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社区主导型乡村旅游开发影响的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社区主导型乡村旅游开发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乡村旅游的可持续发展,对乡村的经济、文化、环境、社会方面都有着积极影响,但经过不断的发展,社区主导型的乡村旅游开发存在的问题也日渐凸显。以南京市六合区程桥街道山湖村为例,分析社区主导型乡村旅游开发模式存在的问题并提出具体的开发对策。
  关键词:社区主导型;乡村旅游开发;山湖村
  中图分类号:F592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291X(2019)10-0172-03
  引言
  为迎合我国日渐增长的乡村旅游需求,更好地进行乡村旅游开发活动,各类乡村旅游开发模式相继出现,社区主导型乡村旅游开发就是其一。社区主导型乡村旅游开发是社区农民作为乡村旅游开发的主导力量和核心利益主体参与旅游的规划与决策、开发与经营、管理与监督等活动的旅游发展模式[1]。不同于政府、企业主导型下的社区参与,社区主导大大增加了社区农民的权力,并使其成为主要的利益相关者,这不仅提升了社区农民对乡村旅游开发与监管等活动的参与积极性,也使得社区经济、文化、环境、社会等综合效益得到提高,实现乡村旅游的可持续发展。然而,社区主导型的乡村旅游开发模式虽然能更大程度上实现可持续发展,但在不断发展的过程中其问题也日渐凸显。以下将通过分析南京市六合区程桥街道山湖村的案例,研究社区主导型乡村旅游开发的问题并提出对策。
  一、山湖村乡村旅游开发历程分析
  1.山湖村旅游发展概况[2]。山湖村隶属南京市六合区程桥街道。六合区位于南京市北部,与安徽省相壤,古称棠邑,是“天赐国宝、中华一绝”雨花石的故乡,中国民歌《茉莉花》的发源地,是中国民歌之乡(南京市六合区人民政府网站)。目前六合区已打造了特有乡村旅游旅游品牌“六合茉莉花园”乡村旅游点,同时省四星乡村旅游点巴布洛生态谷也因良好的生态环境和农民高度参与度吸引着更多的旅游者。程桥街道地处六合区西部,其农业资源非常丰富,境内有山林面积1.2万亩,水面2万余亩,耕地7万亩(六合区程桥街道办事网站)。现在的程桥正在改变传统的发展模式,以农业综合开发为主,积极建设生态休闲观光基地、生态园、乡村旅游点等新型农业模式。得天独厚的生态环境,孕育了恋山草原和程桥池杉湿地生态园。山湖村距离六合城区约18公里,距离南京市区约60公里,同时拥有山湖水库的“湖光”和恋山的“山色”,自然资源得天独厚。恋山受山地气候影响,山上树少,只有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因而被称为“长江北岸的呼伦贝尔”。除此之外,恋山也因坡度好,视野开阔,成为南京及周边滑翔爱好者的首选之地。目前,山湖村正打造以恋山休闲观光为基础,以农耕体验和运动休闲为主体,同时拥有养生度假、生态体验、美食品味、文化科普等旅游活动功能的乡村旅游品牌。
  2.山湖村乡村旅游开发的经济影响。山湖村乡村旅游开发之前,大部分农户的家庭收入来源于年轻人外出打工,老人和孩子留守村庄,老人在家以务农为主,种植水稻或搞养殖以自给自足。山湖村开发以后,留守的老人通过各种方式参与到开发中来,增加了就业率。根据采访居民的回忆,原本留守家中简单务农的他们现在也可以通过自己的双手帮着儿子女婿减轻负担了。可见,山湖村乡村旅游开发给村民提供了新的就业机会,解决了农村部分剩余劳动力的问题。更有村民们纷纷返乡创业,增加了个体与家庭的经济收入。山湖村旅游开发之前,村里的年轻劳动力都到南京和周边城市打工赚取收入,山湖村旅游开发之后,很多村民放弃了大城市,选择回到村里,自行修建农房,开农舍,开农家馆,出售草鸡蛋等农场品,增加了不少家庭收入,改善了生活条件。此外,山湖村村民返乡带来的大量劳动力、政府的大力支持以及发展所吸引的外方投资推动了山湖村的交通、通讯、电力等基础设施建设不断完善。
