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蒜素胶囊联合柳氮磺吡啶治疗溃疡性直肠炎的临床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观察大蒜素胶囊联合柳氮磺吡啶治疗溃疡性直肠炎的临床疗效。方法 96例溃疡型直肠炎患者, 随机分为A组、B组、C组, 各32例。A组单一给予柳氮磺吡啶灌肠治疗, B组在柳氮磺吡啶灌肠的基础上口服大蒜素胶囊治疗, C组给予大蒜素胶囊联合柳氮磺吡啶灌肠治疗。比较三组患者的临床疗效及不良反应发生情况。结果 B组 、C组患者总有效率81.3%、96.9%显著高于A组的56.3%,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4.655、12.000, P<0.05)。C组患者总有效率96.9%高于B组的81.3%,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4.010, P<0.05)。三组患者均无明显不良反应发生。结论 大蒜素胶囊联合柳氮磺吡啶治疗溃疡性直肠炎疗效显著, 且大蒜素胶囊经灌肠给药优于口服给药, 值得临床推广。
  【关键词】 大蒜素胶囊;柳氮磺吡啶;溃疡性直肠炎
  DOI:10.14163/j.cnki.11-5547/r.2019.01.049
  【Abstract】 Objective   To observe the clinical efficacy of allicin capsule combined with sulfasalazine in the treatment of ulcerative proctitis. Methods   A total of 96 ulcerative proctitis patients were randomly divided into group A, group B and group C, with 32 cases in each group. Group A was treated with sulfasalazine enema alone, group B was treated with garlicin orally on the basis of sulfasalazine enema, and group C was treated with garlicin capsule combined with sulfasalazine enema. After 2 weeks of treatment, the clinical efficacy and occurrence of adverse reactions between the three groups was compared. Results   Group B and group C had significantly higher total effective rate as 81.3% and 96.9% than 56.3% in group A, and 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χ2=4.655、12.000, P<0.05). Group C had higher total effective rate as 96.9% than 81.3% in group B, and 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χ2=4.010, P<0.05). There were no obvious adverse reactions in the three groups. Conclusion   Combination of allicin and capsule sulfasalazine shows significant efficacy in the treatment of ulcerative proctitis, and allicin capsule administered by enema is superior to oral administration. So it is worthy of clinical promotion.
  【Key words】 Allicin capsule; Sulfasalazine; Ulcerative proctitis
