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纽约时装产业发展经验及启示

作者:未知

   [提要] 时装产业是制造业和创意产业融合度极高的产业,是一座城市独特的文化风景,时装产业结构的调整演化对城市的定位、功能和发展都有极大的影响。本文以纽约时装产业结构变动轨迹为研究对象,总结纽约时装由制造业过渡到创意产业的经验,为成都市推动制造业与创意产业融合发展提供有益借鉴。
   关键词:时装产业;制造业;创意产业;产业链
   课题项目:四川省文化产业发展研究中心课题(项目编号:WHCY2018B05)
   中图分类号:F407.86 文献标识码:A
   收录日期:2019年4月18日
   一、时装产业是城市风格的载体
   时尚,是指在特定时期内被崇尚的一种格调,涉及到人们的妆容、服饰、食物、行为、家居以及情感表达与思考方式,其中,服装又是最典型载体。消费者通过引领时尚,紧跟潮流来强化自己与世界的紧密联系,彰显自己在智力、审美以及经济实力等方面的优越感,鲜明地表达自己的价值宣言,并在茫茫人海中,辨认出与自己旗鼓相当、品味相投的行家里手,从而找到一种奇妙的群体归属感。
   城市,是时尚展示台,是一个创意场。它拥有密集的人群、拥挤的市场和畅达的活动交互网络。时装是城市中最跳跃、最生动的元素,它徘徊在一个个不断变换陈列的橱窗中,也停留在姑娘们裙裾翻飞、顾盼回眸的瞬间。每座城市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名字、悠久的故事和独特的文化符号。
   二、纽约时装产业的成长与蜕变
   (一)纽约时装产业。世界公认的“时尚之都”有五个城市,分别是巴黎、米兰、伦敦、纽约和东京。纽约,同另外四城相比,虽然进军世界时装之都起步要晚,历史文化的积淀也显得单薄,但时装行业发展所需要的时尚人物、高消费人群、文化艺术氛围、广告宣传理念与手段这些关键要素都是纽约这座号称“世界之都”的城市所引以为自豪的特征。《纽约客》宣称:“在纽约的街头,每周都是时装周。”时装产业由多个环节组成,既包含传统的制造部门,又涉及设计、销售等服务部门,是劳动密集型和知识密集型产业的结合,包含的设计、生产和营销过程。
   (二)纽约时装产业发展轨迹
   1、劳动密集型的制衣作坊。1624年,荷兰西印度公司只用几块布料和饰物将曼哈顿岛从印第安原住民手里买下,改名为新阿姆斯特丹。1664年,英国人从荷兰人手中夺下这座城市,改名为纽约。在没有铁路的时代,河流就是交通枢纽,处在哈德逊河入海口的小城,获得了发展的先机。得益于相对稳定的政治环境和大型蒸汽轮船的应用,从1820年至1920年,共有2,260万移民在纽约港上岸,其中1,130万人在纽约安家落户。作为交通枢纽和货物的集散地,纽约人可以很方便地接触到大量原材料,同时把成品运往世界各地,廉价劳动力和便捷的运输为服装制造业奠定良好的基础,再加上缝纫技术的迭代更新,尤其电动缝纫机的应用,让纽约的服装制造能力突飞猛进。但这个阶段,林立的小作坊里是劳动密集型的加工制作,高强度、长时间和低价值的劳作是当时纽约的制衣业最明显特征,“血汗工厂”是当时最普遍的图景。
   2、拥有完备生产线的成衣总部。1920~1930年期间,纽约的服装产业取得长足发展。美国各大城市也在快速步入城镇化和工业化进程中。女性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的转变同样推动服装需求量的增长,服装工厂的生产线更为完备,技术更新让生产效率不断提高,大型的百货商店到网状连锁店,零售业在一定范围内的发展,使得顾客无论远近,不论贫富,都能很快地选购到新的衣服,保持时尚周期性的循环。纽约本土的时尚杂志在更广范围内激起大众对于服装的兴趣。服务于时尚摄影的时尚广告在这些杂志中大量出现,为培育全美大众消费市场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3、纽约设计确立时尚身份。纽约时装业在国内蓬勃发展,但在国际上并没有获得一席之地,巴黎仍然是时尚界无可撼动的王者。不过机缘巧合,纽约凭借一个时装周,一战成名,确立了自己时尚界的身份。
