液治疗,所以早期评估单的应用对于患者血管通路选择有着极为重要作用和意义[1]。快速且准确的对患者预后情况进行预测,是临床医护人员在当前所面临的主要问题[2|。现阶段,临床上对于预测方法研究尚无统一的定论,我院在脑出血患者治疗前使用早期评估单进行干预,患者治疗理想且静脉通路选择正确率高,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6年5月- 2017年5月我院收治的脑…血患者110例作为研究对象,随机分为两组,对照组和研究组患者各55例。纳入标准:患者经过临床诊断符合静脉通路治疗要求,在我院接受治疗,自身无免疫系统疾病,无严重性心肝肾等疾病、知情且同意我院此次研究工作并签署相关知情文件。排除标准:过往患者曾经确诊有脑血管意外或者脑外伤等中枢性神经疾病、各类型血液疾病,脑动脉炎、神经系统功能异常等[3]。对照组男30例,女25例,年龄45 - 85岁,平均(63.6±1.4)岁,研究组男29例,女26例,年龄45 - 86岁,平均(64.0±1.5)岁。两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同时经过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
   1.2 方法
  对照组治疗前不应用早期评估单干预治疗。研究组治疗前应用早期评估单。分为以下八个步骤:第一,早期评估单的制定及内容。第二,早期药物使用评估。第三,连续输液时间早期评估。第四,输液周期早期评估。第五,患者血管早期评估。第六,静脉留置针更换频率早期评估。第七,患者输液过程中疼痛情况的早期评估。第八,早期评估单使用方法和宣教。上述步骤具体操作内容详见讨论。
   1.3 观察指标
  对比两组患者干预效果及对静脉通路选择正确率的影响。两组干预效果评价标准:患者治疗后临床症状改善情况明显为显效,治疗后临床症状有一定改善为有效;治疗后临床症状无任何改善甚至加重为无效。治疗有效率=显效+有效[4]。
  1.4 统计学方法
  本研究数据应用SPSS18.0进行分析,其中计数资料以百分数表示,采用X2检验,计量资料以(x±s)表示,采用t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患者干预效果比较
  两组患者干预效果比较,研究组患者治疗效果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l。
   2.2 两组患者静脉通路选择正确率比较
  两组患者静脉通路选择正确率比较,研究组静脉通路选择正确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3 讨论
  脑出血在临床中属于一种严重性心脑血管类疾病,患者临床症状主要表现为,神经功能性缺损、比如语言障碍和身体偏瘫,情况严重时,部分患者会发生抽搐、意识障碍及死亡[5]。根据脑出血患者的不同疾病原因,脑出血量、临床治疗要采用不同治疗方法,另外每个患者的预后情况不同,临床上还能使用早期评估单对其进行治疗前的评估[6]。
  本研究显示,对比两组患者干预效果及对静脉通路选择正确率的影响,研究组患者治疗效果优于对照组(P<0.05);研究组静脉通路选择正确率高于对照组(P<0.05)。研究结果充分证明,早期评估单在脑出血患者临床治疗前应用,在有效提升临床疗效的同时还能提升静脉通路选择的正确率。早期评估量表使用方便快捷,医护人员容易掌握和操作,对宣教内容还能规范,防止了因医护人员能力和经验原因影响患者接受度和理解能力的情況发生,提升了患者对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导管的认知度[7-9]。我院此次应用的早期评估单在静脉通路治疗中的具体实施方法如下:第一,早期评估单的制定及内容。根据拿出学患者的临床治疗特点和疾病实际情况,制定出相关评估项目,做出表格。为临床医护人员对患者进行标准系统化评估。第二,早期药物使用评估[10]。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所用药物:脂肪乳、多巴胺、甘露醇、氨基酸、浓度3%氯化钠及丙氨酰谷氨酰胺等;建议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患者使用的药物:硝酸甘油、及丙戊酸钠注射腋;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无需使用药物:非刺激和腐蚀性药物[11]。第三,连续输液时间早期评估。患者每天连续输液时间如果在8h以上则要使用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导管,每天连续输液时间在2- 8h以内,医护人员应当建议患者使用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导管,如患者每天连续输液时间在2h以内则可不使用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导管。第四,输液周期早期评估。患者输液周期> 14d则要使用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导管,患者输液周期在> 7d、<14d,医护人员要建议患者使用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导管,患者输液周期<7则可以不用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导管[12]。第五,患者血管早期评估。患者无可视外周静脉或者静脉炎分级4-5级要使用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导管,患者有可视静脉但其血管直径过细或者是静脉炎2-3级,医护人员要建议其使用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导管,患者有可视静脉,血管直径较粗,静脉炎0-1级,可以不使用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导管[13]。第六,静脉留置针更换频率早期评估。