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美国乡村旅游发展经验及其对上海的启示

作者:未知

  摘要 在介绍美国乡村旅游发展契机的基础上,分析了美国乡村旅游的4种主要类型,以及美国乡村旅游注重地方政府管理、保持着乡村性、产业信息化程度高、环境保护意识强的特点。笔者认为借鉴于美国乡村旅游发展经验,上海市乡村旅游发展应该健全乡村旅游发展顶层设计,营造类型多样的乡村旅游市场,完善乡村交通网络基础设施建设,注重乡村旅游的可持续性发展。
  关键词 美国;上海;乡村旅游;启示
  中图分类号 F590.75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0517-6611(2019)10-0116-03
  Abstract On the basis of introducing the opportunities of rural tourism develop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this study analyzed four main types of rural tourism in the United States,and the characteristics of rural tourism in the United States,which emphasized local government management,maintained rural character,high degree of industrial informatization and strong awareness of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Based on the experience of rural tourism develop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the author believes that the toplevel design of rural tourism development in Shanghai should be improved,various types of rural tourism market should be created,the infrastructure construction of rural transportation network should be improved,and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rural tourism should be emphasized.
  Key words The United States;Shanghai;Rural tourism;Implication
  1 美国乡村旅游发展的契机
  1.1 美国联邦政府政策支持
  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户外游憩活动在美国人生活中的比重越来越大,人们巨大的需求对现有户外空间和设施产生巨大的压力。1958年,美国国会批准成立了户外游憩资源评估委员会,主要用于评估人们对户外游憩的兴趣并及时反馈观察的结果。从20世纪60年代到20世纪70年代,美国又相继建立了国家荒野保护体系、国家游憩区和其他的国家体系,通过了国家荒野和风景河流法案、国家步道系统法案。同时,通过立法的形式成立了土地和水域保护基金为户外游憩提供资金。美国联邦政府出台的众多法案和建立的体系,增加了公共用地并禁止工业使用,户外游憩进入到了发展的黄金时期,也促进了乡村旅游的大力发展。
  1.2 “二战”后游憩运动的兴起
  “二战”后,美国经济逐渐复苏,随着人们可支配收入的增加和带薪休假时间的增多,旅游者开始寻求新的娱乐方式,与“二战”相关的新兴运动滑雪、漂流、吉普车旅行刺激了户外游憩运动的快速发展。滑雪运动的兴起与战后滑雪部队重返山地滑雪有关,一些知名的度假村如科罗拉多州的维尔、华盛顿州的水晶山等纷纷抓住这一需求,开辟新的滑雪场,使得滑雪成为发展最快的运动[1]。同时“二战”后剩余了大量的救生筏,也促使漂流运动迅速发展,而吉普车的广泛使用推动了越野旅行的发展。大量的旅游者涌入乡村地区开展游憩活动,这种情况从“二战”后一直持续到现在。同时,美国乡村旅游的发展是与高速公路建设紧密相关的。“二战”后不久,美国完善了高速公路体系,旅游者可以凭借四通八达的州际公路网和二级公路网驾车到达美国50个州包括夏威夷之内的任何乡村地区,公路的建设进一步推动了乡村旅游的发展。
  1.3 美国乡村经济的转型
  美国传统乡村经济主要依靠自然资源消耗型产业,如农业、渔业、林业、矿业等。19世纪中叶,随着工业革命的发展,美国加快了城市化的进程,乡村经济出现了巨大的變化,传统的自然资源消耗型经济日益萎缩,乡村工作岗位大量减少。20世纪80年代的农场危机又进一步恶化了形势,许多农场运营困难,一些农场主不得不放弃了农场,还有一些从事非农工作补贴家用。面对乡村经济的萎靡不振和失业率的居高不下,乡村社区开始寻找新的经济增长方式,旅游业和服务业成为振兴乡村经济的新的力量[2]。到20世纪末,全美2 300个农业县中只有一小部分完全以农业为主,大部分都从事旅游业和服务业[3]。乡村经济完成了从以自然资源消耗为主到以服务为主的转型。
