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中国农村居民点整理知识图谱研究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要:利用CiteSpace软件对1995—2018年中国学术期刊网络出版总库(CNKI)收录的3 075篇农村居民点整理研究文献进行可视化分析,通过分析发文量趋势、关键词图谱及研究机构与研究者图谱,揭示了农村居民点整理研究的发展历程与趋势。
  关键词:农村居民点整理;CiteSpace;知识图谱;文献计量分析
  中图分类号:F321.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439-8114(2019)08-0154-05
  DOI:10.14088/j.cnki.issn0439-8114.2019.08.036           开放科学(资源服务)标识码(OSID):
  Abstract: Using CiteSpace software,a visual analysis of 3 075 papers on rural residential consolidation collected by China Academic Journal Network Publishing Library (CNKI), from 1995 to 2018, is carried out. The volume trend and the knowledge maps of research hotspot, major research institutions and the core of author groups were analysed, revealed the development process and trend of rural residential land consolidation research.
  Key words: rural residential consolidation; CiteSpace; knowledge mapping; bibliometric analysis
  1  研究背景
  农村居民点整理是挖掘农村土地利用潜力,减缓耕地保护及粮食安全压力,增加耕地面积的重要途径[1]。农村居民点整理工作的开展,不仅能缓解农村居民点不断扩张、农村土地利用率低、“空心村”等问题,还有助于实现农村土地集约利用,改善农村生活生产环境,提高农民生活质量[2]。2004年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政策的提出更为农村居民点整理带来了机遇,也奠定了农村居民點整理研究的政策基础[3]。
  农村居民点整理是一项长期、复杂的系统工程,受自然、经济、社会、技术等多个方面的影响[4]。国内农村居民点整理的研究具有多元化、分散化的特点,国内学者对农村居民点整理现状的探索基本建立在对已有文献的归纳和总结上[5,6],但是单一形式的总结归纳不能从宏观上判断研究领域的发展进程与趋势。
  科学知识图谱是揭示某一科学知识域发展进程与结构关系的一种图像。CiteSpace知识可视化软件是目前最流行的知识图谱绘制工具之一[7],可以根据搜索到的文献数据对某一领域的研究热点及研究趋势进行可视化分析[8]。如李晨曦等[9]利用CiteSpace软件,以中国学术期刊网络出版总库(CNKI)(以下简称“CNKI总库”)和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中1985—2015年土地整治研究的5 309篇文献为研究对象,通过对作者发文量、关键词、研究机构、发文期刊可视化分析,总结了中国土地整治研究现状与热点,揭示了其未来发展空间与趋势。张苗等[10]运用CiteSpace软件对2002—2015年Web of Science(WOS)数据库中土地利用与碳排放相关文献进行分析,总结了国外土地利用与碳排放研究进展。因此,运用科学计量的方法总结与梳理中国农村居民点整理现有研究成果,可以进行数据发掘、网络分析、科学计量和图谱绘制,从研究热点、研究作者、研究机构等多个角度对现有文献进行同步分析,在不同独立层次反映研究内容的同时还能揭示各层次之间的内在联系,更加立体地对文献信息进行提取与呈现,避免传统文献研究中因研究角度分割、研究过程不连贯导致的信息丢失问题。
  2  数据与方法
  本研究采用CiteSpace可视化分析软件,以1995—2018年CNKI总库中农村居民点整理相关文献为样本数据,总结分析国内农村居民点整理研究现状、动态与薄弱点,明确研究领域未来发展趋势。
  2.1  数据来源
