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扶贫背景下,农村会计发展趋势

作者:未知

  【摘 要】回顾农村会计制度的变迁历程,调研农村会计工作现状,研判助力精准扶贫农村会计发展趋势,对高效开展精准扶贫工作,尽快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具有重大理论和实践意义。精准扶贫背景下,农村会计应与精准扶贫工作相结合,朝着经济职能突出化,实行两条线管理,管理会计化,互联网+农村会计电算化,农村会计人员专业化、知识化、年轻化的方向发展。
  【Abstract】Reviewing the evolution course of rural accounting system, investigating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rural accounting work and judging the development trend of rural accounting to help targeted poverty alleviation are of great theoretical and practical significance for carrying out the targeted poverty alleviation work efficiently and building a well-off society in an all-round way as soon as possible.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targeted poverty alleviation, rural accounting should be combined with targeted poverty alleviation, and develop towards the direction of prominent economic functions, two-line management, management accounting, internet + rural accounting computerization, and specialization, knowledge and youth of rural accounting personnel.
  【关键词】精准扶贫;农村会计;变迁历程;现状;发展趋势
  【Keywords】 targeted poverty alleviation; rural accounting; transformation process; status; development trend
  【中图分类号】F235.4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1069(2019)03-0049-04
  1 引言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农村改革的步伐从未停止。从人民公社制度,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确立,再到新时代背景下土地制度的深化改革。伴随着土地制度的变迁,农村会计制度及工作方式也在经历着一系列的变化。从现在到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期,全国各地正在进行精准扶贫工作,然而,農村会计工作与脱贫工作的不适应性暴露了农村会计发展的缺陷。所以,在精准扶贫背景下,农村会计期许新的发展以助力精准扶贫,并适应时代发展。
  2 农村会计制度变迁历程
  从建国初期到后农税时代,农村会计大体上经历了4个阶段的制度变迁。首先是建国至改革开放前高度统一的计划治理。基层经济组织的财产物资归集体所有,生产队的大部分耕地统一耕作,不采取按劳分配的方式,不进行成本效益分析。其次是改革开放至20世纪90年代初期“村账村管”。农村会计由乡镇政府委派该村村民长时间担任,负责土地划分、收缴粮税、农村集体财产、事业经费的管理等事项。然后是20世纪90年代以加强会计核算为基础的会计核算治理机制。随着土地承包制度的长久不变,土地流转倍受认可,乡村城市化的政策不断推进,农村会计核算工作日趋复杂,政府对农村财务的重视程度进一步提高,出现了村账乡(镇、管理处)审、村会计乡(镇、管理处)委派代理、联村会计集中办公等制度。最后是20世纪90年代末至后农税时代[1]。农村会计人员开始由村民进行选举,选举时间为3年1次。
