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肠内营养联合双歧杆菌四联活菌素治疗重症急性胰腺炎疗效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目的 研究重症急性胰腺炎患者采取早期肠内营养与双歧杆菌四联活菌素治疗的临床价值。方法选择我院2015年4月~2017年10月纳入的120例重症急性胰腺炎患者,按照随机数字表法分为两组,其中50例患者采取早期肠内营养作为对照组,另70例患者采取早期肠内营养与双歧杆菌四联活菌素作为研究组,对比两组治疗效果。结果研究组总有效率92.86%高于对照组80.00%(P<0.05);研究组体征缓解、症状缓解、首次排气以及住院时间均短于对照组(P<0.05);治疗前两组炎症因子水平相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研究组IL-6、IL-8、TNF-α以及CRP水平均低于对照组(P<0.05);研究组不良反应发生率5.71%明显低于对照组18.00%(P<0.05)。结论重症急性胰腺炎患者采取早期肠内营养与双歧杆菌四联活菌素治疗效果明显,缩短治疗时间,改善炎症反應,提高肠黏膜功能,快速缓解相关症状,减少不良反应发生率,为预后提供保障。
   [关键词]重症急性胰腺炎;早期肠内营养;双歧杆菌四联活菌素;炎症因子
   [中图分类号]R57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0616(2019)03-251-04
  重症急性胰腺炎属于临床上常见的急腹症,具有病情险恶以及并发症较多等特点,已成为威胁人们身心健康的主要疾病。临床上关于疾病的发生机制尚无明确定论,可能是由机体中胰蛋白酶自身消化作用造成,患者临床症状表现为不同程度腹痛、黄疸、高热、呼吸异常、消化道出血、腹水、皮肤黏膜出血、低血压、休克以及神志变化等,直接威胁患者生命安全,降低生活质量[1]。临床上治疗方式较多,其中以早期肠内营养为主,提高患者免疫能力,对其肠道屏障功能进行保护,避免感染发生。虽然早期肠内营养能够有效缓解病情,但效果并不明显,延长治疗时间,对患者伤害较大[2-3]。因此临床迫切需要安全有效的治疗方案,从而保障患者身心健康,改善生活质量[4]。我院对此展开研究,探讨早期肠内营养与双歧杆菌四联活菌素在重症急性胰腺炎患者治疗中的价值,现作如下报道。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择我院2015年4月~2017年10月纳入的120例重症急性胰腺炎患者,按照随机数字表法分为两组。均经过我院伦理委员会批准同意。其中研究组男38例,女32例,年龄43~75岁,平均年龄(63.2±2.5)岁;对照组男27例,女23例,年龄44~75岁,平均年龄(64.0±2.6)岁。比较两组基本资料无明显差别(P>0.05),可进行对比。
  纳入标准[5]:(1)均符合《重症急性胰腺炎中西医结合诊治指南(2014年,天津)》中的临床诊断标准,并经过影像学检查确诊。(2)均经过我院伦理委员会批准同意。(3)均经过患者及家属同意并自愿加入本次研究中。(4)资料齐全,精神或者意识正常者,能够配合医护人员安排进行治疗。
  排除标准[6]:(1)合并严重恶性肿瘤者。(2)合并急慢性肠道疾病者。(3)研究中采取药物过敏者。(4)合并严重代谢性疾病者。
   1.2 方法
  患者入院后,均采取常规治疗,嘱咐禁食,并给予针对性的抗感染、胃肠减压、抑制胰腺分泌、调节水电解质及酸碱平衡以及解痉止痛等治疗。对照组:入院后72h内通过胃镜引导放置鼻饲管,选择200~500nL葡萄糖溶液进行输注,并采取肠内营养混悬液[纽迪希亚制药(无锡)有限公司,H20010285,500mL],剂量按照由少至多逐渐增加方式,使其向全量肠内营养(1500~2000mL/d)过渡,后期可更换为牛奶、米汤等。研究组:在对照组基础上采取双歧杆菌四联活菌素(杭州龙达新科生物制药有限公司,S20060010,0.5g/片),将其置入营养液中,3片/次,3次/日。
   1.3 观察指标