  3.山湖村乡村旅游开发的文化影响。旅游的异地性和暂时性,使得旅游发展过程中必然伴随着文化接触以及旅游地文化的变迁[3]。只有在文化接触中不断维护自身文化并使其得以延续和发展,才能以独特性和原真性吸引更多的游客。山湖村的村民们也在旅游开发中认识到了这一点,他们强调在乡村旅游开发中,要弘扬和传承当地编钟文化、农耕文化等,在乡村旅游产品的开发中要突出文化的重要性。可见,乡村旅游的开发使得当地村民对本地文化产生更强烈的自豪感,提高了村民的文化保护意识,促进了当地文化的继承、保护和发展。
  4.山湖村乡村旅游开发的环境影响。乡村旅游开发改善了山湖村的生态环境,也提高了村民的生态意识。山湖村开发之前生态环境的破坏是十分明显的。以恋山来说,开发之前恋山上有许多山车痕迹,导致遭到破坏,地表裸露,而且,由于山上没有设置垃圾桶,垃圾遍地可见,严重破坏了景观。开发之后,投资方在山下设置了禁止车辆入内的标志牌以及禁止恶意破坏草地的警示牌,以保护生态资源,相关管理部门也设置了专门清理垃圾的工作人员,确保垃圾得以及时清理。乡村旅游开发过程中,农户也意识到只有注重自然环境保护,结合当地政府部门的政策解决环境污染问题,才能保障山湖村的自然资源走上可持续发展道路。
  5.山湖村乡村旅游开发的社会影响。山湖村的乡村旅游开发山也带来了社会影响。首先,促进了村民思想的轉变,丰富了村民的闲暇活动。山湖村乡村旅游开发之前村民的闲暇时间就是在家里看看电视,打打麻将,偶尔跳跳广场舞,而开发之后村民们会利用闲暇时间参加技能培训、外出学习参观,有一些爱钻研的农户会聚到一起研究如何养猪、养鸡,或者装修自家房屋改造成家庭旅社等。村民对开发的高度投入,也进一步推动了乡村旅游的发展。其次,提高了山湖村的知名度。以百度搜索为例,搜索“恋山”的信息量是1 180 000条,搜索“恋山坝上草原”的信息量是7 500条,百度百科于2015年5月创建了“恋山坝上草原”的词条,说明关注恋山的人们开始增多(百度百科)。
  二、山湖村乡村旅游开发存在的问题   1.村民收益差异引起不和谐。山湖村乡村旅游开发后,一些较有超前意识的村民最先回到农村,修建农舍,努力创业,积极投入到开发建设中来,获得了很大的收益,拉大了贫富差距,其他村民看到这些先富裕起来的人就会产生妒忌心理,这使得原本和谐的村民关系变得不和谐了。
  2.超额的接待量对生态环境造成负面影响。一般情况下,一定区域内的环境承载力是有限的[4]。旅游地接待游客量必须在环境承载力之内才能实现环境的可持续发展。然而,在周末和节假日山湖村会出现游客激增的现象,大量的游客对生态环境造成了负担。加之山湖村处于开发初期,很多基础设施不完善,村民的生态意识虽有提高但还不够,导致村民生产的厨房垃圾和生活垃圾不能及时处理,更使得山湖村的水体、大气等自然资源遭到破坏与污染。
  3.村民的“宰客”行为有损乡村旅游形象。关于“宰客”行为,以下三个方面最为突出。一是农产品随意涨价。随着山湖村乡村旅游的发展,大量游客涌入,游客对农产品的需求也越来越大,面对旺盛的市场需求,村民们抬高了农产品的价格,以此增加收入。以草鸡蛋为例,原来只卖1元一个的草鸡蛋现在涨到了1.5一个。村民大多认为即使涨价了也还是会有人来买,所以无所谓。短期来看,小小的涨幅的确会给村民增加一定的收入,但这并不利于长期的发展。二是拒绝点餐,只出售套餐的农家菜馆。游客到农村更偏爱品尝新鲜的绿色食品,但蔬菜赚取的利润极少且费时费力,村民并不乐意这样,所以村民们不让游客点餐,只出售搭配好的套餐。如此一来,既增加了利润收入,也省时省力。然而,这种现象引发了消费者不满,大大打击山湖村乡村旅游形象。
  4.投资方与政府和村民的利益出现冲突。在开发过程中,即使专家做出了详细而合理的规划,但在实行时相关利益三方都各持己见。投资方和政府的冲突在于景区主入口的选择,政府希望把主入口设置在程桥街道,从而带动程桥街道的经济发展。而投资方因是山湖村的原村民,所以希望把主入口设在山湖村村庄入口并且挨着自家。投资方与村民的冲突更多表现在恋山的使用上,投资方对恋山具有经营权,因此不希望农户随意到山上放牧、挖山上的白土、私立坟墓等行为。但很多村民认为恋山从很早以前就是大家共有的,并不是投资方一个人的,所以很多村民仍不听劝阻,更有甚者用斧头砍坏了恋山上面树立的警示牌。
  三、社区主导型乡村旅游开发的对策
