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不同胎龄新生儿呼吸窘迫综合征高危因素及临床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对不同胎龄新生儿呼吸窘迫综合征(RDS)的高危因素进行临床分析。方法 90例RDS新生儿, 根据胎龄不同分为A组(早产儿, 42例)、B组(晚期早产儿, 30例)、C组(足月儿, 18例)。对三组新生儿RDS高危因素进行比较。结果 B组剖宫产占比90.0%、孕母高血压占比30.0%高于A组的54.8%、4.8%, 不明原因早产占比30.0%、出生窒息史占比23.3%低于A组的54.8%、64.3%,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C组出生窒息史、多胎妊娠、不明原因早产、胎膜早破占比低于A组, 剖宫产、孕母糖尿病占比高于A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C组胎膜早破、孕母高血压、不明原因早产占比低于B组, 孕母糖尿病占比高于B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不同胎龄新生儿RDS的高危因素存在差异, 早产儿为RDS新生儿的主要群体, 应引起高度重视;孕妇高血压、剖宫产为足月儿RDS的高危因素, 应掌握剖宫产指征。
  【关键词】 新生儿;呼吸窘迫综合征;胎龄;高危因素
  新生儿RDS是常见的呼吸系统疾病, 可对胎儿的正常发育及生命安全造成严重影响。RDS好发于早产儿, 主要是早产儿肺部发育不完善致肺部表面活性物质不足造成的结果, 临床可表现为生后不久(一般6 h内)出现呼吸急促(>60次/min)、 呼吸性呻吟、吸气性三凹征与青紫的呼吸窘迫症状, 持续性低氧血症, 呼吸窘迫进行性加重, 病情严重者有进展为呼吸衰竭的可能, 病死率较高。相比于早产儿, 足月儿胎龄大, 肺部发育成熟, RDS发病率低[1]。但近些年有多数报道指出, 足月儿RDS发病率有明显升高趋势, 并占RDS患儿的1/3, 故足月儿RDS的发生也成为临床研究的热点[2]。由于不同胎龄RDS新生儿的临床特征及高危因素各异, 目前临床上并未得到统一认识。对此, 分析不同胎龄新生儿RDS发生的高危因素, 有助于为患儿疾病的防治提供参考。本研究以本院2015年3月~2017年6月收治的90例RDS新生儿作为研究对象, 对其RDS的高危因素进行分析。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选取本院2015年3月~2017年6月收治的90例RDS新生儿作为研究对象。纳入标准:符合RDS的诊断标准[3], 出生时间不久(一般在6 h内), 临床表现为口吐白沫、呼吸急促, 出现吸气三凹征, X线检查显示伴有支气管充气征、颗粒影等RDS改变;此次研究经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 新生儿家属均签署知情同意书。排除标准:合并神经肌肉病、先天性心脏病、胸壁畸形等引起新生儿呼吸障碍的病症。其中, 早产儿42例, 胎龄<34周, 设为A组;晚期早产儿30例, 胎龄34~36周, 设为B组;足月儿18例, 胎龄≥37周, 设为C组。
  1. 2 方法 收集、分析RDS新生儿的临床资料, 对三组新生儿RDS高危因素进行统计、比较。RDS高危因素包括出生窒息史、不明原因早产、剖宫产、胎膜早破、孕母糖尿病、孕母高血压、多胎妊娠等。
  1. 3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22.0统计学软件对研究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计数资料以率(%)表示, 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A组出生窒息史、不明原因早产、剖宫产、胎膜早破、孕母糖尿病、孕母高血压、多胎妊娠分别为27例(64.3%)、23例(54.8%)、23例(54.8%)、12例(28.6%)、3例(7.1%)、 2例(4.8%)、6例(14.3%);B组分别为7例(23.3%)、9例(30.0%)、27例(90.0%)、9例(30.0%)、3例(10.0%)、9例(30.0%)、 1例(3.3%);C组分别为3例(16.7%)、1例(5.6%)、17例(94.4%)、1例(5.6%)、7例(38.9%)、1例(5.6%)、0例(0)。
