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沙格列汀联合参芪降糖颗粒治疗2型糖尿病46例临床观察

作者:未知

  【摘 要】 目的:观察沙格列汀联合参芪降糖颗粒治疗2型糖尿病的临床效果以及对低血糖发生率、FPG、2hPG水平的影响。方法:选取2型糖尿病患者92例,按随机数字表法分为两组,对照组单独采用沙格列汀治疗,观察组在对照组基础上联合参芪降糖颗粒治疗,对比两组治疗前后FPG(空腹血糖)、2hPG(餐后2h血糖)、HbAlC(糖化血红蛋)水平变化情况、炎性因子水平变化情况与低血糖发生情况。结果:与治疗前对比,两组治疗后hs-CRP、IL-6、TNF-α、2hPG、FPG、HbAlc水平均有所降低,且观察组低于对照组(P<0.05);观察组低血糖发生率为0%,对照组为2.17%,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沙格列汀联合参芪降糖颗粒治疗2型糖尿病疗效显著,能有效降低患者血糖水平,安全性高,值得临床推广。
  【关键词】 2型糖尿病;沙格列汀;参芪降糖颗粒;低血糖;FPG;2hPG
  【中图分类号】R587.1 【文献标志码】 A【文章编号】1007-8517(2019)1-0105-02
  糖尿病是一种常见的慢性疾病,以高血糖为主要特征,2型糖尿病在糖尿病中占有90%左右的比例,主要表现为胰岛素分泌不足与胰岛素抵抗[1]。该病不仅会使得患者的身心健康受到严重影响,还会将其生活质量降低,亟需及时寻找有效方式治疗[2]。沙格列汀属于一种新型的DPP-4(高效二肽基酶-4)抑制剂,不仅能减少血糖波动,还能避免低血糖发生[3]。但单独采用降糖药物治疗存在一定局限性,为了进一步提高血糖控制效果,本研究在此基础上联合应用中成药参芪降糖颗粒,取得满意疗效,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3年11月至2017年10月在我院接受治疗的2型糖尿病患者92例作为研究,均在自愿情况下签署知情同意书。按随机数字表法分为两组,各46例。对照组男32例,女14例;年龄22~72岁,平均年龄(57.02±3.58)岁;病程2~16年,平均病程(4.98±3.02)年。观察组男30例,女16例;年龄22~70岁,平均年龄(56.32±3.29)岁;病程1年~15年,平均病程(4.69±2.95)年。本研究获得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两组患者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 诊断标准 所选患者符合《2型糖尿病防治指南》[4]关于2型糖尿病的诊断标准:有糖尿病症状出现,且随机血糖在11.1mmol/L以上;空腹血糖高于7.0mmol/L;OGTT时2h血糖在11.1mmol/L以上。
  1.3 纳入与排除标准 纳入标准:①BMI(体重指数)在18.0~35.1kg/m2之间;②依从性高;③精神正常;④不存在沙格列汀与参芪降糖颗粒应用禁忌症。排除标准:①中途退出;②哺乳期女性;③严重心肝肾等器质性疾病;④近期存在神经病变、急性肾功能衰竭、酮症酸中毒等严重糖尿病并发症;⑤恶性肿瘤;⑥药物过敏。
  1.4 方法 对照组采用沙格列汀治疗:指导患者合理控制饮食,自我监测血糖,适当运动;给予患者口服沙格列汀(生产厂商: 中美上海施贵宝制药有限公司 批准文号:国药准字J20110029),每次服用剂量为5mg,每天服用1次,连续用药12周。观察组在对照组基础上联合参芪降糖颗粒治疗:给予患者口服参芪降糖颗粒(批准文号:国药准字Z10950075 生产厂家:山东鲁南厚普制药有限公司),每次服用剂量为1g,每天服用3次,连续用药12周。
  1.5 观察指标 ① 对比两组患者治疗前后炎性因子水平变化情况,TNF-α(肿瘤坏死因子-α)采用放射免疫法测定,hs-CRP(超敏C反应蛋白)、IL-6(白介素-6)采用酶联免疫吸附法与全自动免疫发光分析仪测定。②对比两组治疗前后血糖水平变化情况,2hPG(餐后2h血糖)、FPG(空腹血糖)均采用葡萄糖氧化酶法测定,HbAlc(糖化血红蛋白)采用胶乳凝集反应法测定。③对比两组用药过程中低血糖发生情况。
  1.6 统计学分析 采用SPSS20.0统计学软件进行数据分析,计量资料用均数加减标准差(x±s)表示,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例数和百分比(%)表示,行X2检验,P<0.05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炎性因子水平变化情况比较 两组治疗前hs-CRP、IL-6、TNF-α等炎性因子水平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治疗后hs-CRP、IL-6、TNF-α水平均有所降低,且观察组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见表1。