  密切观察所有患者用药后病情变化,记录体征缓解、症状缓解、首次排气以及住院时间,分别于治疗前、治疗后收集患者空腹外周静脉血,按照酶联免疫吸附法检测白介素-6(IL-6)、白介素-8(IL-8)、肿瘤坏死因子(TNF-α)水平,并按照散射免疫比浊法检测C-反应蛋白(CRP)水平。同时利用分光光度法检测D-乳酸、血清二胺氧化酶(DAO),鲎试剂法检测内毒素,高效液相色谱法检测尿乳果糖/甘露醇(L/M值),所有检测均严格按照试剂盒要求进行检测,对比两组治疗结果。
   1.4 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18.0统计软件,计量资料用(x±s)表示,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用百分比表示,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临床治疗效果比较
  研究组患者总有效率为92.86%,对照组总有效率为80.00%,研究组总有效率明显高于对照组(P<0.05)。见表1。
   2.2 两组体征缓解、症状缓解、首次排气及住院时间比较
  研究组患者体征缓解、症状缓解、首次排气以及住院时间均短于对照组(P<0.05)。见表2。2.3两组炎症因子水平比较治疗前两组炎症因子水平相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研究组IL-6、IL-8、TNF-α以及CRP水平均低于对照组(P<0.05)。见表3。
   2.4 两组肠黏膜功能比较
  治疗前两组肠黏膜功能指标相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研究组D-乳酸、DAO、内毒素以及L/M值均低于对照组(P<0.05)。见表4。
   2.5 两组不良反应发生率比较
  随访中发现患者出现的不良反应有上消化道出血、肾衰竭、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以及胰周脓肿等,其中研究组不良反应发生率5.71%,明显低于对照组发生率18.00%(P<0.05)。见表5。    3 讨论
  近几年,重症急性胰腺炎发生率日趋增长,病死率也随之升高,约占急性胰腺炎的20%左右,受到临床重点关注。既往研究显示[7],急性胰腺炎早期可能出现过度性炎症反应及免疫抑制现象,直接影响预后效果。另外炎症介质介导极易牵连机体肠道屏障受损,并成为急性胰腺炎中病理变化的标志,主要是因为炎症因子破坏了患者肠道黏膜的上皮结构,从而加重炎症反应,严重者可能产生脓毒症,增加病死率[8-9]。加之饮食不合理、肠道缺血均可能牵连肠黏膜细胞结构受损,降低机体免疫能力,引起毒素易位[10-11]。
  由于常规治疗中患者需要长期禁食,可能使其黏膜萎缩,加速上皮细胞凋亡,最终破坏肠道屏障功能,因此若能够尽早采取肠内营养,促进肠粘膜细胞正常生长,并有效改善胃肠道激素分泌情况,保证肠黏膜结构完整,维持肠道正常的固有菌群[12]。虽然早期肠内营养能够有效改善病情,缓解相关症状,但效果并不明显。随着医疗事业不断完善与发展,临床经过多次研究发现,在早期肠内营养基础上采取双歧杆菌四联活菌素效果显著,可进一步提高治疗效果,快速缓解相关症状,促进肠黏膜恢复,降低炎症反应,改善病情,保障患者身心健康[13]。本文对此展开研究,结果显示:研究组总有效率92.86%、不良反应发生率5.71%均优于对照80.00%、18.00%(P<0.05);研究组患者体征缓解、症状缓解、首次排气以及住院时间均短于对照组(P<0.05),说明研究组安全性高,可有效减少不良反应发生率,提高治疗效果,促进相关症状及体征恢复,缩短住院时间,保障患者身心安全。若能够尽早给予患者采取肠内营养,有助于维持其肠道黏膜细胞结构及功能的完整性,并防止肠源性感染产生。由于大部分急性胰腺炎患者血液中均存在炎症介质分泌增加现象,因此早期采取肠内营养可促进炎症消退[14-16]。另外还可避免胰周感染或者脓肿产生,保护胃肠黏膜屏障。在此基础上采取双歧杆菌四联活菌素可进一步提高治疗效果,其属于复方制剂,主要构成部分均属于健康机体肠道内正常球菌群,能够及时补充可抑制肠道内致病菌,保持肠蠕动正常,并改善肠道菌群平衡。上述表格中看到,治疗前两组炎症因子、肠黏膜功能指标水平相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研究组IL-6、IL-8、TNF-α、CRP、D-乳酸、DAO、内毒素以及L/M值均低于对照组(P<0.05),说明研究组可缓解炎症反应,改善肠黏膜功能,为预后提供保障。