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或焦虑问题形体化心理治疗的实验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目的:根据具身认知理论,采取有效措施缓解乃至消除抑郁或焦虑问题。方法:结合抑郁和焦虑的主要症状表现,设计3组形体化心理治疗实验:实验1使用抑郁自评量表(SDS)对被试进行前测和后测,选用“竖大拇指+微笑+我很棒”的身体动作组合对大学生的抑郁情绪进行研究;实验2使用焦虑自评量表(SAS)对被试进行前测和后测,选用“腹式深呼吸+微笑”的身体组合动作对大学生的焦虑情绪进行研究;实验3使用《SCL-90症状自评量表》对被试进行前测和后测,选用瑜伽对女大学生的焦虑抑郁情绪进行共同研究。结果:实验1被试前后测抑郁分数明显降低(P<0.01),实验2被试前后测焦虑分数明显降低(t=4.829,P<0.05),实验3前后测数据显示被试在“强迫”、“抑郁”、“敌对”这三个因子上得分显著低于全国常模(t<0.05),在“躯体”、“人际”、“焦虑”这三个因子上得分显著低于全国常模(t<0.01)。結论:3个实验结果都验证了假设,说明形体化心理治疗是一种有效缓解抑郁和焦虑的方法或途径。
  关键词:具身认知;抑郁;焦虑;形体化心理治疗
  中图分类号:G444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4-9324(2019)22-0274-07
  一、引言
  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发展,现代社会人们的生活节奏不断加快,生活负担不断加重,长期以往积压的各种负能量情绪导致了人们心理健康出现了问题。其中,抑郁和焦虑情绪成为较为普遍的心理问题。抑郁和焦虑分别是以情绪状态低落和过度担心等为主要特征的情绪负性或不良表现。焦虑是个体对当前或预感到的挫折产生的一种紧张、忧虑、不安兼有恐惧的消极情绪状态。[1]处于焦虑情绪中的人容易恐惧、紧张,严重的会有出汗、发抖、坐立不安的表现。抑郁则是一种以心境异常低落、不愉快,且个体感到无力应对外界压力时产生的消极情绪,常伴有厌恶、羞愧、自卑等负性情绪体验。[2]抑郁作为一种长期的消极情绪,如果得不到缓解就有可能进一步形成抑郁症。抑郁症是躁狂抑郁症的一种发作形式,以情感低落、思维迟缓以及言语动作减少、迟缓为典型症状。近年来,抑郁症和焦虑症患者逐年增多,并呈逐渐年轻化的趋势,大学生患抑郁、焦虑倾向的人数也在增长。有研究表明,我国大学生已成为心理弱势群体,有不同程度心理问题的学生大约占三分之一,有相当一部分学生存在抑郁、焦虑等心理问题[3]。主要原因是在校大学生正面临着角色转换、学习压力、人际交往和就业形势严峻等多方面的压力,如果这些压力没能及时得到宣泄,长期以往容易造成抑郁和焦虑等心理健康问题。为了缓解大学生的抑郁、焦虑问题,应选取大学生作为实验对象进行研究。
  以往关于抑郁或焦虑的治疗主要结合药物治疗和心理治疗两种方法,多用药物对病情进行控制,再结合心理治疗进一步缓解病情。药物治疗可以先对患者的疾病生理特点进行控制,心理治疗则是使患者认识到抑郁或焦虑问题对自身的伤害,慢慢对患者人格进行改造。最后在两种方法的结合治疗下,患者的病情可以达到缓解或治愈的效果。随着抑郁和焦虑问题的进一步研究,这些传统疗法的弊病逐一显露出来,其中药物治疗一般都伴随着副作用,对患者身体产生了其他影响。心理治疗形式单一,多采用认知行为疗法,治疗过程中患者被动性强,治疗时间长,因此有必要探寻新的方法。