  经过多年制度变迁,农村逐渐形成了一套比较全面的治理机制。进入21世纪,各项农业补贴政策的工作随之而来,日益烦琐的会计工作呼唤更加健全的农村会计制度。
  3 农村会计工作现状
  近几年,中央继续坚持把支持“三农”作为预算安排和财政工作的重点,巩固、完善和强化各项强农惠农财税政策,促进农业发展和农民增收,扎实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与此同时,农村会计也进行了适当的变革。但是,农村会计工作存在着一系列的缺陷,制约着农村现代化建设。
  3.1 会计人员配备不合理
  这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会计人员数量少,会计出纳一人担任,不符合会计工作规范;
  二是老龄化严重,50岁以上已成常态,难以适应农村现代化建设的需要;
  三是学历偏低,初中水平算是高学历,学习能力参差不齐;
  四是专业技能不高,自学会计、无格证书,村内账务混乱不堪;   五是专业素质较低,对会计工作、政策法规的理解不到位,常游走于错误边缘,甚至违背会计及法律的重要原则;
  六是职业生涯发展受限,待遇低、无前途,使得农村会计人员实现专业化、知识化、年轻化的水平受限,从而导致了农村会计工作的各项弊端。
  3.2 农村会计工作方法不规范
  首先,农村会计制度缺少明文规定,使其组织体系、岗位配备、核算监督的设计都不健全。其次是账簿设置、凭证记录不符合会计规定,割裂了总分类核算体系与明细核算体系这一完整的核算监督体系,使得内部控制、财产清查无从下手。
  其次是会计资料、档案管理不规范:
  ①会计资料收集不完整,如收入凭证,支出发票等,导致会计核算、监督、内部控制出现偏差;
  ②会计资料审核不严格,如各种支出发票,致使报账工作敷衍了事、村民集体财产受到危害;
  ③会计凭证、账簿装订不合理、保存不完整,使得农村会计审查、财产清查工作难以进行。
  ④是核算工作严重违规,会计出纳一人担任,报账迟缓使得农村会计舞弊现象严重,财务公开工作难以实施[2]。这一系列的工作纰漏影响了会计编报的真实、准确、及时、全面。
  3.3 农村会计电算化普及程度不达标
  伴随着“大智移云”时代的到来,会计的工作效率、精确度、管理化有了进一步的提升。然而,农村会计的现状使得它没有办法实现实时更新、实时监控,连工作效率和准确度都难以保证,更不要提实现资源规划、业财融合、财务共享了,借助财务信息进行管理更是无稽之谈,这种发展现状使得农村会计与现代会计事业的发展严重脱节,更对农村资金使用效率、效果受到制约,限制了现代化农村发展进程。
  3.4 农村会计重核算轻管理
  农村会计工作局限于农村经济往来事项的账务处理,却忽视了财务管理工作、管理会计工作、成本会计工作,使得农村的财务不能发挥最大的经济效益,影响了农村经济的发展。
  从财务管理角度来看,投资环节没有对投资项目进行评估;筹资环节缺乏依据,资金额度与项目进度不匹配;分配环节没有标准且监督不力,打压了农民积极性,加深了农民与干部之间的隔阂。
  从管理会计角度来看,决策环节缺乏评估,盲目性大,增大了扶贫专项资金使用风险;预算环节被忽略,使得控制、考核缺乏标准;控制环节缺乏对比,不做调整,结果与目标相差甚远;考核环节缺乏成本效益的分析,从上至下蒙混过关,本该停止的项目不断吸走农民的心血。
  从成本会计角度来看,对象化的成本归集和分配工作不力,成本效益分析难开展,使得农村资金不能得到高效利用,往往出现浪费现象。
  4 农村会计对精准扶贫工作的制约
  自十九大召开以来,精准扶贫的工作方针深入全国农村,但农村会计存在的一系列问题明显阻碍了精准扶贫工作的展开,阻碍了农村经济的发展,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4.1 擅自改变项目资金用途
  近年来,国家对农村进行了一系列的项目拨款。但是,由于农村会计工作不规范导致的财务漏洞以及会计管理职能未开发导致的盲目决策使得项目资金被挪作他用。再加上信息掩盖、传递速度慢等原因使得农村发展难以紧跟上级工作指导总基调,难以完成上级规定的脱贫目标。