  潰疡性结肠炎是一种病因尚不清楚的慢性非特异性结肠炎症性疾病, 通常缓慢起病, 迁延不愈, 病变起初多首先累及直肠及乙状结肠, 可逆向发展, 逐渐累及近段结肠, 甚至累及全结肠及回肠末端, 因此, 如果能在疾病发展的初期, 病变仅限于直肠时给予有效的治疗, 可以延缓病情的进展, 对改善疾病的预后及患者的生活质量有显著的作用。对于活动期的溃疡性直肠及乙状结肠炎, 包括多伦多共识及国内的共识, 首选的一线治疗方案为经直肠给予5-氨基水杨酸类药物, 其中最基础的药物就是柳氮磺吡啶[1]。大蒜素是从葱科葱属植物大蒜的鳞茎(大蒜头)中提取的一种有机硫化合物, 也存在于洋葱和其他葱科植物中。学名二烯丙基硫代亚磺酸酯。大蒜素具有消炎、抑菌等多种生物学功能, 有研究表明[2]大蒜素对炎作性疾病有较好的治疗作用, 本研究探讨大蒜素胶囊联合柳氮磺吡啶治疗溃疡性直肠炎的临床疗效。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选取本院2014年9月~2018年3月收治的96例溃疡型直肠炎患者, 其中男51例, 女45例;年龄25~50岁, 平均年龄(36.0±4.9)岁。纳入标准:患者均为根据临床症状及相关实验室检查和结肠镜的检查结果, 无阿米巴肠炎、肠结核、放射性肠炎、抗生素相关性肠炎等疾病, 按照2012年中华医学会消化病学分会炎症性肠病协作组制定的《炎症性肠病诊断与治疗的共识意见(广州)》[3]确诊为溃疡性直肠炎。排除标准:严重心肝肾脏疾病、结肠肿瘤术后、近期应用过激素或免疫抑制剂、不能配合直肠给药治疗的患者。所有患者均自愿参与治疗并签署知情同意书。将96例患者随机分为A组、B组、C组, 各32例。A组男18例, 女14例;平均年龄(36.0±3.5)岁。B组男17例, 女15例;平均年龄(34.0±5.7)岁。C组男16例, 女16例;平均年龄(38.0±4.2)岁。三组患者性别、年龄等一般资料比较,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具有可比性。   1. 2 方法 A组将1 g柳氮磺吡啶片(上海信宜天平药业有限公司, 国药准字H31020557, 规格:0.25 g×100片)捣碎, 加入到0.9%氯化钠注射液100 ml中充分混合后灌肠。B组在A组灌肠的基础上给予大蒜素胶囊(江苏正大清江制药有限公司, 国药准字H32025683, 规格:20 mg×12 s×2板)40 mg/次, 3次/d, 口服。C组将40 mg大蒜素胶囊打开后的药物颗粒和柳氮磺吡啶粉与0.9%氯化钠注射液100 ml充分混合后灌肠, 患者灌肠后均抬高臀部保持灌肠液肠内保留时间至少>30 min, 2周为1个疗程, 嘱患者治疗期间注意饮食, 禁辛辣刺激性食物, 症状好转后行结肠镜检查, 综合评估患者是否已达完全缓解。
  1. 3 观察指标及疗效判定标准 比较三组患者的临床疗效及不良反应发生情况。疗效判定标准符合2012年中华医学会消化病学分会炎症性肠病协作组制定的新的《炎症性肠病诊断与治疗的共识意见(广州)》的标准:完全缓解:临床症状消失, 结肠镜检查见黏膜大致正常或无活动性炎症;有效:临床症状基本消失, 结肠镜复查见黏膜轻度炎症;无效:患者临床症状无改善, 结肠镜检查示肠黏膜无好转。总有效率=完全缓解率+有效率。
  1. 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18.0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 x-±s)表示, 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 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 1 三组患者临床疗效比较 B组、C组患者总有效率显著高于A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4.655、12.000, P<0.05)。C组患者总有效率高于B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4.010, P<0.05)。见表1。
  2. 2 三组患者不良反应发生情况比较 三组患者均无明显不良反应发生。
  3 讨论