  随着具身认知理论的兴起,人们发现身体姿态或动作对于人的心理有影响。具身认知理论认为,身体动作对于个体的心理认知发挥着关键作用,认知是通过身体的体验及其活动方式而形成的。“从发生和起源的观点看,心智和认知必然以一个在环境中的具体的身体结构和身体活动为基础,因此最初的心智和认知是基于身体和涉及身体的,心智始终是具(体)身(体)的心智,而最初的认知则始终与具(体)身(体)结构和活动图式内在关联”。[4]简言之,具身认知理论认为个体的身体动作能够影响个体的心理和认知的发展。叶浩生先生认为:认知既是具身的,也是嵌入的,大脑嵌入身体,身体嵌入环境,构成了一体的认知系统。有学者依据其观点提出了形体化的心理治疗的思想,并做了一定的探索。形体化心理治疗是以具身认知理论为基础的一项形体动作训练。形体化心理治疗提倡“以身治心”,通过身体的姿态、动作等来进行训练,以行动来影响心理,导致心理产生变化,从而达到心理治疗的效果[5]。据此,通过研究抑郁和焦虑的主要症状,设计了以下三个实验,以验证身体姿态或动作对抑郁和焦虑的缓解作用。
  实验1:选用“竖大拇指+微笑+我很棒”的组合动作。竖起大拇指,这个无声的语言能够让人充满自信。对自己竖大拇指是提供积极的认知加工信息的一种方法或途径。竖大拇指的手势,几乎是世界公认的表示好、高、妙、一切顺利、非常出色等类似的信息。对自己竖大拇指,是对自己的认可、肯定乃至赞赏,对他人来说亦是。通过竖起大拇指,能够给自己的大脑提供积极的刺激,促使大脑对自己进行积极的认知加工和建构,由此能够缓解或改善抑郁程度。微笑是面部表情的一种。面部表情指的是相应于人的内在情绪状态、意图和社会交往而做出的面部变化,人们通过面部表情可以了解人的内心活动和心理状态,还可以通过面部表情来达到不同的目标。[6]情绪具身假说指出,微笑、撅嘴等面部表情动作不仅能反映人们的内在情绪体验,而且还影响着我们内在的情绪体验,表现为可以调节或激活某些情绪状态或品质行为。[7]微笑也是提供积极的认知加工信息的一种方式。它具有许多积极的作用,既是积极情绪的外在表现,也能影响人的内在心理活动,尤其是情绪。所以,从理论上来说,微笑表情可以使人变得自信、乐观,更加平易近人,因此抑郁情绪也会改善。对自己说“我很棒”也是一种积极的自我暗示与自我建构。按照建构论的思想,自我建构是个体利用自己已有的知识经验,在理解或解释的基础上对知识或自己心理结构等的建构。个体自我建构可概括为一句通俗的话:“说自己行,自己就行,不行也行;说自己不行,自己就不行,行也不行。”[8]人们若总是用积极的语言激励或暗示自己,通常会变得越来越行。反之,如果总是用消极的语言贬低自己,那就会真的慢慢变得不行[9]。试想,一个常常注意到自己的长处,并不断给自己鼓励的人,怎么可能没有信心?怎么可能不优秀起来?反之,只看到自己的无能并不断否定自己的人,怎么能够有信心?怎么能够成功?[9,10]依据这一思想,经常用“我很棒”来建构自己就会逐渐使自己积极起来,从而治疗或改善抑郁。   综上所述,对自己竖大拇指、微笑、说“我很棒”,都能缓解抑郁,若把三者结合起来,进行形体化综合训练,应该对抑郁情绪的改善大有裨益。
  实验2:选用“腹式深呼吸+微笑”的组合动作。腹式深呼吸是一种在吸气时使腹部凸出,吐气时使腹部压缩的呼吸法。吸气时要求使尽力气来吸气,当感觉吸尽空气后再屏息几秒钟,之后慢慢地吐气。在这个过程中,身体在吸气时会感到紧张,吐气后反而有着一种舒畅,身体会感觉得到了放松。主要原因是腹式深呼吸可以有效地提高副交感神经的兴奋性水平,使心率减慢,支气管平滑肌收缩,抑制交感神经的过渡兴奋状态,在一定水平上与交感神经达到一个新的平衡,而且在停止深呼吸后交感和副交感神经之间的平衡仍会持续一个时期。[11]据此,设想进行腹式深呼吸后的某段时间内可以使人感到身心舒缓,若长期进行此呼吸方式可以缓解焦虑情绪。在前文中已指出微笑属于积极的面部表情信号。当别人对你微笑时,你会感到愉悦;当你对别人微笑时,别人也能接收到你传达的快乐信号。主要原因是人在微笑时会双唇紧闭,嘴角微微翘起,面部肌肉得到舒展,同时眼神会配合表情,使整个面容协调,传达出愉悦的情绪。而焦虑的人容易因为担心而愁眉苦脸,那主动微笑能不能使个体产生愉悦情绪,从而放松身体减少焦虑情绪呢?这值得深入实验探究。
