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分课堂”模式在针灸治疗学课程中的应用探索

作者:未知

  【摘 要】目前高职院校的针灸治疗学课程教学存在一些教学困境,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和教学质量是个亟待解决的问题。笔者结合本学校中医养生学“对分课堂”教学模式的实践,试图探索出“对分课堂”教学模式在针灸治疗学课程中的具体应用方法。实践显示,“对分课堂”教学模式使学生对课程的学习兴趣提高,提问和回答问题的积极性增高,有助于教學质量的提高。
  【关键词】 针灸治疗学;“对分课堂”教学模式;医学教育
  【中图分类号】R224
  【文献标志码】 A【文章编号】1007-8517(2019)1-0124-03
  Abstract: At present, there are some difficulties in the subject of acupuncture and moxibustion therapy in vocational colleges,and improving students' learning interest and teaching quality is a serious problem.Through the practice of  the teaching mode of “PAD Class” of health preservation education of Chinese medic in Baoshan College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and combined with the teaching dilemma of  the subject of acupuncture and moxibustion therapy, this paper tries to explore a relatively mature teaching mode of “PAD Class” in the subject of acupuncture and moxibustion therapy.The practice of “PAD Class” teaching mode  shows that students' interest in learning courses and their enthusiasm to ask and answer questions increase, which is conducive to the improvement of  teaching quality.
  Keywords:Subject of Acupuncture and Moxibustion Therapy;Teaching Model of  PAD Class;Medical Education
  针灸治疗学是结合中医基础知识、经络腧穴及针法灸法课程内容,运用针灸知识进行临床操作,从而为针灸临床实习打下牢固基础的一门重要课程。
   近几年,针灸治疗学的教学方式主要有传统教学法、案例教学法、PBL教学方式、PBL结合CBL教学法、 理论实训同步一体化、虚拟现实技术、讨论式教学法、三位一体化等 [1-10]。而“对分课堂”这种模式的提出是高校课堂教学改革的新探索,广泛的运用于不同类型的高校课程中,试点教学表明,对分课堂有效增强了学生学习的主动性,教学效果良好[11]。
   保山中医药高等专科学校针对高职高专院校针灸治疗学在实际教学中存在的问题,结合学生的学习风格及特点,不断的进行针灸治疗学教学模式的探索和优化。
  针灸治疗学作为针灸推拿专业的一门核心必修课,无论是对于学生的针灸临床或中医助理执业医师考试都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们的针灸治疗学教学模式的改革方向不是从这门课程入手,而是选择同一位教师同时教授的中医养生学这门非核心必修课开始,以此作为针灸治疗学教学模式的探索试验。
   在经过传统的以教师为主的“灌输式”教学模式的长期教学之后,发现这种教学方式能使学生快速接受大量知识,但呈现出的问题是学生的学习兴趣不高,不能充分挖掘出学生的学习能力、创新能力等。于是,在中医养生学的传统教学方式中引入PBL教学模式,结果显示学生对中医养生学和中医的兴趣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但是PBL教学模式中问题的讨论内容是由教师决定,学生是被动的探索知识,不能最大程度的激发出学生学习的积极性及主动性。之后,经过不断论证,在中医养生学中又尝试了“对分课堂”这种全新的教学模式,这种模式的引入正好解决了这些问题,有效的结合了传统教学模式和前期教学改革中的PBL教学模式的优势。
  保山中医药高等专科学校从中医养生学“传统教学模式——传统教学模式结合PBL教学模式——对分课堂”教学模式的探索中总结了诸多经验,试图从中摸索出一条相对成熟的适合针灸治疗学课程的“对分课堂”,并将之推广至针灸治疗学课程教学中。
  1 对分课堂模式
   2014年9月,复旦大学心理系张学新教授根据国内大学课堂现状提出“对分课堂”的课堂改革新模式。其核心理念是把一半课堂时间分配给教师讲授,另一半分配给学生以讨论形式进行交互式学习。类似传统课堂,对分课堂强调先教后学,教师讲授在先,学生学习在后。类似讨论式课堂,对分课堂强调生生、师生互动,鼓励自主性学习[11]。
