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有一种责任叫离开

作者: 唐 韵

  他走了,会有两个女人幸福。

   我刚参加工作,第一天去报到,大林不在,带我来办公室的人事部小李,指着我对面的办公桌说:“大林主任请了几天假,明天就回来了,到时我再给你们介绍。”刚坐下,隔壁办公室的一个脸上没肉,尖嘴猴腮的小子就来串门了。他倒也挺配得起这长相的,长舌妇似的把大林的情况给我说一遍:大林请假是因为老婆老毛病犯了,什么精神病,是因为几年前女儿失踪了,还让我以后跟他相处要小心,他不怎么理人的。我不想跟他套近乎,静静地忙着整理抽屉,他当我是害羞,说了句改天聊就乐颠乐颠地走了。对面的办公桌很干净的,我正想着主人会是什么样的人。
   第二天,我提前到公司,我一进办公室,大林主任已经来了,地也拖好了,水也打好了,我的办公桌也擦过了。大林是个爱干净的男人,我喜欢的那种类型的男人:清爽、成熟。他见到我,伸出手来:“欢迎,对不起了,昨天没有迎接你啊。”他的手很厚,给我的感觉是安全而温暖。我从来没在一个男人面前这样慌过,从来没有,从来都是男人在我的面前手足无措,我喜欢看他们那个样子,可现在,轮到我手足无措了。
   下班的时候,那个尖嘴猴腮的又来了,说是聚餐。我说“主任不去我也不去。”尖嘴猴腮说:“大林主任从来不在晚上出去吃的。”我没说话,看着大林,他愣了一下,竟同意了。尖嘴猴腮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渐渐,整个公司的人都知道,要想请得动大林,就得请小唐,同样,只要小唐在,大林就会去的。
   这种闲话总是传得快。这天,大林又请了假。尖嘴猴腮及时来报告情况:原来他的老婆不知从哪听到了闲话,跟他闹了一场后又犯了病了。尖嘴猴腮走后,我心里乱极了,理了一上午也没理清。下午我打了个电话给大林,想问下他的情况,可说着说着,却哭了。他在那边沉默了很久,就听我哭,什么也没说。接下来的几天,我就不安地等他来上班,我竟在想他,想这个比我大十七岁的有妻有家的四十岁的男人,想得心疼。
   可是,他一直没来。这天,尖嘴猴腮又急急地跑来给我报告:“你们要换新主任了。”我一急,问:“那大林主任怎么了?”尖嘴猴腮朝外看了看,极神秘地说:“大林主任打了报告,申请调到小河乡办事处去了,说是方便照顾老婆,那小河乡的主任调来,可乐死他了,大林主任要是不走,他到退休也别想上来。”他还说了一大堆,我却一句也听不下去了,我看着对面的办公桌就哗哗地流起了泪。尖嘴猴腮吓得跑开了,我不管不顾地哭着,为什么要走,为什么要走!
   日子没有因为他的离开而停下脚步,转眼几年过去了,小河乡调来的新主任也退休了,我接了他的班。这天,参加一个会,就在小河乡。会议结束后,我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去找一下他。我还是那样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
   我知道他已经退休了,是提前退的,理由是要照顾生病的爱人。他的家在一个很偏的小区,我坐了几站车后决定下车步行去,有很多事要想一想,心情也想平静一下。这个小区虽偏,倒也安静,环境也好,一进小区就是一个小公园,很多人在散步,我也看到了他的身影――他搀着他的爱人。他的头发已经花白了,这跟他的年龄很不相符,让他显得很苍老。他的爱人却显得年轻,不时地指着某处让他看,他也就认真地看,然后低头跟她说着什么,她就笑。
   我没有走过去,就看着他们,夕阳,为他们罩上了一层金色的、牢固的光环。
   转身的时候,泪流了下来,我终于明白,那时他为什么要走,他走了,会有两个女人幸福。我们生活在这个世上,有很多责任,即使我们会很辛苦、会刻骨铭心,这些责任还是要承担,比如离开。
   (通信:厦门市莲花邮政069号信箱林冬梅361009)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5/view-130361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