  目前国内对于农村居民点整理称谓不一[5],而且其所涉学科众多,学科交叉融合,考虑到样本数据与分析角度的全面性,使用CNKI总库专业检索。选择“主题”或“关键词”为检索节点,以“主题=农村居民点整理OR主题=农村居民点整治OR主题=宅基地整理OR主题=宅基地整治OR主题=村庄整理OR主题=村庄整治OR关键词=农村居民点整理OR关键词=农村居民点整治OR关键词=宅基地整理OR关键词=宅基地整治OR关键词=村庄整理OR关键词=村庄整治”,发表时间1995—2018年,跨库选择“期刊、硕士、博士、国内会议、国际会议、学术辑刊”为检索条件,获得3 075条记录。
  2.2  研究方法
  CiteSpace是陈超美博士研发的知识可视化软件,具有操作简单、适用数据广、绘制图谱具有多样性、可视化效果好等优点[7]。利用CiteSpace对数据进行转化处理并导入,设置时间参数为1995—2018年,选择时区分区为1;聚类来源设置为标题、摘要、作者关键词和附加关键词;节点类型根据想要分析的数据进行选择,分别选择了作者、机构、关键词;节点连线阈值选择提取每个时区中被引或出现频次最高的50个关键词;图谱网络修剪规则选择最小生成树算法。   3  结果与分析
  3.1  文献发表年度趋势分析
  1995—2018年文献发表年度趋势见图1。由图1可以看出,中国农村居民点整理研究呈现缓慢增长—迅速增长—平稳增长—迅速下降的趋势。
  20世纪90年代后期,有研究者开始注意到农村居民点用地的可开发整理性,认为农村居民点用地整理是实现耕地总量动态平衡的潜力[11]。自1999年《土地管理法》提出鼓励土地整理后,中国土地整理工作开始走向正轨,关于农村居民点整理的探讨也逐渐开展。1995—2004年,农村居民点整理研究呈现缓慢增长的趋势。
  2005年10月,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明确提出扎实稳步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同时推出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政策,为农村居民点整理工作的开展提供了政策支持,农村居民点整理工作在全国范围内广泛开展。2006年国务院明确指出,新农村建设坚持“多予少取放活”的方针,重点在“多予”上下功夫,因此,2005—2006年学术研究发文数量从95篇猛增至221篇,呈现迅速增加的趋势,农村居民点整理成为土地整理研究领域的热点话题之一。
  2008年国务院提出鼓励提高农村建设用地的利用效率,2012年“五位一体的美丽乡村建设”理念的提出,进一步推进城乡统筹发展。由图1可以看出,2006—2015年,农村居民点整理研究的发文量一直保持在200篇以上,稳定增长的趋势表明了国家政策对学术研究的影响。
  2015年以后,文献发表量下降,可能是由于前期理论研究趋于饱合,后期关于实践性的研究尚待与理论融合。
  3.2  关键词分析
  运用CiteSpace对农村居民点整理研究文献的高频关键词进行分析,生成聚类图(图2)、时区图(图3)以及节点中心性排序表(表1)。通过关键词图表可以准确识别农村居民点整理研究的热点以及各时期研究重点。
  CiteSpace默认视图中,节点越大,代表分析对象出现频次越多。由图2可以看出,关键词出现次数最多的为“农村居民点”和“村庄整治”,其次为“新农村建设”和“农村居民点整理”。但仅凭节点大小,并不能完全体现出研究热点,还需要结合节点中心性来确定。节点中心性是衡量节点在整体网络中所起的连接作用大小的度量。由表1可知,“农村”“农村居民点”“村庄整治”“宅基地整理”“居民点”节点中心性较高,说明这些是农村居民点整理研究的主话题。此外,综合节点中心性与频数可以看出,“土地利用”“农民”“村庄规划”“影响因素”“潜力”等都为农村居民点研究领域中的热点。
  时区图可以从左到右将知识演进直观地展现出来,侧重于从时间跨度上表示知识演进,由图3可以看出各时期关键词的变化。20世纪90年代至21世纪初期,农村居民点整理研究着重于概念理論及必要性研究[12,13],这阶段为农村居民点整理研究打下了理论基础;2003年起,有学者开始农村居民点整理的模式[14]、潜力计算[15]的讨论;2006年,农村居民点整理研究进入蓬勃发展期,发文量迅速增加,研究热点也从不断完善整理潜力计算方法及探讨不同整理模式扩展到研究整理的驱动力[16]、整理机制[17]、效果评价[18]、整理分区[19]、整理适宜性[20];2011年开始,农村居民点研究领域开始注重总结问题,同时也开始注意到农民整理意愿的重要性[21]。此后,农村居民点整理效果评价[22]、农村居民点布局优化[23]、整理策略[24]等研究也逐步开展起来,这使得农村居民点整理研究热点趋于多元化。
