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发达地区发展普惠金融的策略

作者:未知

  摘 要:分析云南省普惠金融发展状况,构建云南省普惠金融指标体系,对云南省16个州市现有的普惠金融发展状况进行分析,发现各州市的银行人口密度、银行地理密度、存款使用情况、贷款使用情况、人均GDP的发展情况不容乐观,现有的普惠金融发展程度较低。欠发达地区发展普惠金融,不仅离不开市场的积极推动,也离不开政府的大力扶持。
  关键词:欠发达地区 云南省 普惠金融 发展策略
   一、引言和综述
  为缓解社会矛盾,缩小贫富差距,实现经济的包容性增长,亟需新的金融模式出现,普惠金融就是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产生的。2005年,联合国首次提出普惠金融的概念[1]。强调发展中国家应该通过制定政策,建立一个可以为所有人提供金融服务的普惠金融体系。金融机构提供诸如储蓄、信贷、保险等多种业务,使个人和企业都能够以合理的价格获得所需的金融服务。我国于2006年引入普惠金融的概念。2013年《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中提出,使普惠金融成为推动我国金融体制深化改革的重要力量。2016年《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中指出,我国普惠金融发展的重心是对小微企业、城镇低收入群体、农民、老年人、残疾人提供帮助。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预计,我国在2020年将会建立起符合小康社会发展的普惠金融体系,解决欠发达地区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付莎以省际面板数据为研究样本,发现我国普惠金融指数总体呈震荡中提升的趋势,东部地区的普惠金融发展快于中西部地区,普惠金融与宏观经济呈倒U型关系[2];李建伟通过建立VEC模型,实证得出在农村地区,普惠金融对收入的分配状况有正向的作用[3];李涛提出相关部门在推动普惠金融发展的同时,也应该关注企业投资资金贷款和个人普惠金融服务中的风险[4];马彧菲、杜朝运通过构建普惠金融评价体系,发现金融服务中的保险业不发达[5]。王宁利用指数平滑法,建立了普惠金融的发展对贫困家庭收入差距影响的理论分析框架,发现未享受金融服务的贫困家庭更容易陷入“贫困陷阱[6]”;Hanning认为,普惠金融是确保社会各阶层,尤其是贫困群体能够公平地享受正规金融产品和服务[7];Leeladhar发现普惠金融经历过小额信贷、微型金融阶段,现已发展成为包容所有人的金融服务体系[8];Diniz认为有必要推广金融教育,使普惠金融在给贫困群众带来经济帮助的同时,缓解过度负债的现象[9]。
  通过对国内外学者的研究成果进行分析,在普惠金融的发展模式及水平方面较为集中,而在定量研究方面,几乎都是采用指标构建的方式,但并没有与时俱进。为研究普欠发达地区发展惠金融的策略,本文依据云南省16个州市2010-2018年的数据,在使用变异系数法确定其权重的基础之上构建普惠金融发展指数。
  二、云南省普惠金融发展状况
  (一)现状
  云南省位于我国西南地区,地理区位偏远、地形复杂、民族多样,经济发展水平在全国一直处于落后地位,贫困范围广、程度深。从实际情况看,许多偏远地区的贫穷与落后是限制云南省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10]。
  云南省对于普惠金融的发展提出了多项优惠政策,坚持惠民生、保基本、可持续的原则。昆明市搭建银政企平台,成立“财园助企贷”项目,缓解小微企业资金紧张的问题;农信社推出“惠果贷”“商易贷”,扶持种植经济林木的小微企业与农户;楚雄市推广“裕农通”业务,建设银行在未设立营业网点的乡镇,与当地信誉良好的商户开展合作,成立助农服务站点;普洱市根据当地特色资源,创新了金融产品,向广大农户发放“蔗农贷”“坚果贷”“烟农贷”“普洱茶贷”等多项贷款;文山州设立“扶农宝”项目,向当地因生产经营失败、遭受重大自然灾害或家庭变故的农户提供贷款资金,解决农户资金周转难、还贷难的问题。
  (二)问题