   二战期间,纳粹占领巴黎后,巴黎的时尚地位岌岌可危:一方面战火频仍让原有的活动无法正常开展;另一方面大洋彼岸的美国媒体,宣布巴黎“時尚独裁”的时代已经结束,纽约正成为新的时尚中心。《纽约太阳报》这样写道:“随着巴黎的分崩离析,属于我们的设计师将引领风尚。”1943年,在埃莉诺·兰伯特的组织下,一场名为“媒体周”的展示会诞生了。这是纽约的第一个“时装周”,也是全世界第一个“有组织的时装周。”活动在皮埃尔酒店和广场饭店两处举行,编辑与记者被邀请来观看,给了美国设计师向全世界读者展示自己的机会。在一些时尚学者看来,纽约时装周的诞生,是纽约对巴黎“时装暴政”的一次反戈——埃莉诺·兰伯特的“媒体周”被看成是一次高明的公关行为,她的目的是利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特别契机,将人们的时尚注意力从巴黎转向纽约。《Vogue》与《Harper's Bazaar》开始在杂志上写出美国设计师的名字——在过去,他们的做法是将这些设计师统称为“匿名”,美国风格被夸赞为时髦而简洁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不仅帮助美国塑造国际政治新形象,也让纽约获得时尚领域的新身份。70年代,青年人追求狂野自由的风格,运动休闲风格的服饰成了活力展示,大众开始热爱牛仔裤、夹克和拖鞋。这些,正是美国风格的经典代表,并在此后成为“美国范儿”的代表单品。
   三、纽约时装产业蜕变背后的规律总结
   (一)时装产业价值链的延伸。时装产业的产业链主要包括三大环节:研发设计—加工生产—市场营销。纽约时装产业兴起于制造部门,而后向产业链的两端延伸,重视设计和营销,完成制造业的链内升级。发展之初,产业集中在劳动力价格低廉、交通运输便捷的地区。知识经济时代来临,使得刚性生产向柔性生产转变,为降低交易成本、获取隐性知识,产业在空间上形成柔性集聚,高价值部分的设计环节和营销环节在纽约得到充分的培育与发展,“血汗工厂”升级为“时尚之都”,就是产业升级带来的城市图景的变化。    (二)时装产业生产链环节的分离与迁移。随着全球化分工的影响,产业的低端部分开始大规模地转移至第三世界国家,个性化的生产和产业链的高端部分,产品设计、零售营销等产业中技术和资本密集型的部分被保留在纽约。在完善的经济体系中,存在两种典型的生产活动,一种是高度程序化的生产,生产过程中所使用的知识经过编码,可直接实现机械化,对劳动力技能需求低;这一部分生产活动,创造的价值较低,同时,由于是刚性知识,可复制性强,因此可以整体迁移出境,选择成本低的区位进行大规模生产。纽约的服装生产线大规模外包,寻求劳动力更为廉价、劳工技能娴熟、产能更强大的加工工厂,如中国、越南和马来西亚等地。
   (三)制造与服务融合升级。随着消费者的需求更为多元、易变,大众化、大规模制造已经不能满足消费者的需求,时装制造企业必然走上更为柔性、更为灵活的生产之路,满足个性化定制需求,制造与服务一体化发展,是时装企业在未来成败的关键。
   纽约服装街区内,设计师可以购买原材料,裁剪、缝制和展示服装,并在当地商店销售产品,创意与制造融合升级,是未来时装制造业发展的大趋势。可以想象一个场景,一位年轻的纽约时装设计师灵感突至,设计了一件衣服,画一个草图,走到街对面的办公室,迅速找到一位熟练的样品制作师,几天后,就可以找到一个气质相符的模特在一个合适的秀场,展示给消费者,并极有可能在秀场之后,就被嗅觉灵敏的时尚买手买走。
   四、纽约时装产业发展经验对成都的启示
   (一)发挥独特文化优势,助力時装产业发展。成都,是古老和时尚融合的一座城市。无论是品牌集聚度、时尚引领度,还是时尚人才成功度、国际关注度,成都的时尚已经走在前列,时尚已经刻写在成都这座城市的基因里,这是时装产业可以蓬勃发展的沃土。
   (二)发挥人才集聚效应,培育国际一流设计人才队伍。成都是一座兼容并包,休闲愉悦的城市,成都乐观轻松、丰富多彩的生活氛围对世界各地的人才形成强大的吸引力,尤其是对生活品质和文化氛围要求较高的艺术设计类人才,他们在这里自在地生活,尽情展现自己的才华,并逐渐形成人才聚集,扎根成都,迸发强劲的艺术创造力和经济推动力。
   (三)制造业与创意产业融合发展。成都市是发展新经济的前沿阵地,随着城市经济发展和功能属性的转变,拼资源、拼环境、拼劳动力的老路已经被抛弃,制造业与创意产业融合发展是必然趋势,轻制造,重设计,挖底蕴,创新品,发展成为“新时尚之都”。
  
  主要参考文献:
  [1]孙莹,汪明峰.纽约时尚产业的空间组织演化及其动力机制[J].世界地理研究,2014.3.
  [2]王颖頔.时尚之都纽约的成功经验及对北京的启示[D].北京服装学院硕士论文,2012.
  [3]金晗.中国服装业打造国际品牌的战略研究[D].首都经济贸易大学硕士论文,2005.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90146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