  2.2 两组血糖水平变化情况比较 两组治疗前2hPG、FPG、HbAlc等血糖指標水平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治疗后2hPG、FPG、HbAlc水平均有所降低,且观察组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3 两组低血糖发生情况比较 观察组未发生低血糖,对照组发生1例,发生率为2.17%,两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3 讨论
  中老年人属于2型糖尿病的主要发病群体,该疾病出现的主要原因在于因胰岛β细胞功能缺陷,促使机体胰岛素分泌量相对减少,出现胰岛素抵抗现象,导致胰岛素在机体内的葡萄糖代谢调控能力降低[5]。随着患者病情进展,胰岛素抵抗程度也会随之加深,血糖水平也会有所提高。为此,临床上治疗2型糖尿病的关键在于降糖、改善胰岛素抵抗。
  现阶段,临床上通常会通过测定血糖指标水平来衡量临床治疗效果。随着研究不断深入,hs-CRP、IL-6、TNF-α等炎性因子也逐渐被应用于糖尿病临床疗效判定中[6]。有研究[7]表明,糖尿病属于一种低度炎症性疾病,疾病发生、发展过程中,各种炎性标志物具有重要作用。CRP是反映机体慢性炎症反应的重要指标之一,与健康人群相比,糖尿病患者的hs-CRP水平更高。IL-6属于一种炎性标志物,能诱导胰岛素抵抗,是引发糖尿病的危险因素之一[8]。本研究中,观察组治疗后hs-CRP、IL-6、TNF-α水平低于对照组,可知相较于沙格列汀单独用药,在其基础上联合应用参芪降糖颗粒有利于改善机体炎症水平。其次,本研究结果还显示,观察组治疗后2hPG、FPG、HbAlc水平均低于对照组,低血糖发生率不存在显著差异,这进一步证明了联合用药的有效性与安全性。这可能是因为沙格列汀属于DPP-4抑制剂,通过对DPP-4进行选择性抑制,降低血糖水平[9]。中医学将糖尿病归为“消渴”范畴,治疗上主张遵循“滋阴生津,益气固本”的原则。参芪降糖颗粒中的天花粉能清肺胃热、生津止渴;茯苓燥湿健脾;泽泻降脂化浊;五味子、麦冬、人参能敛汗生脉、益气养阴,地黄滋阴填肾精;山药健脾止泻、健脾益肺;枸杞子平补肝肾;黄芪行气固表;人参安神、生津、补脾益肺、复脉固脱,诸药合用能标本兼治,具有益气养阴之功效。沙格列汀联合参芪降糖颗粒治疗2型糖尿病有利于发挥药物协同作用,提升临床疗效。
  综上,沙格列汀联合参芪降糖颗粒治疗2型糖尿病临床效果较好,能有效降低患者血糖水平,安全性高,值得临床推广。
  参考文献
  [1]中国2型糖尿病防治指南(2013年版)[J]. 中国糖尿病杂志, 2014, 30(8):893-942.
  [2]韩白玉, 卢岚敏, 张丽萍,等. 沙格列汀对2型糖尿病患者血管内皮依赖性舒张功能的影响[J]. 山西医科大学学报, 2014, 45(4):291-294.
  [3]2型糖尿病治疗新药沙格列汀的药理及临床评价[J]. 中国新药杂志, 2011,25(21):2039-2043.
  [4]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学会. 中国2型糖尿病防治指南: 2010年版[M]. 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 2011.
  [5]赵珊珊, 张焱, 刘阔,等. 沙格列汀联合二甲双胍对比阿卡波糖联合二甲双胍治疗2型糖尿病的Meta分析[J]. 临床药物治疗杂志, 2017, 15(2):61-66.
  [6]艾蕊, 张焕江. 2型糖尿病患者应用沙格列汀前后血糖及胰岛细胞功能指数变化及意义[J]. 海南医学院学报, 2015, 21(8):1054-1056.
  [7]李曰恒. 两种方案治疗初诊2型糖尿病患者临床疗效及对胰岛细胞功能及脂肪细胞因子的影响[J]. 检验医学与临床, 2017, 14(18):2731-2734.
  [8]李亚蓉, 冯晶, 赵湜,等. 沙格列汀联合金芪降糖片治疗对糖尿病患者核因子κB表达的影响[J]. 广东医学, 2015, 36(18):2897-2899.
  [9]韩春凤. 新型降糖药沙格列汀的药理作用和临床应用[J]. 天津药学, 2015, 27(3):74-7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6256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