  作为西部民族地区,云南省存在边疆问题、民族问题、贫困问题,在发展普惠金融的过程中,贫困群体的经济状况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改善。
  政策性银行、商业银行、合作型金融机构之间难以形成很好的平衡,云南省乡镇上的商业银行多为中国农业银行、农村信用社和邮政储蓄银行,出于成本等因素的考虑,商业银行在偏远地区的覆盖率低。金融机构的内部自助设备等基础设施比较落后,传统的存、贷、汇业务难以满足群众日益增长的金融需求。农业生产易受自然灾害影响,农民的抗风险能力弱,缺乏有效的生活保障。在农村推行保险业务利润低,广大农村地区就被保险机构排斥在服务范围之外。老人对普惠金融推出的服务产品了解甚少,不擅长使用移动支付,并且金融风险的防范意识不足,难以较好的使用普惠金融产品。金融市场缺乏有效监管,相关的法律法规并不能很好地促进普惠金融市场健康持续运行。
  (三)意义
  以临沧县现临沧县已改名为临翔区。的南美拉祜族自治乡为例,2002年10月,该乡总人口数有4386人,其中从事农业的人口数高达4226人。该乡历来以狩猎为生,长期生活在山区,习惯刻木结绳记事,与现代市场格格不入。临沧县政府为实现脱贫致富,抓住南美乡被列为云南省506个扶贫攻坚乡的机遇,实施“五大扶贫工程”。1999年就基本解决了温饱问题,2001年全乡经济总收入是1987年的7倍多。成绩的取得,离不开“五大工程”中经济政策的作用。临沧县政府提出挂钩帮乡、帮村户的挂钩扶贫制度,同时,大力发展经济工程,重点扶持茶叶、油菜、泡核桃这三大当地的经济支柱性产业。“五大工程”的实施,改善了当地群众的物质生活水平,让群众认识到金融的作用,使拉祜族脱贫开发有了质的飞跃[11]。
  三、云南省普惠金融发展水平的测度
  (一)指标的选取及构建说明数据分别来自《云南省统计年鉴》、《中国银行监督管理委员会》、2018年的數据来自各州市的《政府工作报告》及部分缺失数据根据各州市政府报告公布的增长率通过计算所得。   本文根据云南省16个州市的基本情况与数据的可得性,从普惠金融的供给与需求两个方面构建指标。其中在普惠金融供给方面,本文采用了银行的人口密度以及地理密度两个指标作为普惠金融的供给指标;在普惠金融的需求方面,本文采用了地区的存款使用情况、贷款使用情况、人均GDP作为普惠金融的需求指标,具体指标如表1所示。
  (二)构建普惠金融指数方法
  权重是权衡被评价事物中诸多因素的相对重要程度。本文利用“变异系数法”对表一指标体系中的各级指标赋予权重,并做加权求和,对云南省以及各州市的普惠金融具体指标进行定量讨论,探究云南省及各州市在普惠金融发展过程中各指标的重要度。具体实现方法如下:
  1.确定权重
  本文通过变异系数发来确定相应的每个指标的相应权重,其计算步骤是:首先计算各指标的平均数Xi以及标准差δi;其次利用公式Vi=σi/Xi,得出变异系数Vi并求和,最后利用公式wi=Vi/∑vi,得出各指标相应权重。
  2.构建普惠金融发展指数IFI
  根据各指标权重,便可得出各指标的普惠金融发展测度指数Ki,即Ki=Wi×(xi-xmin)xmax-xmin,最后根据上述5各指标做出测度,可得出测度云南省各州市的普惠金融发展测度指数Ki以及普惠金融发展指数IFI,其中IFI的计算公式为:
  (三)测算结果
  根据上述公式,可得出F1、F2、F3、F4、F5指标在普惠金融中的相应的标准差、平均值、变异系数以及权重,测算结果如表2所示;同时,也得出云南省各州市的普惠金融水平,具体如图1所示。
  (四)研究结果
  本报告根据“变异系数法”确定各指标权重,并探究2010-2018年各州市的普惠金融水平可知:
  1.云南省的整体IFI水平较低。根据国际对IFI的划分标准:0     2.云南省各州市的IFI与人均GDP之间有较大的差异。人均GDP能够反应人们的购买力,也一定程度上反应经济能力。在云南省的16个州市中,只有昆明市的IFI与经济发展水平有较为明显的正向关系,而其他州市都表现出巨大的差异。
  3.云南省的普惠金融发展较为缓慢。除了昆明的IFI增长速率较快,云南省的平均IFI增长速率以及各州市的速率十分缓慢,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各州市在普惠金融发展方面普遍落后。