  溃疡性结肠炎是一种慢性非特异性结肠炎症性疾病, 1875年由Wilk和Moxon首次描述溃疡性结肠炎, 该疾病在西方国家相当常见, 其病因和发病机制目前仍未得到详尽的阐明, 多数学者认为, 溃疡性结肠炎的发生是在一定的遗传背景下环境因素与宿主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随着检查方法尤其是结肠镜的快速发展及普及, 在我国报道溃疡性结肠炎的病例数急剧升高, 目前该疾病已成为消化系统常见的疾病和慢性腹泻的主要原因 [4]。溃疡性结肠炎好发于青壮年, 但可发生于任何年龄, 主要的临床表现为黏液脓血便、腹泻、腹痛等, 临床症状的轻重取决于结肠病变的范围和严重程度, 并合并不同程度的全身症状及伴发肠道外表现, 如:结节性红斑、原发性硬化性胆管炎、葡萄膜炎、强直性脊柱炎等, 溃疡性结肠炎的诊断目前主要为临床症状结合结肠镜下典型表现, 病变多从直肠开始, 成连续性、弥漫性分布, 结肠黏膜充血、水肿, 血管纹理紊乱消失, 有多发糜烂及浅溃疡形成, 表面附着脓性分泌物。
  在我國溃疡性结肠炎病变主要位于直肠、乙状结肠, 通常称为直肠乙状结肠炎, 我国溃疡性结肠炎患者有92.7%的位于直肠乙状结肠, 仅7.3%影响右半结肠或全结肠炎。病变起初在直肠, 随着病情的发展, 逐渐向近端结肠延续, 严重者可达全结肠炎甚至倒灌累及回肠末端, 因此, 如果在病变仅限于直肠时给予及时有效的治疗, 可以阻止病变的发展, 现在对溃疡性结肠炎的治疗主要有以下几类药物:①氨基水杨酸类药物, 其中柳氮磺吡啶为主要的临床一线用药;②糖皮质激素, 用于对氨基水杨酸类药物反应差、重度溃疡性结肠炎患者, 适用于诱导缓解, 但不适用维持缓解;③免疫抑制剂, 不能用于诱导缓解, 可以用于维持缓解;④生物制剂, 如英夫利昔单抗等, 现在已成为治疗重度溃疡性结肠炎的一线用药。对于不同部位的溃疡性结肠炎在治疗方面亦有个性化的治疗方案, 2015年多伦多共识中有关于对溃疡性结肠炎的治疗中有10条涉及到轻中度溃疡性结肠炎的处理, 其中对于活动期溃疡性直肠炎强烈推荐直肠给予5-氨基水杨酸类药物(1 g/d)作为一线治疗;当病变范围超过直肠累及乙状结肠时, 强烈推荐直肠给予5-氨基水杨酸类药物, (至少1 g/d), 作为一线治疗[5]。5-氨基水杨酸类药物仍是治疗轻中度溃疡性结肠炎的一线药物, 而对于基层医院考虑经济因素首选的就是柳氮磺吡啶, 该药捣碎后经直肠给药可以在局部保持较高的药物浓度, 柳氮磺吡啶通过抑制结肠黏膜白三烯的释放, 清除活性氧等损伤因子而发挥抗炎作用, 同时亦有抑制免疫细胞的免疫反应等, 且作用时间较长, 因此具有较好的临床疗效[6]。大蒜素是从植物中提取的一种有机硫化合物, 大蒜素除了抗炎作用外, 还有明显的抗氧化作用, 因为氧化损伤是炎症发生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 所以, 大蒜素对炎症性疾病亦有较好的效果, 其机制可能与调节内皮细胞一氧化氮含量, 抑制超氧化阴离子的产生, 减少自由基, 调节免疫有关。本研究结果显示, C组患者总有效率高于B组高于A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三组患者均无明显不良反应发生。表明大蒜素通过不同的给药方式联合柳氮磺胺吡啶治疗溃疡性结肠炎, 疗效显著, 且无明显不良反应, 值得临床推广。
  综上所述, 大蒜素胶囊联合柳氮磺胺吡啶治疗溃疡性直肠炎可提高治疗有效率, 减轻患者的经济负担, 更易被广大患者接受。本研究例数不多, 且尚缺乏大蒜素胶囊剂量相关性研究, 在今后的研究中将进一步完善大蒜素是否有剂量相关性。
  参考文献
  [1] 江学良. 解读非住院溃疡性结肠炎患者内科治疗临床实践指南-多伦多共识. 中华消化病与影像杂志(电子版), 2016, 6(2):49-52.
  [2] 刘浩, 崔美芝, 董娟. 大蒜素抗氧化延缓衰老作用的实验研究. 中国老年学杂志, 2006, 26(2):252-253.
  [3] 中华医学会消化病学分会炎症性肠病学组. 炎症性肠病诊断与治疗的共识意见(2012年·广州). 中华内科杂志, 2012, 51(10):818-831.
  [4] Vohra P.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Endoscopy, 2002, 67(10):63-68.
  [5] 江学良, 王志奎, 秦成勇. 中国溃疡性结肠炎的研究现状与对策. 世界华人消化杂志, 2000, 8(6):610-613.
  [6] Kaiser AM, Jr RWB . Surgical management of ulcerative colitis. Swiss Medical Weekly, 2001, 131(23-24):323-337.
  [收稿日期:2018-07-1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7064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