  以上两种动作的选取与设计都是以“轻松”为主,与焦虑的外部表现相反,符合形体化心理治疗理念。若两者相结合能不能对焦虑情绪起到更好的缓解作用呢?为此,实验2设计了“腹式深呼吸+微笑”来验证这一假设。
  实验3:采用瑜伽进行研究。瑜伽是一项修身养心的运动,其姿势运用古老而易于掌握的技巧,能够改善人们生理、心理、情感和精神方面的能力,是一种达到身体、心灵与精神和谐统一的运动方式,包括调身的体位法、调息的呼吸法、调心的冥想法等,以达到身心的合一,所以练习瑜伽是一种形体化心理训练的可行方式。练习者能够在轻松、愉快的练习过程中使肢体得到彻底放松,脊柱得到充分伸展,可以缓解由于长时间工作或学习带来的精神紧张和神经系统的疲劳。瑜伽练习中也有很多弯、伸、推、扭、挤等动作姿势,这些姿势均能达到按摩腺体、促进腺体良好活动、调节内分泌系统和舒缓神经等功效。在这个过程中,练习者能够体验到心情的放松,平和焦虑、紧张的心情,忘却烦恼,有利于身心健康[12]。
  前文论述中实验1和实验2选取的组合动作均为小幅度动作,瑜伽训练则需要调动全身心共同参与,动作幅度较大。那能否通过瑜伽训练产生较大的躯体变化从而减轻个体的抑郁或焦虑问题呢?综上所述,研究假设,通过借助瑜伽训练进行形体化心理治疗后产生的躯体变化能够减轻个体在焦虑或抑郁等方面的心理问题,减轻个体身心压力,提升个体的身心健康水平。基于此,实验3设计并开展了瑜伽形体训练心理治疗的实验研究。
  二、实验1
  (一)实验目的
  探究“竖大拇指+微笑+我很棒”的形体化训练能否改善或治疗抑郁问题。
  (二)实验设计
  采用多被试单因素组内实验设计,针对性的形体化训练是照着镜子对自己竖大拇指,微笑或微笑图片刺激,对自己说“我很棒”。
  (三)被试
  通过招募志愿者的方式和抑郁自评量表(SDS)筛选出6名愿意参加实验研究的有抑郁倾向的肇庆学院本科学生作为被试,学生排除有严重躯体疾病或其他精神疾病的被试,同时没有进行过任何的形体训练,年龄均在20—22岁。
  (四)实验材料
  1.抑郁自评量表(SDS)。该问卷是由William W.K.Zung于1965年编制的抑郁症问卷,后经多次修订。该量表由20个题目组成,分为4级评分。它包括精神病性情感症状(2个项目)、躯体性障碍(8个项目)、精神运动性障碍(2个项目)、抑郁的心理障碍(8个项目)四个维度。该量表总原始分是将20个题目的各个得分相加,即各题得分的总和,其正常上限为41分,分值越低状态越好。标准分为总原始分乘以1.25后所得的整数部分。我国以SDS标准分≥50为有抑郁症状。在测量时,被试根据自己一个星期之内的感觉来回答。20个题目分别反映出抑郁心情、身体症状、精神运动行为及心理方面的症状体验,因为是自我评价,不要别人参加评价,也不用别人提醒。该问卷使用简便,可以相当直观地反映抑郁患者的主观感受,主要适用于具有抑郁症状的成年人,包括门诊及住院患者。该量表的抑郁程度=各条目总分/80,分值≤0.5的为无抑郁;0.5—0.59的为轻微至轻度抑郁;0.6—0.69的为中至重度;≥0.7的为重度抑郁。
  2.微笑图片。
  3.镜子。
  (五)实验程序
  实验过程如下:前测→综合训练→后测。第一步,实验前先用抑郁自评量表对被试进行测试,统计出被试的抑郁状况。第二步又分如下几个环节:(1)看图片:把微笑图片粘贴到躺在床上后能看到的地方,被试睡觉前和睡醒后都会看到微笑的图片。(2)早上起床后,对着镜子看自己,整理好衣服,给自己竖大拇指,并大声的对着镜子中的自己说“我很棒”,连说三遍。(3)晚上睡觉前,对着镜子看自己,给自己竖大拇指,并大声的对着镜子中的自己说“我很棒”,连说三遍。(4)每天10分钟的微笑训练。每天都做同样的训练,训练周期为半个月。第三步,经过半月的训练后,再用抑郁自评量表对被试进行测试,统计出被试的抑郁状况。
