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仁心为怀 大爱无疆

作者:未知

  2019年春节前,我给原徐州财经高等职业技术学校副校长刘景忠先生寄了一本我的新书《读书:让力量植入心灵》,没想到他一下子给我回寄了5本。于是我毛遂自荐,让他从5本书中选最喜欢的一本,我给他写一篇书评。他回复:“敝帚自珍啊,都喜欢,相比较而言,更喜欢《莫辜负,天赐良机》(以下简称《莫著》)。”
  读了《莫著》后,我感觉刘先生对此书的偏爱绝非偶然。这是一本偏重教育管理的学术随笔集,可以说篇篇都是呕心沥血之作,像蚌贝孕育出来的珍珠,粒粒弥足珍贵;像春蚕吐哺而成的丝茧,枚枚精思凝练,读之给人以启悟、教益和智慧。
  一、对以生为本的深刻感悟
   读《莫著》,你会深切地感受到贯穿于全书的以生为本的核心思想和精神取向。
   一要确立学生是学校存在根本的观念。面对职校生受到的歧视、冷遇和职业教育工作者的职业倦怠,著者认为,“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如果脱离了学生,我们还能谈什么?如果脱离了学生,我们还能做什么?如果脱离了学生,我们还有存在的必要吗?”(《莫著》153页)这一振聋发聩的诘问是对学校存在理由的哲学追问,它彰显了学生对学校存在的根本价值。他认为,面对表现不好的学生,我们更应该有责任感、紧迫感和使命感。因为“中职生的过去,是由社会、家庭、教育三方面共同作用的结果。无论他们现在是什么样子,需要对他们的今天负责的都不应只是他们自己”“中职生的现在,是千姿百态、丰富多彩、特点鲜明、可塑性很强的,他们将走向何方,我们责任重大。”“中职生的未来,是充满希望的,但他们必须担当起责任。”
   二要唤醒学生的成长意识。著者对职校生的生存状况有着清醒的认知,他写这些学生的自暴自弃,写他们的不良习惯,还有爱抱怨的毛病……基于对学生这样的认知,他认为“唤醒你们的成长意识、发展意识,是职业教育工作的‘内核’,职业教育所有工作都应该围绕这个‘内核’展开”。(《莫著》83页)可以说,整本书的内容都是在围绕这个“内核”,勤做“唤醒”工作。他是以生为本的,而且还是以“差生”为本的,而这才是职业教育真正的高贵和值得人们尊敬之处。
   三要以学生为尺度绳规检验教育。职业教育究竟是以教师为本,还是以学生为本,著者提出职业学校教师的“三境界”,并给出了自己的答案:“第一个境界:让学生接受你——你用正确的方法给了学生正确的知识;第二个境界:让学生喜欢你——你用高超的教学艺术调动了学生的积极性;第三个境界:让学生敬重你——你用心去引领每一个学生的健康成长。”(《莫著》121页)这三个境界都是以学生为衡量尺度和绳规标准的,是真正的以生为本。著者还以学者的敏锐与批判思维,提出教育应该提“办适合学生成长的职业教育”,而不是笼统地提“办人民满意的职业教育”。作者指出,让学生有成长感和归属感必须做到以下几点:“有足够的空间,促进学生成长;有足够的魅力,影响学生阅读;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学生醒悟;有足够的大爱,成全学生发展。”(《莫著》173页) 他还率先垂范,走近学生并倾听学生的声音,进而反思“越走进学生,我越认识到:职校生的世界原本多彩,他们个性鲜明,可塑性强,明天他们将走向何方,我们责任重大”。(《莫著》181页)他希望职教人“努力探究职校学生成长的规律,把感情、激情和温情毫无保留地奉献给自己的学生,然后,静下心来,聆听每一朵花开的声音,幸福就在其中”。
   二、对培养对象的深切关爱
   著者对学生的真切关爱之情、深挚的眷顾之意,是贯穿全书的一根红线,是令人敬佩的大爱无疆的崇高情怀。“职业教育是在教育大众化过程中产生的,始终面向大多数人和大多数职业的教育。”(潘家俊《思与行》161页)既然是面向大多数,当然就不会那么纯粹,就可能是鱼龙混杂的;而这些问题也导致职校生成了不受待见的一个群体,成了“想说爱你不容易”的、被边缘化的群体。著者沉痛地描述他们的入学背景,分析其负面现状,揭示其留给他人的印象,并理性地分析他们的特点:“这一阶段的青少年集纯洁与邪念于一身,集理智和欲望于一身,集进取与堕落于一身,集成熟与幼稚于一身,集顺从与叛逆于一身,真的是复杂得很。”(《莫著》173页)这样精准而富有见地的概括在书中还有很多。可以说,这些是我看过的对职校生认知最深刻,分析最深透的观点。
  著者之所以能对学生如此精准号脉,固然与他专家型的学术底蕴、理论功底有关,但更重要的还在于他长期走近学生“看得真切、悟得透脱”所打下的基础。他在《我的职教情缘》一文中写道:“我选择了和学生在一起。我利用听课、值班的机会尽可能地与学生接触。我把自己办公室的电话、手机号码、QQ号码、博客、微博、微信、电子信箱等所有联系方式向学生公开。我向学生郑重承诺,无论用什么方式,只要愿意联系我,我都会接待。”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长期接触和亲密磨合,所以学生都亲切地喊他“老大”,他与学生关系的融洽和谐也就不足为怪了。他也因此成了学生心目中最亲和的校长、“偶像”。
  书中第三辑“明明白白我的心”,是他写给学生、与学生互动交流的14封信。在信中他与学生恳谈、交心、神晤。读这些信,你会深切感受到著者对教育工作那份真挚的爱的厚重。这种爱不是廉价的宣言、空洞的表白或故弄玄虚的作秀,而是贯彻到生命中、躬行于实践上的用心践履。为了给学生回信,理清思路,他殚精竭虑,有时还与妻子、女儿共商。这就无怪乎他总能获得学生的善应和认同,倘若有几天没有写文章和信件,就会有学生追问:“老大,空间怎么还不更新?”学生与他的心灵互动和精神依赖已经达到了这种程度,育人的效果能差吗?
   三、对精准说理的深湛把握
   精准说理,就是说到点子上、节骨眼上、学生的心坎上。能打动学生、触悟学生、唤醒学生,这就是晓之以理。它源于著者对学生的深刻认知,即与学生接触得多,对学生认知得深、了解得透,更懂学生的“心”。所以诲人说理、励学劝善,总能出言中节,令学生膺服。我认为,《莫著》中的说理,就是精准说理的典范,并具有深刻的启悟性、鲜明的倾向性、说理的透辟性等特点。读之,我们能感受到那洋溢于字里行间激励、唤醒及改变人的温暖的启益和向善的指引,还有那令人信服的理性智慧和逻辑力量。希望能有更多的教育同人,尤其是职教工作者能够读读这本书。(责编  王鵬飞)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0647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