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内蒙古蒙古文数字出版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民族风韵浓郁的内蒙古自治区居住着以蒙古族为主体的少数民族,但几乎一半的蒙古族已经放弃了本民族的语言文字,蒙古文化的传承面临危机。出版社作为文化的传播者与传承者,有义务和责任将民族文化传承下去。本文对内蒙古少数民族数字出版现状进行分析总结,提出目前内蒙古数字出版存在的问题,并从企业和政府两方面给出相应的建议,以促进民族文化的顺利传承。
  关键词:蒙古文;传承;数字出版
  中图分类号:G239.2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2596(2019)04-0017-04
  一、内蒙古主体民族语言文字传承工作势在必行
  内蒙古自治区有着蓝蓝的天空、绿油油的草原、成群牛羊以及豪迈的草原儿女,当然也有独特的民族文化。内蒙古自治区以蒙古族为主,此外还有回族、达斡尔族、鄂温克族、鄂伦春族、朝鲜族等①54个少数民族,主要少数民族语言蒙古语。蒙古文为我国新闻出版、电影事业等做出很大贡献,用蒙古语撰写的文学,医学等书籍让后人受益匪浅。②《蒙古秘史》等典籍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定为世界著名文化遗产。蒙古文的传承体现着少数民族文化的传承与发展的必然要求。随着科技的进步,互联网的普及,蒙古语言文字受到强势语言的冲击,少数民族为了跟上时代的步伐,为了寻求更方便的生活,越来越多的人放弃了蒙古文,蒙古语言文字的传承遭遇严重危机。《内蒙古自治区志·教育志》显示,1956年,蒙古族学生10.84万人,其中接受蒙古语言文字授课学生人数为8.7万人,蒙古族学生学习本民族语言人数比例为80.26%。但到了2000年,蒙古族学生36.08万人,接受蒙古语言文字授课人数16.6万人,比例下降到46.01%。不到50年间,蒙古族学生放弃本民族语言文字的人数比例接近一半,到目前为止,将近有一半的蒙古族不会使用自己的民族语言。《国家民委关于做好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管理工作的意见》指出:“一些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的使用人口越來越少,有的甚至走向濒危,需要保护;“双语”教育亟待加强。”③语言文字是不可再生的,一旦蒙古文消失,它所承载的文化与蒙古族的血脉也随之消失。我们必须遏制这种势头,加强蒙古语言文字的传承工作。
  二、数字出版对传承蒙古语言文字的重要意义
  出版业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社会功能十分重要的大众传媒,具有很强的社会教化功能,对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和人们的思想观念、价值取向和行为规范有着深刻的影响。④数字出版因具有整合能力强、存储容量大的优势,⑤可以将蒙古文以全部以数字化的形式保存下来,⑥克服了民族文化的传承困境。将蒙古语进行数字化,让其成为计算机网络等能够使用的媒介语言,能够促进蒙古语的使用和传播,使本民族语言使用如同汉语一样方便,将扭转蒙古族人放弃母语的势头。同时,蒙古文数字出版还有助于课堂教学,推动少数民族语言授课的数字化进程,从而优化少数民族教学环境,提升教学质量,使少数民族学生得到全面发展,为国家培养更多少数民族优秀人才。
  《国家“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纲要》提出:“推进少数民族文化资源数字化建设,搭建文化数据共享平台。”⑦可见,国家十分重视少数民族文化资源的保护与建设。《国务院关于支持文化事业发展若干经济政策的通知》明确指出:“对蒙文图书、报刊出版和蒙语广播电视工作,按每年审定的计划实行专项补贴制。各级人民政府都应充分重视蒙文图书、报刊出版工作,并在资金方面给予必要保证。”⑧国家积极对少数民族文化事业予以政策扶持,引导文化事业与产业的健康发展。自治区党委、政府也高度重视蒙古语言文字信息化建设,制定《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推进蒙古语言文字信息化建设的意见》和《内蒙古自治区蒙古语言文字信息化建设中长期规划(2014—2020)》,大力推动蒙古语言文字信息化基础建设,这些都表明,蒙古文数字化势在必行。⑨