  B组剖宫产、孕母高血压占比高于A组, 不明原因早产、出生窒息史占比低于A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C组出生窒息史、多胎妊娠、不明原因早产、胎膜早破占比低于A组, 剖宫产、孕母糖尿病占比高于A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C组胎膜早破、孕母高血压、不明原因早产占比低于B组, 孕母糖尿病占比高于B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3 讨论
  RDS是威胁新生儿生命安全的呼吸系统疾病, 其发生机制与肺泡表面活性物质失活、短缺有关。早产儿RDS发生率较高, 但胎龄>34周的新生儿发生RDS的几率也有升高趋势[4]。所以, 分析不同胎龄新生儿RDS发生的高危因素, 对RDS的预防和治疗具有重要意义。本研究中, 早产儿多胎妊娠、不明原因早产、出生窒息史、胎膜早破、孕母高血压的占比较高, 足月儿孕母糖尿病、剖宫产的占比较高。分析原因, 可能与如下因素相关:①不明原因早产是早产儿发生RDS的危险因素, 新生兒胎龄越小, 肺部表面活性物质合成量越低, RDS的发生几率就越高。②胎龄30~33周的新生儿5 min Apgar评分较低, RDS的发生率越高, 提示出生窒息史可导致新生儿RDS的发生[5]。③多胎妊娠孕妇一半以上孕龄≤36周, 孕妇高血压、胎盘早剥等会引发早产, 多胎可使新生儿早产率增加, 而早产多胎妊娠儿比例较足月儿高。 ④高胰岛素血症可导致肺泡中Ⅱ型细胞成熟过程变得缓慢, 亦可对肺部发育产生不良影响[6];孕母糖尿病是足产儿RDS发生的高危因素, 所以控制血糖水平, 一定程度上能够避免RDS的发生。⑤胎膜早破受胎龄、分娩潜伏期、绒毛膜羊膜炎、抗生素使用的影响较大, 胎膜早破的孕产妇患有绒毛膜羊膜炎时, 细胞因子与炎症递质的增加对肺部成熟发育产生严重影响, 亦可导致新生儿发生RDS。⑥未经缩宫的新生儿茶酚胺水平会有所减少, 糖皮质激素的缺乏可对肺成熟造成不利影响;未经产道挤压的胎儿肺液清除量少, 清除肺液的Na+通道遭受破坏后, 肺部液体滞留易导致低通气发生;子宫收缩的应激反应会刺激母婴体内的肾上腺激素水平升高, 这对肺部表面活性物质的分泌、生成十分有利;剖宫产分娩的产妇阵痛程度低, 与顺产儿相比儿茶酚胺应激素分泌量较少, 造成肺部表面活性物质的释放减少。因此, 剖宫产也是足月儿RDS发生的高危因素[7-10], 选择剖宫产时应严格掌握相关指征。
  综上所述, 新生儿的胎龄不同, RDS发生的高危因素也存在差异, 根据不同胎龄新生儿RDS发生的高危因素进行临床指导, 有助于避免RDS的发生。
  参考文献
  [1] 程燕, 王斌. 足月儿和晚期早产儿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 中华产科急救电子杂志, 2017, 6(4):203-206.
  [2] 刘明月, 郭琳瑛, 黄偲元, 等. 新生儿呼吸窘迫综合征合并支气管肺发育不良危险因素分析. 北京医学, 2018, 40(1):15-18.
  [3] 杜勇, 钱燕, 陈新. 不同胎龄新生儿呼吸窘迫综合征临床特征分析. 浙江医学, 2017, 39(21):1887-1890.
  [4] 高敏, 朱影, 叶玉兰. 不同胎龄新生儿呼吸窘迫综合征的临床分析. 中国妇幼保健, 2018, 33(7):1545-1548.
  [5] 孙妍, 魏琴, 牟慧琴. 选择性剖宫产与足月儿呼吸窘迫综合征回顾性分析. 中国医学文摘(耳鼻咽喉科学), 2018, 33(1):79-81.
  [6] 庄太凤, 杨树法, 唐红波. 171例早产儿呼吸窘迫综合征高危因素及临床分析. 世界中西医结合杂志, 2017, 12(9):1283-1287.
  [7] 杨雪, 赵旭晶. 不同胎龄新生儿呼吸窘迫综合征的临床特征及相关危险因素分析. 中国妇幼保健, 2017, 32(17):4157-4160.
  [8] 张娟, 杨冬. 不同胎龄组新生儿呼吸窘迫综合征临床特点研究. 中国儿童保健杂志, 2013, 21(7):749-751.
  [9] 左洪, 黄娟. 不同胎龄新生儿呼吸窘迫综合征的高危因素分析. 江西医药, 2015(6):559-560.
  [10] 车伟坤, 梁晶, 许燕颖. 不同胎龄段新生儿呼吸窘迫综合征发病因素及临床特点分析. 青岛医药卫生, 2017, 49(2):128-129.
  [收稿日期:2018-10-08]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8380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