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怀袖雅物

作者:未知

  中国传统文化之于雅,恰如源之于流、茎之于叶,流可溯源侵蚀,叶可落而化根。
  雅,亦有典雅、儒雅、风雅之别。
  折扇的步步工艺无不体现典雅之意韵。初冬,于山地阳坡选竹,当是五六年竹龄之毛竹。表皮冬瓜色,竹质不黄不枯,竹节长而不短不弯曲,表皮无划痕、无杂质。自是如斯典雅之竹,不畏严寒,傲雪而立,挺拔俊秀,岁月沉淀,心外无物,才可成就折扇之典雅。即使是开通、开片,遭受分离之痛,也不能使其失其傲骨。以高温炙热煮竹,而防虫蛀,使竹色青黄。经历过的磨难,也不失其典雅本性。晒竹,也是典雅之心性。打眼,装扇钉以固定。由此,神形兼聚。拖边、造型、乓平、锉头,细致打磨,再以恰到好处的火候烘焙,使大骨弯曲。这是典雅之内在与外在的统一。打磨、穿小骨、烫钉。由此,扇骨制成,傲骨塑成。裁上好宣纸以为面,晒面、糊面、折面、穿面,如此成扇,不可不谓之“雅”。
  典雅,或可曰:“立品如岩上松,必历千百载风霜,方可柱明堂而成大厦;检身若璞中玉,经磨数十番沙石,乃堪琢圭璋而宝庙堂”。或可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如此一番动心忍性,方可虚怀若谷、冰壶秋月。
  于折扇之形制,扇面、扇骨、扇头、扇钉,无一不是儒雅万分。文人墨客、风流名士、士大夫本就是儒雅之众,文人多好素,故文人扇大多为素扇面。沿边、宣纸、夹条、衬纸,如君子之表里,可以花中四君子梅、兰、竹、菊或岁寒三友松、竹、梅等而同之。扇中,可题诗、可作画、可属文、可印章。此所君子之易趣。故曰,君子儒雅有如光风霁月、缓带轻裘。玉竹扇骨因其简洁素雅而为雅士喜爱。明人沈德符于其《万历野获编》中有言:“凡紫檀、象牙、乌木者,俱目为俗制,惟以棕竹、毛竹之者称怀袖雅物,其面重金亦不足贵,惟骨为时所尚。”至于扇头,有梅花头、茄头、古方头、翻轮、瓶式头、燕尾、鱼尾、一根葱等,确有儒士之风。民国时,更有方根获誉“仿古雅扇”。另有“鼠眼钉”黑牛角钉、“雀眼钉”白牛角钉、花式钉、金属钉等相配。
  所谓儒雅,可有苏轼《绿竹筠》“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使人瘦,无竹使人俗。”以蔽之。
  言于风雅,自是风流人物之怀袖折扇也,抑或美人之掩面之浅笑也。于此,折扇“扫却人间炎暑,招回人间清凉”之功用大大弱化,诸如名士之间交往,贵族女子之间交往,或贵族宴会,若配折扇,则必将增添一分风流、一分雅致。
  折扇背后,是典雅,是儒雅,是风雅。它承载了中国传统文化中关于“雅”的部分精神内涵,植根于雅,最终作为“雅”的一部分,成为“源”,成為“根”。
  作者简介:张蕊(2002.10.--),女,山东青岛,汉族,山东省青岛市第九中学,高二级十班,学生,26606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6279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