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辨证施护联合梅花针叩刺治疗白癜风的效果观察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要]目的 探讨辨证施护联合梅花针叩刺治疗白癜风的效果。方法选取2016年2月~2018年2月我院诊治的白癜风患者62例,随机分为观察组和对照组,每组31例,观察组患者采用辨证施护联合梅花针叩刺进行治疗,对照组患者采用单纯梅花针叩刺进行治疗,比较分析两种方式对白癜风的患者治疗效果。结果 观察组显效20例,有效10例,总有效率为96.77%(30/31),对照组显效5例,有效20例,总有效率为83.87%(26/31),观察组总有效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中未发现不良反应发生情况,对照组中有4例患者出现不同程度的红斑并伴有局部灼热,后通过对患者的停药观察,作出积极处理后不适感消失。结论 采用辨证施护联合梅花针叩刺治疗白癜风效果明显,能够有效提高患者临床有效率,同时降低不良反应的发生机率,适合在临床上推广和使用。
   [关键词]辨证护理;梅花针叩刺;白癜风;积极处理;推广使用
   [中图分类号]R275.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0616(2019)03-187-03
  白癜风是临床上比较常见的皮肤色素脱失性疾病,主要表现为皮肤、毛发脱色变白[1]。全世界,患有白癜风的人群大约为0.5%~2%,患者局部或者全身泛白,这会影响患者的心理,产生自卑或者拒绝与外人进行接触。因此,对白癜风疾病的治疗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2]。现阶段,白癜风疾病缺乏明确的发病时间和发病机理,并且国内外对白癜风疾病的发病机理研究呈多元化,所以白癜风疾病的治疗方案也呈现出多样性[3]。现对2016年2月~2018年2月我院诊治的白癜风患者采用辨证施护联合梅花针叩刺进行治疗,取得的临床效果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6年2月~2018年2月我院诊治的白癜风患者62例,随机分为观察组和对照组,每组31例,观察组中男15例,女16例,年龄25~59岁,平均(32.7±5.4)岁,对照组中男16例,女15例,年龄22~62岁,平均(40.36±5.42)岁,观察组患者采用辨证施护联合梅花针叩刺进行治疗,对照组患者采用单纯梅花针叩刺进行治疗,两组患者在一般资料方面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纳入标准:选择无严重心血管疾病患者,肝肾功能无严重损害患者,药物无过敏史等患者。
   1.2 治疗方法
  对于对照组患者,护理人员需要给与患者单纯性的梅花针叩刺治疗;对于观察组患者,护理人员需要对患者进行辨证护理,具体的操作方式如下:1.2.1辨证施护方法护理人员需要对患者进行护理健康教育,消除患者的紧张情绪。此外,还需要指导患者停止药物的服用,保持充足的睡眠。护理人员需要对患者的皮肤进行清洁,患者需要更换容易更换的衣物[4]。患者需要采取舒适体位,将受皮区充分的暴露出来,并且告知患者的吸附时长,也会存在一定的疼痛感。护理人员需要对患者的面部表情、意识情况和吸附情况进行仔细的观察。患者可以对敷料表面进行轻微按压,减少活动量。如患者面部表皮受损,需要减少说话频率,减少面部肌肉的活动量[5]。关节位置表皮受损,需要对关节进行固定,减少活动量。嘴唇周围表皮受损,在饮食过程中,需要进食流食,减少活动量。若夏季进行护理,护理人员需要嘱咐患者在空调房内进行休养,避免汗液感染伤口[6]。若患者伤口出会有轻微的瘙痒感,可以用手指轻轻按压,不可用手抓挠。为了有效的提高护理效果,患者需要严格按照医嘱要求来进行治疗。1.2.2梅花针叩方法护理人员在对患者进行叩刺时,需要对患者的皮肤进行常规消毒,然后再使用梅花针在皮肤受损区域进行叩刺操作,直到皮肤泛红或者轻微渗血为止。根据患者的疼痛耐受程度来进行叩刺力度的调整,再借助消毒棉簽对渗血进行擦除[7]。