  (六)数据处理
  所有数据全部输入计算机,采用spss21.0进行数据分析。
  (七)实验结果与讨论
  1.实验结果。对被试的抑郁自评量表的测量数据进行描述统计(见表1)。
  表1表明,实验后被试的抑郁分数显著低于实验前的分数,原始分、标准分、症状程度有所下降,说明实验后被试的抑郁情绪有所缓解。這一结果说明,形体化综合心理训练有利于缓解人的抑郁症状。
  2.讨论。通过数据总分和标准总分明显减小可得出结论,每天保持微笑并以一种积极进取的精神去过好一整天,可以减缓抑郁情绪,同时有效提高自信。如果一个人在日常生活中在向外部世界展现自我时,经常得到积极的反馈,如感受到别人善意的微笑、鼓励等,就会使自己进一步肯定自己与外部世界的联系,对自己的生活和未来充满自信。大学生面临着生活、学习和考证等压力的困扰,又远离父母在外求学,负面情绪有时难以得到发泄,使其或多或少存在一定的心理健康问题。针对这些问题,通过各种积极的形体化综合训练,对个体的抑郁情绪进行及时的具身早期干预,可降低其演变为抑郁症的风险。微笑、竖大拇指等积极的体验能反映出个体心境的愉快,这种愉快的心境影响着个体对事物的看法,更积极地去面对烦恼或困难的境遇。同时,还有利于培养个体舍己为人、变逆为顺、助人为乐等积极心理品质,从而使其具备稳固的心理环境。微笑且自信的生活是积极情绪的一种体现,故可以通过观看微笑表情图片、对镜子做出竖起大拇指的动作并大声的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我很棒”以及微笑训练来培养个体的积极性。从本实验的研究中可以看出是可行有效的,这一研究结果验证了此前提出的假设,即形体化综合训练是缓解抑郁的一个重要途径或方法。这一结果与其他人的许多研究结果相一致,如瑜伽训练对女大学生的抑郁情绪有显著改善作用[13];练习太极拳能够有效的改善大学生的心理健康[14]。这些都说明了身体语言确实会对人的心理产生影响。   三、实验2
  (一)实验目的
  探究“腹式深呼吸+微笑”形体化训练对焦虑情绪的治疗作用。
  (二)实验设计
  采用多被试组内设计实验,针对性的形体化训练是“腹式深呼吸+微笑”。
  (三)被试
  研究只设实验组,通过招募志愿者的方式招募到肇庆学院本科生6名,被试排除有严重躯体疾病或其他精神疾病,同时没有进行过任何的形体训练,年龄均在20—22岁。
  (四)实验材料
  1.焦虑自评量表(SAS)。焦虑自评量表是由William W.K.Zung于1971年编制的用于测量焦虑状态轻重程度及其在治疗过程中变化情况的心理量表,经过几十年来的反复使用和验证,该量表已成为心理咨询师、心理医生、精神科大夫最常用的心理测量工具之一。该量表含有20个项目,分为4级评分,用于评价个体对焦虑的主观感受,得分越高焦虑水平越高。其标准为:“1”没有或很少时间有;“2”小部分时间有;“3”相当多的时间有;“4”绝大部分或全部时间有。该量表主要统计指标为总分。总原始分数是将20个项目的各个得分相加之和;原始总分乘以1.25以后取得整数部分得到标准分。标准分越高,症状越严重。一般来说,焦虑总标准分≤50分的为正常;50—60的为轻度;61—70的为中度;≥70的为重度焦虑。阴性项目数表示被试在多少个项目上没有反应,阳性项目数表示被试在多少个项目上有反应。总原始分的正常上限为40分。
  2.平面镜。
  (五)实验程序
  实验过程如下:前测→形体化训练→后测。第一步,实验前先用焦虑自评量表对所有被试进行测试,统计出被试的焦虑状况。第二步又分如下几个环节:(1)腹式深呼吸:被试面对镜子,深吸一口气,保持5秒,再缓缓地呼气,重复20次。(2)结束后马上接受微笑训练:被试面对平面镜,双唇紧闭,嘴角微微翘起,舒展面部肌肉,同时注意眼神配合,使整个面容协调,过程保持1分钟,重复10次。训练时间:每周一、周三、周五的上午8∶00和下午6∶00进行。期间腹式深呼吸完成后,再进行微笑训练。第三步:经过1个月的综合训练后,再用焦虑自评量表对被试进行测试,统计出被试的焦虑状况。
