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硝治疗肠梗阻作用的研究进展

作者:未知

  摘 要 肠梗阻是一种临床常见的急腹症,严重威胁着患者的身心健康及生命安全。近年来,中医在肠梗阻治疗中有众多的研究探索,其中芒硝的作用尤为明显,能够起到改善患者腹痛、腹胀、呕吐等症状,提高临床疗效。本文综述近年来中药芒硝在肠梗阻治疗中的作用,以期为中医药治疗肠梗阻提供依据。
  关键词 芒硝 肠梗阻 中药
  中图分类号:R282.76; R259 文献标志碼:A 文章编号:1006-1533(2021)03-0033-02
  *基金项目:上海市松江区医学重点学科建设项目(ZK2019B01)
  Research progress of mirabilite in the treatment of ileus*
  WU Zongfang**, HUA Ling***(Department of Internal Medicine, Fangta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Hospital of Songjiang District, Shanghai 201600, China)
  ABSTRACT Intestinal obstruction is a common acute abdominal disease, which can seriously threaten the physical and mental health and life safety of patients. In recent years, there have been numerous studies on the treatment of ileus with Chinese medicine, among which mirabilite plays a particularly significant role in improving the symptoms of abdominal pain, abdominal distention, vomiting and other symptoms in patients and the clinical efficacy. This article reviews the role of mirabilite in the treatment of ileus in recent years in order to provide evidence for the treatment of ileus with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KEY WORDS mirabilite; ileus;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肠梗阻在中医上归属“关格”“肠结”等范畴,指肠内容物无法在肠道内正常运行时,表现出恶心、呕吐、腹胀等症状[1],肠梗阻的发病率仅次于胆道疾病和急性阑尾炎[2]。《素问·灵兰秘典论》载:“大肠者,传道之官,变化出焉。”六腑以通为用,传化物而不藏,故实而不能满。大肠传导失常引起腑气不通,出现肠梗阻,其主要病机脏腑气机不通、浊物下降失司[3],中医治疗肠梗阻当以“通”为基本原则[4]。肠梗阻不仅严重威胁着患者的身心健康及生命安全,而且也给患者及家庭带来巨大的费用负担,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中药芒硝,性味寒苦,能够起到泻下通便、清火消肿的作用,其化学成分主要是硫酸钠,应用广泛,适用于胃肠道疾病、急性胰腺炎以及急性湿疹等疾病的临床治疗。
  1 单味芒硝外敷
  近年来,单味药物外敷疗法以其药简力专、简便廉效、无不良反应等特点,逐渐在临床运用上得到推广。中药外敷疗法是药物通过机体皮肤吸收透达脏腑,起到治疗目的。人体肚脐周围皮肤薄、毛细血管丰富,药物成份容易被吸收,可刺激机体穴位,故选用脐周外敷[5]。
  唐文凤等[6]通过系统评价探讨芒硝脐周外敷的疗效,发现芒硝外敷能够刺激肠蠕动,改善患者的睡眠质量,同时具有消炎止痛,减轻渗出的作用,证实了芒硝对肠梗阻的治疗效果。
  陶海云等[7]为观察芒硝湿热敷疗法的临床疗效,将88例麻痹性肠梗阻的患者分为对照组与治疗组,发现治疗组患者临床症状缓解、改善时间及临床效果均优于对照组(P<0.05),表明芒硝对肿瘤患者麻痹性肠梗阻的治疗更具优势,且安全。
  贾克丽[8]通过运用芒硝外敷治疗黏连性肠梗阻,将患者分为观察组(42例)与对照组(42例),研究发现,观察组临床有效率高于对照组,且腹痛、腹胀缓解,肛门排气、排水样便、肠鸣音恢复正常,住院时间短于对照组(P<0.05),表明芒硝外敷治疗黏连性肠梗阻有着很好的效果,可以改善临床症状。
  章灵君等[9]通过芒硝外敷法治疗麻痹性肠梗阻,发现其有效率高达98.1%,认为芒硝可以刺激肠蠕动,促进胃肠功能恢复、消除腹胀,且简便廉效,无不良反应,患者容易接受。
  2 芒硝联合其他疗法
  芒硝既可以单独使用,还可联合其他方法治疗肠梗阻,起到增强临床治疗效果、缓解患者症状、提高生活质量的效果[5]。如中药保留灌肠法,具有通畅肠道、增强肠蠕动的作用,促进胃肠道的恢复[10]。
  吴彪等[11]采用泛影葡胺和芒硝外敷联合疗法对腹部术后早期炎性肠梗阻进行治疗,将42例患者分为对照组与改进组,发现治疗后改进组患者的平均初次排气或排便、治愈、胃肠减压的时间及胃管引流量均优于对照组(P<0.05),证实了泛影葡胺联合芒硝外敷的方法能够促进肠蠕动的恢复,缩短疾病治愈时间,是一种临床有效且安全的治疗方法。
