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美樱色

作者:未知

     是三月早春的天气,乍暖还寒。
     是一个平常的下午,昨日我路过小城最繁华地段中的一片绿地,我看见了她——樱花!本不足为奇,我住的街道,两旁有十来棵樱花树,爱花的我早就注意到她们大都已经开花了。昨天上午,我还看到了小城另一端的马路两旁,光秃秃的枝头上开放的白玉兰、紫红色玉兰,小城这些年如一个大姑娘,出落得越来越漂亮了。
     在看到这棵樱花树的一瞬间,我感觉被什么击中了一般,有一瞬间的晕眩。满树繁花,细细密密,每一朵都用尽全力开到了最盛,这是一棵沦陷在爱情中的树。居小城这么多年,早就知道这些樱花树的存在,可还是第一次,遇上她的盛放,在她最美的芳华。
     单瓣,小小的五片,素净的粉白,似乎又带一点儿淡红,这就是特有的樱色吧。叶子红中带绿,颜色浓郁,可奇怪的是,并不能遮掩素淡的花,反倒成为衬托。樱花树很高,仰望,遮蔽了头顶的天空,一时间,我的眼里只有花,樱花,满世界的樱花。纯净细小的花,开到如此浓烈的地步,不能不让人震撼。樱花树的枝头旁逸斜出,很多枝头低到随手可折,手心里托着花枝,无形中令人更添亲近和怜爱。
     以前,我一直以为樱花无香,当我走到树下,感觉被笼罩在柔软的花香中,带一丝丝甜香。和梅花的香不一样,梅香是幽香,暗香,是历经风霜依然美丽的女人身上散发的魅力。而樱花,是天真烂漫、情窦初开、爱得不管不顾的少女。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樱花让人联想到同时开放的桃花,可是,桃花不会开满枝,没有她的不顾一切。桃花更鲜艳一点,这多出来的一点,就像化了妆的女孩,稍一过分,就容易流于轻佻。樱花是真正的素面朝天,她是那么轻盈,樱色淡到、薄到近乎透明,可谓玲珑透亮。微风轻拂,即有花瓣轻轻飘落。可以想象,只一场春雨,她们就会香消玉殒。
     此刻,在这一棵樱花树最美的时候,我恰巧路过,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步。驻足的片刻,我已爱上她。爱她,就要了解她。她的芳名?不能笼统地称之为樱花,就像我不能叫闺蜜为女人,每个女人都有属于她的名字。还是春寒料峭,就盛放了,那就叫早樱?也是对她的不尊重,正如不能按年龄唤女人为姑娘、妇女、老太。
     我在手机上百度樱花,对照图片,上午在山上也看到了樱花,可能是山樱花。几年前的清明节,我在西安看过大片樱花,朵大、重瓣、嫣红,也是同样热烈,是关山樱。眼前的樱花,像东京樱花,抑或是染井吉野樱?
     昨日雪如花,今日花似雪。今日驚蛰,雷声隆隆,大雨倾盆,我在窗前遥想雨中的樱花。春天是美丽的,也是残忍的,他日再觅芳踪,我是再难见到那一片醉美樱色了。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40694.htm

服务推荐