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绘本资源的运用探讨

作者:未知

  摘  要:3-6岁幼儿早期阅读的重要性已得到全世界公认。但阅读什么内容?怎么阅读?也是教育界的研究重点。这其中,绘本被认为是最适合3-6岁学龄前儿童阅读形式。文章阐述了幼儿园如何在推广绘本阅读的过程中挖掘绘本资源、如何运用绘本资源以及如何深入推进“家园共阅”的实践策略。
  关键词:幼儿园;绘本;资源;家园共阅
  作者简介:全秋芳,苏州工业园区唯亭街道跨塘中心幼儿园一级教师。(江苏 苏州 215000)
  中图分类号:G6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0568(2019)03-0116-02
  虞永平教授说:“阅读是儿童内心的渴求,是儿童对外部世界感知的一个特殊部分,我们要像丰富儿童生活环境一样,为儿童提供丰富和适宜的图书。”教育部发布的《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以下简称《指南》)在语言领域中指出:“应为幼儿提供丰富、适宜的低幼读物,经常和幼儿一起看图书、讲故事,丰富其语言表达能力,培养阅读兴趣和良好的阅读习惯,进一步拓展学习经验。”苏州工业园区唯亭街道跨塘中心幼儿园對照《指南》进行自我评估,评估结果认为,在图画书阅读方面,幼儿园与整体水平相距甚多,这主要表现为图画书在本地幼儿家庭中的运用非常不到位。以2015年9月小一班(35名家长)的调查为例:知道绘本的有5人;阅读过绘本的有3人;会陪孩子一起阅读的有2人;孩子在家里有书架的有2人;买过绘本的有2人;能定期在家亲子阅读的为0人;愿意和幼儿园老师一起陪孩子阅读绘本的家长有35人。
  由此可见,家长对绘本认识是比较浅显的,对亲子阅读缺乏重视。针对以上情况,笔者积极分析这些现状背后的原因,并在此基础上开展了一系列实践探索。
  一、剖析原因,寻找对策
  根据调查情况,幼儿园进行园本教研,共同梳理、分析家庭阅读问题背后存在的主要原因。一是当地特有的婚姻现状(两家并一家)导致大多数家庭生育二胎,因为涉及到大宝小学家庭作业的问题,父母对大宝的照看会更多些,而小宝大多由爷爷奶奶或者外公外婆来带。二是家长对绘本缺乏正确认识,不了解什么是绘本,更别提绘本对幼儿的重要作用。三是家长认为绘本性价比不高,又贵文字又少。四是很多家长过于功利、目的性较强,大多倾向于购买识字类或幼小衔接方面的工具类书籍。五是家长缺乏阅读意识,只带孩子去超市买书,没有去书店或者书城的意识和习惯,自己也没有阅读习惯。
  由此可见,许多父母对孩子的养育责任和陪伴明显不够,家庭阅读意识淡薄,家庭缺乏良好的亲子阅读氛围。
  针对上述原因,幼儿园教师明显意识到,必须从转变家长观念开始,从幼儿园导读、共建“家园共阅”的良好阅读氛围入手。对此,幼儿园试图寻找到一条适用于自身、能够有效推进绘本资源库建设、全面开展多种类型阅读活动和能够整体提升幼儿阅读能力的有效路径。
  1. 建立班级绘本馆。根据幼儿年龄特点和兴趣,依班而设班级绘本馆,通过温馨舒适的空间、和谐统一的色彩、丰富多样的图画书,营造班级阅读氛围,激发幼儿对图画书的兴趣,提高幼儿参与阅读的积极性,从而带动家庭参与阅读的意识。
  以小一班为例的班级绘本馆推进过程主要包括3个环节。一是班级绘本馆初建。旨在帮助家长了解阅读的必要性,带领家长感受亲子阅读的乐趣。教师不断投放新绘本,介绍优质绘本书单及购买途径,鼓励家长之间互相帮助。就这样,家长慢慢参与了进来,不仅主动和孩子一起选择和购买绘本,还在家创设了阅读空间,参与亲子阅读的家庭逐渐增多。班级绘本馆的书架一本一本地充实起来,这个过程中大人、孩子都是充满喜悦的。二是加强班级绘本馆管理。随着绘本书架上的绘本越来越多,孩子们的静心阅读受到了一定干扰,很多孩子无心一页一页翻阅,仔细观察画面的眼神少了;另外,破坏绘本的现象也增多了,甚至有些绘本遗失了。为此,孩子们一起讨论并邀请家长志愿者一起制定了绘本馆制度。三是初定绘本馆制度。每人每月带一本绘本来补充绘本馆的藏书,同时根据孩子阅读速度与其他情况替换绘本。做好每月绘本目录记录。制定亲子借阅记录本,规定每人每天最多借阅两本,家长和孩子自己做好还书和借书登记工作。如果绘本有破损,家长与孩子一起及时对绘本进行修复。