  4.2 扶贫项目资金使用效率低下
  财务会计信息以及管理会计理念的缺失,恶性循环导致会计工作难以辅助扶贫项目资金的运用,项目进行无规划、无控制,资金使用与项目进度不匹配,降低了资金使用效率,延缓了脱贫效率。
  4.3 农村集体财产流失
  会计人员法律意识淡薄以及专业素质低下损害了广大村民的利益,使得农村集体财产难以发挥自身效益,从而使得本就缺乏啟动资金的农村雪上加霜。
  4.4 招商引资效果不佳
  财务会计工作不到位,难以得到投资人的信赖,以及财务管理工作不到位,难以制作商业计划书说服投资者。许多有着良好发展前景的农村,他们有的靠近旅游景点,有的利于作物专业化种植。但由于资金筹集渠道单一,多靠政府补贴和信用社贷款,难以找到开发商投资,影响当地村民走上致富路以及我国农村资源的合理利用。
  5 助力精准扶贫,农村会计的发展趋势
  会计信息的质量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精准扶贫工作的质量,精准扶贫工作需要高质量的会计工作保驾护航,只有农村会计发展适应当前农村经济发展需要,才能实现有效的精准扶贫[3]。所以为了更好地助力精准扶贫,农村会计应朝着以下方向发展。
  5.1 经济职能突出化
  农村经济组织是劳动群众根据自愿互利原则组织起来,实行独立经营、自负盈亏的合作组织。农村经济发展初期,政治组织与经济组织的划分就不明确,甚至多年来,经济组织就是政治组织,两者并未进行严格区分。但是,随着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建设,以及精准扶贫工作的展开,我们可以明显地感觉到两者逐步分离的态势。例如,农村土地“三权分立”制度的确立、土地确权工作的展开、各项扶贫项目工作的进行(如:易县狼牙山香泉谷现代农业扶贫开发项目),意味着将来农村将利用自身独特的优势进行各项规模化经营。所以,农村政治组织与经济组织相分离,农村会计经济职能突出化将带动当地经济发展,惠及广大农村贫困人口。
  5.2 农村会计实行两条线管理
  所谓两条线管理即农村政治组织与经济组织相分离,农村政治组织即村委会继续执行政府会计制度,农村经济组织则执行企业会计制度。
  正如上述所讲,越来越多的农村企业出现政治组织与经济组织相分离的趋势,农村经济组织以法人的形式有了法律主体地位。例如,越来越多的贫困村利用国家扶贫专项资金发展特色农业、旅游业,而农民则以土地产权等方式入股分红,参与企业经营管理。因此,农村经济组织也越来越追求资金使用效率,模仿企业运作方式。   精準扶贫背景下,国家更加重视技术扶贫、科技扶贫、产业扶贫,所以,国家财政批准多项扶贫专项计划,让贫困农村利用扶贫专项资金发展现代农业,农村经济组织会计向企业会计发展将使扶贫专项资金用到实处。
  具体执行措施,即农村政治组织(村委会)主要负责村内政务以及各项管理工作。村委会会计主要负责各项集体财产物资的核算与监管,财政拨款的核算与管理。
  首先,结合扶贫工作计划、农村经济组织的财务报表信息、项目计划书等,进行管理决策将项目资金以及其他集体资产拨付给农村经济组织,并按照计划进行控制考核。
  其次,与农村经济组织协商制定项目执行成果分配计划并严格执行。然后,负责集体分配财产的进一步核算管理。
  最后,负责收缴村经济组织的财务报表,并进行审计、合并,将分报表连同合并报表等财务信息向上级报告、向村民公开。
  农村经济组织(企业)主要负责发展农村经济,进行企业化管理。具体过程如下:经济组织负责人(企业CEO)结合本村优势特点找准投资项目,编制项目计划书,多方位筹集资金,发挥村集体财产的作用,村民可以选择以土地承包权入股,也可以应聘成为企业员工,CEO负责日常运营管理并与各方股东协商制定分配计划,最终严格贯彻执行,并在年终接受村委会的考核。
  农村经济组织会计不仅要负责日常的财务会计核算工作,还要进行各项管理会计工作,利用财务信息帮助CEO进行预测、决策、控制、考核、分配,使得各项资金与投资、筹资、分配环节紧密结合、高效利用。除此之外,农村经济组织会计还要将各项报表报送给村委会并进行公开。
  这样一来,政治组织可以对经济组织进行监督,经济组织的财务公开也达到了对政治组织监督的目的,这就迫使农村会计核算工作不得不规范、财务不得不公开、管理工作不得不先进,从而促进精准扶贫工作的开展。
  5.3 农村会计管理化