  1.4 州政府的大力扶持
  美国各个州政府对乡村旅游进行了大力扶持,政府内都设立了旅游管理部门,负责旅游市场营销。其中最重要的政策就是通过立法的形式允许当地政府对旅游经营企业的使用者,主要是外地游客,实施新的税收。在这些税收中最常见的是对商业住宿设施的使用者征税,大部分州都征收“床位税”“临时房间税”等。这种广泛实施的客房税对美国乡村旅游的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在州政府实施这项政策之前,只有大城市才有足够的资金成立会议和访客局,而现在,只要社区的管辖范围内有商业住宿设施,都设有类似的机构,这有利于当地乡村旅游的发展。   2 美国乡村旅游的类型
  作为世界旅游组织名单上最爱欢迎的旅游目的地之一,美国的吸引力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归功于乡村。尽管全美只有不到1/4的人口生活在乡村,但乡村却拥有超过90%的自然资源。由于美国乡村旅游资源的多样性,乡村旅游者可以开展的活动也是多种多样的,根据Dane[4]的统计和分析,美国乡村旅游者最喜欢的活动分别是美食、购物、海滩(湖、河)、参观历史景点、钓鱼、打猎、划船、参加乡村节庆(集市)、骑自行车、徒步旅行、参加宗教活动、露营、参加体育赛事、拜访酒庄(农场、果园)、赌博、参观美国印地安保留区等。根据乡村旅游发展的不同资源基础,可以将美国的乡村旅游概括为户外生态游、文化遗产游、农业旅游和乡村节庆游4种类型。
  2.1 以自然资源为基础的户外生态游
  美国建立了系统化的保护区,如国家公园、国家森林、保护海岸带等。由于这些自然资源大多位于乡村,也就成为了户外生态游的吸引物。美国保护自然的措施始于1864年,政府在加利福尼亚州的优胜美地山谷划出一片土地,用于保护当地巨大的红杉树。1872年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国家公园黄石公园。迄今为止,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管辖着59座国家公园和300多座具有自然和文化价值的保护区。观光、划船、钓鱼、打猎、徒步旅行、露营和骑自行车是最受欢迎的户外运动。近年来,由于生态游的蓬勃发展和环保组织的大力推动,环境保护的意识深入人心,观鸟活动迅速发展起来,而打猎和钓鱼活动则呈现下降的趋势[5]。
  2.2 以文化和遗产资源为基础的文化遗产游
  美国有着历史悠久的印地安文化和大量的殖民地文化遗产。由于人们对文化和遗产旅游的兴趣日益高涨,1995年白宫的旅游会议发布了信息,任何社区都可以发展文化和遗产旅游,自此文化和遗产旅游进入了高速发展期[6]。各种各样的遗产资源如村庄、矿井、采石场、桥梁、印地安保留地、战场等纷纷得到开发,它们构成了文化遗产游的重要吸引物。如印地安保留地对旅游者尤其是海外旅游者有着特殊的吸引力,人们对印地安人的建筑、舞蹈、生活方式、文化仪式、手工艺品怀有浓厚的兴趣,这些遗产资源在振兴乡村经济方面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2.3 以农业资源为基础的农业旅游 美国农业旅游的主要形式是假日农场或假日牧场,他们主要的客源来自于周边的城市,而对于城市的居民而言,远离城市,在农场或牧场不仅能呼吸新鲜的空气,享受田园风光,还能够感受不同的乡村生活。成千上万的假日农场或假日牧场的出现也带来了激烈的竞争,为了吸引更多的游客,许多农场和牧场不仅提供舒适的度假设施,而且开展丰富多彩的活动,如骑马、做农活、钓鱼、游泳、打猎、露营、徒步旅行、划船、滑雪、玩雪地摩托、摄影、放牧、野餐等[7]。还有一些农场和牧场甚至建了高尔夫球场和游泳池来迎合游客的需要。除了假日农场和牧场,与农作物生产有关的农业旅游活动也倍受游客的青睐,在爱达荷州,游客可以观看大面积马铃薯的播种或收获;在亚利桑那州、加利福尼亚州和弗罗里达州,游客们可以参观柑橘果园;在夏威夷,则将有机会品尝到种植园新鲜采摘的菠萝。另一种风靡全球的农业旅游形式就是葡萄酒旅游。在德克萨斯州,以葡萄栽培为主的农业旅游占据了当地乡村旅游的主导地位,而在加利福尼亚州北部地区,许多酒庄直接向游客敞开大门,让他们观看葡萄酒的生产过程、品酒并购买产品[8]。
  2.4 以节庆活动为基础的乡村节庆游
  美国大部分社区、乡镇都会举办乡村节庆和集市。许多节日最初是为了庆祝当地活动,如秋季丰收等。随着经济的发展,乡村社区开始扩大节庆活动的范围来吸引游客,最常见的节庆类型就是美食和农场宴请、庆祝民族节日、乡村艺术和手工艺品展示、乡村音乐会等。全美到处都有乡村节庆,他们展现了当地的特色。如在美国西北部,许多节庆是与渔业和捕鱼有关的,而中西部地区则以农业方面的节庆为主,桃子节、草莓节、樱桃节、泡菜节、苹果酱节、火鸡节、鸡蛋节、奶酪节等都展现了农业在社会经济生活方面的重要性。乡村节庆是美国乡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每年举行的乡村节庆多达一万多个,一些乡村节庆创出了品牌,吸引了大量的游客,成为乡村经济新的增长点[9]。尽管乡村节庆的目的是获得经济收益,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丰富了乡村地区居民的生活,强化了乡村的整体形象。
