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续护理联合月嫂陪护对出生缺陷产妇负性心理的影响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探讨延续护理联合月嫂陪护对出生缺陷产妇负性心理的影响。方法 60例出生缺陷产妇, 根据随机数字表法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 每组30例。对照组产妇实施常规随访和家人照顾模式, 观察组产妇在对照组基础上给予延续护理联合月嫂陪护干预模式。比较两组产妇产后42 d门诊随访时抑郁阳性率、爱丁堡产后抑郁量表(EPDS)评分及抑郁自评量表(SDS)评分。结果 观察组产妇产后42 d 的抑郁阳性率为10.0%, 明显低于对照组的33.3%,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4.8118, P=0.0283<0.05)。观察组产妇产后42 d EPDS、SDS评分分别为(3.51±3.42)、(41.32±8.62)分, 均明显低于对照组的(5.50± 3.61)、(46.40±9.87)分,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t=2.1919、2.1233, P=0.0324、0.0380<0.05)。结论 延续护理联合月嫂陪护能显著降低出生缺陷产妇产后抑郁症发生率, 较好地改善产妇产后抑郁情况。
  【关键词】 延续护理;月嫂陪护;出生缺陷;产后抑郁
  产后抑郁症于1968年由Pitt首次提出, 是指产妇产后6周 内第1次发病, 以情感持续低落为基本特征的一组精神障碍, 是产褥期常见的精神行为异常[1]。国内参考文献[2]显示, 产后抑郁症的发病率在7.63%~35.59%。产后抑郁症不仅给产妇带来严重的身心痛苦, 还会影响婴幼儿的认知、情绪和行为发育, 从而延缓其智力发育;更为严重的是重症产后抑郁症患者常会产生杀婴和自杀行为, 给家庭带来灾难[3]。本研究采用延续护理联合月嫂陪护对30例出生缺陷产妇的负性心理给予及时干预, 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现具体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資料 选取2014年1月~2017年12月在本市3级 综合医院产科分娩的60例出生缺陷产妇作为研究对象, 纳入标准:产后42 d内均由月嫂陪护;无认知障碍, 有良好的沟通表达和一定读写能力;对本研究知情同意。排除标准:有精神病史或家族史;不愿意配合者;有严重产后并发症者。其中多指(趾)12例, 并指(趾)4例, 足外翻4例, 唇裂10例, 腭裂7例, 外生殖器畸形4例, 外耳畸形4例, 脑积水3例, 肛门闭锁3例, 先天性心脏病6例, 神经管缺陷3例。所有产妇根据随机数字表法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 每组30例。对照组产妇年龄20~46岁, 平均年龄(27.32±6.62)岁;观察组年龄20~45岁, 平均年龄(28.12±6.51)岁。两组产妇的年龄等一般资料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 具有可比性。
  1. 2 方法 对照组产妇实施常规随访和家人照顾模式, 观察组产妇在对照组基础上给予延续护理联合月嫂陪护干预模式。
  1. 2. 1 人员培训 所选月嫂均为有生育经验且经过月嫂专业知识培训3个月、精力充沛的健康中年妇女。产妇所请的月嫂在孕晚期已经协商好, 待宝宝出生时即上岗工作。延续护理小组人员由具有高级职称的产科护士长、主任医师、 2名主管护师、心理医师、营养师组成。小组人员均接受护患沟通技巧、护理心理学、延续护理等相关知识的短期培训并考核合格, 收集产妇临床资料建档。
  1. 2. 2 干预方法 在延续护理方案设计过程中, 应查阅国内外相关医学文献, 并多次咨询产科护理专家和心理学专家, 以得到她们的指导和认可, 结合患者实际情况一起探讨制定延续护理模式的具体实施方案。具体实施由延续护理小组人员在产妇出院后3 d进行电话随访或家庭访视至产后42 d, 具体内容如下:①护理人员与产妇、月嫂及家庭建立良好的护患关系。护士要积极与产妇及家属进行情感交流沟通以取得相互信任。沟通时要以及时鼓励、劝导、心理支持为主, 耐心倾听产妇及家属述说, 使其不良情绪得以发泄, 并积极回答疑问和提出指导性建议。②当产妇或家属出现负性情绪时, 有针对性地给予心理疏导和心理情感支持, 避免不良情绪刺激。诱导产妇宣泄情感, 详细了解诱因所在。同时心理医师应用心理学知识指导产妇或家属掌握排除负性情绪的方法和心理健康教育。③指导出生缺陷产妇进行自我心理和生理调节, 勇敢面对负性生活的打击, 使其尽快从负性情绪中走出来, 积极面对新生儿和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④在延续护理过程中, 护士对家庭成员进行心理宣教和生活指导, 不仅要为产妇提供安静、温馨、整洁的休养环境和科学的营养膳食外, 还要指导他们如何对婴儿进行无微不至的呵护, 与他们进行情感沟通, 不对出生缺陷婴儿有任何歧视。并且在平时生活中由月嫂对其家属实施监督, 创造一个温馨和睦的家庭氛围。⑤在陪护过程中, 月嫂应用心理学知识不定时对产妇及家属实施适时的心理疏导, 将各种不良情绪消除在萌芽之中。同时月嫂在陪护过程中及时发现产妇潜在的和现存的不良情绪, 及时与延续护理小组人员沟通处理。