  表2为突现率超过10的突现词排序情况。突现词代表被分析的文献某一关键词出现的次数在短期内有很大变化。有鉴于研究前沿经常用代表该研究内容的词语或短语出现次数的变化进行分析[25],与高频关键词相比,突现词更能体现学科发展过程中的新趋势和新兴变化。
  由表2可以看出,有些突现词与国家政策密切相关。2005—2006年,国家发布了一系列政策推进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研究者从政策出发,探讨农村居民点整理与新农村建设之间的联系,认为新农村建设有利于农村居民点整理工作的开展,其重要途径是农村居民点整理[26]。农村居民点整理工作的受益主体是农民,整理工作的开展应该充分考虑农民为本。2009年,国土资源部将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周转指标纳入年度土地利用计划管理,农村居民点整理与增减挂钩政策的结合进一步促进了整理工作的广泛开展。
  近年来,从微观角度出发,农村居民点整理研究更注重空间布局优化与潜力测算方法。农村居民点布局优化是依托于农村居民点整理,调整和优化现有农村居民点的空间布局,缩小归并零星分布的农村居民点,促进农村土地集约利用[27]。整理潜力测算则一直是农村居民点整理研究的热点。整理潜力分为理论潜力与现实潜力,目前理论潜力测算的方法主要包括人均建设用地指标法、户均建设用地指标法、土地闲置率法和城镇体系规划法,现实潜力测算方法主要包括多因素评价法、农户意愿调查法、遥感判读法以及模式法[28]。测算方法要根据整理区自然社会经济条件来选择,并且根据实际情况不断被修正改进。
  3.3  研究机构与研究者分析
  3.3.1  研究机构  对文献发表机构进行可视化分析,结果见图4。由图4可以看出,各节点之间网络密度较小,说明各机构之间相互联系不多,科研交流较少,因此建议加强各机构之间的互动交流,为农村居民点整理研究创造新的热点。
  对图4中出现的二级机构进行合并,并对出现频次进行统计,出现频率前10的机构如表3所示。出现频率最高的是西南大学,出现频次为96次,其次为中国农业大学,出现频次为75次。第一名西南大学与第十名湖南农业大学出现频次相差74,各机构之间频数相差较大,由此可以看出不同机构对农村居民点整理科研能力差异较大。
  3.3.2  研究者分析  对研究者进行可视化分析,结果见图5。由图5可以看出,现阶段研究者初步形成了以张凤荣、曲衍波为代表的中国农业大学作者群,以姜广辉为代表的北京师范大学作者群,以杨庆媛为代表的西南大学作者群等。师生合作联合发文,使得研究者们在农村居民点整理模式、整理潜力、布局优化以及农民意愿等方面取得丰硕成果,农村居民点整理理论体系越来越完善。   4  小结与讨论
  从年度发文量可以看出,中国农村居民点整理研究领域的发展与国家政策息息相关,特别是2005—2016年,国家政策频出,农村居民点研究文献量持续增高。但近两年文献发表量下降,这是因为前期理论不断完善成熟,后期理论与实践协调性有待提高。
  从关键词图谱与时区图可以看出,农村居民点整理研究发展历程,从农村居民点整理的概念与理论逐渐发展为整理模式、潜力计算。近几年农民意愿与整理效果评价开始被注重,农村居民点整理研究主题呈现出从理论到实践,从宏观到微观变化的研究趋势。此外从关键词突现词来看,由“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到“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农村居民点整理研究热点也随政策在更新。
  从研究机构与研究者来看,西南大学、中国农业大学、南京农业大学、中国科学院、北京师范大学等都是农村居民点整理研究重点机构,作者群分布趋势也与高频研究机构分布趋势相匹配,但各研究机构之间联系较少,日后应进一步加强交流。
  总体来看,现阶段中国农村居民点整理研究集中于理论探讨,研究成果也日益成熟与完善。但是国内农村居民点整理研究尚缺乏实践性扩展与多元化探索,后续研究应在加强理论实践的基础上,进一步增强农村居民点整理研究的延展,从而使得农村居民点整理研究领域形成广泛、系统的研究体系。
  参考文献:
  [1] 王志强.基于PSR模型农村居民点整理研究[D].乌鲁木齐:新疆农业大学,2009.
  [2] 邹  伟,胡  莉,王翌秋.农村居民点整理对农户土地投入影响研究[J].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2017,27(1):48-56.
  [3] 赵茜宇,张占录.农村居民点整理中的利益分配——以陕西省东樊村为例[J].资源科学,2015,37(7):1376-1383.
  [4] 高  燕,叶艳妹.农村居民点用地整理的适宜性评价指标体系及方法研究[J].土壤,2004(4):365-370.