  对照组和实验组两组患者需要连续进行3个月的治疗。
   1.3 观察指标及疗效判定标准
  比较分析两组患者的临床有效率,不良反应以及白斑面积情况。按照《中华全国中医学会内科学会胃院痛诊断、疗效评定标准》来对患者的疗效进行判定。若患者的症状完全消失,并且在6个月~1年之内疾病小范围复发,其理化检查恢复正常或者有好转的趋势,体征与正常人相比差距较小,则可以判定其痊愈;若患者的主要症状基本消失,并且在6个月~1年之内疾病小范围复发,其理化检查有好转的趋势,患者的体征接近正常人,则判断其显效;若患者的症状基本小时,并且在6个月~1年之内疾病小范围复发,但疼痛感较弱,理化检查数值基本无变化,则判定其好转;若患者的症状无明显变化,并且理化检查无变化,则判断其无效[8]。
   1.4 统计学方法
  采用统计学软件SPSS22.0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以(x±s)表示,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百分数(%)表示,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患者临床效果比较
  观察组患者的临床总有效率(96.77%)显著高于对照组(83.87%),两组患者在治疗后临床有效率方面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2 两组患者不良反应发生情况比较
  通过不同方式治疗后发现,观察组中未发现不良反应发生情况,对照组中有4例患者出现不同程度的红斑并伴有局部灼热,后通过对患者的停药观察作出积极处理后不适感消失。
   2.3 两组患者治疗后白斑面积情况比较
  通过治疗,观察组患者在治疗后4周和12周后的白斑面积均小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见表2。
   3 讨论
  白癜风疾病是一种皮肤局部色素脱失的皮肤病,其皮受损可以是身体的任何部位,疾病的发生不限年龄,并且受损区域大小不等,治疗周期较长,并且基本难以治愈[9]。但是,现阶段,国内外对于白癜风疾病的发病机理和发病病因尚不明确。在中医古代文献中将白癜风称之为“白癜”。现代医家以前人对白癜风的认识为基础,采用梅花针叩刺治疗法来对其进行治疗,通过对人体的某些穴位进行刺激,实现调整机体、治疗疾病的目的[10]。因此,对白癜风疾病的治疗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现阶段,白癜风疾病缺乏明确的发病时间和发病机理,并且国内外对白癜风疾病的发病机理研究呈多元化,所以白癜风疾病的治疗方案也呈现出多样性[11]。   中医认为:内部调理和外部治疗具有一定的联系。采用中药对发病位置进行擦拭,使得药物的功能到达疾病所在的位置,实现治病的目的。因此,外用擦拭药物如制首乌、当归等药物能够补气血、活血祛瘀。而梅花针叩刺治疗法是中医传统治疗法中一种常见的治疗方法,借助梅花针对患者的部位进行刺激,使机体的某些器官或者神经发挥其作用,实现治疗疾病的目的[12]。
  西医从遗传学、免疫学的角度来对白癜风疾病提出假设,但是依然无法明确白癜风疾病的发病机理和发病时间。中医传统的梅花针叩刺能够对患者局部的皮肤产生刺激,引发皮肤具备的创伤,而皮肤具有自动修复的能力,这是一项复杂的生物学过程[13]。当皮肤发生创伤之后,细胞内和细胞间的神经递质瞬间被激活,促进细胞因子的合成,加速细胞因子的释放,实现细胞组织修复的目的。但是,随着各种类型细胞的基因表达方式发生变化,使得机体细胞大量增加,会迁移到创伤区域,使其形成一个封闭的区域。促黑素受体是黑色素细胞膜上一种表达受体,也是白斑恢复正常颜色的关键性物质[14]。高成等在研究中表明,促黑素受体的表达细胞处于皮肤的基底层和毛囊周围,能够在创伤区域进行修复时移动到创伤位置,那么就可以认为采用梅花针叩刺法会使得患者的皮肤局部发生损伤,造成促黑素受体聚集;另外,还有一些学者在研究中表面,采用梅花针叩刺法能够加快创伤区域的愈合速度,加快细胞的增殖速度,使得患者创伤皮肤得到恢复。还有学者[15]认为,采用梅花针叩刺法能够增强KGF的表达,加快表皮细胞的增殖速度,使得患者创伤表面快速愈合。