  2. 创设公共亲子阅读空间。为了让阅读成为习惯,让阅读材料随处可得,除了建立班级绘本馆,教师们在幼儿园的转角处、走廊、楼梯口、门厅角落等处都创设了亲子阅读空间,鼓励家长积极参与,支持随时生发的伴随阅读。
  3. 有意识地向家长提供指导。要整体提高亲子阅读的意识,必须从转变家长观念开始。幼儿园尝试多种形式并用,手把手引领家长进入亲子阅读的世界,用幼儿园的阅读活动感染家长,借此传递亲子阅读的重要性,提升他们对阅读的认识,提高陪伴阅读的质量和水平。幼儿园邀请亲子阅读专家、儿童文学作家来园和家长面对面交流。除此之外,幼儿园还挖掘周边资源,方便家长就近借阅、体验和购买优质绘本,积极推进亲子阅读的实现。
  4. 让家长带动家长。卡尔.雅思贝尔斯说:“教育的本质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幼儿园招贤纳士,通过家长自主报名、幼儿园层层筛选,组建了故事爸爸、故事妈妈团,通过定期或不定期的活动,让故事妈妈、故事爸爸走入孩子的心灵世界,借此吸引更多家长加入到这个有意义的团队中来。
  5. 让孩子带动孩子。在多种策略的影响下,家长越来越重视亲子阅读,部分家长甚至为孩子建立了家庭小书房,陪伴阅读的行为也在逐渐增多。为了让更多的孩子参与阅读,让阅读像清新的空气一样陪伴着孩子,幼儿园还为孩子提供了“晒晒我的小书房”“我的小书柜”“分享我的阅读小故事”等交流展示的机会。
  二、观念革新:以绘本资源库建设优化幼儿园课程
  通过前期努力,孩子们阅读意识有了明显提升,绘本阅读也逐渐成为习惯,幼儿园各项活动中也越来越多地渗透了绘本的元素。接下来,幼儿园开始了绘本资源库建设的思考与行动。   1. 园内绘本整理。通过对园内在册图书进行整理、分类、汇总,幼儿园对班内绘本馆图书投放进行了专题研讨,进一步优化阅览室和班级阅读区的环境,最大程度发挥绘本对幼儿当前活动需求的支持。
  2. 以主题形式构建图画书资源的尝试。幼儿园尝试以孩子感兴趣的“话题”为主要思路来进行图画书资源的梳理。已经建构的话题资源库有小班“甜甜的”、中班“捡落叶”、大班“恐龙”,待建构的话题有小班“结婚啦”“花骨朵”、中班“好冷呀”“影子”、大班“影子”“換牙”,等等。
  3. 加强以观察为前提的师幼互动。虞永平教授说:“让儿童图画书回到儿童!”如何真正地让阅读回到儿童,就需要教师基于观察给予不同的幼儿适宜的支持。幼儿的阅读行为、方式、能力都存在个体差异,教师应尽可能遵循每一个孩子的阅读特点,用心观察和解读他们的阅读行为,只有这样,图画书才能真正成为孩子和老师共同的心灵滋养。
  三、成效初显:“家园共读”得到有效推进
  经过两年的持续推进,班级里放满绘本的几个书架和柜子成为了连接幼儿和家庭的最佳桥梁。老师们的记录里充满了惊喜,在“家园共阅”活动中,许多幼儿和家长都有了明显的转变。自从实行了大家制定的管理制度,绘本破损率明显降低了,换来的是孩子们对绘本书的珍爱。同样的绘本,不同的人看会有不同的观察和理解,这就是孩子了解、认识世界的另一个途径,也是我们了解孩子内心世界的一个机会。孩子绘本借回家,会反反复复看,鼓励家长支持孩子这种特别的阅读方式。孩子间会互相推荐值得阅读的绘本,甚至会相互借阅,学生在爱上绘本、爱上阅读的同时,也学会了主动交往,掌握了一些基本的交往规则。孩子们逐步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家庭阅读氛围越来越浓厚。家长、幼儿、老师三者间的交流更多、且内容更广,家长的态度改变了,家校工作的开展也更顺利了。有些家长也慢慢爱上阅读,主动寻找育儿书籍并写下心得,言传身教地宣传亲子阅读的重要性,让更多家庭受益。
  最新一次的班内调查显示,家庭购买或借阅过绘本的百分之百(目前班级36个孩子);大部分家庭绘本藏书量从小班的数量为0到现在大班有60-80本甚至更多;有孩子专用图书架的家庭从原来的仅为2个增加到32个;有固定阅读空间的家庭从原来的0到现在的15家;每天能做到亲子阅读的家庭从原来的0逐渐增加到26个。由此可见,“家园共阅”活动取得了圆满成功。
  责任编辑  陈  玲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1250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