   其关键创新在于把讲授和讨论时间错开,让学生在课后有一周时间自主安排学习,进行个性化的内化吸收。对分课堂把教学分为在时间上清晰分离的三个过程,分别为讲授(Presentation)、内化吸收(Assimilation) 和讨论(Discussion),因此对分课堂也可简称为PAD课堂[11]。
   在考核方法上,对分课堂强调过程性评价,并关注不同的学习需求,让学生能够根据其个人的学习目标确定对课程的投入[11]。    至今,“对分课堂”在国内教育领域引起重视,但是较少应用于中医课程中,特别是针灸治疗学教学中。在知网数据库中,输入“对分课堂”和“中医”两个关键词,搜素结果显示14条,主要涵盖的内容是对分课堂应用于中医妇科、中医外科、中医术语学、中医基础理论、中医各家学说、伤寒论、中医基础、内经等中医学科,并未涉及到针灸治疗学。在这些课程中,結果均显示应用对分课堂教学模式能增加师生互动和生生互动,促进学生主动学习,培养学生创造性思维,提高教学质量[12-20]。
  2 针灸治疗学课程的教学困境
   对于高职高专院校的针灸推拿专业,《针灸治疗学》这门课程一般开设在大二下学期。《针灸治疗学》主要针对的是疾病的具体针灸诊疗过程,一般的教学内容包括每一个病的概念、临床表现、病因病机、辨证、针灸论治(包括针灸治则、处方、方义、操作)、其他疗法和按语。其中,多数教学内容与之前学习过的课程内容有重复的地方,特别是每一个病的概念、临床表现、病因病机、辨证、治则这几个部分在中医内科学、外、妇、儿科中均有详细的阐述。针灸方义在之前的经络腧穴学这门课程中有相似的地方,针灸操作内容则与之前学过的针法灸法有很多重复之处。
  在学习上述与其他课程有重复的内容时,学生的学习热情不够,自觉这些知识已经掌握。这就要求教师对待这些重复的知识时,在教学内容不变的基础下,改变教学方式,以便捷、有效的方式引导学生快速的复习已知知识,重点学习和其他学科不一致的内容。
   另外,《针灸治疗学》教学中需重点讲授的是能体现针灸特色的内容,包括辨位归经,教材版的经典针灸处方和操作特点,近现代各家针灸学派的各种有效治疗疾病的其他针灸疗法和研究前沿,如穴位注射、铺棉灸、火针、耳针、拔罐、穴位埋线、皮肤针、眼针、穴位敷贴、电针、头针等。
  这样,在有限的时间内,学生能学习到更多的针灸疗法,激发学生不断的优化和改良现有的针灸疗法,能最大的发挥出各种针灸疗法的优势,提高疗效。
   客观的说,高职高专学生的总体能力水平较本科生偏低,如果教师的教学不能充分激发学生的兴趣,那会直接影响课堂效果和教学质量。
   基于在针灸治疗学课程中存在的一些教学困境和对分课堂在中医养生学课程中的实践,拟开展对分课堂在针灸治疗学教学中的应用探索,具体操作方法如下。
   针灸治疗学课程共90学时,理论课时74学时,实训课时是16学时。每周上课2~3次,每次2学时,每学时40min。对分课堂模式主要运用于76学时的理论教学中,实训课时运用传统教学模式。
  3.1 提前准备 教师在学生上这门课之前的假期,提前布置给学生一个作业,让学生在假期期间在当地寻找一种疾病的针灸疗法,把操作方法制作成视频和文字资料,说明其具体操作方法,适应症和禁忌症。
   创建针灸治疗学本班级QQ群,邀请全班同学入群,主要用于师生教学交流。在第一周第一学时,给学生详细阐述该课程的性质、“对分课堂”教学模式采用隔堂对分的方法、课程的考核方式、查找和辨别资料正确性的方法,使学生能正确认识和了解这门课程和新的教学模式。
  3.2 课堂讲授方法:先教后学,精讲和留白 对分课堂精讲和留白的讲授原则要求教师只留原来一半的时间进行内容讲授,不是把所有教材内容都讲授,只根据助理执业医师考试大纲和针灸临床,对一些基本框架和基本概念做引导性讲授,着重讲重点和难点。但是,这个精讲的原则就特别适用于针灸治疗学中与其他课程有重复的内容。
   第一周的第二学时,教师用35分钟先精讲本节课内容的学习内容、学习目标、主要知识点、内容框架、重点难点、章节内容间存在的逻辑关系以及在本门课程中的地位等。具体如每一个病的概念、临床表现、病因病机、辨证、针灸论治(包括针灸治则、处方、方义、操作)、其他疗法和按语等。针对高职高专学生的学习方法单一、学习效率低的特点,另外讲授一些具体实用的学习方法和学习技巧。整个课堂讲授时间少、有特定的学生讨论时间,因此精讲过程中不进行提问,完全由教师进行主动的教授和引导。
   在课堂讲授结束后,教师在QQ群里布置课后作业,主要是针对这节课需要掌握和熟悉的知识、重点难点,结合针灸临床,让学生在课后通过多种查阅资料的方式,自主进行复习和深入思考,完成本次课的“亮闪闪”、“帮帮我”和“考考你”的读书笔记。这个读书笔记主要发挥督促学生及时复习的作用,理解和掌握重点内容,激发学生在理解的前提下进行深入思考,探索新知识。“亮闪闪”是书写收获最大的内容,至少1个;“帮帮我”是写出自己不懂的问题,在隔堂讨论时需要求助别人,至少3个;“考考你”是自己弄懂了,但觉得别的同学可能存在疑惑的问题,挑战别人,至少3个[1]。读书笔记具体展现形式不进行强制性要求,可自行选择。读书笔记在下次课之前提交电子版作业或进行随机抽查。每位学生根据掌握和熟悉的知识、重点难点知识,准备下次课的隔堂讨论。
  3.3 隔堂讨论,合理分组 在隔堂讨论中,能够让学生进行个性化的内化吸收。针灸治疗学授课班级约为60人,前后两桌4位同学组合成1组,选出1位组长负责。下次上课,教师先让学生进行15分钟的小组内讨论。组内的讨论内容是回顾掌握和熟悉的知识、重点难点知识,每位同学阐述自己对这些知识的理解,组长总结出组内无法解决的问题。教师负责在教室里巡视,监督每个小组的讨论情况,挑选出几个组做代表,进行15 分钟的小组间讨论,并要求学生课后查阅资料,找出小组内无法解决的问题的答案[1]。