  3 美国乡村旅游的特点
  3.1 注重地方政府管理
  事实上,美国没有一个全国性的旅游管理机构,因此也没有专门管理农业旅游的机构。尽管缺乏机构的支持和管理,美国政府还是在政策上给予了乡村旅游一定的支持。1981年,美国国会在商务部下成立了美国旅行和旅游管理局,研究农业旅游对乡村经济增长和多样化的可行性。1992年,成立了國家乡村旅游基金会,后来因为资金缺乏而不了了之。正是因为缺少一个全国性机构,乡村旅游可以认为是美国50个州的旅游政策的组合。州政府根据各州的情况制定乡村旅游管理法规,规范土地、建筑、道路、农产品、食品加工等相关事项,将具体的开发权、管理权下放到县市级政府,但不干预县市级政府的旅游管理行为。县市级政府毫无疑问更加了解当地的自然资源和人文资源,社区居民的意愿,在此基础上制定出详细的规划,合理利用好每一寸土地,使得乡村旅游的发展能给当地的经济社会文化发展带来更大的效益。
  3.2 保持乡村性
  乡村地区生态环境优美、民风淳朴,但是抗干扰能力弱,大量游客的涌入和繁忙的交通会给乡村地区和社区带来负面的影响,其中最严重的是“乡村性”的消失。“乡村性”是乡村旅游的生命力所在,乡村自然的田园风光、悠久的文化风俗、独特的生活方式对城市的居民有着持久的吸引力。为了保持“乡村性”,美国很重视乡村自然环境和文化的保护,在进行乡村旅游规划时注意保持其原汁原味,避免乡村旅游开发的同质化和城市化,建成的游客中心和服务设施等规模都较小,在生态资源脆弱的地区和遗产地尽量采用徒步旅行解决交通问题。   3.3 产业信息化程度高
  美国是世界科技强国,其优势也辐射到了乡村旅游领域。20世纪末,美国制定了农业信息化的国家战略,通过立法实施“信息高速公路计划”,大规模地开展信息化基础设施建设[10]。通过收集大量的涉农信息建立了专业化的数据中心,同时利用市场化手段推动农业信息化的建设,形成了联邦、州、县市贯通的农业信息网,通过网络可以实现对外宣传、市场推广、内部管理等多项功能。任何一个乡村旅游企业可以通过其自有的网站或者服务平台发布旅游信息招徕游客,游客可以借助网络关注乡村旅游产品的发布、活动的具体情况等信息,还可以预约行程、采购产品等。
  3.4 环境保护意识强
  由于生态游的兴起和迅速传播,乡村旅游中的环境保护意识日益浓厚,在美国一些州,尽管打猎仍然是合法的行为,但是狩猎的人群却呈下降的趋势。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州政府、县市政府在管理乡村旅游地时注意环境保护意识的宣传,设置了大量的旅游提示标识,让游客在欣赏风光、体验自然的同时学习环境保护的知识。如为了应对优胜美地、大峡谷、锡安国家公园等被保护地区的环境污染和过度拥挤问题,在旅游高峰时段,国家公园管理局采取限制车辆进入公园的部分区域,使用接驳车解决交通问题的方式。
  4 美国乡村旅游发展经验对上海的启示
  4.1 健全乡村旅游发展顶层设计
  美国各级政府制定的乡村旅游的政策和规划论证是乡村旅游成功发展的关键。联邦、州政府、县市政府都制定了相关的法律法规,对每一块土地都有详细的规划,经营者要开办乡村旅游企业就不得不面对众多的条款,但是这些法律法规却为乡村旅游的健康发展做好了铺垫。近些年,上海市出台了一些关于乡村旅游的条例和意见,有效地推动了上海乡村旅游的发展。在具体实践上,各级政府尤其是区、街道和专业部门可以结合本地实际,按照上海休闲农业发展的“十三五”规划和全市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发展的产业布局规划,借助第三方规划机构的技术支持,制定富有本地特色、突出本地优势的乡村旅游发展规划,并落实到每个农村、每个项目,将产业发展和农民利益有机结合起来,促进上海乡村旅游的健康有序发展。
  4.2 营造类型多样的乡村旅游市场
  经过多年的经营发展,美国乡村旅游已经成为乡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乡村旅游不仅类型多样,有户外生态游、文化遗产游、农业旅游和农业节庆等,而且旅游产品丰富,以森林、水体、农庄、牧场、村落、农田等为载体开展的活动可以满足不同层次旅游者的需求。自从1998年国家旅游局推出“华夏城乡游”的主题后,上海加快了乡村旅游产品的开发和发展,乡村旅游在促进农村经济结构调整、缩小了城乡收入差距、加快城乡二元经济结构转型方面发挥了巨大的作用。随着上海经济社会的发展,旅游者对产品的层次需求越来越高,不满足于“吃农家饭、住农家屋”和春天看花、秋天采摘等初级的旅游产品。要想保持乡村旅游的生机,就要进一步营造类型多样的乡村旅游市场,生态游方面大力开发户外游憩运动;农业旅游方面提高游客的参与度,让游客参与到农事活动中;在文化遗产游上积极挖掘乡村民俗文化、遗产文化,形成当地特色;利用各种农业活动举办农业节庆,扩大规模,争取创出品牌。
  4.3 完善乡村交通网络基础设施建设