由于患者肠黏膜屏障受损,而通透性提高,容易使肠道内毒素及细菌发生移位,从而牵连炎症因子产生过多。而炎症因子在肠道黏膜屏障功能受损中具有重要意义,由于内毒素经过肠道黏膜进入血液循环系统,极易引起全身性炎症反应,增加死亡风险。而D-乳酸主要来源于肠道,可直接反映出肠黏膜通透性;而L/M值也可体现肠黏膜通透性变化,当其屏障功能受损后,乳果糖通过量升高,从而提高尿液中L/M值。DAO及内毒素水平可体现出患者肠黏膜受损程度,当其受到损伤后,细胞内DAO进入血液,而内毒素可通过肠黏膜进入血液循环,直接展现出肠黏膜功能变化。经过早期肠内营养后可促进肠道功能康复,加上双歧杆菌四联活菌素可对受伤的肠黏膜进行保护,改善肠黏膜屏障能力,两者联合后有利于调节肠道菌群紊乱现象,防止有害菌产生内毒素,避免肠源性内毒素被吸收,改善血管通透性,促进微循环,缓解炎症反应。
  综上所述,早期肠内营养与双歧杆菌四联活菌素在重症急性胰腺炎患者治療中具有重要作用,可快速改善炎症反应及肠黏膜功能,缩短治疗时间,避免不良反应产生,安全性高。
   [参考文献]
   [1]杜宗汉,王文强,陈龙,等.经鼻胃管肠内营养在重症急性胰腺炎病人的应用[J].肠外与肠内营养,2015,22(3):168-170.
   [2]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普通外科专业委员会.重症急性胰腺炎中西医结合诊治指南(2014年,天津)[J].临床肝胆病杂志,2015,31(3):327-331.
   [3]陈亭,孙海岚,许红霞,等.膳食纤维对重症急性胰腺炎患者肠内营养实施效果的影响[J].重庆医学,2018,47(5):675-677.
   [4]王庆华,管清海,商琼琼,等.免疫肠内营养对重症急性胰腺炎病人肠黏膜屏障和细胞因子的影响[J].肠外与肠内营养,2016,23(5):275-278.
  [5]许守明.早期肠内营养与延迟肠内营养对重症急性胰腺炎患者腹内高压及免疫功能的影响[J].中国全科医学,2016,19(14):1711-1714.
  [6]聂冰,梁国瑞,贾聚坤,等.老年重症急性胰腺炎联合治疗的效果比较[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5,35(24):7102-7103.
  [7]李刚,高堃,周晶,等.重症急性胰腺炎营养支持治疗的实施一例重症急性胰腺炎病例报告[J].肠外与肠内营养,2017,24(4):253-256.
  [8]杨洪,谢晓,彭小云,等.重症急性胰腺炎营养支持的临床研究[J].重庆医学,2015,44(7):934-936.
  [9]蒋欢,蒋丽琳,张凯,等.早期肠内营养联合双歧杆菌三联活菌胶囊治疗重症急性胰腺炎的疗效及对炎性因子、肠黏膜屏障功能保护的影响[J].海南医学院学报,2015,21(11):1496-1498.
   [10]黄仕尧.双歧杆菌四联活菌片在急性胰腺炎患者肠内营养治疗中的应用效果[J].中国当代医药,2015,22(20):26-28.
   [11]章乐尧.早期肠内营养联合微生态制剂治疗老年重症急性胰腺炎的疗效[J].江苏医药,2017,43(21):1563-1565.
   [12]柴元亮.早期肠内营养加微生态制剂辅助治疗重症急性胰腺炎疗效分析[J].临床医学,2015,35(5):71-72.
   [13]王海珠,王旭明,隋航烁,等.急性胰腺炎患者在不同时期实施肠内营养对肠源性感染的影响[J].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2016,26(19):4476-4478.
   [14]杨洁,周发春,刘欣,等.经鼻胃管及鼻空肠管肠内营养在急性胰腺炎早期安全性的Meta分析[J].中华临床营养杂志,2016,24(4):203-208.
   [15]周威.早期肠内营养在急性胰腺炎中的应用[J].肝胆外科杂志,2018,26(1):77-79.
   [16]王苏,刘茂霞,郑紫丹,等.奥曲肽联合白蛋白治疗重症急性胰腺炎疗效分析[J].现代消化与介入诊疗,2017,22(5):635-638.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903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