  1. 3 观察指标及判定标准 比较两组产妇产后42 d门诊随访时抑郁阳性率、EPDS评分及SDS评分。①爱丁堡产后抑郁量表(Edinburgh postnatal depression scale, EPDS)采用对1988年中国香港版量表修订后的中文版量表[4]。该量表广泛应用于中国内地孕产妇抑郁的筛查, 共10个条目, 涉及心境、乐趣、自责、焦虑、恐惧等, 每个条目描述分为4级, 分别赋值0~3分, 总分0~30分, 建议的临界值为9.5分。②抑郁自 评量表(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 SDS)由Zung于1965年编制, 共20个反应抑郁主观感受的项目, 每个项目按症状出现的频度分为4级评分, 其中10个为正向评分, 10个为反向评分, 将20个项目得分相加即得粗分, 再经过公式换算得出标 准分[5]。按照国际常模结果, SDS标准分的分界值为53分, 将SDS评分>53分者为阳性。   1. 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17.0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 x-±s)表示, 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 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 1 两组产妇产后42 d抑郁阳性率比较 观察组产妇产后42 d的抑郁阳性率为10.0%, 明显低于对照组的33.3%,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4.8118, P=0.0283<0.05)。见表1。
  2. 2 两组产妇产后42 d EPDS、SDS评分比较 观察组产妇产后42 d EPDS、SDS评分分别为(3.51±3.42)、(41.32±8.62)分, 均明显低于对照组的(5.50±3.61)、(46.40±9.87)分, 差异均有 统计学意义(t=2.1919、2.1233, P=0.0324、0.0380<0.05)。见表2。
  3 讨论
  出生缺陷产妇既要承受精神上的沉重打击, 还要面临新生儿缺陷的痛苦, 其负性情绪远远大于正常产妇, 分娩历程后多悲伤、沮丧、失落、不愿与人交往, 因此其心理健康问题更应引起医护人员和社会的强烈关注[6, 7]。近年来, 月嫂服务表现出良好的发展趋势, 月嫂不仅对产妇和新生儿在生活上给予无微不至的护理, 而且在生理和心理上给予健康指导和细心呵护, 与产妇之间容易达成默契, 完成相互信任的最佳沟通, 及时满足产妇需求[8]。
  本研究在整个延续护理过程中, 护士联合月嫂对产妇及家属进行生理和心理健康指导, 护理过程中全面了解出生缺陷产妇生理心理情况, 及时掌握其不良情绪变化, 提供良好的休息和饮食环境, 保证良好的睡眠及产后膳食营养, 做好生理卫生知识宣教, 避免不良的情绪刺激, 及早发现引起悲伤、抑郁等不良情绪的诱因, 适时实施护理干预。本研究结果显示, 观察组产妇产后42 d的抑郁阳性率为10.0%, 明显低于对照组的33.3%,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4.8118, P=0.0283 <0.05)。观察组产妇产后42 d EPDS、SDS评分分别为(3.51± 3.42)、(41.32±8.62)分, 均明显低于对照组的(5.50±3.61)、(46.40±9.87)分,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t=2.1919、2.1233, P=0.0324、0.0380<0.05)。
  综上所述, 产后抑郁症是一种严重损害产妇身心健康, 给家庭带来沉重負担的精神疾病。延续护理干预在一定程度上延续了医院治疗护理模式, 再加上月嫂陪护, 能够有效预防和显著减少产后抑郁症的发生, 因其居家治疗和经济成本相对较低等特点而被产妇选择, 同时对提高护士自身价值和医院形象有积极作用, 值得在产科推广应用。
  参考文献
  [1] 胡娟, 王玉琼. 产前产后抑郁的相关危险因素研究. 护理研究, 2010, 24(3C):765-767.
  [2] 黄静, 王桂林. 初产妇产后抑郁调查研究. 中国实用护理杂志, 2013, 29(s1):83.
  [3] Murray L, Fiori-Cowley A, Hooper R, et al. The impact of postnatal depression and associated adversity on early mother-infant interactions and later infant outcome. Child Dev, 2010, 67(5):2512-2526.
  [4] 赵缨, 王靖, 施慎逊, 等. 爱丁堡产后抑郁量表分量表在高危妊娠孕妇心理筛查中的应用研究. 护理研究, 2015, 29(6B): 2087-2090.
  [5] 张明圆. 精神科评定量表手册. 长沙:湖南科学出版社, 1993: 25-41.
  [6] 周利平. 新生儿出生缺陷对产妇负性心理的影响研究. 国际医药卫生导报, 2016, 22(15):2371-2373.
  [7] 霍然, 周卫阳, 吴震云, 等. 延续护理对产妇产后负性情绪的影响. 中国实用护理杂志, 2017, 32(11):1237-1241.
  [8] 杨丽. 月嫂护理对母婴健康影响的调查研究. 中南大学, 2008.
  [收稿日期:2018-11-2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8374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