  就目前来看,农村会计仍处于重核算、轻管理的阶段,甚至不管理。多年来,农村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开展各项助力当地发展的专项工作都缺乏对经济活动的科学预测、决策、计划、控制、协调、核算、分析和考核,导致经济活动效率低下,集体财产及专项资金浪费严重。所以,新农村建设呼唤管理会计的出现,实现农村会计核算、管理同时并举,解决上述各种问题。
  首先,农村会计要想开展管理会计工作与财务管理工作,两个必要条件就是:
  ①存在规范会计核算产生的有效财务信息;
  ②会计人员已经具备相关的专业知识。
  然后,建立相关工作人员的绩效考核机制,工作人员的招聘、任用、奖惩都应本着公正公开的原则,以达到激励作用,并建立起完善的组织架构。
  具体执行措施如下:
  第一,完善决策机制。项目投资和筹资应进行公开化招标,会计人员利用各项指标对各项方案进行比较,比如投资回收期、投资收益率、净现值、现值指数、内含报酬率等,以选出最佳方案。
  第二,加强预算管理。会计人员在项目执行前要根据各项信息、定量标准、目标预测,采用滚动预算、弹性预算、零基预算等方法,本着近期详细、远期粗糙和不断调整的原则做出预算。而且,要定期向村民公开财务预算。
  第三,强调控制作用。农村会计需要加强收入、成本、资金使用以及预算实施等方面的控制。第四,事后分析考核。上级应制定一系列标准,来考核农村扶贫效果。就贫困户脱贫来说,可以制定脱贫标准,年度考核脱贫完成率;就项目工程来说,可以考核其为本村集体与村民个人各带来了多少利益,其成本利润率、权益报酬率各为多少,并进行不同村庄、不同项目之间的评比,表扬先进,给予更加优惠的政策。同时,借鉴先进组织或个人的经验,激励表现不佳的群体更上一层楼。
  5.4 互联网+农村会计电算化
  精准扶贫背景下,扶贫专项资金多、扶贫项目多,且需要短时间内同时进行几个项目的开发,互联网+农村会计电算化有利于扶贫项目资金管理、分析、实时监控,有利于扶贫项目资金与扶贫项目不脱节,借助互联网、大数据的优势,有利于村民了解扶贫资金流向,有利于农村财务会计核算和资金管理向更高水平迈进。
  在硬件方面,农村可以购进电脑设备、必要的办公用具、修缮办公室、安装宣传橱窗等,使得村内各项信息有处可查。在软件方面,可以买进比较便宜的会计软件系统,或者国家可以给予一定的资金补助,建立完善的村内组织架构以及信息档案,并录入软件,实现实时更新,随时管理。而且,需要对干部、会计、工作人员进行选拔或培训,使其学会基本的电脑操作,建立并维护村网站、村公众号、即时通信群,并公布各项信息等,使村内不仅业务规范化、现代化,而且村民的监督管理权也可以得到逐步保证。
  5.5 农村会计人员专业化、知识化、年轻化
  老龄化、受教育水平低、专业技术水平有限等问题阻碍了农村会计朝着企业化、管理化、成本效益化、电算化等方向发展,制约着精准扶贫工作的高效率展开。所以,应采取以下措施:
  首先,选拔机制严格把关。在简历、笔试、面试环节都设置必要的标准,公开各项成绩,最终以综合排名靠前者优先录取。
  其次,严格会计人员考核机制,上级主管部门定期对会计人员进行专业水平考核,实施竞争激励方案,激发会计人员的学习动力。
  再次,加强继续教育培训工作。由上级主管部门派相关专业知识人员或相关社会机构进行培训,如无重大政策变更,每年每名农村会计人员必须参加2次,且都记录在案。
  最后,制定农村会计人员职业生涯规划。在农村会计人员享有转户口、获得土地承包权、参与分红、参与干部选举、编制、公务员考试等优惠政策权力的同时,由相关政策部门对制定必须履行的义务及相应标准。
  6 结语
  总之,在新时代历史方位下,农村会计的缺陷日益显现出来,农村会计改革必将引起国家以及党政机关的重视。为响应精准扶贫政策的号召,其发展趋势日益明显。国家以及社会各方面不仅要加快农村会计理论体系的建立,还要促进农村会计的实践改革,以高质量、高速度的农村会计改革助力精准扶贫,实现全面小康社会的目标。
  【参考文献】
  【1】张自遵.浅谈农村会计发展趋势[J].财会通讯,2013(01):121-122.
  【2】杨守杰,刘畅.浅谈农村会计人员现状及其教育[J].北方经贸,2014(03):102+112.
  【3】黄欢颜.如何用高质量会计促进精准扶贫[N].中国会计报,2018-03-09(15).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3/view-1490987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