  (六)数据处理
  所有数据全部输入计算机,采用spss21.0进行数据分析。
  (七)实验结果与讨论
  1.实验结果。整个实验过程中被试的焦虑水平测量结果见表2和表3。(1)表2的前测结果表明轻度焦虑者有两人(被试3和被试4),而后测结果则表明没有焦虑者。这说明“腹式深呼吸+微笑”的形体化训练能够缓解人的焦虑症状。(2)除被试5外,所有被试的后测焦虑分数都比前测有了明显下降,后测均分也比前测有了明显降低;表3成对样本检验的双侧P值(=0.005)<0.05,说明前后测数据在统计学上呈显著差异,因此“腹式深呼吸+微笑”的形体化训练能够降低人的焦虑程度。(3)前测焦虑得分高者,后测分数下降的幅度大,这说明“腹式深呼吸+微笑”的形体化训练对焦虑程度大的人更为有效。
  2.讨论。研究结果表明,6位被试的焦虑分数都下降了,有轻度焦虑(50—60分)的被试1、被试3和被试4通过呼吸练习,焦虑水平有了明显的下降且回复到正常的水平,低焦虑水平的被试2、被试5和被试6下降不明显。本次实验研究结果验证了此前提出的假设,即“腹式深呼吸+微笑”的形体化训练对缓解焦虑有一定的帮助。
  有大量的研究证据表明,身体的各个部位不但具有运动能力,而且能够极大地影响我们的认知,身体与心理的感受是相一致的,倘若身体受到了束缚,心理上也同样会感到压抑。因此,在持续1个月的训练中,充分强调练习过程中被试的主体作用,鼓励被试注重身体在认知活动中的参与性和活动性,可选择任何自认为舒服的位置、姿势来进行练习,使身体在练习中得到释放,增强被试对放松状态的身体体验。如在进行呼吸训练时应该多注重身体在认知活动中的参与性和动态性。在一呼一吸间,人的身体的腹部和肺部随着空气的进出而起伏,身体也是一紧一松,重复20次后,人的身体的肌肉进入一个较为松弛的状态,此时其在心理上也感到较为放松。另外,深呼吸时速度会慢得缓慢,这种速度缓慢的呼吸可以改变焦虑所表现出的快节奏的身体节律或生理活动,进而影响人的内心的紧张、着急等,从而起到缓解焦虑的作用。微笑则是作为一种面部表情反馈来影响心理的,通过微笑这个面部活动调节和激活个体积极愉悦的情绪状态。微笑时,脸部肌肉得到放松,能够使人心情愉悦,身体跟着放松,自然而然能缓解焦虑的心情。最后的训练结果也与其他人的许多研究结果相一致,说明了“腹式深呼吸+微笑”的形体化训练确实会对人的焦虑心理产生影响。
  四、实验3
  (一)实验目的
  探究瑜伽形体化训练产生的躯体变化对抑郁或焦虑问题的影响。
  (二)实验设计
  采用多被试单因素组内设计实验,形体化训练内容采用瑜伽。
  (三)被试
  以志愿者招募的方式招募到肇庆学院大三女学生8名,均身心健康,身体状况良好,同时没有进行过任何的形体训练,年龄均在20—22岁。
  (四)实验材料
  1.《SCL-90症状自评量表》。采用《SCL-90症状自评量表》作为测量心理健康水平的工具。该量表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心理健康测试量表之一,适用对象为16岁以上的正常人。它包括90个题目,每个题目都采用1—5级评分。该量表内容很广,涉及感觉、情感、思维、意识、行为、生活习惯、人际关系、饮食睡眠等方面,包括9个分量表,即9个因子,它们分别是躯体化、强迫症状、人际关系敏感、抑郁、焦虑、敌对、恐怖、偏执和精神病性。实测结果既可以计总分,也可以同时统计各因子的分数。总症状指数的分数在1—1.5之间,表明被试自我感觉没有量表中所列的症状;在1.5—2.5之间,表明被试感觉有点症状,但发生的并不频繁;在2.5—3.5之间,表明被试感觉有症状,其严重程度为轻到中度;在3.5—4.5之间,表明被试感觉有症状,其程度为中到严重;在4.5—5之間表明被试感觉有症状,且症状的频度和强度都十分严重。各因子得分反映出个体某方面的症状情况,通过因子分可以了解症状分布的特点。当个体在某一因子的症状指数得分大于2时,即超出正常均分,则个体在该方面就很有可能有心理健康方面的问题。   2.电脑、瑜伽教学视频及相应播放器。
