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读者视阈下影响公共图书馆阅读推广的因素和对策

作者:未知

  [摘 要] 目前,阅读推广已经成为公共图书馆服务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公共图书馆推广发展,成为了社会越来越关注的焦点内容。公共图书馆的阅读推广,逐渐呈现出“以读者为中心”的趋势,故亟需在读者视阈下对公共图书馆阅读推广进行探讨,对其影响因素以及解决对策进行分析。
  [关键词] 阅读推广 公共图书馆 图书馆服务 影响 对策
  中图分类号:G252.17;G258.2 文献标志码:A
  自20世纪90年代起,我国社会阅读环境逐步发生变化,1997年我国开始推进“建设阅读社会”的知识工程。2003年,图书馆学会将“全民阅读”纳入发展计划,这也是我国图书馆阅读全面推广开始的起点。但近年来,国民阅读率在持续下降。因此,基于读者视阈对公共图书馆阅读推广进行探讨,具有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读者视阈下公共图书馆阅读推广的影响因素
  (一)研究方法
  文章主要采用问卷调查法,邀请某地区100位读者参与调查,然后总结调查结果。本次调查的主要內容为:读者年龄、读者性别、读者近一年的阅读频率、读者每天的阅读时间、读者偏好的阅读内容、读者读书的动机、读者的阅读方式、读者参与过的阅读推广活动、读者获取公共图书馆阅读推广活动消息的途径,以及读者倾向的阅读推广活动类型。
  (二)调查结果分析
  1.描述性统计
  统计显示,参与调查的100名读者,比例相当,分别为60名男性、40名女性,其中80%为青壮年(年龄为25~50岁),48名读者对图书馆较为熟悉,62名读者每天的阅读时间在1h以上,38名读者每天的阅读时间在1h以下。在阅读动机调查方面,有34%的读者认为自己阅读会受到周边人员的影响,37%的读者认为会受到影视作品的影响,43%的人认为会受到新媒体宣传或者新闻宣传的影响,65%的人认为阅读是为了自我提升,73%的人认为阅读不失为一个良好的休闲方式。在阅读方式调查方面,有68%的读者倾向于纸质阅读,30%的读者会使用数字阅读方法,80%的读者会应用移动阅读方法,32%的读者会收听有声读物。这充分表明,当今民众的阅读方法逐步朝着多元化的方向发展。在读者进公共图书馆的原因方面,72%的读者是因为公共图书馆有着丰富的阅读资源,28%的读者是因为公共图书馆有读者交流活动,73%的读者是因为公共图书馆有着良好的阅读氛围、阅读设施。在阅读推广活动信息获知途径方面,48%的读者表示从公共图书馆官网获取信息,60%的读者从微信等客户端获取信息,50%的读者从图书馆馆内获取信息,36%的读者表示从相关媒体获取信息。
  2.描述性分析
  调查结果显示,仅有半数读者了解公共图书馆。在信息技术、互联网、新媒体不断发展的背景下,读者获取信息的方式有了明显变化,并且多数读者都用过移动设备实现数字化阅读。当前公共图书馆阅读推广的影响因素有以下几点。第一,公共图书馆举行的阅读推广活动虽然不乏多样化的活动内容,但多数活动都是短效的、节日型的,缺乏一个可持续发展的长效机制。阅读习惯的培养并不是一个一蹴而就的过程,尤其是在数字化阅读、信息技术不断发展的背景下,读者的习惯极其容易受到其他事物所影响,短效的、节日型的阅读活动不仅违背了阅读推广的初衷,还导致公共图书馆更加容易失去读者基础。第二,读者活动是当前公共图书馆推进“全民阅读”最为重要的举措,读者和图书馆之间的互动好比开创了未来图书馆的主要发展路径。但目前,许多公共图书馆在开展活动的过程中没有充分考虑到读者的实际需求,调查中不难发现,吸引读者走进公共图书馆的主要因素仍旧是因为公共图书馆的硬件设施,只有极少数是因为图书馆的推广活动走进图书馆。多数公共图书馆对阅读活动和读者阅读动机的探索都不够深入,而公共图书馆的文化性特征更是急需重点思考。第三,参与调查的100名读者,年龄在25~50岁不等,这就充分证明了读者群体年龄的多样化。但多数图书馆的阅读推广活动目标人群多为18~22岁的大学生,而其余年龄层次的读者却没有受到足够重视。“阅读推广活动”开展的主要目标是推进“全民阅读”这一工程,以提高国民素质。事实上,阅读推广活动对于25~45岁这个年龄阶段人群的吸引力更大,并且他们也是未来“全民阅读”目标实现的主要群体,故公共图书馆急需加强对这个年龄段读者心理的研究,结合其情感需求、技能需求、理想哲思来有的放矢地开展阅读推广活动[1]。
  二、读者视阈下公共图书馆阅读推广的对策