  三、内蒙古少数民族数字出版现状
  (一)内蒙古出版集团
  2009年成立的内蒙古出版集团,由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内蒙古教育出版社等8家出版机构组成,下辖8种报纸、14种期刊。⑩内蒙古出版集团年均出版物品种保持在3400种左右,共出版了21000余种蒙汉文图书、音像制品和电子出版物,出版了一大批优秀的蒙汉文图书。其中以草原文化为代表的蒙汉文图书成为独具一格的品牌,出版的蒙古学研究著作远销世界各国,内蒙古出版集团已成为世界蒙古学出版中心。集团一直承担着内蒙古自治区及北京、河北、辽宁、吉林、黑龙江、新疆、青海和甘肃等8省区市蒙古语授课中小学教材教辅的出版任务。内蒙古出版集团现已发展成为我国唯一的蒙古文教材建设与出版基地,正在向我国乃至世界蒙古文出版中心地位迈进。
  (二)少数民族出版工作数字化的技术现状
  从排版技术方面来看,1989年,内蒙古大学蒙古语研究所和北京大学计算所、北京大学信息技术公司联合研制了在DOS环境下运行的北大华光蒙古文排版系统多文种系统;2001年,北大方正与内蒙古大学蒙古学院合作,开发了在window环境下运行的基于蒙古文编码国际标准的蒙古文书版9.1排版软件,该版软件有着稳定性高的特点,同时能够兼容原蒙文书版生成的小样文件,支持蒙古文、托忒文、汉文、俄文、英文和日文的排版;112015年,内蒙古出版集团以项目带动技术研发,新一代蒙古文交互式排版软件研发完成,后投入蒙古文排版中使用;2016年,根据理科学科排版的需求,突破技术难关,研发了能够排版理科学科图书的版本,实现了技术更新迭代。
  在少数民族语言资源库方面,1984年,内蒙古就建立了“中世纪蒙古语料库”,成为首个少数民族语言资源库;2000年,结合蒙汉翻译系统,建立了蒙汉对照政府文献语料库;在国家自然基金资助下,内蒙古大学蒙古语学院建立了“现代蒙古语文数据库”。之后,内蒙古大学承担了“蒙古语语言资源建设、信息化理论与相关技术研究”项目。   在蒙古语言文字信息化基础研究方面,研制并完善了蒙古文信息处理基础标准和规范。中央民族大学与内蒙古师范大学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开展大数据资源共享合作,共建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少数民族语言中心蒙古文大数据研究基地,对蒙古语文的主要媒体,包括平面媒体,如报纸、期刊、图书、教材,以及网络媒体和有声媒体的语言资源进行采集、加工、整理,输入国家少数民族语言动态流通语料库和民(蒙)汉双语教育教材语料库。2016年6月,内蒙古出版集团承担自治区蒙古语言文字数字资源建设与共享工程——资源建设规范标准研制项目(13项蒙古文数字资源采集、加工、存储、发布标准),出版集团根据蒙古文资源采集、加工以及发布等特点,研制完成了该项目的13项标准,并申报了内蒙古地方标准。
  在平台建设方面,内蒙古出版集团主管主办的大e洋电子商务平台,是首家蒙汉两种语言文字服务的电子商务平台,消除了地域限制,结束了偏远地区买书难的局面。12内蒙古出版集团安全出版云平台,是基于“云计算”模式的综合编务管理系统,实现了对出版资源全流程统一、及时、有效的实时监控。该系统对于规范工作程序、提高工作效率、保证出版安全具有重要作用。13
  內蒙古少数民族出版工作数字化无论在排版技术方面、少数民族语言资源库方面,还是在平台建设方面都有了一定的发展,同其他民族语言文字数字出版业相比并不逊色。
  (三)少数民族出版工作数字化的产品生产
  “十二五”期间,内蒙古出版集团所属出版单位出版发行图书、音像制品和电子出版物累计达到2万余种,其中蒙古文图书和汉文图书均突破1万种,精品率超过20%,营收累计突破25亿元。
  内蒙古出版集团开发的大e洋电子商务平台实现了蒙古文图书的网上销售和数字化阅读,开启了蒙古文图书的“互联网+”时代。2016年7月30日,在全国书博会展出了800余种展品,包括裸眼3D专利技术、多语种点读笔,以及蒙汉文数字出版系统、在线教育综合服务云平台应用软件、蒙古语会话课件等,其中,蒙古文OCR识别软件——“蒙文星火”对蒙古文信息处理、铅印图书的数字化加工以及数字出版、资源建设具有划时代意义。2016年11月,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完成了自治区民委资助项目“蒙古文工具书数据库在线服务一期工程”。该项目为以互联网为载体,以权威、专业、高质量的工具书为基础的一个集文字、图像、音视频为一体的全方位、立体化的多媒体数字出版平台,用于向全球互联网用户提供检索服务。2018年6月,在首届内蒙古现代教育装备技术展示会上,内蒙古教育出版社及下属公司内蒙古漠尼文化传媒有限责任公司展示了大e洋系列产品成果:“大e洋蒙汉文智慧教育平台”“大e洋蒙汉文直播云课堂”“大e洋蒙汉文虚拟实验”等最新的教育装备与技术。大e洋蒙汉文智慧教育平台支持多语种(含蒙汉文)教学服务模式,是集课前、课中、课后全流程教学服务为一体的教育服务平台。