  采用辨证施护方式时,需要对以下几方面的问题进行关注:(1)确保无菌操作。护理过程中感染情况的控制至关重要,若伤口发生感染,则表皮会发生坏死,导致增加护理工作量[16-17]。因此,在操作过程中需要确保环境的无菌性,为了避免伤口发生二次感染,可以服用一些抗生素类药物。(2)对于需要活动的部位来讲,患者需要最大限度的减少活动量。因为该区域的活动程度越大,则表皮的愈合效果越低[18]。所以,护理人员一定在对患者的伤口位置进行仔细的包扎,对活动位置进行固定。患者需要减少活动量,避免出现恶化现象。(3)需要加强伤口区域的观察[19]。护理过程中医护人员需要对伤口部位进行初步检查,看是否存在分泌物或者感染情况,若存在以上情况需要及时到医院进行敷料的更换,并且对其进行消毒处理,确保治疗和护理效果。
   [参考文献]
   [1]屠福汉,梁永妃,王星洁.白癜风中医证治若干思考[J].中华中医药学刊,2014,32(12):3011-3014.
   [2]邢建军.浅析白癜风的中医辨证与治疗[J].内蒙古中医药,2015,34(9):23-24.
   [3]卢良君,许爱娥,陈梅花.白癜风中医证型与分型分期的关系[J].中国中西医结合皮肤性病学杂志,2006,9(2):91-93.
   [4]唐雪勇,杨志波,王建湘.白癜风聚类分析的中医辨证分型规律研究[J].湖南中医药大学学报,2012,32(1):72-74.
   [5]司富春,张丽.中医治疗白癜风证型和方药分析[J].世界中西医结合杂志,2012,7(8):709-712.
   [6]杨赛,陈其华.关于白癜风的中医治疗及研究进展[J].中医药导报,2008,9(3):89-91.
   [7]侯明.白癜风的中医治疗及临床观察[J].中国厂矿医学,2008,5(3):354.
   [8]刘佳,许爱娥,魏国奇.进展期白癜风中医诊疗方案的验证[J].中华中医药学刊,2011,29(1):148-150.
   [9]杨登科,汪黔蜀.白癜风的中医辨证论治[J].皮肤病与性病,2011,33(1):14-15,20.
   [10]向亚平,陈立明,杨志波,等.白癜风患者中医生存质量量表的研究[J].湖南中医药大学学报,2010,30(1):56-59.
   [11]梁碧欣,袁娟娜,吴元胜,等.当代中医辨治白癜风用药规律分析[J].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2013,15(6):129-131.
   [12]欧葵庆.探讨白癜风中医辩证常见分型及其临床疗效观察[D].广州:广州中医药大学,2010.
   [13]潘毅,许灿龙,张思,等.白癜风患者中医体质临床研究[J].实用皮肤病学杂志,2016,9(3):202-205.
   [14]刘瓦利.白癜风的中医辨证与治疗[A].中华中医药学会(China Association of Chinese Medicine).亮丽风彩美丽人生-第五次国际传统医学美容学术大会论文集[C].中华中医药学会(China Association of ChineseMedicine),2010:3.
   [15]谢韶琼,闵仲生.白癜风的中医治疗及研究进展[J].中医杂志,2000,4(1):53-55.
   [16]欧毅敏,欧阳培英.中波高能紫外线治疗白癜风的护理措施研究[J].中外医学研究,2017,15(1):90-92.
   [17]陈伟.123例节段型白癜风的临床特点分析[D].长春:吉林大学,2017.
   [18]杨敏.毫火針治疗白癜风多中心随机对照开放式优效性研究[D].乌鲁木齐:新疆医科大学,2017.
   [19]吴燕冰,谢志红,李文利,等.自体表皮移植术治疗白癜风的护理效果观察[J].实用临床护理学电子杂志,2017,2(11):162-16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905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