  四、政策建议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云南省经济增速较缓、地区间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现象较为严重,为建立能够满足多层次金融需求的普惠金融体系,实现云南省经济包容性增长、可持续性发展,现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1.加强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在云南省偏远地区,应该发挥政策性金融机构、大中小型商业银行、合作性金融机构各自的优势,提高云南省乡镇金融服务的可得性。商业银行资金雄厚,可以在农村地区推广季节性融资,支持当地具有发展空间的企业形成产业集群。同时,可以将吸收的部分存款用于对普惠金融体系的构建,不断优化云南省的经济结构[12]。小额贷款公司应继续坚持小额化、分散化的特点,发挥支农支小的作用,对需要获得金融服务的群体可以通过抵押贷款、信用贷款、“公司+农户”等多种贷款方式,取得贷款资金。村镇银行在放贷过程中,应继续坚持审批快、无抵押、低利率的高效运作方式。资金互助社虽然规模小,但是胜在互助社的社员是自愿入股的,社员彼此比较了解,可以减少信息不对称带来的金融风险。
  2.创新金融服务产品。云南省各地区应结合地方特色优势产业,积极开发与创新普惠性强的服务产品。积极引导各类金融机构不断提高服务质量,针对低收入人群、农业企业、小微企业开发普惠性强的产品。大力推广保险、证券、基金等金融产品,引导和鼓励云南省地方性金融机构经营重心下移,例如诚泰保险、太平洋证券、红塔证券等应至少在县域实现基层网点全覆盖。其中农业保险使农民有效应对因自然灾害等因素所导致的生产性风险,降低农业生产中的灾害损失。养老保险对于经济有困难的老年人,可以采用缴费补贴、老人直补、基金贴息、待遇调整等多种方式建立参保补贴制度[13]。医疗保险在一定程度上弥补因病致贫情况的出现,给予群众生活保障。
  3.发展互联网金融。随着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现代网络技术在生活中的应用,愈发成熟的互联网体系为金融行业也提供了技术支持。互联网金融不依赖于传统的物理营业网点,运营成本低。使用手机就可以远程开户,在网上移动支付“云闪付”、电子银行、自助设备的普及,极大地便利了人们的生活。云南省也可以借助互联网平台,发展电商业务,让云南省特色产品走出去,例如昭通苹果、玉溪褚橙、凤庆滇红等,激发群众创业热情,给经济发展带来更多机遇。
  4.普及金融知识。加强金融知识培训,切实提高云南省偏远地区居民对于普惠金融的接受程度,发掘出潜在的金融客户。同时,增强金融消费者的维权意识,保护自身的合法权益。通过人民银行的带头作用,在欠发达地区开展金融知识培训,推出浅显易懂的宣传读物,加强宣传小额信贷、农业保险、反假币等内容。立法机关通过媒体网络进行金融法制教育的宣传,加强金融消费者的风险防范意识和维权能力,杜绝例如“e租宝”之类的金融骗局。地方政府积极宣传“金融惠民工程”、“送金融知识下乡”等项目,向群众普及惠民政策、金融基本知识、消费者维权措施。
  5.健全信用信息体系
  我国儒家强调“仁、义、礼、智、信”,论语云“人而无信不知其可”。明清时期,山西商人在与外省商人进行商业贸易活动时,在基于信用制度的基础上,出具用纸做的汇票进行异地价值交易,实现了跨时间、跨空间的交易[14]。诚信是一切经济活动运行的保障,信用信息体系的建立具有重要意义。发挥征信体系作用,扩大信用信息数据库,采用行之有效的信用评级标准。银行、公安、工商部门相互合作,将群众的信用信息联网,结合户籍所在地、居住地、财产、工商登记、税收登记、违法犯罪记录等信息,通过不同部门的信息整合,形成信用信息共享机制。金融机构在向客户提供金融服务时,通过信用信息平台查询客户信用信息,做出信用评级,降低金融機构经营风险。对信用好、还贷积极的客户给予优惠政策,对失信的客户做出相应的惩罚,必要时可以采用法律手段。   6.制定法律法规。在提供普惠金融服务的过程中,要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设立监管标准,明确监管责任,形成行业规范,为云南省的普惠金融的发展,创造创新发展、公平竞争的大环境;并且财政部、央行以及其他政府相关部门应加强立法工作,提供普惠金融发展的法律保障。通过法律制度的不断完善,营造良好的金融市场外部环境。可以制定“两权”抵押等相关法律制度,加快补齐地方金融监管制度短板,修订互联网金融的相关制度,加强对保险业务的规范等。