   最后,教师总结针灸治疗学每次课学习的重点难点,讲授学生遗漏的、需要深化的内容,提高学生自主探索针灸治疗的能力,激发学生创造力。在这个教学模式的实施过程中,需及时对学生查阅文献后仍未解决的问题进行答疑。
   针灸治疗学的考核由平时成绩和期末成绩组成。在平时成绩中,课堂考勤占平时成绩的5%、作业占10%、读书笔记占40%,小组汇报占30%,讨论参与度占15%。期末成绩分为理论闭卷考试和技能考试,占总评成绩的80%。其中,理论闭卷考试占期末成绩的70%,技能考试占30%。   4 小结
   针灸治疗学教学改革的目标是培养学生的针灸治疗核心理论、技能要求和创新能力,实现针灸推拿专业学生的全面发展。“对分课堂”把课堂时间分开,一半时间交给学生用于讨论,从表面上看是为教师减轻工作量。实际上对教师的教学能力和知识储备都有较高的要求。
   “对分课堂”教学模式对针灸推拿专业教育本身、教育者、受教育者都具有重大意义,有助于发掘和提高学生的学习能力,培养出高质量、高素质、创新型的针灸推拿职业技术人才。但是,针灸治疗学作为一门核心骨干课程,实施“对分课堂”需谨慎严谨。笔者在其他中医课程的“对分课堂”教学中不断积累更多的经验,期望在不久的将来能让“对分课堂”以一种成熟、科学合理的方式运用于针灸治疗学中,极大的提高针灸治疗学的教学质量。
  参考文献
  [1]王冰卉,邓瑜.案例教学法在针灸治疗学课程教学中的应用[J].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18,27(12):131-133.
  [2]徐磊,王敏,林榮,等.PBL结合CBL教学法在西医院校《针灸治疗学》教学中的应用[J].上海针灸杂志,2018,37(6):704-707.
  [3]刘宝林,刘剑,刘海洲,等.针灸治疗学课程实施“理论实训同步一体化”教学模式的应用研究[J].智慧健康,2017,3(15):120-122.
  [4]杨延革.针灸治疗学PBL教学方式及应用意义研究[J].职业,2017(8):65.
  [5]茅骏霞,李艺.案例教学在留学生针灸治疗学中的应用[J].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17(4):277-280.
  [6]刘宜军.PBL教学方式在针灸治疗学教学中的应用效果分析[J].中国继续医学教育,2016,8(29):20-21.
  [7]徐展琼,卢晶晶.CBL与PBL联合教学法在针灸治疗学I临床教学中的应用体会[J].按摩与康复医学,2016,7(18):60-62.
  [8]袁青,吴运才,李静,等.虚拟现实技术在《针灸治疗学》教学中的借鉴运用[J].中医药导报,2015,21(21):109-111.
  [9]朱之云.浅谈在高职针灸治疗学教学中运用讨论式教学法的必要性[J].卫生职业教育,2015,33(3):62-63.
  [10][ZK(#]沈巍,孙曌.三段一体化教学应用于针灸治疗学的体会[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4,12(15):64-65.
  [11]张学新.对分课堂: 大学课堂教学改革的新探索[J]. 复旦教育论坛, 2014, 12(5): 5-10.
  [12]倪菲,于睿,王彩霞,等.对分课堂教学理念应用于中医术语学人才培养的实践探索[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8,16(17):5-7.
  [13]倪菲,崔家鹏,袁东超,等.基于对分课堂的中医术语学概论教学模式创新研究[J].中医教育,2018,37(4):21-23
  [14]赵虹,王安妮,马丽俐,等.PAD课堂在中医外科教学中的应用[J].中医教育,2018,37(3):47-50
  [15]王景叶,郝海霞.基于案例式PBL的对分课堂——中医妇科学教学改革的新模式[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8,16(9):16-17.
  [16]孙鑫,邓洋洋,杨芳,等.课堂体验视角下PAD课堂的应用研究——以中医基础理论教学为例[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8,16(3):16-17.
  [17]刘晓芳,王博瑶,刘怡筠,等.“对分课堂”教学法在各家学说教学中的应用体会[J].教育教学论坛,2017(44):178-179.
  [18]温雅,曲夷,张沁园.对分课堂在伤寒论教学中的探索与应用[J].中医教育,2017,36(5):47-49.
  [19]韩天放,王博瑶,刘晓芳,等.对分课堂应用于《中医各家学说》课堂教学的可行性分析[J].教育教学论坛,2017(36):180-181.
  [20]裴晶.“对分课堂”在中职院校中医基础教学中的应用初探[J].卫生职业教育,2017,35(10):48-49.
  (收稿日期:2018-12-04 编辑:刘斌)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6257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