  笔者认为,在读者视阈下,要充分尊重时下读者的阅读习惯、阅读需求,然后再开展公共图书馆推广活动,其对策具体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构建公共图书馆品牌形象
  近年来,我国国民阅读率逐步下降,同时公共图书馆在国民中的影响力也在逐步下降。但与此同时,部分有关“阅读”的电视节目取得了较好的成绩。如《朗读者》,在文化传播及阅读推广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为公共图书馆的阅读推广做出了榜样。《朗读者》最大的成功之处就在于对“阅读”的品牌刻画,节目中的各个环节充分体现了“品牌意识”,公共图书馆必须通过开展特色鲜明、规范统一的推广互动,打造图书馆品牌[2]。如2017年,由中国图书馆学会阅读推广委员会所推行的“扫码看书”活动,让众多读者了解到了图书馆推广品牌。目前,微信、豆瓣、微博等新媒体平台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公共图书馆的推广,因此,公共图书馆大可利用这些渠道,在这些平台上通过和用户的互动,促使用户利用分享、评论,达到推广宣传的目的。
  (二)构建公共图书馆激励机制
  目前,国内针对公共图书馆阅读推广活动的研究,大多集中在推广内容、推广方式上,但针对读者阅读“动机”方面的研究少之又少。笔者认为,在读者视阈下,必须要充分考虑到读者阅读的出发点及其阅读动力的来源。公共图书馆短效的、节日型的推广活动和阅读习惯养成背道而驰,而构建促进读者长效阅读的激励机制是发展公共图书馆推广的重要举措。首先,公共图书馆所举办的推广互动是否能够取得良好的推广效果,其关键在于读者的参与度,而读者的参与度又会受到时间、空间、经费等等因素的制约。读者作为一个个体,存在一定的个性差异,公共图书馆推广活动的开展,就必须找到读者关注的共同点,然后加以引导,消除个体差异的影响,有的放矢地对其阅读行为进行激励。其次,一般来说,因读者个性差异的影响,任何活动都不可做到“一网打尽”,公共图书馆的阅读推广活动同样如此,所以公共图书馆必须要构建起长效的、系统的、多层次的激励机制,确定目标人群,让读者参与互动、进行阅读的意愿能够最大限度被激发出来。对此,就可对读者的属性进行分析,利用数据挖掘算法,针对读者的年龄、职业、爱好,构建多元化的读者需求模型,然后针对其价值定义,确定各个目标人群[3]。同时,还要反复分析活动的成效,制定出能够激励读者参与阅读推广互动的长效流程。再次,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行为的激励可分为外部激励及内部激励,其中内部激励主要是指自我实现及读者在活动中所感受到的归属感,而外部激励主要是指一些虚拟的奖励或者实体奖励。从数字化阅读的角度看,公共图书馆大可借鉴其他行业的积分奖励机制,参与活动的读者在活动中可获得图书馆的积分奖励,然后读者可利用积分进行借书费用的抵消或者兑换专属权限等。这种方法能够同时满足虚拟奖励及实体奖励的需求,激发读者长期参与活动的热情。最后,在信息时代,读者每天会接触到大量的信息内容,所以需要对读者的归属感进行培养。笔者认为在,在归属感培养上,要尤其注重读者在活动中的参与感,注重活动前期的问卷调查及后期的意见反馈,并在活动中将其体现出来,在必要的情况下,还可引导读者参与图书馆活动建设,读者在“被重视、被接纳”时,其归属感自然而然就能得以提升。
  另外,要实现“全民阅读”,最为重要的是要聚拢现代阅读精神,深入探寻现代国民的阅读需求,读者到图书馆并非是单纯想要阅读,而是为了在阅读的过程中获取到一定的技能、知识、成就感。公共图书馆要充分发挥自身的权威引导作用,在推广活动中注重启迪读者要“怎样读”,注重营造沉浸式的阅读氛围,注重宣扬“阅读是一种生活”的方式。
  三、结语
  如何提高阅读推广活动的效能,吸引更多的读者参与活动,实现“全民阅读”这一目标,是现代公共图书馆急需思考的重点问题。公共图书馆需要站在读者需求的角度上,对当前推广活动的不足之处进行全面分析,同时也要对国内图书馆的推广成功案例进行探讨,这样才能有效提高推广水平。
  参考文献:
  [1]蔡寅.从读者意见看高职图书馆阅读推广存在的问题及对策[J].文化创新比较研究,2017(1):60- 61.
  [2]韩丽.自我决定理论视角下高校读者阅读意愿影响因素探究[J].图书情报工作,2018(14):22- 28.
  [3]闫顺呈.公共图书馆阅读推广活动分析及研究[J].河南图书馆学刊,2017(1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9444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