  最近几年,内蒙古数字出版发展较迅速,但与发达城市相比还有很大差距。内蒙古数字出版发展较晚,数字产品种类较少,市场化程度较低,还需研发高质量、多样性的产品。
  四、内蒙古少数民族数字出版存在的问题
  内蒙古少数民族数字出版业的发展势头强劲,但与发达地区相比,还有较大的差距,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
  一是数字出版业竞争意识不强。内蒙古出版社对出版工作数字化没有表现出强烈的积极性与主动性,大多数民族出版社的管理者和员工对数字技术和互联网技术给出版业带来的冲击缺乏危机感和紧迫感。14同时,出版单位过于依赖外部环境,对国家的扶持政策过于依赖,加上事业单位的身份,使得内蒙古出版单位的竞争意识普遍较低。
  二是数字产品产出不高。内蒙古数字出版起步晚,发展慢,没有形成规模,还不是主要盈利模式。相当一部分数字产品虽有展示,但还没有正式上市。已上市的电子书、数字报纸、期刊等数量较少,没有形成规模效应。研究类读物占主导,大众读物较少,不能满足大众文化的需求。
  三是信息化水平偏低。内蒙古出版集团集合并了多个出版社,从整体提升了出版社的竞争力,但内蒙古数字出版整体信息化水平还不够高,落后于发达城市。相当一部分出版社的网页还在建设与完善中,存在页面不完善,缺乏互动等问题。唯一的蒙汉文电子商务平台——大e洋书城还在完善中,存在书目种类少、信息不全面等问题。蒙古语的信息化发展同汉语相比起步较晚,蒙古语的技术标准难以统一,导致蒙文软件之间互不兼容、格式混乱、无法建立数据库等问题。15统一蒙古文信息技术标准,是提高内蒙古数字出版整体水平的关键一步。
  四是复合型人才的缺乏。从事少数民族地区文字出版的人员,必须懂得该民族语言,同时兼具出版经验和信息技术。但目前,这三个方向的专家各专一职,很难达成协同配合。同时,缺乏创新力,导致企业创新活力不足。
  五是政府方面,内蒙古政府对蒙古语言文字的信息化投入了大量的资金,但只有对蒙古语言文字信息技术的规划,没有对数字出版的整体规划,缺乏数字出版的政策、相关规划以及监管机构,使得内蒙古数字出版缺乏引导力和推动力。
  五、内蒙古少数民族出版工作数字化的建议
  (一)企业方面
  一是内蒙古蒙文出版业要提高竞争意识,重视经济效益。内蒙古地区的出版社已经有一些数字出版业务,但业务量较少,不足成为主要的盈利方式。出版单位要增强市场竞争意识,提高企业自主能力,整合内蒙古出版集团内部资源,实现资源共享,实现规模经营。二是加强数字产品研发,增加数字产品种类。以内蒙古本土风情为着力点,创造内蒙古独有的品牌,以品牌形象博得用户青睐。创造出爆品,作为拳头产品,带动一系列衍生品的销售,如数字报纸、期刊、电子书、电子游戏、影视作品等。面向各高校、研究院和技术企业,拓展产品销路。发挥各出版社的优势,实行差异化战略,从总体上实现突破。同时开发针对不同读者的大众读物,尽可能满足不同受众的需求。三是加强企业信息化建设。企业要大力研发新一代蒙古文信息处理软件,同时提高员工的信息技术水平;加强企业的信息化建设,确保核心工程的投入及时到位;加速完善大e洋电子商务平台和各出版社蒙汉文网页;实现出版流程数字化,疏通各个环节间信息通道,实现资源共享。四是加强跨产业合作。近年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旅游业已成为地方支柱型产业。内蒙古自治区2017年全年实现旅游总收入3440.1亿元,比上年增长26.7%。16出版业应加强与旅游业合作,出版具有蒙古族特色的旅游文化产品,提高旅游文化的质量。同时出版业借助旅游业平台展示自我,提高蒙文出版物的知名度,实现出版业与旅游业的双赢。五是加强跨国合作。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借助一带一路开拓国外市场。内蒙古与蒙古国有文化的同源性质,语言相似,民族相同,蒙文出版物进入蒙古国市场更容易一些,可尝试打入蒙古国市场,拓展蒙文数字产品的疆界。   (二)政府方面