  (五)实验程序
  实验过程基本步骤为:前测→瑜伽形体化训练→后测。第一步:用《SCL-90症状自评量表》对所有被试进行训练前的测量,统计出被试的训练前心理健康状况。第二步:每周固定时间和地点进行3次瑜伽练习,每次90分钟,持续练习6周。过程中主试监督实验组观看瑜伽教学视频进行瑜伽练习,若动作不规范会进行适当地干预或指导。第三步:用《SCL-90症状自评量表》对所有被试进行训练后的测量,统计出被试的训练后心理健康状况,进行前后测分数比较。
  (六)数据处理
  所有数据全部输入计算机,采用spss21.0进行数据分析。
  (七)实验结果与讨论
  1.实验结果。实验组训练前后心理健康特征与全国常模比较的统计分析。由表4、表5、表6和表7可得出:训练前,被试全部因子与全国常模差异不显著;训练后,被试各因子均与全国常模有显著差异,具体表现如下:(1)被试在“恐怖”、“偏执”、“精神病性”这三个因子上与全国常模差异不显著。(2)在0.05的水平下,被试在“强迫”、“抑郁”、“敌对”这三个因子上与全国常模差异显著,具体表现为:三个因子得分显著低于全国常模。(3)在0.01的水平下,被试在“躯体”、“人际”、“焦虑”这三个因子上与全国常模存在极其显著的差异,具体表现为:三个因子得分显著低于全国常模,其中“躯体”和“焦虑”因子共同表现出了极其显著的分数提高。
  2.讨论。实验结果和预想的基本一致,即瑜伽形体训练可以缓解抑郁和焦虑等情绪,提高被试的心理健康水平。虽然在“恐怖”、“偏执”、“精神病性”方面上无显著变化,但在抑郁和焦虑等方面上呈现了显著的分数提高。此外,在衡量形体训练对焦虑状态的影响时发现躯体变化和焦虑情况之间有一定的联系,可以认为瑜伽形体训练造成的躯体变化可以使得焦虑情绪的降低,从而对被试身心健康的提高起到积极的作用。
  从调查群体上分析原因,女大学生面临着生活、学习、恋爱、就业、人际关系等方面的压力,形成了较大的焦虑心理。现在许多女大学生都是独生子女,家庭给予的过高期望也会给她们带来巨大的心理压力。在现代竞争激烈的社会中,女大学生面对越来越多的心理压力,同时伴随着失眠、神经衰弱、不安焦虑、压抑、担忧、无助感和缺少安全感等症状的产生,对身心健康造成了一定的影响。瑜伽能改善人的焦虑、抑郁、压力、睡眠、恐惧、精神病症状,增强人的幸福感、愉悦感和满足感。[15]在实验中,经过瑜伽形体化训练后,女大学生的身心健康水平有了一定的提高。
  从具身认知理论的视角来看,个体的认知是身体活动方式的认知,经过长期的瑜伽形体化练习可以使人将外在的形体动作缓慢内化到自己的内在品质,让练习者更加容易保持情绪的稳定和心态的平和,从而能够更加平静、正确地对待生活中各种事件带来的压力,提高被试的抗压能力,对其意志品质的提升具有积极作用。在现代以快节奏为主的生活、学习和工作中,人们的身心都承受着较大的紧张和压力,以至于由于疲惫、焦虑、抑郁而引发各种疾病的人也越来越多。倘若个体主动练习瑜伽,就能在练习过程中、在身体活动与精神认知的交互过程中形成稳定的积极心理品质,培养起良好的心态,以积极的心态去对待生活和周围的人、事、物,减轻乃至消除精神上的紧张,降低生活和人际交往等所带来的压力,减轻焦虑和抑郁情绪,最终达到心态平稳、修养身心的良好效果。
  五、讨论