  美国知名的旅游专家Gartner[11]认为一个成功的乡村旅游地应具备3个条件:①门户社区能提供基本的服务如食物和住宿;②旅游吸引物;③便捷的交通,从服务中心可以通往旅游吸引物,从旅游市场可以到达门户社区。要推动上海乡村旅游发展,就必须加大投入完善乡村交通网络的基础设施建设,目前上海城区已经建立了较为完备的交通网络,通过轨道交通和公交系统可以便捷地到达市区的大部分景点,但是乡村的交通网络尚未完全建成,部分乡村旅游景区没有直达的公共交通,一些地区的交通标识缺失或模糊不清,游客通过公共交通前往乡村景区往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降低了游客的出游意愿。应完善乡村最后1 km交通,开通直达景区的公交线路,增加班次,加大乡村景区的可进入性。同时,针对自驾游人群完善道路标识系统、更新景区导览图、扩建停车场、增加洗手间等配套设施。
  4.4 注重乡村旅游的可持续性发展
  一般来说,乡村地区经济发展水平较低,居民受教育程度低,迫切地希望改变现有的生活状况,容易发生急功近利的破坏性开发,而乡村旅游资源的脆弱性,使得它对环境变化敏感,尤其是一些稀缺的自然资源和文化遗产,一旦破坏就很难重建。要注重乡村旅游的可持续性发展就要开发与保护并重,保持其“乡村性”。开发自然资源时要把对周围环境的破坏降至最小,避免大兴土木,加强对当地原生态环境的保护;开发人文资源时要注意保持其“原汁原味”,深度挖掘文化内涵,突出其地方特色,使之与其他产品区别开来,成为不可替代的旅游产品。同时,设置旅游宣传标识牌,自然知识标牌等,让游客在大自然的课堂中了解周边的自然环境、风俗文化的知识,进一步加强游客的环保意识,自觉规范自身的行为,促进乡村旅游的健康发展。
  参考文獻
  [1] SIEHL G.US recreation policies since world war 11[M]//GARTNER W,LIME D.Trends in recreation,leisure,and tourism.Wallingford:CABI,2000:91-102.
  [2] WILSON S,FESENMAIER D R,FESENMAIER J,et al.Factors for success in rural tourism development[J].Journal of travel research,2001,40(2):132-138.
  [3] LONG P,EDGELL D.Rural tourism in the United States:The peak to peak scenic byway and KOA[M]//PAGE S J,GETZ D.The business of rural tourism: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s.London:International Thomson Business Press,1997:61-76.   [4] DANE S.Stories across America:Opportunities for rural tourism [M].Washington,DC:National Trust for Historic Preservation,2001:3.
  [5] SCOTT D,THIGPEN J.Understanding the birder as tourist:Segmenting visitors to the Texas Hummer/bird Celebration[J].Human dimensions of wildlife,2003,8(3):199-218.
  [6] 邓金阳,张耀启.美国乡村旅游发展[J].林业经济问题,2007,27(4):335-340.
  [7] IBRAHIM H,CORDES K A.Outdoor recreation:Enrichment for a lifetime[M].Champaign,IL:Sagamore,2002:361-367.
  [8] TELFER D J.Strategic alliances along the Niagare Wine Route[J].Tourism management,2001,22(1):21-30.
  [9] JANISKEE R L,DREWS P L.Rural festivals and community reimaging[M]//BUTLER R,HALL C M,JENKINS J.Tourism and recreation in rural areas.Chichester:John Wiley&Sons,1998:157-175.
  [10] 徐暉,周之澄,周武忠.北美休闲农业发展特点及其经验启示[J].世界农业,2014(11):110-116.
  [11] GARTNER W.Rural tourism development in the USA[J].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tourism research,2004,6(6):151-164.
  安徽农业科学,J.Anhui Agric.Sci. 2019,47(10):119-120,129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407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