  首先,政府应当制定数字出版产业发展规划及相关标准及政策,为内蒙古数字出版开辟道路,营造良好的内部环境。制定统一的蒙古文出版物编排标准、技术标准等,使蒙古文各软件之间得以兼容,实现蒙古文数据库的资源共享。其次,政府要建立专门的内蒙古数字出版管理机构,以解决数字出版过程中的各种问题,推动自治区的出版业健康有序发展。再次,政府应加大在资金、项目、人才、政策等方的大扶持力度,重点工程重点投入,如大e洋系列产品。建立数字出版基地,引导各高校、科研机构参与其中,使产学研相结合,培养优秀的少数民族复合型人才。最后,政府应加强宏观调控和市场监管,更好地服务于内蒙古数字出版。
  注 释:
  ①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民族人口[2018-08-28].http://www.nmg.gov.cn/col/col118/index.html.
  ②魏宁.蒙古语传承法律保护研究[J].法制与经济,2015,(09):57-59.
  ③360百科.国家民委关于做好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管理工作的意见[EB/OL].https://baike.so.com/doc/4042036-4239972.htmlhttps://baike.so.com/doc/4042036-4239972.html.
  ④百度文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与出版业关系探析[EB/OL].https://wenku.baidu.com/view/9ab163bf2e3f5727a4e9627f.html.
  ⑤和晓玲.数字出版与民族文化结合对编辑的技术要求思考[J].新闻研究导刊,2016,7(06):248.
  ⑥秦天.从数字复合出版系统工程看民族出版数字化[J].科技传播,2017,9(24):166-167.
  ⑦国家“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纲要.
  ⑧国务院关于支持文化事业发展若干经济政策的通知.
  ⑨内蒙古自治区民族事务委员会.内蒙古自治区蒙古语言文字信息化建设工作成效显著[EB/OL].2017-04-27.http://www.nmgmzw.gov.cn/nmmw h/mggzdt/201704/48bb4a049b8b4164a423c5193fb dc763.shtml.
  ⑩內蒙古出版集团.集团简介[EB/OL].http://www.im-pg.com/jtjj.shtml.
  11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的信息化建设[EB/OL].(2014-01-19).http://www.docin.com/p-75665 5153.htmlhttp://www.docin.com/p-756655153.htmln.com/p-756655153.html.
  12热烈祝贺集团大e洋蒙汉文电子商务平台荣获“优秀互联网创新项目”[EB/OL].(2017-02-17).http://www.im-pg.com/xwdt/3777.shtml.
  13内蒙古教育出版社组织开展“内蒙古出版集团安全出版云平台”培训活动[EB/OL].(2018-04-13). http://www.im-eph.com/dtxw/4808.shtmlhttp://www.im-eph.com/dtxw/4808.shtml.
  14吴柏强.地方民族出版社数字化转型升级之困境及对策[J].出版广角,2017,(03):77-80.
  15翟瑛栋,任忆冬.互联网时代民文出版数字化转型研究[J].出版科学,2018,26(04):93-98.
  16内蒙古自治区统计局.内蒙古自治区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EB/OL].(2018-03-25).http://www.nmgtj.gov.cn/nmgttj/tjgb/webinfo/2018/03/1520670790330259.htm.
  (责任编辑 赛汉其其格)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2960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