  [5] 刘  勇,吴次芳,杨志荣.中国农村居民点整理研究进展与展望[J].中国土地科学,2008(3):68-73.
  [6] 邵子南,王怀成,陈江龙,等.中国农村居民点整理研究进展与展望[J].中国农业资源与区划,2013,34(3):10-15.
  [7] 陈  悦,陈超美,刘则渊,等.CiteSpace知识图谱的方法论功能[J].科学学研究,2015,33(2):242-253.
  [8] KIM M C,CHEN C M. A scientometric review of emerging trends and new developments in recommendation systems[J].Scientometrics,2015(104):239-263.
  [9] 李晨曦,吴克宁,吴靖瑶,等.中国土地整治研究热点与发展趋势——基于CiteSpace的知识图谱分析[J].中国农业资源与区划,2017,38(11):46-53.
  [10] 张  苗,兰梦婷,陈银蓉,等.国外土地利用与碳排放知识图谱分析——基于CiteSpace软件的计量分析[J].中国土地科学,2017, 31(3):51-60.
  [11] 王玉川.实现耕地总量动态平衡的潜力在于农村居民点用地整理[J].国土经济,1997(6):27-29.
  [12] 陈美球,吴次芳.论乡村城镇化与农村居民点用地整理[J].经济地理,1999(6):97-100.
  [13] 张保华,张二勋.农村居民点土地整理初步研究[J].土壤,2002(3):160-163.
  [14] 杨庆媛,张占录.大城市郊区农村居民点整理的目标和模式研究——以北京市顺义区为例[J].中国软科学,2003(6):115-119.
  [15] 李宪文,张军连,郑伟元,等.中国城镇化过程中村庄土地整理潜力估算[J].农业工程学报,2004(4):276-279.
  [16] 谷晓坤,陈百明,代  兵.经济发达区农村居民点整理驱动力与模式——以浙江省嵊州市为例[J].自然资源学报,2007,22(5):701-708.
  [17] 劉  洋,欧名豪.推进农村居民点整理的机制创新途径初探[J].南京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1):55-59.
  [18] 谷晓坤,卢新海,陈百明.大城市郊区农村居民点整理效果分析——基于典型案例的比较研究[J].自然资源学报,2010, 25(10):1649-1657.
  [19] 周丁扬,安萍莉,姜广辉,等.泰安市农村居民点整理分区研究[J].资源科学,2011,33(3):497-504.
  [20] 周  伟,曹银贵,王  静,等.村庄整治规划中迁村并点适宜性评价与判别研究[J].中国土地科学,2011,25(11):61-66.
  [21] 苏艳娜,柴春岭,王余丁,等.农村居民点整理意愿——基于河北省520个农户问卷调查[J].中国农学通报,2011,27(8):427-431.
  [22] 曲衍波,张凤荣,郭力娜,等.农村居民点整理后耕地质量评价与应用[J].农业工程学报,2012,28(2):226-233.
  [23] 关小克,张凤荣,刘春兵,等.平谷区农村居民点用地的时空特征及优化布局研究[J].资源科学,2013,35(3):536-544.
  [24] 刘  晶,金晓斌,范业婷,等.基于“城—村—地”三维视角的农村居民点整理策略——以江苏省新沂市为例[J].地理研究,2018,37(4):678-694.
  [25] BARNETT J. Security and climate change[J].Global environmental change,2003,13(1):7-17.
  [26] 宋  伟,张凤荣,陈曦炜.农村居民点整理与新农村建设的互动关系探讨[J].广东土地科学,2007(6):23-26.
  [27] 樊天相,杨庆媛,何  建,等.重庆丘陵地区农村居民点空间布局优化——以长寿区海棠镇为例[J].地理研究,2015,34(5):883-894.
  [28] 曲衍波,张凤荣,宋  伟,等.农村居民点整理潜力综合修正与测算——以北京市平谷区为例[J].地理学报,2012,67(4):490-503.
  收稿日期:2018-10-23
  作者简介:魏梦君(1994-),女,山东滕州人,硕士,主要从事土地利用与规划研究工作,(电话)18203443237(电子信箱)wmj007006@163.com; 通信作者,王云平(1963-),女,北京人,副教授,主要从事土地利用与规划研究工作,(电子信箱)wyp14710@126.com。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8/view-1489333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