  张冰冰等[12]将70例肠热腑实型麻痹性肠梗阻患者随机分为实验组(35例)和对照组(35例),观察中药穴位定向透药与芒稍外敷联合疗法对肠梗阻的治疗效果。研究发现,实验组的临床有效率高于对照组(P<0.05);且实验组患者的临床症状(肠鸣音恢复时间、排便恢复时间)改善情况优于对照组(P<0.05),表明了中药穴位定向透药联合芒硝外敷对肠热腑实型麻痹性肠梗阻具有良好的治疗效果。   缪锦松等[13]为观察中药灌肠联合芒硝外敷治疗麻痹性肠梗阻的临床效果,将87例患者分为对照组(43例)与观察组(44例),分别给予常规治疗和常规+中药灌肠联合芒硝外敷治疗。研究发现,观察组的临床治疗有效率高于对照组(P<0.01);胃肠功能症状(肛门排便排气、肠鸣恢复、腹胀腹痛缓解的时间)改善情况优于对照组(P<0.05),表明中药灌肠联合芒硝外敷疗法能够有效的改善患者的胃肠功能,提高临床疗效,缩短疗程,安全有效。
  许干亮[14]采用芒硝外敷联合灌肠治疗黏连性肠梗阻,观察其临床疗效。将60例黏连性肠梗阻患者随机分为对照组(30例)与观察组(30例),对照组给予单纯灌肠治疗,观察组灌肠加中药外敷治疗。发现观察组的临床有效率高于对照组(P<0.05);观察组患者的肠鸣音恢复时间、肛门排气时间、痛胀时间均优于对照组(P<0.05),证实了中药外敷联合灌肠治疗黏连性肠梗阻患者的临床疗效较好,能有效促进患者胃肠功能的恢复,提高黏连性肠梗阻的治愈率。
  3 结语
  中医学认为[15],肠梗阻为脏腑气机不畅、邪滞肠胃所致。通过中医治疗,可增强机体胃肠蠕动、蠕动力量加大,促进局部胃肠道血液循环,从而促进消化吸收功能[16]。芒硝具有泻下、抗炎等药理作用,对于气机郁滞、湿热内蕴等所致胃肠疾病,具有良好的治疗效果,同时还能降低不良反应发生率,增强机体恢复功能。同时,芒硝外敷可避免肝脏首过效应,从而降低药物毒性,减少不良反应,药物成份在经皮肤或黏膜表面吸收后,药力可直达疾病所在,作用更加集中。
  目前,芒硝治疗肠梗阻的基础实验研究比较少,肠梗阻的临床辨证纷杂,对于其治疗作用机理还难以阐释,有待于进一步研究。应该加大开展芒硝治疗肠梗阻的研究力度,采用可靠的随机对照实验研究设计方案,加大实验样本量,加强质量控制,规范研究治疗方案,为芒硝治疗肠梗阻提供可靠的理论基础与实验依据,从而更好地发挥芒硝在肠梗阻治疗中的作用。
  参考文献
  [1] 王俊英. 肠梗阻患者的护理研究进展分析[J]. 结直肠肛门外科, 2019, 25(4): 484-486.
  [2] 曹会文. 全程个性化护理对肠梗阻患者术后疼痛及心理负担的影响[J]. 河南医学研究, 2018, 27(2): 371-372.
  [3] 钟岗. 恶性肠梗阻的中医防治进展[J]. 中国中西医结合外科, 2016, 22(2): 196-200.
  [4] 程钰, 王芳, 朱世杰, 等. 中医外治法在恶性肠梗阻治疗中的研究进展[J]. 河南中医, 2019, 39(10): 1608-1611.
  [5] 马骏, 霍介格. 恶性肠梗阻的治疗现状与进展[J]. 世界华人消化杂志, 2017, 25(21): 1921-1927.
  [6] 唐文凤, 沈晗. 芒硝脐周外敷治疗肠梗阻的Meta分析[J].当代护士, 2019, 26(14): 10-14.
  [7] 陶海云, 屈中玉, 万里新, 等. 芒硝湿热敷治疗肿瘤所致麻痹性肠梗阻临床研究[J]. 中医学报, 2017, 32(5): 727-729.
  [8] 贾克丽. 芒硝外敷治疗粘连性肠梗阻42例疗效分析[J].现代诊断与治疗, 2018, 29(17): 2821-2822.
  [9] 章灵君, 陆德才, 李宏. 芒硝外敷治疗麻痹性肠梗阻103例[J]. 中國中医药科技, 2012, 19(3): 195.
  [10] 杨丽惠, 张可睿, 王曼, 等. 中药灌肠在肿瘤相关疾病中的应用[J]. 中医, 2018, 59(17): 1513-1516.
  [11] 吴彪, 张红芬, 闵凯, 等. 泛影葡胺口服加芒硝外敷在治疗术后炎性肠梗阻中的体会[J]. 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 2018, 18(65): 122; 125.
  [12] 张冰冰, 聂琴琪, 余红. 中药穴位定向透药联合芒硝外敷治疗麻痹性肠梗阻临床研究[J]. 新中医, 2019, 51(8): 278-280.
  [13] 缪锦松, 李宁, 黎代强, 等. 中药灌肠联合芒硝外敷治疗麻痹性肠梗阻效果观察[J]. 中国临床新医学, 2017, 10(6): 568-570.
  [14] 许干亮. 芒硝外敷联合大承气汤灌肠治疗粘连性肠梗阻的临床观察[J]. 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 2016, 14(15): 133-134.
  [15] 周仲瑛. 中医内科学[M]. 2版. 北京: 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2007: 252.
  [16] 李瑛, 钟宁, 华宇. 中医外治疗法对功能性便秘的治疗概况[J]. 上海医药, 2013, 34(18): 37-40.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538959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