  7.加大政策扶持。云南省经济薄弱,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不足。对于普惠金融服务站提供適当的政策优惠和税收补贴,调动金融机构开展业务的积极性。对于存款准备金率、信贷产品贴息水平都能给予一定的照顾政策。建立小额贷款损失补偿机制,确立事前补贴。增加对贫困居民、小微企业的贷款比例。对小额借贷者中没有生产技能、缺乏创业经验的人提供免费培训。重点扶持有前景、有市场的小微企业。对于刚起步的小微企业,适当减免营业税。出台区域化金融扶持政策,实行差异化管理。云南省各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差异大,政府对不同地区实行差别化的存款准备金和再贷款政策,对农业贷款和中小企业贷款给予利率优惠。控制经济较落后地区信贷资源流出,降低信贷门槛,保证当地居民在短期不利条件下能够维持正常的生产活动和消费水平。
  
  参考文献:
  [1]李滨.普惠金融的制度分析与测度研究[D].厦门大学,2014.
  [2]付莎,王军.中国普惠金融发展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基于省际面板数据的实证研究[J].云南财经大学学报,2018,34(03):56-65.
  [3]李建伟,李树生,胡斌.具有普惠金融内涵的金融发展与城乡收入分配的失衡调整——基于VEC模型的实证研究[J].云南财经大学学报,2015,31(01):110-116.
  [4]李涛,徐翔,孙硕.普惠金融与经济增长[J].金融研究,2016(04):1-16.
  [5]马彧菲,杜朝运.普惠金融指数的构建及国际考察[J].国际经贸探索,2016,32(01):105-114.
  [6]王宁,王丽娜,赵建玲.普惠金融发展与贫困减缓的内在逻辑[J].河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39(02):127-131.
  [7]Hannig,A,and S.Jansen,Financial Inclusion and Financial Stability:Current Policy lssues,ADBI Working Paper No.259,2010.
  [8]Leeladhar,V.Taking Banking Services to the Common Man Finance Inclusion[J].Reserve Bank of India Bulletion,2006,60(1):73-77.
  [9]Diniz,E.,Birochi,R.and Pozzebon,M.Triggers and Barriers to Financial Inclusion:The Use of ICT-based Branchless Banking in an Amazon County[J].Electronic Commerce Research and Applications,2012,11(5):484-494.
  [10]张福元,杨复兴.云南扶贫开发与民族用品生产流通[J].云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4(02):62-64.
  [11]杨复兴.制度创新与云南经济体制改革研究[M].民族出版社,2003.
  [12]张海峰.商业银行在普惠金融体系中的角色和作用[J].农村金融研究,2010(05):18-24.
  [13]杨复兴.深化云南省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改革[J].中共云南省委党校学报,2008,9(06):83-86.
  [14]杨复兴.基于中国文化的综合金融创新——对金控集团可持续发展的思考[J].银行家,2019(05):42-46.
  
   〔杨梦涵、张柯(通讯作者),云南民族大学经济学院〕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521819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