  1.地方政府制定相关政策法规。政府制定相关政策法规是为了从宏观方面推动乡村旅游开发。针对社区主导型乡村旅游开发,地方政府的主要职能在于政策法规的制定和其他公共服务方面,而不是过多地参与和干涉旅游发展经营活动。政府需要加大支持力度,并根据乡村实地发展情况,制定一系列政策法规引导乡村旅游合理发展。制定的政策法规要包括保障村民公平参与开发建设,激发社区村民主导意识、规范乡村旅游市场,杜绝不正当的恶意竞争、关于不良经营行为和环境破坏行为的惩戒制度等。
  2.乡村内部建立集体组织,共同制定具有约束力的规章制度。社区主导型乡村旅游只有政府法规管制是不够的,还需要成立一个由村民民主投选出的具有一定威望的人共同组成的代表广大村民利益的集体组织。这个集体组织的主要任务是制定具有一定约束力的规章制度,带领村民们一起遵守,增强契约精神,改变村内一盘散沙无序竞争的乱态,并保障广大村民的利益,协调好村民和外界的關系。
  3.加强村民知识教育和技能培训。较低的综合素质制约了村民参与程度。因此,为建设社区主导型的乡村旅游开发模式,应该将强对当地居民的教育培训,分层分类实施,提高其参与能力,增强其自信心。通过教育与培训,使村民认识到本土文化的价值和开发意义及自身在传统文化传承中的关键作用;使村民意识到旅游发展的影响是具有双面性的,村民们需要合理把握旅游的发展方向;也要提高村民们的旅游服务技能,使村民掌握基本的旅游服务规范、旅游专业知识、相关政策法规等,有能力胜任不同的就业岗位,体现自身价值[5]。
  4.建立合理的利益分配机制。利益分配是否合理是乡村旅游能否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因此建立一个合理分配利益的机制尤为重要。合理分配不是平均分,而是按照一定的标准进行分配,使大家都能获得实际利益。例如,当有大量游客涌入或到山上举办活动时,游客的车辆都停在了村里的道路上,这对公共资源是一种占有。因此,投资方获得收益的同时,可以分配一些收益给农户。合理分配山湖村旅游开发带来的经济效益,使每个农户都能公平公正的享受利益,从而促进山湖村乡村旅游的可持续发展。
  结语
  社区主导型乡村旅游开发给山湖村带来很多积极影响,增加了就业机会,促进村民返乡,增加了个人和家庭的经济收入;促进了当地文化的继承、保护和发展,改善了该地生态环境,也提高了村民的生态意识;推动村民思想的转变,丰富了村民的生活内容,也提高了山湖村的知名度。然而,通过分析不难看出,与山湖村开发模式相同的社区主导型的乡村旅游开发也存在一些问题,一是利益分配不均引发村民矛盾;二是超额的游客接待量给村庄的生态环境带来了负面影响;三是村民因发展意识的不成熟做出的“宰客”行为使乡村旅游形象受损;四是投资方与政府、村民的利益存在冲突。通过分析以上问题提出四点对策,首先,政府制定相关政策法规,从宏观方面监管乡村旅游发展;其次,建立农村内部集体组织,制定具有一定约束力的规章制度,增强村民的契约精神,保障村民的合理利益;再次,加强对村民的教育与培训,增加村民的相关知识,提高村民的专业技能;最后,建立合理的分配机制,促进乡村旅游的可持续发展。
  参考文献:
  [1]  余意峰.社区主导型乡村旅游发展的博弈论——从个人理性到集体理性[J].经济地理,2008,(3):519-522.
  [2]  李超.社区主导型乡村旅游地内生式发展探讨——以广西田头苗寨为例[J].安徽农业科学,2013,(31):528-530.
  [3]  辛建荣,张俊霞.旅游区规划与管理[M].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2007:242-244.
  [4]  孙晋坤,章锦河,等.近十年国内外旅游环境承载力研究进展与启示[J].地理与地理信息科学,2014,(2):86-91.
  [5]  白凯,王晓华.旅游伦理学[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6:137-143.
论文来源:《经济研究导刊》 2019年10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6265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