  抑郁或焦虑问题作为一个社会共同面临的重要心理健康问题,实验的结果应当具有普适性,对各种社会群体起到共同的缓解作用。从实验对象角度出发,实验对象虽然只有大学生群体,但大学生面临的各种压力与其他社会群体有很多方面的相似,如生活压力、家庭压力、婚恋情况等,可见实验对象没有特别的指向性或者特异性。从实验设计角度出发,实验的动作设计对于大多数社会群体具有同样的操作性,原因在于动作简单,具有可模仿性。从实验结果角度出发,三组实验结果均表明能使抑郁或焦虑情绪得到缓解,这可以说明实验具有普适性,也均符合具身认知理论所提到的“以身影响心”,让身体使心理产生变化等思想,据此可以更加大胆地进行心理问题的形体化心理治疗研究,推广和研究更多切实可行的形体化心理治疗方法,这对于发展具身认知理论和提高人类心理健康水平都具有重要意义。
  六、結论
  基于抑郁或焦虑问题的主要症状设计三组实验:“竖大拇指+微笑+我很棒”的组合动作、“腹式深呼吸+微笑”的组合动作以及瑜伽可以有效缓解抑郁或焦虑情绪,其中“竖大拇指+微笑+我很棒”的组合动作可以使抑郁情绪得到缓解,“腹式深呼吸+微笑”的组合动作可以使焦虑情绪得到缓解,瑜伽使躯体变化进而缓解抑郁和焦虑等消极情绪。由此可以得出,抑郁或焦虑问题的形体化心理治疗确实可行。
  参考文献:
  [1]李雪平.大学生焦虑水平与社会支持度的相关研究[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2,20(06):937-939.
  [2]魏杰,桑志芹.大学生抑郁的家庭因素研究进展[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7,25(11):1752-1756.
  [3]盖彦成.当代大学生心理健康问题研究[D].太原:山西财经大学,2016.
  [4]王家湛.大学生焦虑和抑郁情况调查分析[J].社会心理科学,2016,31(12):62-64.
  [5]叶浩生.具身认知:认知心理学的新取向[J].心理科学进展,2010,18(05):705-710.
  [6]李炳全.形体化心理治疗:基于身心关系的理论思考[J].医学与哲学(A),2013,34(05):43-46,49.
  [7]Brinol P,Petty R E,Wangner B,Body postusre effect on self-evaluation:A self-validation approach[J].European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2009,39(6):1053-1064.
  [8]周萍,陈琦鹂.情绪刺激材料的研究进展[J].心理科学,2008,(02):424-426.
  [9]李炳全.认知心理学[M].武汉大学出版社,2016.
  [10]李炳全,张丽玲.人际关系心理学[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7.
  [11]杜伟.应用深呼吸法降低焦虑提高原地投篮命中率的实验研究[D].石家庄:河北师范大学,2010.
  [12]王蓓蓓,马玲.瑜伽运动对女大学生身心健康影响的机制研究[J].科技资讯,2016,14(33):163,165.
  [13]熊梅,李彦章.瑜伽训练对女大学生抑郁情绪的影响[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4,22(03):398-400.
  [14]周春太.太极拳对练对大学生心理健康影响的实验研究[J].辽东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2010,17(03):235-238.
  [15]何润滋,刘云发.瑜伽对身心健康影响的研究进展[J].湖北体育科技,2017,36(10):890-892,90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2588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