患者如果静脉留置针1 - 2d更换一次则要使用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导管,2 - 3d更换一次患者,医护人员建议其使用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导管,> 4d更换静脉留置针患者可以不使用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导管[14]。第七,患者输液过程中疼痛情况的早期评估。患者疼痛情况为重度要使用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导管,患者疼痛清理轻度或重度,医护人员要建议其使用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导管,患者无疼痛和微疼痛情况则可不使用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导管。第八,早期评估单使用方法和宣教。患者入院后第1天,患者的责任护士要依据上述早期评估中项目同医生治疗计划相结合,在患者床边对患者情况进行逐条评估,并提出最适合患者的静脉通路治疗选择方案;告知患者疾病相关知识及治疗方法并对患者及其亲属的相关问题进行解答;患者如需要进行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导管,在患者及其家属同意情况下,要签署相关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导管同意知情文件。患者治疗如果需要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导管,但是其家属拒绝,医护人员要在其早期评估单上签署,医护人员以告知患者,拒绝使用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导管,并签字确认,在患者后期经脉治疗过程中要对其每天进行血管评估工作,并反复告知患者及其亲属静脉炎出现的危害和血管通路的重要作用。参观同病房其他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导管患者,并让患者同已经置管患者或家属交流置管后实际感受[15]。   综上所述,脑出血患者的治疗前期应用早期评估单治疗效果理想,能够极大提高患者静脉通路选择正确率,减少并发症发生几率,保证患者治疗效果,避免治疗中因病情恶化死亡等情况发生,临床上应当进一步推广应用。
  [参考文献]
   [1]邱惠琴,徐晔,张英.设计并应用术中深静脉血栓风险评估与护理记录单的临床效果观察[J].重庆医学,2017,3( 2): 359-361.
   [2] Shuang W. Yan L,Xin Z,et aI.The impact of cerebralmicrobleeds on intracerebral hemorrhage aml poor functionaloutcome of acute ischemicS缸)ke patientsheated with intravenousthmmtx)lysis:8systemahe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Journal ofNeumlogy,2017,264(7):1309-1319.
  [3]陈玉香,魏志华,翟清华.应用改良Caprini评估表降低老年病人深静脉血栓发生率的效果观察[J].护理研究,2017. 31( 17):2149-2151.
   [4]孙业富,夏爱萍,张志锋,等.不同时间点测定血浆皮质醇水平在白发性脑出血患者的应用及评价[J].广东医学,2017, 38(3):420-424.
  [5]馮玉兰,龚琪,傅毅,等.高血压性脑出血患者早期手术与预后的相关性评价[J].中国临床神经科学,2016,24(3):14-16.
   [6]王丽,谷美便,单雪,等.应用循环质量管理护理程序降低新生儿外周中心静脉置管机械性静脉炎发生率的效果观察[J].中国药物与临床,2017,17(9):14-16.
   [7]仲小玲,肖恺,孙莉.脑卅血患者术后早期应用高压氧治疗的康复效果[J].神经损伤与功能重建,2017,12(5):43 8-440.
   [8]Wu Q,Lu N,PanC.et aI.Cuillain-Barr 6 Syndrome and CerebralHemorrhage: TwoCases and Literature Review[J].EuropeanNeumlogy2016, 76( 3-4): 182.
   [9]刘新.颅内血肿微创清除术联合药物治疗脑出血的临床应用效果评估[J].中国医药导刊,2017,19( 7): 12-16.
   [10] Mendel TA.BlaZejewskahyZorek B,Szpak CM,etal.lntracerehral hemorrhage in the context of cerebralamyloid angiopathy and varied time of onset ofcerebral venous thrombosis:acase report[J].FoliaNeuropathologica, 2017,55(3):242-248.
   [11]王艳华.深静脉血栓形成风险因素评估表结合预防性护理措施在ICU患者中的应用效果[J].血栓与止血学,2016.22(4):463-464.
  [12]韦向亮,李皿,庞继彦,等.早期高压氧治疗对急性脑出血患者脑水肿和血清氧化应激产物水平的影响[J]中国临床神经外科杂志,2016,2 (9): 563-565.
   [13]张强华,周钢,张国艳.颈内静脉和锁骨下静脉穿刺人路的解剖学特点及临床应用[J].局解手术学杂志,2017,26 (1): 48-51.
   [14]王梦迪,张凌,刘鹏,等.终末期肾脏病患者初次血液透析血管通路应用的多中心调查[J].中华肾脏病杂志,2016, 32(6):418-424.
   [15]苏波,李毅.探究不同血管通路对维持性血液透析合并心血管疾病患者透析充分性评估及并发症情况[J].国际心血管病杂志,2017,2( ): 215-21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893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